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五十二章 那些突破的人
    ***************************************************************************************************

    “说起来,我们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忘记做了?”回到库拉斯特以后,我做思考状,这可不比贝雅小丫头,忘记了就忘记了,总觉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亏你还能记得。”小狐狸却似从未忘记过,闻言,一脸险恶的哈了哈小拳头。

    看到她这个动作,我顿时就想起来了,没错,这种事情怎么能忘记做呢?一旦错过,岂不是会念头不通?周身不顺?

    这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教训一顿菲妮。

    虽说因为她的关系,我才能找到项圈,进而引出卡洁儿的隐患,否则,还不知何年何月发现,说不定到时候已经太晚了,但是无论什么样的理由,都解释不了这小伪娘的所谓藏宝图,又把我们坑了一回这个事实,话说回来为什么是又呢?

    和小狐狸相视一眼,我们眼里竟然难得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意味,停下直奔回家的念头,杀向绿林酒吧,最后把她五花大绑在酒吧楼顶的一条杆上,才扬眉吐气的拍着手离开。

    顺便,因为这一次成功的挖掘出了精灵族的黑历史,让雅兰德兰深感膝盖中箭。躺着中枪,有她下令,精灵族边境对于这些盗宝贼的防范,将提升十倍不止,说不定有可能从被动到主动,将这些盗宝贼一网打尽,永绝后患。

    所以说,身为资深盗宝贼,盗墓宗师级选手,并且她绘有宝藏图的事情已经被我出卖给了雅兰德兰。菲妮的受罪日显然还不止于此。当然,如果能就此让她痛改前非,回头是岸,把以前身为流浪者的那些古怪嗜好戒掉。正正经经的做好一名酒吧侍女。到也是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顺便。又被碧丝送了不少新酿的好酒,话说这样真的没关系吗?总感觉她好像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给我酿酒上,绿林酒吧的无声哭泣。她听到了吗?

    做完这些事后,我们一行终于声势浩大的杀回罗格营地,临冬时离开出发,历经三个月后回来,如今,枯黄干冷的草原上,已经悄悄出现了一抹不起眼的绿意,象征着雨水充沛的春天很快到来。

    “真是难得,难得。”回到家,看着冷静的屋子,我摇头晃脑的嘀咕起来。

    以前每次从外面回来,都有女孩们的热情迎接,如今迎接我们的却是清冷空旷的屋子,就连莱娜,为了方便处理事务和向阿卡拉学习,也重新回到了她那个靠近阿卡拉的小帐篷里住下。

    这一次算是新鲜体验吧,虽然这种新鲜感一点都不好玩。

    家里的这种境况,并没有让我表现得多惊讶,一直和其他女孩们保持通信联络,我知道,她们还在第二世界历练,这历练嘛,都是以月计,并不是想抽身就能随便抽身脱离,所以我估计,她们最快明天能回来,迟的话也不会超过后天,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回到家咯。”双子公主格外开心,对家的眷恋也十分浓重,前脚才刚刚踏入门槛就迫不及待的欢呼起来,急匆匆的回到房间,换回日常的穿着,身上还系了一条洁白围裙。

    “开始打扫屋子吧。”

    “冷清快快扫走,人气快快回来。”

    说着,两个小公主就开始找抹布的找抹布,提扫帚的提扫帚,那忙碌欢快的身影,让我看了不禁温暖一笑。

    我的小公主们,看来是和维拉丝学会了打扫的习惯,维拉丝也是这样,面对冷清的屋子,哪怕再干净,她也要四处打扫一下,根据这小狗狗的说法,她打扫的不是灰尘,是寂寞……咳咳,好吧,反正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扫走冷清,唤醒人气。

    “真是没办法,我也来帮忙吧。”小狐狸见此,无奈的耸耸肩,进了屋子,不一会儿也换来一身衣服,系上了围裙。

    “不错,不错,越来越有妻子的味道了。”我色眯眯的盯着小狐狸的便服,摸着下巴嘀咕道。

    “什么妻子?谁的妻子?”这小天狐立刻杏眼圆瞪的盯过来,手中的鸡毛掸在掌心上不断拍着,让我缩了缩脖子。

    “我的意思是说,你的尾巴也能当鸡毛掸子了。”

    这句话顿时让小狐狸炸毛,手中的鸡毛掸子化作无数影子袭来,我故作害怕的惊叫一声,抱着头,东躲西藏的绕着屋子四处转起来。

    场面看似乱成一团,但无论是我还是小狐狸,都没有弄乱屋子,反而小狐狸扬起的鸡毛掸子扫掉了不少尘埃。

    这算不算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或者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

    “哦,对了,小黑炭,你去看看羊群吧。”见小黑炭也想加入帮忙的行列,一边躲着小狐狸的攻击,我一边对她说道。

    虽然走的时候拜托过别人照看,但那些羊可是维拉丝的宝贝,还是让小黑炭去看一看比较好。

    小黑炭乖巧的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屋子。

    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家里已经焕然一新,当然,这只是我们自己的感觉,屋子原本就很干净,无需怎么打扫,焕然一新的是里面的空气,冷清的空气没了,热闹的空气回来了。

    小黑炭也回来了,带来羊群们很健康的消息,而且似乎因为没办法像维拉丝一样精准的喂食,控制食量,暴饮暴食之下反而肥了不少,真是一群可怜而愚蠢的家伙。难道不知道肥了就要下锅吗?

    “真不赖,还是家里好。”我又躺回了那张最喜欢的大懒椅,眯着眼,慵懒的打着哈欠。

    “你们可别学这家伙,看看,骨子里都快发霉了。”小狐狸又逮住机会把我当反面教材,然后拉着西露丝她们一起去洗澡了。

    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去,我肯定会伸手挽留:“等等啊,其实我并不懒,我这个人最喜欢洗澡了。所以一起去吧。”

    哼。现在放你一马先,我继续眯上眼,享受着家的气息包裹,心里寻思着今晚到底是吃小狐狸好。还是吃小狐狸好。又或者是吃小狐狸。

    可惜。这个让我一直流口水的念头还没琢磨多久就被打断了。

    阿卡拉派来了士兵,让我过去一趟。

    “阿卡拉奶奶,我才刚回来。到底有什么急事不能明天再说?”来到阿卡拉的帐篷,我就开始唧唧歪歪的抱怨,一边扭着胳膊揉着肩膀,仿佛在黑窑里搬了三个月的砖好不容易逃回来。

    “到也不是什么急事,只是知道你回来了,想放莱娜半天假让你们兄妹两好好聚一聚,既然你那么累,还是算了吧。”阿卡拉不知道趴在桌子上写些什么,闻言抬起头,微微一笑。

    “我感觉我变得强壮多了,莱娜就交给我吧。”我顿时腰不酸了,腿不疼了,恨不得做一个原地空翻七百二十度加自转一千零八度以证明自己的身体状况。

    “真的不勉强?”

    “一点都不勉强,身子倍儿好,精神倍儿足,吃饭倍香,睡觉倍甜,猪都没我这么幸福。”我碰碰的拍着胸膛保证。

    “哦,状态那么好,那干脆陪我这个老婆子聊一聊如何?”

    “……”西马达,被这老狐狸给忽悠了。

    “可是我想见莱娜。”我祭出绝招,装可怜,博同情。

    “别急别急,她正学习到关键的地方,你也不想打扰到她学习对吧。”

    “是……是的。”我沮丧的垂下头,再也找不到任何借口和理由,只能乖乖坐下,接过阿卡拉笑呵呵递来的清神水。

    “在精灵族过的怎么样?这三个月,听说你又在那里闹出了不小的事情,有这回事吗?”阿卡拉先是一阵嘘寒问暖,然后直指主题,这种不拖泥带水的作风我喜欢。

    “你是怎么知道的……算了,估计问了也白问吧,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我小口啜着久违的清神水,寻思着该怎么说,哪些不能说,雅兰德兰可是吩咐了我好几次,让我别把她的小尾巴暴露出来让阿卡拉给抓住。

    “其实你在那边发生的事情,雅兰德兰老师特地让人送来了消息,十分详细,十分【精整】,到也省去了我从其他渠道知道的功夫。”阿卡拉轻笑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在精整这两个字眼上咬重了一些,然后她继续说道。

    “虽然的确不是小事,但我这个老师啊,可不像是那么主动殷勤的人,我就在想,会不会是里面有什么事情,她想瞒着我不让我知道,才特地如此呢?”

    “是……是吗?”我擦了一把冷汗,无论是雅兰德兰,还是阿卡拉,这两头老狐狸都不好相与,我得悠着点才行,话说雅兰德兰竟然在背后偷偷做了这些事情,一定是担心由我自己来说,不小心说漏了嘴,才干脆直接告诉阿卡拉,弥补了我这里可能出现的破绽。

    这种对我极其不信任的行为,让我极为愤慨,感觉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不过,不得不承认做法很正确,让我来,我说不定还真会说漏嘴。

    “既然阿卡拉奶奶你都知道了,还要我来做什么?”我可怜巴巴的看着她,被夹在中间的滋味可一点都不好受。

    “我只是想看看吴你的反应如何,果然,雅兰德兰老师有什么事情隐瞒了我,她一定吩咐过你不要说漏嘴对吧。”

    “没……没错,的确是这样,阿卡拉奶奶,你该不会想逼问吧,我可是两头为难。”

    “没必要,没必要,其实从老师传来的消息里,我就大概知道了她想要隐瞒什么东西,虽然无法揣摩其中的细节就是了。大概这也是雅兰德兰老师做出的让步吧,我要是再进一步探明,就枉费了她的一番苦心了。”

    阿卡拉笑眯眯的摇着头,表示这件事到此为止,的确,禁忌试验这件事说小不小,但是其实和我们联盟一点屁事都没关,阿卡拉也不是那么八卦的人,非要在这种无所谓的事情上弄个清楚。

    “感情这头老狐狸刚才是在消遣我啊,反应过来。我顿时怒掀一记心灵茶几。

    “好了。闲聊就到这里吧,亲爱的吴,这一次把你叫过来,是有几个问题想过问一下。不会嫌我这个老婆子多管闲事吧。”

    “怎么会呢。阿卡拉奶奶。您尽管问吧。”

    “嗯,第一件是关于卡洁儿的事情,从老师那里我也知道了一些情况。但还是想从你这里了解的更加详细。”

    卡洁儿吗?我心里微微一沉,眨眼间就变得愁眉苦脸起来,将关于小天使的事情一股脑倾吐出来,说不定阿卡拉会有什么办法。

    “原来如此,看来当初我还是看走眼了,幸好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否则卡洛斯说不定会恨我一辈子。”

    阿卡拉露出凝重之色,当初判断卡洁儿无法成长是由于半天使的畸形,或者说是诅咒,说出这番话的人正是阿卡拉和凯恩,这两个人却没有料到,这种畸形里竟然还隐藏着致命的危险,才有此一说。

    “抱歉,吴,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不过,到是可以告诉你一个消息。”阿卡拉想了想,摇头说道。

    “什么消息?”

    “前些天第三世界拉斐尔那传来消息,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已经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

    “真的?”我喜出望外,就知道大师兄和二师兄绝对没问题,却没想到比我意料的还是要快一点点。

    “嗯,不过因为是刚刚突破,境界还没有巩固,所以他们就留在了第三世界,没有即刻回来,毕竟那里的世界之力强者更多,可以得到更好的经验指点,将实力稳固下来。”

    “那么这件事您这么看?”我试着问道。

    “虽然我很想说,反正卡洁儿也不是立刻有生命之危,就让卡洛斯在那里得到彻底的巩固后再回来也不迟,若不然,在刚突破后境界还不稳定的状态下遭受到这样的打击,最坏的情况是他重新掉落回领域境界,并且一辈子再也没办法突破。”

    “那么危险?”我皱起了眉头,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自己是直接突破到世界之力中级境界,稳固的不能再稳固,不知道也是合情合理。

    “嗯,但是你也知道卡洛斯对卡洁儿的疼爱,所以,这件事我还真抓不了准,想问一问你的意见。”阿卡拉少见的露出犹豫不决表情。

    “如果换做你是我,如果换做你是卡洛斯,到底会怎么想,吴,能否将你的答案告诉我?”

    “如果是我的话……”只是一秒钟,我就得出了答案。

    “如果是我,我会立刻通知卡洛斯师兄,虽然对他现在的状况会有点危险,但是这种大事瞒着他不说,以后可是要被他惦记上了,老实人发火可是很可怕的,还是算了。”顿了顿,我继续说道。

    “况且,我相信卡洛斯师兄,他和我不同,是不折不扣的超级天才,而且经历过和安洁丽尔大嫂分离的痛苦,我相信他一定能承受事实,甚至化悲痛为力量。”

    阿卡拉想了好一会,终于点了点头:“好吧,就依你的话,立刻通知他吧,但愿他能更坚强一些,唉,卡洛斯也真够可怜,老天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折腾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