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四十章 您的好友【第一世界】已加入队伍
    没想到我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用了这种方式,将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强者抹杀存在,这应该是一件值得自夸的事情吧,可惜这件事注定只能烂在自己的肚子里,没办法说出去,否则就是大祸了。

    看着最后一具准四翼骸骨,我心里万般感叹,到了这个级数,哪怕时间也没办法完全将它的骸骨完全侵蚀,得用上一点毁灭之力,才能将其完全灰化,如果还活着,它应该一只手就能把我捏死吧。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不知道万年过后,骨骸能不能像这些准四翼天使一样,不被时间完全侵蚀呢?毕竟我现在也是准四翼,如果是cosplay熊或是圣月贤狼形态下。

    心里忽然冒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荒唐念头,我自嘲一笑,如果有一天自己死了,凶手肯定是四魔王三魔神之类,它们恐怕不会为我留下完整尸体吧,说不定会像对待塔拉夏那样,把尸体分成一块一块镇压泄愤。

    说起塔拉夏,我想起了他的叮嘱,关于让他复活的必要条件,虽然塔拉夏神器套装已经回收了两件,但这都是运气,另外四件肯定没有那么容易获得,说不定就在四魔王和三魔神的手中,想从它们手上抢回来,难比登天,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心里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边将最后一具准四翼的骸骨连着铁笼一起灰化,最后。我终于迈着沉重的脚步来到最后一个铁笼面前。

    这具四翼级别的骸骨,就算死了以万年计,给我的感觉依然是亚历山大,总觉得对它做出贸然举动会出事的样子。

    如果是这样,就认真的拿出力量,一鼓作气将它化为灰烬吧,我就不信。生前它的确很强,但是已经死了,还过了那么多年,还能对我造成威胁。

    给自己默默打气一番,我鼓起勇气,深红色的毁灭力量骤然爆发。包裹着伸出去的手臂,让其变成一只毁灭之爪,朝着铁笼狠狠抓了过去,想要将铁笼和里面的骸骨一起捏成粉末。

    咔嚓一声,铁笼在深红毁灭之爪下,轻而易举的告破,融化。分解,粉碎。

    但是,毁灭之爪到了四翼骸骨附近,却被骸骨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白光,所形成的一股莫名力量给阻挡了下来。

    我心里一紧,果然没有那么容易。

    既然如此,就加大力量,全力一击把你给捏碎了!

    我刚想这么做。冷不防的,那垂坐在铁笼里的骸骨,忽然抬起头,空洞的双眼向我直直对视过来。

    时间仿佛定格在这一刹那,根本没有预料到骸骨忽然还可以动弹,这一猛然异变,几乎让我的心脏从嘴里蹦跳出来。吓的魂飞魄散。

    一具死掉的四翼骸骨,我当然不惧,但是一具还活着的四翼骸骨,那就难说了。难道说捅到了马蜂窝,要悲剧了?

    就在我愣神的一瞬间,抬起头来的四翼骸骨,忽然把头一伸,长大下颚骨,做了一个无声的怒吼动作。

    刹那间,巨大的乳白圣洁力量爆发出来,化作一道水桶粗的圣光将我的毁灭之爪弹开,这具四翼骸骨顺势站起,在我的胆战心惊的目光注视中,将它那代表实力的两对骨翅舒展开来,飘浮在半空,仿佛在做着时隔万年后的舒展,一具骷髅做出这样的动作,这副光景,既像十字架的圣人,又宛如亵渎神圣的魔鬼。

    然后,那两对骨翅轻轻拍打,它顿时化作一道白光,将头顶上以坚硬巨石打磨而成的天花,冲破一个大洞,大洞往上是百米厚的地层,同样无法阻止它的力量,被它冲破,一飞冲天,抬头望去,一个直通天际的黑黝黝洞口,显得分外刺眼。

    不好,西露丝她们可能还没有远离!

    我忽然一惊,吓的心脏病都快出来了,想也不想的也跟着四翼骸骨一起冲破头顶的束缚,冲出地底密室,来到蔚蓝天空底下。

    一抹刺眼的骄阳,落在四翼骸骨身上,让它的身形看起来格外晃眼,高大,仿佛在散发金光,那两对尽情展开的骨翅犹如巨龙的翅膀,压迫感十足,太阳的光芒,圣洁的光芒,将它笼罩,无穷无尽的圣洁之力如同满溢一样源源不断的从骨架之中释放出来,遍布天空,将蓝天渲染了一层圣光。

    发现尾随在后的我,四翼骸骨微微低头,显然,它对刚才我要将它抓碎的一幕记忆犹新,空气中充满了它的敌意波动。

    也不知道究竟是四翼天使的灵魂尚未消散,还是强大的圣洁之力里依然保留着主人的残留意识,让这具骷髅得以重见天日。

    这些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眼前这位曾经的四翼天使,到底还保留多少分实力,哪怕只有百分之一,似乎也能轻松的将我干掉。

    这样想着,我回忆起了刚才将我的毁灭之爪弹开的一击,不禁精神振奋,觉得有戏。

    如果还保留着强大的力量,刚才那一弹,就不是把我的爪子弹开,而是直接将我的手臂粉碎,甚至在身上开一个大洞了。

    也就是说,其实这具四翼骸骨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还有我似乎忽略了一个事实,这里是第一世界,就算它的实力再强也发挥不出来,所以说,我的安全到是不用担心,除非它拼着被第一世界吞噬也要把我给灭了。

    想到这里,我稍微安心下来,但是随即又摇了摇头。

    不对,不能安心,在确保生命安全的情况下,我还得做点什么,其一,女儿们还未走远,四翼骸骨可能会威胁道她们的安全。更进一步,如果骸骨还残留着对将它抓起来研究的精灵法师的憎恨,那么它的存在也会威胁到精灵族。

    第二点也很让人头疼,这具四翼骸骨,现在四翼散布着强大的圣洁力量,肯定会天使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到时候东窗事发。精灵族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以上因素归纳起来,我只得出三个字结论:速!战!速!决!

    如果它的实力稍弱,那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抹杀,毁灭证据,保证大家的安全,如果它的实力比我强很多。那么抱歉,我只能选择立刻跑路,先保证女儿们的安全再说,不是我不愿意帮精灵族擦屁股,实在是能力有限,阿尔托莉雅和雅兰德兰也不会因此责怪我。

    这些念头在脑海之中一刹那掠过后,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毁灭之力疯狂爆发,深红世界结界猛地暴涨,在几分之一秒的时间又猛烈收缩,化为一个宛如实质的深红球体,宛如太阳表层一样,烈焰冲天,光斑点点。

    就在这时,世界结界周围的空间承受不了这股力量。开始逐渐龟裂,破碎,就宛如当初魔王血肉复生者出现在梦之境界中一样,破裂的空间吞噬着毁灭之力,毁灭之力也影响着破裂空间,让世界结界表面的空间裂痕,看上去血红一片。宛如毛细血管般密集遍布周围,远远看去,更似一个人造的毁灭太阳。

    忽地,世界结界似乎承受不了空间破裂的力量。也跟着破了开来,破口出缓缓伸出两对深红之爪,仿佛和天空之上的四翼骸骨的两对骨翅遥遥针对,整个深红球体的形状也在不断变化,逐渐,压缩,最后被凝成类似熊人的形态。

    四连——三重焰拳!

    从深红结界之中,似乎缓缓发出了这样一句低沉声音,随即,两对深红之爪互相抱合,凝成一股,向着四翼骸骨隔空挥出一击。

    没有能量的爆发,更没有破空的声势,这一拳挥出后,仿佛被空气所吞没,浪花也没有打出一个。

    但是随即,在下一秒,拳头的接触点,空间破碎,并且呈一条直线不断分裂,向着四翼骸骨而去,裂开的虚空之中,被毁灭能量所填充,已经分不清到底是第一世界在吞噬毁灭之力,还是毁灭之力连虚空也一并吞没,摧毁。

    不仅如此,这条分裂的空间通道,让周围的空间也变得动荡不安起来,仿佛有一股恐怖的力量在酝酿,稍有不慎就是毁天灭地,不断扭曲的空间,将四翼骸骨的身形牢牢在一定范围内,无从躲避。

    四翼骸骨也未曾想过躲避,在三重焰拳轰出的一刹那,它的两对骨翅也绽放出了耀眼光华,乍一看去,仿佛重新变成了真正的天使羽翼,一片片圣洁的羽毛从中落下,宛如雪花一般将整个世界点缀的纯白圣洁一片,连本体的骷髅模样,似乎也在这一刹那变得神圣起来。

    点点的星光,开始在那两对白色翅膀背后凝聚,四翼骸骨高举单手,一只长矛在它手中形成,不断涨大,又不断压缩,始终保持在五米左右的长度。

    三重焰拳并没有给它太多的凝聚时间,眼看破碎的血红色虚空裂痕已经袭来,四翼骸骨将全身的力量猛地往圣光长矛上面一聚,长矛顿时燃烧了白色的神圣火焰,对着三重焰拳投掷而下。

    似已被玩坏掉的第一世界空间,又次被长矛破碎,和三重焰拳一样,圣洁的力量也填充了破碎的虚空,化作一道相同的碎裂通道,和三重焰拳短兵相接。

    看到这一幕,我当时就吓尿了,头也不回的调头就跑。

    就在下一秒,我逃出不到数里,背后传来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威压,这是整个第一世界的暴怒力量,疯狂涌涨,一股庞大的吸力妄图将我这个罪魁祸首给拉回去,我吓的魂飞魄散,恨不得掏出鞭子在自己屁股上来几下,快熊加鞭,以最快的速度,最大的力量对抗这股吸力,猛烈逃窜,又跑出了十多里,感觉被后的吸力弱了,且不在扩张,才停下来,心有余悸的回头一看。

    让我永生难忘的一幕出现在了视线之中。在十里开外,一个篮球大小的黑点正在不断翻滚,旋转,以黑点为中心的半径三里之内,所有的物体尽数泯灭,被吸入黑点之中。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黑洞?我擦了头上的一滴冷汗,心里暗暗想到。

    以我和四翼骸骨的力量。肯定是没办法制造出真正的黑洞,但是如果加上第一世界的力量,那可就难说了,我和四翼骸骨,就像是胆大包天的在一头巨龙背上打架,以前小打小闹吸引不了巨龙的注意力。现在玩大了,让巨龙吃疼了,回过头就是一口火焰,想要灭了我们这两只跳蚤,如果把第一世界当成是这头巨龙的话,说不定就是这么回事,眼前的黑洞。就是这一口火焰所造成。

    可是,如果真是黑洞的话,我现在站在十里开外,这个距离绝对不可能安然无事才对,想来想去,我只能归结于第一世界的自我调节能力,抑制了黑洞的力量,毕竟让黑洞肆虐的话。最终受伤的还是第一世界。

    回过神来,我开始注意四翼骸骨的动向,在我转身逃跑的一瞬间,它似乎还老神在在的呆在原地不动,蠢萌蠢萌的样子让我现在回忆起来,一脸的怜悯。

    这家伙,看来果然只是主人的一抹残识。连最基本的危机判断都不懂得,从刚才的力量对抗之中可以看出,它的实力和cosplay熊相当,弱不了多少。也强不了多少。

    换句话说,它绝对抵抗不了黑洞的力量,现在应该已经被绞杀的粉碎粉碎,灰烬又被吸到不知哪个位面去旅行了,真是个可怜的家伙,生前已经那么可怜,被用来做**实验,受尽折磨,死后连骸骨的下场都如此凄惨,可谓一路衰到家,我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一点?

    心里有些许的不安和内疚,但是我却并不后悔这样做,放任四翼骸骨不管,绝对只有坏事没有好事。

    说时迟那时快,黑洞其实也不过维持了数秒就消失不见,破碎的空间再次得到弥补,就像一个巨大丑陋的伤疤飞快被水嫩光滑的新皮所覆盖。

    压下内心的复杂感情,我再次回忆刚才那一幕,通过这一次的事件,我真正意识到了第一世界的可怕,纵然它十分脆弱,经受不起世界之力强者的力量碰撞,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不对,是瘦死的巨龙比蚂蚁大,它要是发威起来,我这样的小蚂蚁轻轻松松就能吞噬掉,根本毫无抵抗之力。

    眼看黑洞消失,那片空间又已经重新修复,我才壮起胆子返回,确认最后的战果。

    其实根本不需要确认,很懂把方圆几里的事物全都碾碎了,回到战场,我能看到的只有地面上的一个直径数里的大坑,包括遗迹以及百米之下的秘密**实验室,都不能幸免,全部被黑洞吸到了肚子里,再也不可能有比这更加干脆利落的毁尸灭迹手段了。

    到是省去了我一大番功夫,看到这一幕,我笑的嘴巴都快裂开了,甚至想作上一首诗狠狠赞美第一世界,不但把和我势均力敌的敌人轻松灭了,还帮我把屁股擦的一干二净,换成我自己来做,我肯定心惊胆战,生怕遗漏什么不起眼的证据让天使族找到,现在可好了,让它们去黑洞里找吧。

    又细心的观察了一眼,别说底下百米的秘密实验室,就是再往下数百米,都已经被黑洞所毁灭,真的没有留下任何东西了,我这才完全放心,准备回去和女孩们报个平安,刚才动静那么大,她们肯定已经察觉到了,我可不能让她们担心太久。

    正准备掉头离去,忽然,在转头之间,一抹细微的光线,在黑洞所制造成的深坑边缘那边刺入眼眶,引起了我的警惕心。

    莫非还有什么东西被遗漏了?不行不行,我得去看一眼才能放心。

    身形一闪,我已经来到那一缕光线所在地方,在碎石泥堆中轻轻一扫,轻而易举就找到了光源。

    那是一块黑不溜地的东西,被泥土淹没了一半,看不出是什么,但是至少可以确定是人造的东西,着一定是从遗迹里面漏出来的,还好我机警,发现了它,不然就是一个证据了。

    弯腰将这块黑不溜秋的东西捡起,抖了抖上面的泥尘,我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呃,一个似金属而又非金属材质的黑色项圈,奇了个怪,这玩意到底是啥。

    等等,我好像想起了什么。

    闭着眼睛回忆了一遍,我一拍熊爪,想起来了。

    这不是四翼骸骨脖子上带着的那块吗?没想到它竟然那么命大,没有跟随四翼骸骨被黑洞吸进去,我能把这称呼为生命的奇迹吗?

    好像这也是有力的证据,理智告诉我应该立刻把它摧毁,但是感情上,我觉得它能从黑洞之中死里逃生,再把它毁灭未免有点太残忍了,如果只是这个项圈的话,就算落到天使手中,它们也应该发现不了什么。

    想来想去,我还是将它保留下来,打算让雅兰德兰看一看,如果她说要摧毁,那就摧毁吧,反正我是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