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四十四章 精灵族也有黑历史
    ***************************************************************************************************

    回到拉鲁拉小镇,本想去见小布可一眼,上次回来的时候她恰好跟狩猎队伍走了,这次回来料想应该能遇到,可是时间已晚,要是我现在去天空部落,非得被索马科爷爷他们挽留好一会,所以考虑了一会,我还是只能在心里说声抱歉,然后沐浴着夜色飞快的回到精灵王城。

    似乎没有料到我们会在这个时间回来,等走到水晶之树脚下,黄段子侍女才得到消息,匆匆赶来迎接。

    “怎么了?真是稀奇,按照大家的猜想,你们应该还要迟半个月才回,发生什么了吗?小黑碳升到四十级了吗?”

    母女相见,黄段子侍女格外亲昵的将小黑碳抱在怀里,平时一张对我毫不留情的毒舌,现在说着温柔话语,那总是一泻千里的节操瓶子也紧紧捂住了瓶口,这样一看,还真像是个贤惠温柔的人妻侍女。

    虽然这话说了一万遍,但我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露出疑问,人与人,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偶尔也像对待小黑碳一样温柔的对待对待我啊。

    “嗯,发生了一点的事情,不得不回来。”我含糊的点了点头。

    “果然,我就猜会不会是这么回事。有殿下在的地方,怎么可能不发生一些奇怪的事件,还好大家没事。”甚至我的吸引麻烦体质的黄段子侍女叹息一口,道。

    你这句话敢对阿尔托莉雅说么?

    我白了她一眼,不打算和这小气巴巴的胆小侍女计较,直奔主题问道:“雅兰德兰奶奶现在在做什么?”

    “大长老的话,这个时间应该已经睡下了,怎么,那么重要?”听我这样说,黄段子侍女也露出了凝重表情。

    “重要是挺重要的。但不是十万火急。雅兰德兰奶奶已经休息了那就算了,明天再说也不迟。”我想了想,摇头道,雅兰德兰奶奶身体不好。就算卡洁儿的事情再怎么担忧。也只能过一晚再说了。

    “你先带小黑碳和西露丝她们去洗个澡。顺便让人准备晚饭吧,今晚好好休息,发生了一些事。大家可能都累了。”

    很在意我口中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也不是开口询问的时候,黄段子侍女点了点头,带着女儿们走了,目光一转落到小狐狸身上。

    “干嘛?”这只小天狐以为我支走大家,是想对她做点什么,立刻噗嗤噗嗤甩着光亮柔顺的狐狸尾巴,露出警惕之色,脸蛋微微泛红。

    “瞧你在想些什么,刚才不是说不许我再帮卡洁儿洗澡了吗?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现在我就交给你了,好好看着她。”

    “嗯……嗯啊,原来是这回事,当然没问题,谁让你这坏蛋露出色眯眯的表情,不误会才怪呢。”自知误会的小狐狸,果断推卸责任,让我好一阵忧伤。

    经历了将近一个小时的变身,小天使有些困了,迷迷糊糊的揉着眼出来后,加上埃里雅一个,被小狐狸带着进了浴室。

    “很好,这样就都安排完了。”我抬头挺胸,似乎完成了一件很不得了的任务,然后对着项链里面肯定还没有睡下的小幽灵笑眯眯道。

    “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没办法,只要一起洗了。”

    “没办法你个头,驱魔!”

    不就开个玩笑,至于么,都那么多年老夫老妻了。

    结果到最后,小狐狸还是没有好好完成任务,洗到一半的卡洁儿从浴室里冲出来,到处乱转,小狐狸慌慌忙忙的跟出大厅,和我愣愣对视几秒之后,低头看了看她自己一丝未挂的状态,然后发出尖叫,把旁边一张沉木桌子单手甩了过来。

    我:“……”

    真是人倒霉了,和口水都呛着,我招惹谁了我。

    没办法,最后还是只能我出马帮卡洁儿洗完了澡,顺便自己也洗了个,吃过晚饭后,往床上一滚就迷迷糊糊睡着了,发生了太多事情,尤其是秘密实验室里看到的东西,让我的心情大起大落,身体不累,心却早已经累了。

    睡了个好觉,第二天一大早,被晃目的亮光叫起了床,发现怀里抱着一具柔软事物,鼻间尽是熟悉的郁金香花香,猛地睁眼一看,小侍女慌慌忙忙的合上眼,一副“我还是睡哦,别吵醒我哦”的掩耳盗铃姿态。

    “好你个笨蛋侍女,竟然诱惑主人,偷偷钻到我床上,该当何罪?”我忍不住在小侍女的香唇上轻啄一口。

    “是笨蛋亲王不好,把我的床给霸占了。”黄段子侍女知道瞒不过,脸色微红的睁开眼,小声嘀咕辩驳道。

    “你的床?”我微微抬起头,看了周围一眼,发现貌似还真是这样。

    只不过……我记得这小侍女的房间,明明还有很多布置一模一样的卧室,她解释是说为了防止我夜袭,所以把许多房间弄的一模一样,宛如迷宫,但是在我们认识以前,这些房间就已经存在了吧。

    所以正确的答案是,这些房间不是为了防备我,而是为了防备她的妹妹卡露洁,总是闯祸的姐姐,为了在被妹妹抓到前有逃跑的时间,所以才设置了狡兔三穴的布局,真是为难她了。

    这个姑且不谈,竟然还有很多一模一样的卧室,我霸占了一间,她可以随意另选一间,没必要非得钻过来吧。

    我想继续调戏这只嘴硬的小侍女,便指出了破绽。结果她理直气壮的解释,因为这个房间是她最喜欢,最常用的,所以不能轻易让出。

    骗鬼呀你,不过我也找不到其他理由可以推翻她的解释,只能干瞪眼了。

    时间不早了,不用去处理事务吗?搂着小侍女香软的娇躯,脸和脸之间的距离不到一寸,这样对视良久后,我先开了口。

    “当然得去。但是更得盯着笨蛋亲王。以防他在我的房间里做些奇怪的事情。”小侍女如是解释。

    “那就是说,只要我不走,还在这里躺着,你就不起床了?”

    “嗯。”她用力的点了点头。紫色的幽深眸子带着几分得意。几分撒娇。

    “真是拿你没办法。”看到如此可爱的小侍女。我恨不得在起床之前吃上一口,可是卡洁儿的事情让我放心不下,只好和黄段子侍女温存了一会后即刻起床。

    “安排我和雅兰德兰奶奶在今天见一面吧。”

    “就知道笨蛋亲王会这样说。昨晚就已经在大长老的行程上安排好了。”

    “做的好,洁露卡,我忽然发现你变得更可爱了,来,给主人亲一口。”

    “笨~~蛋~~我可是有节操有尊严有矜持的贴身侍女,才不会那么随便,亲你自己的脚丫去吧。”

    我:“……”

    “呜哇,禽兽亲王偷袭了,要被抓起来关到监狱里过着一辈子的受【哔】日子了,面对禽兽亲王没日没夜的发情,再多的避孕药也没有用了,八十年后,就是一百个孩子的母亲了。”

    我:“……”

    原本以为精灵族是我积攒节操的净土,现在看来,我想太多了。

    时间被安排在下午,当我再次来到雅兰德兰的书房时,发现黄段子侍女也站在她的身后,面带恭敬的淡笑,从她现在端庄完美的侍女姿态来看,完全想象不出这小侍女早上说了多没羞没躁的黄段子。

    或许是我昨晚把事情说的比较严重,连这情报头子都放下手中的事情来旁听了,也罢,她知道的话没什么关系。

    “亲爱的吴,听说你在历练之中匆匆忙忙的赶回来,莫非是又发生了什么事?”雅兰德兰先开口问道。

    “是的,有些事情想和雅兰德兰奶奶讯问一下,希望没有打扰到您才好。”我毕恭毕敬应道,等等,什么叫做“又”,说的我好像有前科似的。

    “没有,没有,说吧,听洁露卡形容,好像挺重要的,害的我这把老骨头都忍不住好奇起来,到底在你身边又发生了什么呢?”雅兰德兰呵呵笑道。

    但是我估计,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这件事……大概和精灵族有关,算了,我这有本笔记,先让您过目一下吧。”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好,我干脆将在秘密实验室里找到的唯一笔记拿出来,小小的递了上去。

    “哦,没想到你也学会了吊胃口,到底是什么呢?”雅兰德兰一边喝茶,一边轻轻翻开这本呈古朴颜色的笔记,脸上露出了严肃之色。

    “是古精灵语……难不成你们历练的时候,遇到了遗迹?”

    “是的,雅兰德兰奶奶,您看看里面的内容吧,我看不懂古精灵语,不好说明。”我偷偷看了她一眼,发现她的目光在第二页里徘徊了起来,不禁有些忐忑。

    第三页,第四页……仅仅是翻开三十分之一不到,雅兰德兰的脸色就变得严峻起来,再翻了几页,这份严峻变成了难看,一阵青白,我从未见过镇定功夫还在阿卡拉之上的雅兰德兰,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数秒后,碰啪的清脆一声,亚兰德兰手中茶杯掉落在地,摔了个粉碎,但是这位老人置若罔闻,依然专心的,并且脸色越发低沉的看着笔记上的内容,这样的反应,让站她身后侍奉的洁露卡不知所措。

    时间滴答滴答响着,无论里面的内容再怎么震撼,再怎么让雅兰德兰脸色难看,她还是坚持一页一页的翻着,将里面的内容看完,这份耐心让我钦佩不已。

    一个多小时后,翻开最后一页的雅兰德兰,长吁了一口气,脸色铁青之色好过了不少。眨眼间就恢复了以往那股让人如沐春风的慈和微笑。

    对此,我只能赞美一句,雅兰德兰奶奶威武,请收下我的膝盖吧,至少,我看到秘密实验室的时候,是远远没办法如此快冷静下来,而雅兰德兰看的笔记,里面肯定涉及到更多我当时所看不见的秘密,黑历史。

    “亲爱的吴。你还真是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若不是两族联姻,我现在都要怀疑你是不是故意带这本笔记来,想要用这种另类的办法将我刺杀了。”她微微一笑,开口就说出了让我欲哭无泪的笑话。

    “雅兰德兰奶奶。您说话声轻点。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到了。传出去,我以后就别想在暗黑大陆混了。”

    我露出苦巴巴的表情,这头老狐狸果然奸诈。一点也吃不得亏,我带回来笔记把她给刺激到了,立刻就开这样的玩笑,还以颜色刺激一下我的小心脏。

    “抱歉抱歉,因为里面的内容实在……实在太震撼了,不开开玩笑,总觉得心情压抑,都快让人喘不过气来了。”

    “我能理解。”深有认同的点了点头,当初发现秘密实验室做的是那禁忌试验,我的心情何尝不是如此压抑,难受。

    “吴,这本笔记,不介意送给我吧?”顿了顿,雅兰德兰忽然问道。

    “当然了,您就是想还给我,我也不敢要啊。”我苦笑起来。

    “那真是太谢谢了。”

    雅兰德兰微笑着,手中的书本忽然变成无数粉末,彻底从世间消失,这份景象映衬着她脸上的和蔼笑容,看起来竟然有几分阴森恐怖,果然掌权者都是在谈笑之中杀人于无形的存在。

    “哪里的话,是我给您添麻烦了,把这样的东西带回来,如果不是我,它也不会出现,更不会被人知道。”我挠了挠头,露出尴尬之色。

    “话不能这样说,虽然这种东西,如果能直接泯灭于世自然最好,但这只是安慰自己的话罢了,迟早有一天还是会被发现,我应该庆幸第一个发现的人是你。”

    雅兰德兰摇摇头,似乎又想起了笔记里的内容,神色有些恍惚,消沉。

    见此,我虽然不忍,但是犹豫片刻,还是开了口:“雅兰德兰奶奶,虽然这次的事情是你们精灵族的秘密,我不该多问,但是却一个不小心牵扯到了卡洁儿,所以,能请您让我了解一下吗?”

    “哦?那个小天使吗?竟然牵扯到她了?好吧,反正你也不是外人,而且是发现者,不让你知道真相,你怕也会惦记着吧,不过在此之间,吴,你还是说一说整件事的经过,到底是怎么发现遗迹,又是怎么牵扯上那只小天使,能先和我说一说吗?”

    “当然可以。”我立刻点头。

    “洁露卡。”雅兰德兰忽然叫了一声站在身后的黄段子侍女,长期以来形成的默契,让这小侍女立刻知道了对方的意思,回头转身,来到一个书架前,轻轻触摸了什么,只见一圈魔法罩牢牢实实的把整个书房给笼罩起来。

    “是隔音魔法吗?”

    “比隔音魔法稍微高级一点的东西,抱歉,事关重大,不得不这样做。”

    “还是雅兰德兰奶奶您心细。”

    我恭维了一句,开始从头到尾,缓缓将这一次事件的经过说出,从发现陷入奇怪的迷宫魔法阵之中,到寻找遗迹所在,触发密室机关,四翼复活,打败敌人,最后说到项圈。

    合上双眼,思考了片刻,仿佛在消化着我刚才所说的那番话,至于在雅兰德兰身后的黄段子侍女,则是用震惊……以及气愤的目光偷偷瞪着我,再也不复刚开始见到她的端庄亲切侍女形象。

    不知道这小侍女在一个劲的生气什么,我露出无辜之色,朝她炸了眨眼,示意这种事又不是我自己想要发生的。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现在,吴你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找出关于那个四翼天使骸骨戴着的项圈,所饱含的秘密,对吧。”

    “雅兰德兰奶奶明察,正是如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