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四十七章 理论上的办法
    ***************************************************************************************************

    不知为啥,演习还在继续,按道理说发生了刚才的事情,小狐狸应该气呼呼的结束掉这场我精心安排的吃豆腐局才对。

    带着一丝不安,我继续和【卡洛斯】说话。

    “那啥,卡洛斯师兄,欢迎回来。”

    “有劳吴师弟来迎接……哎哟。”一声惊叫,我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只小狐狸的尾巴扫击,吓出了一背冷汗,大惊失色。

    “卡洛斯师兄,你这是要做什么?”

    “抱歉抱歉,刚突破世界之力,还没办法很好的控制,差点就伤着吴师弟你了。”

    我:“……”

    你要找理由回敬我,也找个像样的理由好么,至少别用尾巴偷袭,再怎么控制不住力量,我可不记得卡洛斯长了一条狐狸尾巴。

    默默的和小狐狸拉开一段距离,我继续带着笑容。

    “好久不见,走,咱们一起去酒吧喝一杯。”

    “没问题,我正好也有些事情要和吴师弟商量商量,关于卡洁儿的事情。”

    我心里一紧,暗道来了,这只小狐狸竟然那么迫不及待的直切主题,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说是要去酒吧。自然不可能真去,我们就在一旁的椅子坐下,当这里是酒吧,正打算弄两杯水充充数,只见这只小狐狸眼疾手快,飞快的就变出了两个杯子,倒了点什么,将一个塞了过来。

    心惊胆战的往杯子里看了一眼,透过清澈的水,能够十分清楚的看到。足足有半杯的白霜状物体沉淀在底下。

    我:“……”

    这到底是什么?就算是毒药也该节约点啊。干嘛一口气倒那么多,话说回来,白霜状的东西,小狐狸身上最多的是什么?似乎只要顺着这个推理下去就能找到答案了。

    所以说。答案是……盐吧。

    我泪流满面的抿嘴喝了一口。真是让人心旷神怡。舌尖发麻,喉咙冒火的一杯盐水,我这辈子就没喝过那么咸的水。话说溶解的太快了吧,我还想乘着盐巴尚未完全溶解的时候喝掉,难道说这就是小狐狸的咸味地狱的真凶?

    我不敢再喝,放下杯子,小心翼翼的看着眯眼笑着的小狐狸。

    “吴师弟,听说这一次历练你把卡洁儿一起带去了?”

    “正是,因为家里人除了莱娜以外都一起去了,我怕卡洁儿一个人留下没人照顾,你也知道,莱娜眼睛不方便,并不适合照顾卡洁儿。”

    “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我只想知道卡洁儿过的还好吗?第一次去出远门还适应吗?没有给大家添什么麻烦吧。”小狐狸到是入戏,把卡洛斯的女儿控属性表演的七分入味。

    “好,当然好了,她一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安静的很,怎么会添麻烦呢?”我干笑几声,觉得该来的总是会来的,干脆明了说了。

    “咳咳,此外还有一个好消息,你听了可不要开心过头。”

    “哦?”

    “卡洁儿在我的精心抚养之下,终于长大了。”

    “真的吗?卡洁儿终于……终于开始成长了吗?”【卡洛斯】喜出望外,眼睛湿润,握着杯子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演帝,又见演帝!

    “是的,你看。”我竖起大拇指,然后伸手指向一边,假装变身之后的卡洁儿就在自己身边,出现在他面前。

    “这……这是卡洁儿?”【卡洛斯】震惊了。

    “我没骗你吧,卡洛斯师兄,卡洁儿真的长大了,你看,长得清新淡雅,亭亭玉立,还有脖子上这根项圈,多么精致,多么高雅,和卡洁儿简直就是相映成辉,安洁丽尔大嫂若是看见了,肯定会很欣慰。”

    “卡洁儿,我的宝贝女儿,世界最美丽的天使,你终于长大成人了,爸爸我看到这一幕,真是老怀欣慰,呜呜~~~你骗谁啊混蛋!才三个月怎么可能长那么大!而且你这混蛋竟然敢往我女儿脖子上套项圈?我杀了你!”下一刻,小狐狸怒掀茶几,扑上来使劲捏我的脸。

    果然,这只狡猾的小天狐就是像乘这个时候报刚才的一箭之仇。

    打闹了一阵,我好不容易拜托小狐狸的小手作怪,躺在地上叹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不行啊,若是换成真正的卡洛斯师兄,说不定刚才已经赏我一记天堂丧钟了。”

    “所以还要多加演习,尽量编出不让他一下子爆发怒气的台词,才能保住你这坏蛋的小命。”小狐狸坐在我身上,摇着狐狸尾巴,不怀好意的居高临下盯着我,似乎玩角色扮演上了瘾,还想多来几遍。

    确切的说,是想打着卡洛斯的旗号多制裁我几遍。

    “想的到美,别没有等来卡洛斯师兄的天堂丧钟,却被你这只娇蛮的小天狐给挠死了。”我好笑的看了小狐狸一眼,如此仰视,她俏媚的面容似乎变得更加精致诱人,不禁心中一动,忽然翻身逆袭,将她压倒在了身下。

    “你这坏蛋,想……想做什么?”小狐狸正得意着,冷不防被我偷袭成功,立刻慌张起来。

    “那个,小狐狸,说起来,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我含蓄的提示。

    “不行,不许,才不想和你这坏蛋色狼做些什么。”小狐狸顿时羞红了脸,开始挣扎起来。

    “你在说什么呀,我是想说。我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两人好好说过话了。”

    看着我调侃揶揄的笑容,小狐狸一愣,随即娇羞变成了羞恼,挣扎的更厉害了。

    “放开本天狐,你这笨蛋,白痴,色狼,大变态。”

    “好了好了,我的天狐大人,不作弄你了。”

    “谁……谁是你的天狐大人了。快放手。你……你想做什么?不许乱来。”见我的脸越压越低,越靠越近,小狐狸又转而娇羞。

    下一刻,嘴唇紧密无缝的吻上了小狐狸的香唇。伴随着不知谁发出的一声悠长满足的叹息。怀里的挣扎逐渐变弱。最后无力的放弃。

    这只傲狐狸,娇狐狸,终于变成了软狐狸。

    “不许……不准在这种地方……笨蛋。”不知多久。乘着嘴唇分开的一刹那空隙,小狐狸软绵绵,娇滴滴的羞涩媚人声线轻轻钻入耳朵。

    天狐大人有令,我自然只能遵守,把她抱入了房间。

    第二天,等卡洁儿一觉睡醒过来,我神色紧张的带着她来到精灵族的皇家魔法研究所,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来这里了,当初因为小黑碳的复活仪式,就来过这里不知几遍,已经轻车熟路,很是认识了几个魔法研究大师。

    在一个明亮的房间里面,卡洁儿紧紧缩在我怀里,睁大可爱眸子,看着好几名耳朵尖尖的老爷爷老奶奶,将她当国宝似的上下打量,眼睛里流露出热切的光芒。

    “奥拉西芬奶奶,你们可不能把卡洁儿吓坏了,万一她怕了你们,不愿意配合研究可就糟糕了。”

    看到精灵法师们对卡洁儿露出毫不掩饰的研究狂人目光,我苦笑着提醒道。

    “说的也是,说的也是,我们太着急了。”以我认识的女精灵老法师奥拉西芬为首的精灵法师们,这才收回目光,讪讪一笑,随即目光又忍不住炙热了几分。

    “抱歉,亲王殿下,这一次你带来的素材……咳咳,不对,是卡洁儿大人,实在太让人感兴趣了,竟然是一名半天使,而且是和天使有关的魔法道具,还有以前的莉莉斯大人也是,每次每次都能让我们见识到以前从未遇到过的新奇事物,真希望殿下能多来我们皇家魔法研究所几趟。”

    “是……是吗?那可就要拜托大家帮帮忙了。”明明这群老精灵的目光很慈祥,不知为何,我却有一股毛刺悚然的感觉,研究狂人果然有点可怕。

    “包在我们身上吧,就算拼着这条老命不要,我们也一定会给殿下一个交代。”

    精灵法师们纷纷保证,那炙热眼神,就仿佛是一群饿狼在说,这块肉就交给我们吧,就算拼着被撑死,我们也要把里面的骨头吃出来交给你。

    看来,真的很有必要一直把卡洁儿抱在怀里,以免这些法师做出过激的事情惹怒小天使。

    “那就麻烦各位了,首先,劳烦大家帮我看一看这根项圈到底能不能摘取下来。”

    为了防止她们乱来,我先给定了目标,如果能把项圈取下自然最好,把项圈给她们随意研究就行了,我可以继续带着卡洁儿,带着女儿们一起去历练。

    “当然没问题,那么……能不能让卡洁儿大人躺在那边的床上?”奥拉西芬指了指房间一脚的床,但是我怎么看都更像是试验台?

    “抱歉,卡洁儿很怕生,离开我身边的话说不定会哭闹。”我吓了一跳,连忙摇头。

    “那到也是,那么小的孩子……也罢,殿下抱着也行,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只能失敬了。”

    “随便,随意。”

    于是,这群眼里只有研究的老法师,果然真的把我给无视了,仿佛将我当成了空气,又或者是一张人体试验台,眼中只有卡洁儿和她脖子上的项圈,时不时伸手在项圈上碰一碰,要不是我抱着卡洁儿,让她感到还安全,这小天使早就忍不住飞起来,赏这些精灵老法师一人一拳了。

    在这种诡异气氛下,我逐渐的冒起了鸡皮疙瘩,就好像在参与什么奇怪的仪式,被一群法师围在中心绕来绕去,品头论足,时不时还拿出一两件不知名的魔法道具探上来。

    这样约莫过了半个小时,精灵老法师们终于结束了这场诡异的研究。集体在房间一角开始争论起来,说着一些深奥繁杂的魔法术语,这样过好好一会儿后,奥拉西芬才姗姗来迟的走过来。

    “很抱歉,殿下,让你久等了。”

    “哪里的话,奥拉西芬奶奶,讨论出结果了吗?”我迫切的问道,因为实在不想再被像刚才那样团团围着绕着研究了,哪怕研究对象不是自己。

    “嗯。结合你刚才告诉我们的项圈能力。已经有了初步的结论。”

    “真的?项圈可以取下来吗?”我紧张问道。

    “理论上是可以取下来的,并不一定需要佩戴者死亡才能摘取。”

    “那安全把它取下来的办法是……”奥拉西芬理智到近乎残酷的答案,让我一阵冷战,什么叫不一定需要佩戴者死亡。说的好像死亡后摘取是最好的办法似的。

    “不知道。”

    “哈?”我呆呆的看着奥拉西芬。研究了那么多。你就给我这三个字?

    “殿下请冷静,摘取项圈的办法,我们确实没办法一下子研究出来。这根项圈隐含着很多超越我们现有的魔法知识的奇妙秘密。”奥拉西芬说到这里,眼睛又忍不住变绿,闪闪发光,好吧,她的本来就是一双绿色瞳孔没错。

    “我知道了,那你说的理论上可以取下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表示能理解,这毕竟是十万年以前,那时候的精灵族还远远没有现在那么衰落,而且不但如此,这里面还夹杂着天使族的黑科技,要是这些精灵法师能一下子研究出个所以然,我才更加惊讶。

    “撇开魔法方面的知识,仅用常理来揣测,既然项圈是增幅道具,而不是其他具有副作用,会对佩戴者造成伤害的魔法道具,那么,制造者完全没有理由在上面附加除死亡外不可摘取的功能,纯属多余。”

    “说的很有道理。”我稍微沉吟,便理解了奥拉西芬这番话的意思,不禁露出佩服之色,没想到这群研究狂,并没有因为这份狂热而钻牛角尖,沉迷在自己的领域之中,还能站在自己的领域之外,用更加理智和简单的目光分析问题。

    “假设是这种可能性,那么就好办多了,理论上取下项圈的办法,我们不知道,但是,把它戴上去的人,或许会知道也说不定?”说着,奥拉西芬将笑着的目光,落到卡洁儿身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