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四十五章 禁忌实验的真相
    ***************************************************************************************************

    号称以人类为主角和主导的原罪之战,真相只不过是天使恶魔两族转为幕后操纵而已,当人类变成了战争的棋子时,自然成了这场原罪之战的最大受害者,其他种族也间接受到波及。

    但是,天使和恶魔两族虽然转为幕后,却因为冥冥中似乎自有天意,它们在原罪之战中也没好过到哪里去,甚至还有巨龙一族,也因为各种原因被卷入,总而言之,在这一次大灾难中,整个世界再次受创,强者纷纷陨落,到最后,六翼竟然成了这个世间最强的唯一。

    人类虽然伤亡最为惨重,几乎全部最强者付之一炬,但意外的,它的根底并未受到太严重的打击和摧毁,凭着小强一样的繁衍和生存学习能力,最终在不到千年之后,又稳固了暗黑大陆霸主的地位。

    在那之后,人类似乎感觉到的命运的无常,自己在暗黑大陆的老大地位并不稳固,于是借着原罪之战中的各种由头,开始明里暗着的大肆打击削弱其他种族,包括有提携之恩的精灵族,这就都是后话了。

    雅兰德兰说到这时,我心里忽然有一个猜想。

    既然这次的试验和原罪之战有关的话。莫非,那些被关在笼中的天使,包括最强的四翼,都是在原罪之战中受了重伤,被当时做研究的邪恶法师乘虚而入捕捉到的?其实我一直对这点充满了疑问,就算在亚瑟王时代,也未必能有这样的强者存在。

    你得想想看,四翼又不小鸡小鸭,而是一整只鹅的战斗力,就算实力比它强。它至少也会反抗一下吧。这样的强者一旦反抗起来,势必会惊天动地,在当年强者如云的时候,大概用不了三秒钟就能引起所有强者的注意。肯定会暴露无遗。

    至于在三秒钟之内捕捉一名四翼天使……就算用计谋我也想象不出。比如说下药吧。能达到四翼天使的强度,几乎对所有的药都有了十分十分强大的抗性,最猛的药。大概也只能削弱它一成不到的实力,还不是立刻发作,又比如说偷袭,这也不可能,就连我这种准四翼的弱逼都有危机感应,想偷袭一名四翼,并不比正面刚它三秒之内干掉来的容易多少。

    除此之外还有围攻,这到也是个办法,但是这样做,场面不就更加惊天动地,更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总之,我完全想象不出,除非是亚瑟王或者十二骑士亲自出手,才能在三秒之内无声无息的擒下一名四翼天使。

    听到我的猜想之后,亚兰德来却一个劲的笑着,摇起了头。

    “亲爱的吴,不知道你注意到几个关键的疑点没有,在你所述的经历之中。”

    疑点?我回想了一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哪里有什么疑点,不都是明摆着的事情吗?想来想着,我只能厚着脸皮说道:“雅兰德兰奶奶,你也知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况且我本来就不擅长动脑子,你就直接说了吧。”

    “我看你是依赖惯了阿卡拉她们的脑子,变得自己不愿意动脑了,阿卡拉可真是把你惯坏了。”雅兰德兰无奈笑道,一言就戳中了要点。

    但是反过来说,你看你看,连雅兰德兰都认为,我并不是笨蛋,只不过是不愿意动脑而已,凡人级的智商怎么也得有,那些老是一口一个笨蛋说完的人,你们是时候该站出来和雅兰德兰理论理论了。

    “好吧,那我就明说了,疑点之一,关于那个开关,你就没有其他想法吗?”雅兰德兰毕竟和阿卡拉不同,她还想尝试挽救一下我那懒得和小幽灵一样的脑子,我只能说你太天真了,就好比想让小幽灵一天不睡觉一样,嗯哼。

    不知为啥,感觉很自豪,但是又有点小悲哀。

    “机关吗?我只知道特别隐蔽,连号称盗……咳咳,连多方面十分拿手的露西亚,都没有发现,最后在卡洁儿无意中的施为下,才偶然发现下面的秘密实验室,难道说关键点就在这里?”我连蒙带猜,不大确定的嘀咕道。

    “没错,关键就在这里。”貌似被我蒙中了,又或许是不想再为难我凡人级的智商,雅兰德兰用很肯定的语气,指出了其中的关键。

    “一般来说,魔法灯是最有可能暗藏机关的物件之一,露西亚既然没有发现里面的机关,隐藏至深这个理由并不充足,最有可能的还是另外一种,比如说,机关只对某种特定的人,特定的物有反应。”

    “特定的人,特定的物?”想到是卡洁儿开的开关,我猛然一震,似乎知道雅兰德兰想要表达什么了。

    “还有就是项圈。”雅兰德兰却并没有继续揭露答案,而是又指向另外一件关键性的道具。

    “根据你之前的猜测,这可能是压制天使实力的道具,但是在卡洁儿佩戴以后,为什么会忽然变大,实力变强,你考虑过原因吗?”

    “这个……我也粗略想了一下可能性,莫非是项圈吸收了之前四翼天使的力量,现在这股力量反馈给了卡洁儿?”比如说充电电池,大概就是这么个原理……吧?

    “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是吴,我认为你太看得起魔法道具了,想要制作压制他人实力的道具,也并非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是,想要制作压制一名四翼天使的道具,却是异想天开。更何况是吸收四翼天使的力量,再反馈给其他的佩戴者,有这份技术的话,我们精灵又何须忌惮天使恶魔和巨龙三族?”

    雅兰德兰笑呵呵的道出我的脑洞太大,得坚持电击治疗的事实。

    “说……说的也是,是我想太多了。”饶我脸皮厚,经常以凡人级智商作为考虑不周的挡箭牌,这时候也忍不住尴尬的咳嗽几声。

    “既然我们可以确定,项圈并不是用来压制四翼天使的实力,那么。或许它的功能到底又会是什么呢?”雅兰德兰继续反问道。

    “您就别考校我了。雅兰德兰奶奶,笔记上面应该已经写的很清楚了吧。”说到这个份上,我也隐约猜到了一些东西,总不能太辜负自己的凡人智商吧。

    按照雅兰德兰的提示。项圈既然不是压制天使实力用的。那么。它的功能很有可能就是我在卡洁儿身上见到的那样,不是压制,而是提升。没错,它的作用十有**是用来提升天使的实力,至于为什么如此肯定这个结论,又和雅兰德兰之前指出的疑点有关。

    魔法灯,或许是只面对特定的人,特定的物才会有反应,而触发魔法灯机关的是卡洁儿,雅兰德兰的意思是不是在说,这个实验,很有可能和天使一族有关,我指的并不是拿天使来实验品这种关系,而是指天使直接参与到了里面。

    虽然这个结论很惊人,几乎让人无法想象,但是如果假设成立的话,那么项圈的秘密也就好解释了,天使族参与其中,自然不是疯的要引火烧身,想制作压制自己的实力的道具,而是制作可以提升自己的实力的道具,而卡洁儿脖子上的项圈,就是它们一直以来研究的成果。

    有天使一族秘密参与的话,那么拿四翼天使来当试验品,就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了,所以说虽然天使参与其中的结论让人难以置信,但是这么一假设,却能解释很多很多之前无法解释的东西。

    “但是……”

    “但是天使族那么强大,为什么要依赖精灵,和精灵合作研究这些东西对吧。”雅兰德兰不等我说完,就把我想要问的东西先说了。

    “嗯。”

    “天使很完美,是上帝创造的最完美生物,但正是因为这种完美,让它失去了精灵和人类拥有的灵感和求知**,所以,由它们来提供资料和素材,借由精灵的灵感和求知欲来完成实验,是最快最节约的办法,至于为什么没有选择人类,那是因为人类的**,有时候大的连天使都控制不了,压制不住。”

    “那到也是……”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虽然雅兰德兰的话有贬低人类之疑,但是因为历史上的各种李菊福,就算是人类至上主义者听到这句话也没办法反驳。

    “笔记上有说明到底有多少天使参与吗?还是说获得了整个天使族的首肯?”我忍不住又问了一个想不通的问题,按道理来说,天使族虽然假仁假义,但貌似也没有歹毒到明着拿自己人来当实验的地步吧。

    “那些天使可精明着,笔记上是一点也找不到痕迹,不过找不到痕迹,就是最大的证据,如果这种实验是获得了整个天使族首肯,那以天使的软硬实力,根本不需要找精灵合作,也不需要这样遮遮掩掩,所以很容易能猜到,这应该是某些激进派的暗中所为。”

    “雅兰德兰奶奶高明,那为什么天使的激进派要研究这种东西呢?它们本来就已经是第一强大种族了不是吗?”

    “所以才说这件事,和原罪之战有关联,我刚才也说过,在原罪之战发生之前,天使和恶魔进行过一场惨烈的暗斗,为了战胜僵持了数十万年的老劲敌,激进派有这种举动也可以理解,而且吴,你应该知道天使一族的最强神器祈祷之泉吧?”

    “嗯,知道,我明白了。”我终于恍然大悟。

    天使族最强神器祈祷之泉,听起来恐怖牛x无比,其实它并不是攻击或者防御种类的神器,而是繁衍类的神器,咳咳,貌似有什么不对,反正就是这个样子。

    人类口中相传的上帝七日创世,其实根源很有可能就是来自祈祷之泉。祈祷之泉每七日诞生一名天使,再加上天使族自身的生育繁衍,才有了最强种族之称。

    这祈祷之泉的力量和租用,真是让巨龙看了一把泪一把鼻涕,老大和老二,待遇怎么就那么大呢?也弄个巨龙之泉什么的给我们,让我们耍一耍啊,大不了我们发誓和老大一起共同维护世界的和平,绝不称霸,如有违背。木有**。

    咳咳。话题扯开了,说来五十年到一百年一次的比武大会,就是因为祈祷之泉,每到这个时间就会多出一滴圣水。为了紧跟上帝七日创世的脚步。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这滴多出来的圣水自然不能用,于是天使【仁慈博爱】,便将这滴圣水赐予凡人。让人间的勇士拥有天使的力量,诸如此类,巴拉巴拉。

    反正这滴圣水最后进了我的口袋,最后让女孩们分了喝了,现在有点后悔,也不知道天使那帮家伙有没有往里面添加奇怪的东西,早知道就随手送给阿卡拉好了,现在的我,拥有灵魂联接可以共享属性的女孩们,都已经不稀罕这玩意了。

    好像话题又扯开了,好吧,归回正题,无论是祈祷之泉里走出来的天使,还是自然繁衍出来的天使,都逃不过幼年期,成长期,成年期这个阶段。

    而天使的寿命,在这个世间只比巨龙要短,可想而知,它们的幼年期和成长期到底要经历多少时间,虽说哪怕在幼年期,力量也相当于一个哈洛加斯级的冒险者了,在成长期,实力优秀的天使更是可以达到二翼,甚至准四翼,这份战斗力在暗黑大陆眼里已经很可观,但是面对它们的老敌人恶魔一族,却显得不够看。

    没办法,为了打败邪恶的恶魔,宣扬正义的使命,激进派只好对自己人拔苗助长了,于是项圈就这么诞生了。

    “我猜的没错吧,雅兰德兰奶奶?”将内心推理出来的东西一口气说出来,我用请教的目光看着眼前睿智的老人。

    “没有错,没有错,推理的很清晰,你已经完全掌握这段历史真相了。”

    雅兰德兰就像是循循善诱的老师一样夸奖取得了一定成绩的我,不愧是教导出阿卡拉这样的人物的人,她不去教书育人实在太可惜了。

    “这是一段难以启齿的历史,虽说有天使族的参与,但也并不能抹杀我们一族的一些精灵法师在此间的所作所为,禁忌试验就是禁忌试验,无论有什么理由,只要我们有人参与了,就是罪人,就是原罪之战的帮凶。”

    “为什么这样说呢?”我有点蒙了。

    “刚才不是说过吗?原罪之战就是天使和恶魔暗中以人类为代理人的一场惨烈之战,我们的法师帮助天使研究这种东西,就等于是推波助澜了这场战争,让你们人类承受了更多的苦难,这或许就是惩罚吧,本来那时候,已经失去了暗黑大陆第一种族地位的我们,并不想被卷入到这场席卷整个大陆的战争,最终却还是不可避免,损失惨重。”雅兰德兰满脸感慨的叹息了一声。

    “怎么会呢?说到底还是人类自己的**在作祟,如果不收诱惑,天使和恶魔的幕后操纵行为,大概也实施不了。”我挠挠头,安慰雅兰德兰道。

    “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还有,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雅兰德兰装可怜的朝我眨了一下眼,让我差点笑出来。

    “您就直说吧,是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一定答应。”

    “别把这事告诉阿卡拉,我那个小狐狸学生,我最清楚,虽然不至于为这种陈年旧事计较,但是偶尔通信的时候拿来调侃我一下,却是十分乐意。

    “那可真是……”

    “不肖学生对吧,我怎么就教出这样一个狡猾的学生呢?”雅兰德兰唉声叹气起来。

    “我答应您就是了,雅兰德兰奶奶。”我暗中偷笑,你们两个都是老狐狸,谁也别说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