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五十章 最明智的选择
    ***************************************************************************************************

    “但是什么,奥拉西芬奶奶你就直说吧。”我被吊胃口吊的不行,反正横竖都是一刀,还是干脆点吧。

    “但是,项圈带来的副作用并不会因此而减弱,只是它带来的后遗症,被卡洁儿大人体内过于旺盛的成长因素给遮盖了而已,事实上还是存在的,经常使用项圈的能力,同样会对卡洁儿大人造成伤害,不过相比成长因素的隐患,却是小了很多。”

    “那到底该怎么办好呢?”听她这样一说,我完全失去了方寸。

    “这个……如果让我建议的话,我只能说两害相权取其轻。”奥拉西芬迟疑了片刻,不是很肯定的说道,这毕竟关系到一条人命。

    “也就是说,继续让卡洁儿使用项圈的力量,不断消耗体内的成长因素,以此消去成长因素积累的隐患?”

    “正是如此。”

    “就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我咬着牙,不甘心的问道,为什么这种事情要发生在卡洁儿身上,明明是那么可爱的小天使,她的童年难道还不够可怜,还要再赐予不幸吗?小黑炭也是这样,上帝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我心里充满了无处发泄的愤慨,最终还是只能归咎于上帝头上,没错,这一定是它的错!

    “暂时来说是没有其他办法了,而且以我看来,从长远上来看,也应该不可能有更好的办法,说句实话,殿下其实应该庆幸项圈的出现,否则卡洁儿大人体内积累的成长因素还真不好办。或许得用更加糟糕。对卡洁儿大人伤害更大的手段处理才行。”

    奥拉西芬一番话让我如同泄气的皮球般,无力的垂下了头,这位老人已经是皇家魔法研究所里的顶尖一流的大师,她这样说了。就算再找其他人恐怕也没什么办法了。

    “其实殿下到也不用那么担心。如果情况理想的话。可能还会有一个十分好的结果,我只是怕殿下抱了太大的期望,到时候没有发生。而产生更大的失望而已。”

    奥拉西芬见我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不忍心,将这番话说出口。

    处于她这样的位置,任何一句话,甚至一个字眼,若是斟酌不当,都有可能背负极大的责任,尤其是面对精灵族的亲王殿下,这等身份高贵尊崇的人物,更是不敢妄言,若是给了对方太多的期盼,届时没有实现,那就是她的过失了。

    “什么可能性?奥拉西芬奶奶,你快说,放心吧,就算到时候没有出现,我也不会怪你的。”奥拉西芬的心理,我也能稍微的感觉到一分,迁怒是一种奇怪的感情,明明知道不是对方的错,但还是产生了这种愤怒,即便是圣人有时候也避免不了会这样,所以,我越是重视卡洁儿,奥拉西芬就越是不敢给我太多的希望,她能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是感情战胜了理性。

    正因如此,我才更不能让这位老人背负太多的重担。

    “殿下能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咳嗽几声,奥拉西芬酝酿了片刻,开始缓缓说道。

    “其实在我看来,最理想的结果是在保持一个相对温和的,对她造成最低限度伤害的情况下,不断使用项圈的能力,借此刺激卡洁儿大人,若是能像我之前所说的那样,将阻碍和堵塞卡洁儿大人的成长因素的隐患消去,到时候,卡洁儿大人就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健康完美的半天使了。”

    “真的可以吗?”我心里一喜,但是想到奥拉西芬多次提到不要抱太乐观的心情,顿时压抑住了这份喜悦,紧张问道。

    “不知道,现在最没办法确认的事情,就是通过项圈的刺激,是否真的能够帮卡洁儿大人消除畸形隐患,如果能,一切都好办,我们可以将最理想的治疗方案研究出来,如果不能,就没有任何希望了,只能靠项圈刺激这种饮鸩止渴的办法,来延长卡洁儿大人的寿命。”

    “项圈的能力,到底能不能消除卡洁儿的隐患,依靠皇家魔法研究所的能力,能否确认出来呢?”

    听到这些残酷的事实,我内心却出奇冷静,如果悲哀和愤怒能够帮助卡洁儿,那么,就算让我去地狱世界大闹一场,我也心甘情愿。

    “可以,但是需要时间,还需要卡洁儿大人的配合,让我们对她进行一个长期的研究,我们这边到是没有任何问题,问题是殿下和卡洁儿大人这边……”奥拉西芬有些为难的看着我,这样道。

    她在为难什么,我心里很明白,卡洁儿必须要有我的陪伴才愿意来这里接受检查,问题是,身为联盟的长老,我不可能长期陪伴卡洁儿留在这里。

    “抱歉,奥拉西芬奶奶,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让我回去考虑一下好吗?”我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在身后两双目光的目送下,麻木的离开了皇家魔法研究所。

    到底是怎么样回去的呢?我已经完全忘记了,只记得那一天,自己整个人都变成了沉思者,面对所有人的担忧,都是有一句每一句的应答着,心里乱成一团麻。

    虽然没有从某个快要坏掉的德鲁伊那里得到任何情报,但是洁露卡是谁?精灵族的情报头子,只是稍微一发力,就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知道为什么笨蛋亲王会失魂落魄了。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只是无论雅兰德兰大长老,还是天狐殿下,对于这种从未有过的事情,都犯了难,不是因为她们想不到一个好办法,而是因为,这件事她们决定不了,甚至某德鲁伊也没办法一个人单独做出决定。

    “所以说……这种事情,你回去找卡洛斯商量不就行了,一个人在这苦恼有什么用。好像你能决定下来似的!好像卡洁儿明天就会有生命危险似的!”

    小狐狸的娇喝声如同一道惊雷。在耳边响了起来,让我猛然一惊。

    紧接着,我感觉到腰部被什么用力一抱,一提。然后天和地就调换过来了。

    卧……卧槽。住手啊。我已经清醒过来了,德式拱桥摔什么的就免了!

    这句话只来得及在心里说出,下一刻。整个后颈猛烈和地面接触,强烈的震荡往上传到大脑,往下传到脊椎,让我享受到了灵魂和**的双重痛苦。

    不愧是德式拱桥摔,太可怕了。

    抱着后颈在地上打滚了好一阵,我才摇晃的站起来,瞪着小狐狸。

    “你这只暴力的小狐狸,能不能把动嘴和动手这两个动作分开来,在你说话的时候我就已经清醒过来了,攻击动作完全是不必要的!”

    “是吗?下次我就分开来吧。”小狐狸想了想,同意道。

    “这样才对嘛。”

    但是她的下一句话,让我泪流满面:“只不过我喜欢了先动手再动嘴,这样应该没问题吧?”

    没问题你妹!为什么就听不懂我的暗示呢?我是让你先动嘴再动手,先动手不是什么意义都没有了吗?打算给一记德式拱桥摔之后再用嘴炮技能吗?那时候已经垂死的我只能听到唢呐的哀乐了!

    “不管怎么说,这笨蛋总算清醒过来了,似乎还有力气吐槽,真是白费了大家的担心。”小幽灵做状擦了一把额头,甩甩手离开。

    “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

    交给你们?

    我大脑还没反应过来,双子公主担忧的面庞就忽地凑近,紧紧看着我,小手细细的在我的脸上抚摸着,仿佛我已经成为植物人在病床上躺了十年之久后终于醒过来。

    我说……你们太夸张了吧。

    “爸爸没事吧,这是几。”西露丝还是有点不放心,在我面前晃了晃手,然后比出三根手指头。

    哼,竟然用这种手段来试探我,好,我就吓你们一下,故意数错。

    “这是二。”我故作迷茫的盯了一眼,然后很肯定的说道。

    “太好了,爸爸没事,完全清醒过来了。”西露丝和艾柯露相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安心松了一口气。

    喂……喂喂,等等,我有事,我有大事啊!为什么我明明数错了你们还能安心得下,是不是哪里搞错了什么?!

    总而言之,我摆了一天多的思考者造型,似乎引起了身边的人的惊慌,根据黄段子侍女所述,那是一种让别人看着会误以为随时都有可能在下一刻背上铁锅饭勺,腰里揣着避孕药去找四魔王单挑的,让人完全放心不下来的笨蛋式思考姿态。

    好过分,竟然说的那么难听,避孕药也就罢了,为什么是铁锅和饭勺?我这是要去找四魔王展开厨神争霸赛的剧情吗?

    等等,为什么我会说避孕药也就罢了?是不是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接受了某个绝对不能接受的奇怪设定?

    大家的关心,我感受到了,大家对卡洁儿的关心,我同样也感受到了,尤其是知道了真相的双子公主,大概是除了我以外最难过的人了,虽然她们不愿意表现出来,但是,正如同当年我能轻易的分清楚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妹一样,这两个小公主,在父亲我的面前是隐瞒不住心情的。

    如此难过的双子公主,却依然在卡洁儿醒过来的时候,义无反顾的打闹起来,看到这一幕,我才真正明白,事到如今,我们谁都可以担忧难过,但是唯独不能让卡洁儿受到影响。

    或许,我的女儿比我还要成熟,还要明白事理也说不定,看着打闹在一起的她们,看着卡洁儿那朝气蓬勃。无忧无虑的身姿,我暗自苦笑。

    “怎么,又在这里发呆了?”旁边传来小狐狸的媚声,转头一看,这只小狐狸,摇着她那棕色光滑的狐狸尾巴,手上拿着一个又红又大的苹果,心满意足的咬了一口,在上面留下了一道可爱的咬痕。

    “喏。”她将另外一个苹果,在身上擦了擦。然后递了过来。一脸的傲娇。

    “你可要好好感谢本天狐的怜悯和恩赐。”

    “是是是。”我心里偷笑,这小天狐,喜欢吃苹果的爱好还是一点也没有变,只不过。苹果里面该不会塞满了盐吧。

    带着这样的吐槽。我们并排坐着。边看双子公主和卡洁儿的打闹,一边有节奏的啃着苹果,谁也没有出声。往日这样的让我头疼的景象,今天看起来却格外的温馨,或许,我已经错过了许多。

    “你们说的对,我一个人苦恼根本没有用,应该和卡洛斯师兄好好商量一下,毕竟他才是卡洁儿的父亲,当然,要是他失去了理智,或者做出了错误的选择,我到是不介意狠狠给他一拳头,让他明白他的师弟拳头为什么会那么大。”

    “你就吹牛吧。”小狐狸俏白了我一眼,但是看到我想通了,嘴角却忍不住勾勒起来。

    “卡洛斯可比你这笨蛋聪明多了,我相信他一定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哼,那可说不定,我偶尔也有智商爆发的时候。”见小狐狸抬高卡洛斯,贬低自己,有有些小嫉妒,吃味的重重哼了一声。

    我承认,卡洛斯比我聪明不止一点,比我冷静不止一点,比我成熟不止一点,比我稳重不止一点,比我正直不止一点,比我帅气更是不止一点两点……

    等等,为什么说着说着,我就感觉自己忽然成了gal里男主角的好基友了呢?剧本不对啊导演!我能比得上卡洛斯的长处呢?至少应该有一个吧,半个也行,快给我捏造出来啊混蛋!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最明智的选择呢?”我托着下巴,将剩下的苹果芯拎在手里晃来晃去,又忍不住陷入了沉思。

    “啊啊啊,你这笨蛋,又来了,选择不是只有一个了吗?”见我如此,小狐狸心里大概又担心了,连忙把话说出来。

    “只有一个?”我停下思考,回过头愣神的看着她。

    “没错,我,洁露卡,还有雅兰德兰奶奶,都认为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到底是什么办法?快说。”我急忙说道。

    “这个嘛……反正你的卡洛斯师兄到时候肯定能想得到,而且只有他才能做出这个决定,到时候你找他问去吧。”小狐狸把头一撇,打算吊我胃口。

    “快说,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要我等到那个时候,我非得被自己的好奇心害死不可,所以小狐狸非说不可。

    “怎么个不客气法?”这只小天狐秀眉一扬,丝毫不把我的威胁放在眼里。

    “如果不说,我就在西露丝她们面前,拼命摸你的尾巴。”

    “你……你这是性骚扰,你这色狼,变态!”顿时,小狐狸脸红耳赤,狠狠瞪着我。

    女性狐人的尾巴轻易摸不得,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而根据摸法的不同,又代表不同的意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