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五十四章 教练,身份暴露的姿势不对啊!
    ***************************************************************************************************

    莱娜的帐篷就离阿卡拉的小黑店没多远,刚来到营地的时候她还是一直在这里住,后来和女孩们给她送饭,接触之下,大家越来越亲近了,家里人也越来越喜欢这个狼人女孩。

    为了不麻烦大家跑来跑去,莱娜渐渐的就开始在家里住得多,到最后,这个帐篷反而成了她临时歇息以及学习的地方。

    如今,大家都离开外出历练,为了专心和阿卡拉学习预言术以及处理营地事务,莱娜又暂时搬来了这里,现在既然我回来了,自然不能让她继续在这里住下去,要把她接回去才行。

    没几步就看到了莱娜的小帐篷,以及,三个月不见的罗格女弓箭手克劳迪娅,似乎也察觉到了我急促的脚步声,正好从帐门里走出来。

    “长老大人,您回来了,维拉丝大人她们也回来了吗?”她行了一礼,面带着亲切笑容,为我们的回来而跟到欢喜,同时又不失恭敬的问候道。

    作为莱娜的贴身护卫,莱娜搬到了家里住,克劳迪娅自然也要紧跟上去,如今她也算是半个家里人了,和大家的关系好得很,只是一直还拘谨着自己的身份。没办法把自己放在同等的地位和大家一起相处,在家里和同样有这种心理的希尔曼雅,在同一个房间里住下,以佣人和护卫的身份自居。

    “只有我们这一组回来,维拉丝她们正在外面历练,想赶回来还要再过个一两天。”我冲克劳迪娅微微一笑,压低了声音。

    “莱娜在里面吗?还在学习吗?”

    “嗯,已经学习了有四个小时了,长老大人回来的正好,一定要劝一劝莱娜大人。让她多休息。”克劳迪娅猛点头。

    “这可不行。这个妹妹,我一旦不在就乱来,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以为自己已经健康活泼了吗?”我一听。顿时虎躯一震。散发出一股熊掌……不对。是兄长的威严。

    “她的身体还好吗?在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有没有出现什么状况,还有按时吃药了吗?”

    虽然迫切想进去见莱娜一面。但是在见之前,我还要和克劳迪娅打听一下她的状况,虽然一直有通信,但是防不住莱娜会为了让我安心而故意隐瞒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这个妹妹呀,和阿卡拉学习之后,变得越来越狡猾,越来越让我这个哥哥操心了,真是拿她没办法。

    “莱娜大人一切安好,就是想念大家,加上没有维拉丝大人的手艺,大概瘦了一点。”克劳迪娅轻声一笑,这样应答道。

    “瘦了一点?那还得了?本来就已经弱不禁风,像羽毛一样轻了。”我大惊失色,不断摇头,眉毛紧锁,气势深沉,威严十足。

    “不行,我要进去看一看,好好训她一顿。”

    “长老大人进去吧,莱娜大人一定也很想见到您。”

    “嗯。”我重重把头一点,迈着大马金刀的步伐,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帐篷。

    克劳迪娅望着还在晃动的帐门,有些想偷笑。

    别看长老大人现在一副很有气势,打定主意要训斥莱娜大人的样子,只要一见到莱娜大人,他保准立刻心软下来,什么训斥的话都给忘记了,然后,莱娜大人只需要三言两语,就能哄的长老大人开心的不得了,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自己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离远一点,不打扰这对兄妹团聚。

    莱娜房间的门未关,只是虚掩着,从里面透露出微光,我早已经停下急冲脚步,放缓声音,静悄悄的来到房门前,见此,没有敲门就轻轻推开了房门,那熟悉的,从未变过的房间景色,在视线之中舒展开来,

    仿佛经过了几个轮回,又回到了起点,莱娜依然靠坐在床头,肩上披着一件棉衣,洁白的床单,洁白的窗帘,以及洁白的她,构成了宛如雪一样的美景,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哈洛加斯,想到了她的家乡,想到了和她的第一次相遇。

    或许,只有在那片大雪山里,才能养育出像莱娜这样雪一般纯净无垢的少女。

    推门的力气虽小,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发出了吱呀一声,让莱娜从书中的世界惊醒,那散发淡淡微光,触摸着纸业的雪白指尖,微微一顿,停了下来。

    “是克劳迪娅姐姐吗?”听到门声,莱娜下意识就想到了身边的贴身护卫。

    我没有说话,静静走过去,坐在床边,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莱娜雪白的俏脸,那双淡灰色的瞳孔,越发的飘渺和灵动,对于我而言,比小黑炭的鲜红之瞳更具吸引力,更加美丽。

    克劳迪娅猜的一点都没错,某妹控德鲁伊,一旦见到了他的宝贝妹妹,哪还忍心训斥,脑袋里已经全被妹妹两个字给填满了,什么都顾不得了,俗称的脑残粉或许就是指这种人。

    沉默的应对,以及熟悉的气息靠近,让莱娜察觉到了什么,渐渐的,那恬静抿着的樱唇,微微弯起了一抹弧度,放在书上的纤细指尖缓缓抬起,伸了过来,明明看不见,却准确的落在我的脸庞上,温柔的在上面轻抚。

    “哥哥,回来了。”那悦耳婉转,带着无限兄妹情深的声线,仅仅是轻吐四字,却已经让我心中的思念崩溃,忍不住展开双手,将莱娜搂在了怀里。

    “是的,回来了。回来见我的宝贝妹妹了。”

    “哥哥真是的,我可不是小孩子了。”见我用这种语气说法,莱娜轻嗔一声,却是给人无限柔软的感觉。

    “不是小孩子,但永远是我的妹妹。”我亲昵的蹭着莱娜有些冰凉的细腻精致脸蛋,鼻子在她发梢上轻嗅着,熟悉的香味让我感动的快要哭出来了。

    “哥哥,有点痒。”似乎感觉到了的鼻息,莱娜像小猫一样撒娇的往我怀里缩。

    “抱歉抱歉,因为莱娜身上有家的气息。想要多闻一闻。”我有些难为情。刚想拉开一分距离,却被莱娜忽然伸手搂住了脖子,变得更加亲密的贴着。

    “既然能让哥哥感受到家的味道,就再多感受一下吧。”以近的几乎让我以为莱娜是在咬着我的耳朵说话这样的距离。耳边传来莱娜恬静柔美的话声。

    “真……真的可以吗?”我反倒有点害羞了。

    “当然了。让从远方回来的哥哥。感受到家的亲切气息,不是每一个妹妹该尽的义务吗?”

    “是这样吗?”我微微沉思,感觉有点道理。但是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劲。

    但是随即,这份微薄的疑问就被莱娜身上熟悉的清雪幽香,给驱赶的烟消云散,忍不住的,又把她搂紧一分,鼻子凑在那带着一抹粉色的雪白颈项上,那柔软的发梢上,以及娇小的香肩上,贪婪的嗅着,若不是一分理智尚存,都想舔一舔,咬一口了。

    女孩子的身体为什么会那么香呢?这对我来说一直是个迷。

    “嗯哈~~~”大概是我变本加厉的鼻息,刺激到了莱娜,让她发出一声微微低吟。

    “很痒吗?抱歉,我得意忘形了。”我清醒过来,连忙说道。

    “没……没关系,只要能……能让哥哥感受到家的味道,无论……无论是什么样的事情,莱娜都……都愿意去做哦,无论……无论哥哥想做什么……都……都没问题。”

    那软软的清凉呵气,往耳朵里轻钻着,有那熟悉的恬静,也有陌生的妩媚。

    什……什么都愿意去做?做……做什么都没问题?

    莱娜,不行啊,不能对一个重度妹控发出这样的破隐必杀会心致命一击啊啊啊!!!!!!

    显然,我的悲鸣已经来得太迟,大脑嗡的一声爆响,之后,感觉身体就不受控制,自己动了起来。

    那落在颈项香肩以及发梢上轻嗅的鼻子,终于是挪动了关键的一寸距离,让嘴唇贴了上去,在莱娜微微裸露的香肩上轻含一口,然后顺着修长颈项一直舔上去,从舌尖上传来的味道,比任何的冰激凌都要诱人,甜美,那让人难以置信是从莱娜口中发出的轻声娇吟,也在不断的鼓励,让本来想脱困而出的理智重新淹没。

    最终,嘴唇吻上了莱娜的俏脸,额头,眼眸,俏鼻,但是却迟迟没有碰触那最关键的地方,仿佛一丝理智尚存。

    再然后,不知道是谁先轻轻一挪,两双嘴唇无意一碰,就再也分不开了。

    冰凉透心的感觉,从莱娜嘴唇上不断传来,柔柔的,香香的,让人宁静,却又让人疯狂,两种截然相反的触感,毫不违和的存在于莱娜的娇唇上。

    现在的莱娜,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团温暖清甜的深雪,雪之下长着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让我不断想要用嘴唇,用舌头融化这些雪,将埋藏在深处的那朵粉色和娇艳挖掘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从莱娜身上传来的冰透感,即便是在初春的寒冷季节,却也不会让人感到冷澈,反而有一种柔柔的感觉,仿佛她身上有着一股冰雪的力量,在逐渐从紧贴的唇上传递过来,不断蔓延到体内,而被同化。

    是的,不为冰雪所寒冷,而是被同化,化为冰雪的一部分,被天地包容,而后和莱娜合为一体,莱娜给我的感觉差不多就是这样,似乎这样也不足以说明全部,但是没办法,谁让我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静谧的房间,像这样的,就连恋人之间也羞于尝试的深吻,不知持续了多久多久,最终,在貌似一道白光闪过之中结束,我缓缓睁开眼。清醒过来,和莱娜拉开了一分距离。

    “这……这个……”下一瞬间,我就蒙了,自己对妹妹做了些什么?

    “哥哥真是的……”

    然而不等我深想下去,莱娜就似不满的轻叹一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是要责怪我吗?是要责怪我这个禽兽哥哥对妹妹做了这样的事情吗?我感觉一片天昏地暗,宛若世界末日到来。

    “太心急了,我是知道哥哥出去那么久,一定缺少妹之力。需要补充。但是太着急的话,效果反而不好哦。”

    妹……妹之力?

    我大脑又是一蒙,原来……原来还有这种设定,难道我是真的缺了妹之力。才会对莱娜做出这种事情。话说妹之力到底是什么?我怎么觉得有一段十分重要的回忆被遗忘掉了?

    “咦?”就在这时。莱娜忽然似察觉到什么,竟然伸出小手往我怀里一摸。

    是想感受哥哥这广阔硬朗的胸膛吗?没问题没问题……咦?

    我也发出了惊咦声。

    从身体上传来的感觉告诉我,莱娜摸到的。明显不是什么平坦广阔的胸怀,而是……而是高耸入云的两座山峰。

    顿时,兄妹两人都呆住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这种比妹之力更加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一下?

    “你……你是……”莱娜忽地一下从我怀里缩开,惊疑不定的问道。

    “我……对来,我是……”我急中生智,忽然就开窍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貌似,大概,好像被莱娜身上来自哈洛加斯的冰凉而温柔的气息,给刺激到了,不知不觉变身成圣月贤狼了。

    “我是你哥哥的朋友。”这种时候果断装女主角准没错,你的哥哥我啊,可是开后宫的人啊哈哈哈哈。

    奇怪,明明在笑,为什么会有湿润的东西从眼角里流出呢?

    “骗人。”

    “……”

    一句……一句话就把我灵光一闪,神来一笔的机智回答给粉碎了,不愧是我的妹妹莱娜。

    “虽然身体……身体变了,但还是哥哥的气息,你是哥哥对吧,不过,连妹妹也要欺骗的哥哥,的确已经是不合格的哥哥了,不敢承认的话也没问题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