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三十八章 吸引麻烦的体质从未消停过
    ***************************************************************************************************

    光芒绽放一刹那,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魔法灯上,各自反应不同。

    小幽灵是好奇中带着一丝隐藏很深的警惕,埃里雅则是吮着手指,轻轻歪头,似乎被吓了一跳。

    西露丝和艾柯露也微微吓了一跳,下意识退后一步,小黑碳悄然无息的将匕首藏在了身后,上前一步,似在无意间挡在了姐姐们面前。

    小狐狸则是带着强烈的不解和懊悔,魔法灯本来就是机关的重要媒介之一,她肯定没有放过对它的检查,很显然,当时并没有看出任何的问题,而如今,在卡洁儿的无意举动下,却暴露出机关所在,这让骄傲的小天狐自信心很是受挫。

    我的反应……在魔法灯绽放光芒的一刹那,本能的变了身,身影一闪,熊掌一捞,在眨眼的时间里就把女儿们和小幽灵以及还挂在魔法灯上的卡洁儿全部捞到了怀里,最后手实在空不出来了,就直接往小狐狸屁股上一踹,试图把她踢出遗迹。

    本来就不敢几分力,速度自然不快,竟然被这只机警的小天狐下意识侧身给躲开了,然后她反应过来。在彼此擦身而过的时候,和我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十分之一秒,忽然伸出小手拎住我的熊脖子,全力施展速度,哧溜一声就冲出了遗迹,冲上了数百米高空。

    整个过程,从我反应过来,将大家抱上,再到赏小狐狸一记飞腿,被她本能的闪开。然后易客为主的拎着我逃跑。所用的时间可能没超过一秒,这可多亏了我之前警惕心强,在进来之前就已经拟定好了万一发生异状后的做法,有了心理准备。才能一气呵成的完成这些举动。唯一的意外就是小狐狸的反应。

    上了数百米高空。我们丝毫不敢大意,继续又窜出了十多公里才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遗迹。似乎没有发生剧烈的变化,才松了一口气,停下来,将女孩们放落下来。

    “抱歉,都是我的错,竟然没有发现魔法灯里的机关。”小狐狸率先开口,耷拉着脑袋,一双狐耳无精打采,软绵绵的趴了下去。

    “哼,真是只没用的笨狐狸,要是有本圣女在,一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小幽灵不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死对头的机会,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时候落井下石准没错。

    因为内心巨大的挫败感,内心自责的小狐狸甚至没有反驳小幽灵,只是一个劲的低着头不说话。

    那啥……偷偷的,一个劲的在我球形的熊尾巴上拧着的小手,到底是谁的?

    我不敢回头看,怕事实太残酷,那时候试图一脚踹开小狐狸,虽然不认为自己有错,但是小狐狸生气也是理所当然,双子公主,小黑碳,埃里雅和卡洁儿这些姑且不论,小幽灵也不会那么小心眼和吃晚辈的醋。

    但是唯独小幽灵,论实力,小幽灵不会逊色她太多,为什么不选择踢那只发光体,而选了她,这大概是小狐狸生气的真正原因。

    还有必须申明的是,解释了那么多,我绝对没有想要暗指在熊尾巴上拧着的小手的主人是小狐狸,绝对没这个意思,请务必相信我的职业操守。

    话说……我是什么职业来着?

    除了落井下石的小幽灵外,大家都安慰了小狐狸一番,然后静静观察着十多公里外的遗迹,数分钟过去,十多分钟过去,半小时过去,貌似什么也没有发生。

    “那到底是什么开关?”感觉应该不会有危险了,我取消变身,出言打破了沉寂气氛。

    “以魔法灯为机关的话,一般来说,最有可能的是打开隐藏密室之类的机关。”小狐狸想了想,不大确定的说道,看来这一次的失误,对她的打击的确很大,以至于再次面对遗迹的时候,已经不敢下断言了。

    “隐藏密室么?”我低头沉思起来,心里想的是,现在该怎么办?

    按道理来说,最稳妥的办法,应该是不要再管这个遗迹了,现在立马回头,带着女儿们远离此地,然后找个地方让她们升到40级,平平安安的回去,就什么事也不会发生,更不会有任何的意外。

    但是,这样做真的可以吗?如果遗迹里面的是不祥之物,现在因为无意中启动了魔法灯,将困住它的机关打开了,让它跑出来,不断积蓄力量,最后对整个精灵族形成威胁,那我这个精灵亲王,可就罪过了。

    这并不是在杞人忧天,无论是在小说里,还是在现实中,都有过这样的事例,比如说前些年的复制体金属就是一个最鲜明的例子,如果能在它刚从遗迹里出来的时候逮住,那它根本就惹不来那么多事,幸运的是,复制体金属虽然难缠,给我们添了很多麻烦,但最终并没有造成太严重的事件。

    可不是每一次都有那么幸运,这一次,这个遗迹如此神秘,能从各种迹象判断出遗迹的主人很强大,如果里面困着的是不祥之物,那么肯定比复制体金属要难对付,身为精灵族的亲王,我绝对不能放任不管,别说是罪魁祸首是我们,就算不是,我也得负责擦这个屁股。

    “这样,你带着大家离开,我一个人去探探。”想了片刻,似乎只有这个办法比较稳妥了,女儿们的安全我绝对放心不下,不能让她们跟着一起去,而且必须有人陪在她们身边。

    “不。你带西露丝她们离开,我去。”小狐狸大概是有【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蠢萌念头在里面,听了我的安排后,立刻驳回。

    “听话,这不是解魔法阵,我去,比你去安全。”我瞪了她一眼,平时怎么让步都无所谓,这种关键时刻,我可不能让你这只小狐狸任性乱来。

    “可是……”小狐狸还想说点什么。被我再一瞪。狐狸尾巴就软绵绵的垂了下去,沮丧的摆来摆去。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就你去。但是不许乱来。尤其不能人来疯。知道吗?”

    “当然了,我亲爱的天狐大人。”见小狐狸答应下来,我顿时放下严肃的表情。嬉笑着凑上去,想要亲这只小狐狸一口。

    本来料想着这只傲娇的小天狐,别说那么多人在旁,就算没有人,肯定也不会让我乱来,绝对会闪开,可是,我这一记慢悠悠的【偷袭】,却着实的落在了小狐狸的滑嫩俏脸上。

    我愣了起来,小狐狸的脸蛋也瞬间通红起来,还贴在她俏脸上的嘴唇,可以很明显感觉到温度的骤升。

    “快去快回,知道吗?”忍受不住羞涩退后了一步,小狐狸朝我凶巴巴的晃了晃拳头,威胁道。

    “可恶,竟然公然在本圣女面前打情骂俏,小凡也是,这只骚狐狸也是……”小幽灵在一旁看着直咬手帕,不甘的眼神宛如深宫怨妇。

    为了避免刺激小幽灵,我只能停下动作,潇洒的朝大家招了招手。

    “安心吧,在第一世界,可以威胁我的东西基本不存在。”

    不是在我在自夸,就算敌人的实力比我强大,在脆弱的第一世界,也施展不出来,否则就会被整个第一世界所吞噬,当然,如果它的实力强大的能够对抗整个第一世界的吞噬力量,那又另当别论了,可是有这样的人存在吗?就算是暗黑大陆第一人亚瑟王,怕也没这份实力吧。

    “我也要一起去。”这时候,小幽灵忽然发话,没等我反应过来就飞快的钻入到项链里去了,让刚想严词拒绝的我拿她没有丝毫办法。

    想想小幽灵在项链里面也是安全的,除非我遇到了什么不测,只是如果我遇到了不测,她就算没有在项链里,躲过一劫,怕是也不会想活了,所以说带与不带,区别不大。

    想到这里,我放弃了将项链交给女儿们保管的举动,朝大家用力的点点头,在数道担忧的目光注视下,眨眼间飞了起来,在半空变身cosplay熊,十多公里的距离,仅用了几秒就走完。

    再次来到遗迹的入口,我多了十分的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的走了进去,刚刚观察了半个小时,但愿里面如果真的困着不祥之物,它还没有来得及离开就好,否则我可真要头大了。

    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来到门口,我将脚步放的更慢,更轻,瞬间一脚踏了进去,目光往屋里一扫。

    没有异常?

    我露出困惑目光,再看了一眼,还是没有看到和魔法灯启动之前有区别的地方,墙壁,地板,书架,橱柜,床边,桌椅,全部都被我仔仔细细观察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之处。

    那么只剩下那里了,可能性也最大……

    我略为紧张的呼吸了一口气,脚步缓缓迈入最后一处尚未搜索的地方,那个和客厅连着的实验室。

    实验室并没有可疑的地方,迅速掠了一眼后,我将注意力集中到更深处,那个有着魔法阵阵台的圆形大厅里面。

    果然,这里出现了异常的东西,圆形大厅的地面上,那块浑然一体,表面光滑无比的乌黑阵台巨石,以及下面连着的半米厚石板地面,竟然从中间整齐分开,向两边缩去,露出了一条通往更深处的昏暗阶梯。

    小狐狸猜的果然没错,魔法灯是密室的开关,只是,这个密室通道竟然是建立在阵台石之下,以魔法阵阵台为掩饰,就算万一有人潜伏进来,把阵台石窃走,也绝对想不到裸露出来的地板下面,竟然还藏着机关密室,可谓是计中计,局中局,利用昂贵的阵台作为引诱道具,让人忽略地下的东西。

    不是亲眼看到。谁也不会想得到这里隐藏着一条密室通道,遗迹的主人要么是土豪,不把珍贵的阵台石放在眼里,要么就是在掩饰非常重要的东西,才会做出这种举动。

    估计是后者吧,我往熊掌上呸呸两下,摩拳擦掌,给自己打气,然后一鼓作气的踏下阶梯,通往那最深处的密室。

    但愿不会有敌人才好。

    阶梯通道稍长。小心的慢行。大概花了五分钟才走完,这时候离头顶上方的实验室,垂直深度估摸着是一百米左右,隐藏的很深。谁会那么无聊往地底下钻那么深。况且为了防止窃贼从地底下潜伏进来。一般的遗迹地底都有魔法阵保护着。

    下了阶梯,眼前是一个巨大的密室,**陈旧的气息在这里更加浓烈。隐约还有种熟悉的,却一时之间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的味道。

    整个密室被一层不知名的淡淡迷雾笼罩,让我没办法一眼将里面看透,这种状况更让我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生怕有奇怪的东西潜伏在雾里面,准备偷袭。

    仅有十米左右的视距,让我的前进更加谨慎,缓慢,几乎是一步一步的往前挪,首先,我看到了摆放整理的试验台,一排排一列列,**张。

    我露出古怪之色,一般来说,就算是嗜好广泛,研究方向涉及各方各面,有两三张试验台也就够了,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实验室里有那么多试验台,难道这并不是一个法师的研究所,而是一群法师?

    而且,这些实验台大小形状一致,乍一看,都是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这更是怪事,经过法拉老头的熏陶,我也略微知道一些,因为研究的类型方向不同,试验台有很多种类规格,把所有试验台都做成一模一样到底是想闹哪样?有什么意义?难道说真是一群法师在这里做同一个研究。

    警惕四周,我上前几步,更加细致的观察了一眼试验台,等看清楚上面的摆放物时,心里猛地一颤。

    上面什么器具都没有,取而代之的是一对活动的脚铐和手铐,大概中间位置有几个可以调节大小的半环,以及两侧不知何种用途的许多禁锢装置。

    这个……怎么看都是禁锢用的试验台吧,而且看手铐脚铐的位置,以及中间的半环,试验台上禁锢的生物很有可能还是……人类,或者是和人类体型相近的物种,比如说精灵,兽人,因为手铐脚铐以及半环都可以调整,所以体型庞大的野蛮人也可以算进去。

    到了这里,我已经有**分可以肯定,遗迹的主人很有可能是一个邪恶法师,在这里做着一些见不得人的研究,如果是这样,那么之前发生的一切就都可以解释了,为什么迷宫魔法阵要阻止人离开,为什么要将密室设置的如此隐蔽,因为这里很有可能在进行着……进行着禁忌的智慧**研究。

    果然,精灵也不全都是一些高尚的家伙啊,她们要是邪恶疯狂起来,似乎比人类还要可怕,看到这些禁锢用的试验台,我仿佛想象到了被禁锢在上面的人在不断痛苦挣扎哀嚎,握着手术刀的邪恶法师,却一脸淡然的将人开膛破肚,无视对方的**和精神崩溃,肆意疯狂改造的恐怖景象。

    牙齿不断在打颤,有股夺门而逃的冲动,这种未知的惊悚感,实在比在漆黑阴森的洞窟里看到满堆的腐烂尸体和骸骨更加可怕,饶是我已经经历过了十多年历练的洗礼,也有点经受不住。

    冷静,我要冷静,这不是还没有见到骸骨吗?说不定只是我想象力太丰富了,这些看似用来禁锢人的试验台,其实另有他用?

    我安慰着自己,继续往前走,前面的试验台全都是一个样,上面的手铐脚铐腰环,似乎在散发出血迹斑斑的味道,在迷雾笼罩之中,更增一分恐怖,仿佛在视线的死角,试验台上忽然就会莫名的多出一具被解剖到一半的惨烈尸体。

    这该死的作死的想象力,果然不该玩太多的恐怖游戏,呜呜呜。

    我无声悲鸣着,穿过这些试验台,终于来到了密室的最后方,在迷雾中飞快一扫,顿时,刚才的怀疑得到了解答。

    不是没有骸骨吗?看,这里就有。

    密室的最深处,吊着一座座鸟笼,没错,就是鸟笼,只是这些鸟笼未免太大了一些,别说是一只鸟,就是往里面塞三四个人都没问题。

    这些被吊在半空的鸟笼……好吧,换个说法比较合适,是铁笼,上面每一根粗铁都有手臂粗,而且刻满的符咒,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至少我觉得要是自己溜进去,把门一锁,估计也是出不来了。

    当然,这种情况,是指在数万年甚至是十多万年以前,这些铁笼上的魔法符咒还起效的时候,现在,上面的刻痕早已黯淡无光,我只要用力一扯,大概就能在铁笼上开出一个大口。

    这些铁笼并不是关键,关键的是里面关着的东西……

    ***************************************************************************************************

    第一更,三章已经码好,等会会相续上传。

    ps:恭喜【花释12】酱晋升本书掌萌,很感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也后也请多多关照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