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四十九章 生命危险和转机
    ***************************************************************************************************

    虽然拍着胸膛保证了,但是真到实施起来,我才发现,想要给小天使放几滴血可不容易,一是自己舍不得,看着那嫩呼呼宛如牛奶一样光滑细腻的小手小脚,愣是下不了手,不知道该从哪里放好。

    二来,小天使似乎也不大乐意见血,貌似从我认识她开始,就从未见到过她流血,都不知道她还有这种忌惮。

    最后,全力释放自己的奶爸光环,乘着她睡熟的时候,还是偷偷弄了几滴,在心里说了一声抱歉,看着小天使在玫瑰花海中恬静的睡脸,不禁心里一柔,在她额头上面亲了一口,这小天使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忽然把小手抱了上来,“啪啪~~”“啪啪~~”撒娇的叫个不停,让我又涌起不小的负罪感。

    没办法,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啊,小天使。

    带着这来之不易的几滴血,乘着还新鲜,我立刻赶到了皇家魔法研究所,奥拉西芬似乎等急了,直接就在大门口翘首以盼,还以为我要失约,不想再研究下去了,见我来了后才大松了一口气。

    和她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一个人,一个四五十岁模样。保养极好的中年女精灵,左眼上戴着的银色单片镜,和她脸上稍显淡漠的典雅气息完美融合在一起,看起来就像是十分干练的女强人。

    这个人,正是当年的维多利亚,数年过去,她的模样一点也没有变化过,只是脸色貌似比以前憔悴了几分,大概是我的错觉吧,毕竟有好些年没见过。印象也不是那么清晰了。

    “亲王殿下。”见我来了。以晚辈身份站在奥拉西芬身后的她立刻行了一礼。

    “维多利亚女士,无需多礼,说起来数年前帮了我的大忙,我当时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你。”

    看到维多利亚。我自然而然的想起当年那件事。她大概也难以忘怀。所以刻意避免反倒让双方都感到尴尬,倒不如坦然面对。

    “殿下廖赞了,实在让我诚惶诚恐。当年都怪自己学艺不精,让莉莉斯大人承受了这样的痛苦。”维多利亚深深低下头,一脸的懊悔。

    我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听这口吻,她似乎一直在关注着小黑炭,不过想来,光是看外表气质,也能看出她是一个极其负责任,甚至可以说是性格比较顽固认死理的人,对当年在小黑炭身上设下的魔法阵的后续结果,没有不关心的道理,到是也能解释得通。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没有你还有麦哲伦法师的帮忙,小黑炭现在还能不能活着都是一回事,虽然认人都想追求最完美的结果,但在大多数时候,这始终是一种奢望,能够有现在的结果,我已经很满足了,可惜小黑……哦,就是莉莉斯,现在外出历练了,不在这里,不然我一定得带她过来亲自向你道谢。”

    我一脸诚恳的说道,虽然她和麦哲伦的魔法阵,让我留下了不小的阴影,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否认这两个人是小黑炭的救命恩人的事实。

    “殿下能如此宽宏大量,饶恕我的罪过,并且还继续相信我,将这一次的重任也托付给我,我……我……”

    这名知性典雅的中年女精灵,说着说着,眼眶发红,声音竟然哽咽起来,让我有些发愣,不知如何是好,我可没有安慰中年妇女的经验,更没有妇女之友光环啊喂。

    “抱歉,殿下,请原谅维多利亚的失礼行为,这几年,她为了莉莉斯大人的事情,过的一直很压抑,很自责,现在,就让她发泄发泄吧。”经验老道的奥拉西芬,在一旁轻轻说道。

    “并且,这些年来,因为深感当年的学艺不精,害了莉莉斯大人,维多利亚也一直在专研这方面的知识,为此抛弃了其他一切,正因如此,我才说她对这方面的认识,比我还要深刻,必须有她,才能更好更快的解开卡洁儿大人的秘密。”

    “真是辛苦维多利亚法师了,她其实根本不需要自责,反倒应以此为豪,正因为有她,小黑炭现在才能蹦蹦跳跳的好好活着。”我默然说道。

    没想到在自己的背后还有这样一幕,维多利亚的责任心竟然这么强,一直在为小黑炭的事情而内疚着。

    “抱歉,刚才失礼了,殿下。”维多利亚一直沉浸在自责的回忆中,并没有听到我和奥拉西芬的小声交流,这时才清醒过来,连忙擦了擦通红眼眶,弯腰道歉。

    我摇了摇头,将装着卡洁儿的鲜血的试管拿了出来:“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点开始吧,虽然不是很懂,但是这血,拖久了恐怕对研究会产生影响吧。”

    深知这些研究狂人的秉性,与其用其他方式转移话题,到不如直接切入正题,让她们全神进入到研究状态中。

    “当然了,事不宜迟,事不宜迟。”刚才还一副沧桑老道的老人模样的奥拉西芬,此时却表现的最像一个孩子,急不可待的搓挪着手,想要从我手上抢过试管,却有顾忌我的身份,手停在半空不上不下,让人忍俊不禁。

    维多利亚的目光,也深深的被试管里面那鲜红着带着一丝金色圣洁光芒的血液,完全给吸住了魂,呆呆的看着,刚才还悲伤内疚无比的眼睛,逐渐冒出炙热火焰。

    没救了,这些人。

    我擦了擦冷汗。苦笑一声,将试管交到奥拉西芬的手上。

    “那么,就拜托你们了,奥拉西芬奶奶,维多利亚女士。”

    “放心交给我们吧。”奥拉西芬随便应了一句,以完全不像一个老人能做出来的动作,飞速闪到一脚的试验台,维多利亚紧随其后,之后,两个人就华丽的把我这个亲王殿下给当成空气无视掉了。

    看着她们开始忙碌的身影。我悄悄转身离开。轻手轻脚的遮上门,这是好事,我也希望她们能尽快研究出一个结果,能解决卡洁儿的现状自然最好。

    随后数天过去。在我千盼万盼的目光中。小狐狸终于带着女儿们圆满回归。四人都升到了四十级,当然,这也是因为小黑炭一直在给姐姐们让怪让经验。否则经验等级一直领先的她,其实早就在两个月以前就该升到这个级数了。

    正因为如此,不想拖累妹妹的两位姐姐,恐怕在下一次历练,就要主动提出和小黑炭分开了,想到这里,我既然是开心,又是难过,女儿们一个个长大了,懂事了,但是也在逐渐的分开,飞向属于自己的那一片天空。

    撇下这些伤感,我和黄段子侍女给回归的众人举办了一个盛大的欢迎宴会,结果因为太盛大,让小狐狸也忍不住露了几手,宴会就蒙上了一丝黑暗火锅的诡异气息。

    随后,她们也从我这里得到了关于卡洁儿的消息,双子公主尤其的高兴,因为听到卡洁儿不能乱用项圈的消息,感觉总算扬眉吐气,扳回劣势指日可待。

    真是的,这一对乖巧伶俐的公主殿下,在其他各方面,都随着时间而表现的越发成熟稳重,唯独在面对卡洁儿的时候,始终如同小孩子一般怄气,打闹,我是不是该把这种状况,当成是这三个人的关系其实十分要好?

    随即,大家也将关注的重点,落到了卡洁儿身上,这一趟历练的目标基本达成,如果没有卡洁儿这件事,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已经回罗格营地,和其他女孩相聚了。

    虽然不是没想过让其他女孩结束历练,过来这里一起团聚,但是一大堆人无所事事的等待一个消息,怎么看都不合适,况且,在吾王不在的情况下,带着后宫团公然来到吾王的地盘,也极为容易引起精灵们的好感度下降,尤其是男性。

    所以,我还是悠着点为好,反正再过不了多久就能得出答案了,这是奥拉西芬和维多利亚用项上人头向我担保的。

    拜托了,我要你们的人头有什么用?别擅自把我拉入战国时代啊混蛋,我只想要卡洁儿的检查结果!

    最后,她们两个又要求我带上卡洁儿一起来研究所,我就知道,试验快进入尾声了,好在卡洁儿经过数天的呼吸自由空气,最紧要的是,她的毕生敌人双子公主又回来了,很是打闹了一番,将以前在研究所里压抑的不安和郁郁一口气释放出来,对于我再将她带到这里,到也没有表现出抗拒的意思了。

    如是三天过后,终于,奥拉西芬那边传来了消息,让我独自一个过去,说是有些话想对我说。

    结果终于出来了吗?不过为什么要强调独自一个过去?难道说不是什么好消息?带着强烈的不安,我来到了皇家魔法研究所,在老地方见到了这两个人。

    “奥拉西芬奶奶,维多利亚女士,我来了,有结果了吗?”刚刚坐下,我就直接跳过了寒暄试探,迫不及待的进入了正题。

    “嗯,已经尽我们所能,得出了一些结论,殿下请看。”奥拉西芬将一叠拇指那么厚的报告,递了过来,我仔细的偷窥她们的脸色,既不是十分悲观,但也看不到一丝乐观成分,十分严肃,让人无法判断。

    接过报告略为看来一眼,我就露出苦笑。

    “二位,你们也知道我对这些魔法方面的知识术语一窍不通,能否劳烦用语言更通俗易懂的解释一下里面的内容?”

    “抱歉,是我们疏忽了。”奥拉西芬接回这份略显沉重的报告,细细的看着上面的内容,和维多利亚对视一眼,便缓缓开口。

    “首先,我明白的要告诉殿下。让你有心理准备,或许接下来你听到的,并是一个期待中的好消息,卡洁儿大人的身体状况,要比我们预料的都严重。”

    “你……你说什么?”我一拍桌从椅子上叹气,死死瞪着她们,接着无力的坐下,深深呼吸了几口气。

    “抱歉,我失态了,你们接着说。”

    “那我们就直说了。殿下。希望你能一直保持冷静。”顿了顿,奥拉西芬开始阐释她们这些天所的出来的试验结论。

    “首先,关于卡洁儿大人从十多年前开始,就停止了发育成长这件事。殿下应该早就清楚了。我也就不多加追述。但是,通过我们这段时间的检查,却发现了一个并不乐观的事实。”

    说到这里。奥拉西芬顿住,显然接下来的话,维多利亚的研究更深,便又她接着话题继续说下去。

    “介于殿下对魔法方面的知识术语并不了解,直接解释起来可能会有些生硬,我就尽可能用更容易理解的词语形容,但是这样做或许会让我接下来的论述缺乏一些严谨和周密,希望殿下能够体谅,现在,我要把一个人成长和发育所需要的全部要素,统一并称为成长因素,殿下应该能理解这个词吧。”

    “请继续说。”在原来世界,关于生物科学方面的理论要比暗黑大陆更加严谨繁杂,我多少了解一些常识,所以,只要不是用魔法方面的知识来叙述,肯定是能够听懂的。

    “那么,就是这种生长元素,我们一直怀疑,卡洁儿大人停止发育,会不会是因为缺乏这些成长因素导致,但是,经过我们这些天来的研究,却发现卡洁儿大人身上,并不缺乏这些成长因素之中的任何一种,也就是说,按道理来说,她是可以像正常的天使或者人类一样,逐渐发育长大。”

    “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所以在后来,我们只能再次拜托殿下把卡洁儿大人带来,亲自检查,最终终于发现了,卡洁儿大人并不缺乏成长因素,但是,她的成长因素却无法作用于身体,好像被什么给遏制或者堵塞住了,到底是什么,一时半会我们也没办法弄清楚,只能暂时将其称之为人类和天使的结晶,所必然产生的畸形,比起历史上的其他几个例子,我认为这种畸形已经算十分十分轻了。”

    “你们的话我听懂了,那么,不好的消息到底又是什么呢?”我忍住内心的不安,强自冷静问道。

    两人面面相窥,最后还是又奥拉西芬发言。

    “殿下,最大的问题是,卡洁儿大人并不是缺乏成长因素,而是成长因素被遏制或者堵塞,无法得到释放作用,换言之,这些成长因素,因为得不到有效的使用,便会一直积累的卡洁儿大人身上……”

    “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呢?”我的双手已经忍不住颤抖起来。

    奥拉西芬默然,好一会儿,才用低低的声音说道:“最坏的结果是……卡洁儿大人活不过十年。”

    听到这句话,我呆了起来,仿佛一瞬间全身的力气被抽空了似的,连灵魂也被抽空了,只是一个劲的呆愣着,身体完全变成了一句空壳。

    “但是,殿下也不需要绝望,项圈的出现,给卡洁儿大人带来了一丝转机。”就在这时,维多利亚一声宛如天籁的声音,把我从噩梦纸黄总拉了回来。

    “真的吗?真的是这样吗?”我忍不住冲了上去,紧紧抓住维多利亚的肩膀摇晃起来。

    “殿下,殿下,冷静。”见维多利亚被我摇的像十一级大地震一样,整个身体震抖个不停,奥拉西芬连忙制止。

    “抱歉,失态了,维多利亚女士,你没事吧?”我回过神来,立刻松手。

    “没事,没事,殿下对卡洁儿大人的关心,我算是体会到了。”维多利亚拍拍胸口笑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