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 十年之后(大雾)
    ***************************************************************************************************

    原本以为装备低级的装备,对我来说已经没有太大作用,现在看来并非如此,我还是去多弄几件暗金装备吧,哪怕是为了上面附带的技能点数,不然技能点实在是吃不消啊,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技(节)能(操)点满满的德鲁伊了,真伤心,伤心的都想自暴自弃跳楼大甩卖节操了。

    宛如瞅着钱包里仅剩的一张邹巴巴一毛钱的男人似的,我盯着技能点盯了小半个钟,企图将它从个位数盯到十位数,未果,只能放弃。

    面对残酷的事实,打起精神来吧,我不是还有属性点君吗?你不会背叛我吧?

    看了一眼状态栏里的属性点,那三位数的数字顿时让我扫了不少颓势,眉开眼笑起来,果然在属性点方面我还是很有余裕的,节操全无但是后宫依旧全开就是这个道理,节操什么的,果然是把妹子的天敌啊。

    得出这个惊人结论的我满脸震惊,感觉再也不会爱了。

    算了,言归正传,我看看还有哪个部位可以装备暗金,或者说,我还有哪些暗金装备可以穿上?

    戒指还有一枚空位,暗金戒指的话……我到是有不少。玛娜得的治疗戒指已经给了女孩们,这枚戒指一般般,级别低,给的技能点不是很多。

    除此之外的话,我找了找,还有两枚,一枚是矮人之星,记得是当年和黄段子侍女一起去剥皮地窖三层,在古巫师印都身上爆落的,另外还有一件格瑞斯华尔德之心。虽然不是古巫师印都爆落。但也是在剥皮地窖那里掉落的,可见那阴森森的鬼地方也是个宝地啊,我是不是再去收刮一趟比较好?

    矮人之心的需求是50级,我现在肯定能装备上。提供的技能点是三点。也还不错。但是比起另外一件就逊色许多了,因为它是号称死灵法师克星的大自然和平戒指,同样是在那一次行动里。从再生妖塞尔森身上爆落出来,身为高级暗金戒指,它加了满值的5个技能点,妥的不能再妥。

    可惜,需求等级是72,我看了看自己65级的等级,菊花一紧,乖乖的把大自然和平塞了回去,将矮人之星套上,很好,从今以后我就是矮人族的新星——吴凡.铁锤了!

    还有帽子,是神语装备,如果换成暗金的话到是不错,可惜舍不得上面+1所有技能的属性啊,如果当初那顶从地狱骑士身上爆落的谐角之冠军帽,没有被我拿去换奇怪的东西就好了。

    记得这顶暗金军帽,是被我和西雅图克换了一颗暗金珠宝的彩虹刻面,亏到是不亏,毕竟暗金珠宝貌似更加稀有,就是有点淡淡的忧伤罢了,谐角之冠记得是70级的等级需求,离我的65级并不是很遥远,上面+2所有技能的属性,以及+4技能点,让我现在一想起来口水就忍不住哗啦啦的流下。

    算了,面包会有,牛奶也会有,改天再去拜访拜访我的那些【亲朋好友】,让它们送一顶就是了。

    手套和皮靴的话……手套我只找到一件暗金燃霜铁手套,这是牧师后期的神器,因为有个增加法力上限的稀有技能,到了后面,法力就是牧师的生命,就是牧师肉盾与否的象征啊。

    这件燃霜铁手套,是打算留给小幽灵的,我自然不打算用,至于皮靴的话……啊,有了有了,暗金扩展及的纱织织网之靴,到是忘记从哪个慷慨人士身上爆落了,不管了,属性好坏不论,为了+3技能点,换上了。

    于是,一身行头被我换了两件,整了整后,技能点多了矮人之星戒指和纱织织网之靴附赠的各三点,一共五点,加上原本的一点就是六点……咦,怎么是七点?也罢,莫名其妙多出了一点是好事,技能点怎么可能嫌多,再给我莫名其妙的加到十点吧。

    多了几点技能点保身,不知为何仿佛身上的一股莫名压力,骤然减轻了不少,节操瓶子也有被重新堵上的倾向,感觉腰不酸腿不疼膝盖不中箭躺着不中枪,生活变得更美好了,吃饭睡觉有滋有味,倍儿爽。

    我果然是那种以囤积余粮为乐的万恶地主啊。

    好了,该整理的也都整理了,是时候开始练习,在这之前,先排个修炼日程表吧,将效率提升到最大化可少不了它,自个随心所欲的瞎修炼可不行。

    我花了十几分钟,重新弄出一张修炼日程表,其实也就在之前的安排上,插入了一个狂怒的修炼,并且将它作为主要修炼对象,除此之外,就是将原本和史泰龙沉沦魔的实战练习,调整为魔王血肉复生者。

    不过,实战时间得再减少一些,挑战魔王血肉复生者是件严肃的事情,我必须保证自己在精神气饱满的状态,才能确保小命安全,如此一来,每次梦之境界修炼大概只能挑战两到三次,这已经是极限了。

    以我现在的实力,在魔王血肉复生者手上,貌似绝对走不过三分钟,也就是说即使是极限的三次挑战,实战时间也不到十分钟,和以前一半以上的实战时间完全不可同日而言,呃……算了,正好把空出来的这一大段时间用在修炼狂怒上。

    我挠了挠头,将时间又做了一番调整,终于,最新的梦之境界修炼日程表出炉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每天每天。都重复着三件相同的事情,带女儿们历练,给女孩们写信,以及在梦之境界中修炼。

    无论是西露丝她们的历练,还是从来信中得知的女孩们的历练,进展都很顺利,当然,在我梦之境界的修炼也没有落下,总给人一种三管齐下的感觉,这种平淡紧凑充实的生活。好像会在不经意之间。忽然就来个十年之后的顿隔也不为奇。

    如果一直保持这样的节奏,平平安安的度过十年,会变成什么模样呢?我稍微想象了一下,女儿们怕是已经成为六七十级的强者了。有bug护身符。加上一心一意历练。她们的升级速度,肯定是经常划水或者各种救火的我的数倍不止。

    小黑碳的话,有夜魔血统的她肯定能在这个等级达到领域境界。怎么说也不会逊色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吧。

    西露丝和艾柯露要弱一点,但是至少也是个小小的伪领域高手。

    而其他女孩们,或许都会接近甚至达到伪领域境界,其中颇具天赋的琳娅肯定能,而像蒂亚这样的天才魔法少女,估计不会落后太多,达到领域,或者正在冲击领域境界,都有可能。

    西雅图克和卡洛斯已经是稳稳当当的世界之力中级强者,而莎尔娜姐姐,继承了酒红色恶魔之魂的她,进步速度和实力,可不是卡洛斯西雅图克能够比拟,说不定已经接近甚至可能超过了当年的酒红色恶魔。

    还有阿尔托莉雅,有着亚瑟王传承的她,潜力无疑最大,就连小黑碳和莎尔娜姐姐也比拟不了,或许那时候,她已经能和四魔王比试比试,再不济也能像腿毛仙人那样,可以在四魔王手下全身而退,十二骑士传承者前途也不可限量。

    至于小幽灵……我还真估算不出来,不过十年后的她,如果稳稳当当发展的话,怎么说也不会逊色于卡洛斯和西雅图克就是了,那时候,小狐狸在实力上可能已经要略逊她一筹了,没办法,圣女职业太逆天啊。

    最后就是我自己了,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预言师最没办法预测的就是自己,这句话似乎也适用到我身上,连阿卡拉,雅兰德兰都预测不了我的未来,我自己就更没底了,尤其是实力上猪突猛进式的进步,以及麻烦不断,悲剧长伴的属性,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怪胎,未来充满了不确定因素,难怪大路上最厉害的预言师也没办法预知。

    最后就是这暗黑大陆,按照现在的形势发展,坚持个十年真不是问题,别说十年,再来个百年千年看似都问题不大,说不定那时候,我们大陆在实力上已经能压制地狱一族了,再说,退一万步,再来个类似三魔神之乱的事件,让暗黑大陆重新变得一蹶不振,天使族也不会眼睁睁看着暗黑大陆沦陷,最多就是上一个千年的苦难,迈入下一个轮回罢了。

    所以老实说,我并不明白阿卡拉和雅兰德兰在担心些什么,老是嘀咕着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在不明真相的我看来,她们完全就是杞人忧天。

    到底她们在背负着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呢?我很好奇,想知道,又很害怕,不想知道,人果然是矛盾的生物。

    算了,十年后的事情,过于遥远,还是先把握住现在吧。

    平静的历练生活一天一天过去,并没有太多可以称道的地方,非要说的话,就是每天在梦之境界里作死,都艰难而顺利的活了下来,当然,这种事情我肯定不会跟女儿说,更不会在给女孩们的信里写上,省得她们立刻从第二世界赶回来,把我摁在地上,绑在身上,再也不许我睡觉了。

    很快,又是一个月过去,加上头一个月,一家人出来历练已经有整整两个月了,在普通冒险者眼里,两个月并不算什么,一个月到半年时间,都是冒险者正常的一次历练周期,有些彪悍点的甚至一走就是大半年,一年。

    我可没特指莎尔娜姐姐或是阿尔托莉雅哦。

    话说回来,阿尔托莉雅到现在还是没有消息啊,这都快在亚瑟王考验里逗留快一年了吧?我算了算,她是在第三世界的时候和我分开的,之后。我和贝安沙的沙包练习又持续了将近三个月,在地狱世界流浪了差不多半年时间,回来后,和女孩们历练又过了整整两个月,加起来就是十一个月左右,接近一年了,我果然没有算错,数学帝之魂再次附身。

    阿尔托莉雅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呢?是否依然陷在困难重重的考验之中?好想念她呀,好想念她那根可爱的金色呆毛啊,可惜。就连手中的书信也没办法传达到她手上。

    说到亚瑟王考验。不得不提一下始作俑者小不点王,她也失踪多时了,一开始的时候咪啪骑士还能偶尔找到她,之后。根据咪啪骑士所说。大概是我在地狱世界流浪的时间。就失去了她的消息,如今也有大半年时间了。

    好担心啊,虽然知道这小不点王有着不符合外表的强悍实力。但是她那手办外表的可爱模样,挥舞着牙签剑哒哒哒的娇声稚语,以及一旦被我欺负惨了,就会躲起来闹别扭的性格,每每想到,就让我放心不下,无论她的实力再怎么强。

    咪啪骑士说我下次见到小不点王,说不定会有大大的惊喜,到底是什么样的惊喜呢?总觉得她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有些不怀好意,仿佛在期待着我惊讶出糗。

    “小凡~~~小凡~~~”耳边的优美声音,将我那放荡不羁的思绪重新拉了回来,转头一看,是小幽灵趴在耳边唤着我。

    顺便介绍一下我的情况吧,刚和魔王血肉复生者亲密接触过不久,将它送走后,我呈大字型仰倒在地,微微喘着气,浑身疼的似散架一般,连根手指头都懒得动了,仿佛又回到了贝安沙的沙包训练,被她一拳轰的九死一生的那些日子。

    “乖,看到我手边的鲑鱼剑了吗?把它拿去烤了去吃吧,别理我。”不想让小幽灵发现我现在的状态,我只能果断卖掉鲑鱼剑。

    “我肚子不饿。”小幽灵依然一眨不眨的盯着我,那有着梦幻色彩的银色眸子,仿佛能直透内心似的,让我阵阵发虚。

    “真是稀奇……不,简直从未有过。”听到小幽灵的回答,我震惊的瞪大双眼,差点就要回光返照的一蹦三尺高了。

    我肚子不饿,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句话,但是从小幽灵嘴里说出口,那就是惊天动地了,她什么时候不是随手掏出一颗钻石啃咬,或者是随时随地准备扑上来咬我,给人一种从未吃饱过的感觉,这样的她竟然说肚子不饿,这天是要塌下来了吗?

    “小凡的目光太失礼了。”仿佛会读心术一样,小幽灵不满我惊呆的反应,要扑上来了,要咬我了,果然还是很饿吧!

    “不能怪我吧,你自己好好回忆一下,以前什么时候说过我肚子不饿这话?”我试图解释解释。

    “本圣女还从来没有说过一拳头揍飞你哦这句话呢,是不是现在可以说一说,你也会惊讶?”小幽灵用仿佛能投射出刀光剑影的目光盯着我,哈了哈她那秀气可爱的小拳头,怎么看都是心怀不轨。

    “对不起,我错了。”这时候,果断道歉是存活下来的不二选择。

    “嗯哼,这才乖。”小幽灵宛如打了胜仗的常胜将军一样,高傲点头,但是目光还是一眨不眨的盯着我,未曾挪过分毫。

    别这样,我亚历山大啊。

    脑门冒出几滴汗水,我眼珠子一转:“你不饿,我到是饿了,所以拜托帮我把鲑鱼剑烤熟了吧?”

    本来以为这句话,会被嗤之以鼻,至少也要换来一句“区区佣人也敢让本圣女帮你干活”这样的回答,没料到,这只幽灵竟然很乖的又点了点头,终于把目光挪开,转身抱起鲑鱼剑,噌噌的跑到一边起火烤鱼去了。

    不可能啊,哪怕是答应,以她的性格肯定也要傲娇一番,让我再多求一求她,才会装作勉勉强强,嘴里嘀咕着真拿这个无能的佣人骑士没办法,果然离开了本圣女小凡就完全活不下去的答应下来。

    而且,这求知欲旺盛的小圣女,肯定还会追加一句——在梦之境界里会饿吗?能烤鲑鱼剑吗?可以吃吗?

    总而言之,会引发无数问题的一个请求,竟然被轻轻松松的答应下来。诡异的让我寒毛直竖,莫非这只幽灵今天被维拉丝附体了?

    休息片刻,从一边传来淡淡的烤鱼香味,连我自己都没想到在梦里竟然还真能这样做,梦之境界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依靠cosplay熊强大的恢复力,我也恢复了不少,总算是哼哼唧唧的坐了起来,取消变身,一摇一晃的来到小幽灵身边坐下。

    “好香,看不出。你的手艺进步了。”我恭维了一句。其实就是起个篝火,把鲑鱼剑斜斜插在地上,另外一半凑到火焰上烤着,毫无技术含量。这只幽灵果然不具备厨娘属性。

    “那还用说。本圣女可是无所不能的高贵伟大存在。”小幽灵得意洋洋的娇哼了一句。和往常一样,把身子挪了过来。

    “有点冷。”

    “是吗?”我揉了揉鼻子,冷?感觉不到。

    “小凡冷死了。”

    “咦……咦咦?”这句话到底该怎么理解。是我的表情很酷,还是我的身体很冷,还是说我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快要被冻死了?

    “害本圣女也冷了。”

    那你还拼命的靠上来?我翻了翻白眼。

    “所以说必须变得暖和一点。”

    “是的,圣女大人,您有什么要求尽管说。”不知道这小圣女葫芦里卖什么药,我只能摆出一副任由宰割的态度。

    “变成毛茸茸的布偶熊会暖和一些。”

    “好吧好吧,才刚变回来的说。”我无奈摇了摇头,这小圣女,要求还真是多多,平时不是更喜欢靠在我的本体怀里吗?怎么忽然喜欢上了毛茸茸的布偶熊形态了?这可不像她啊,我的圣女大人,可不是那种喜欢毛茸茸的布偶玩具的普通少女。

    不管怎么说,这个要求并不难,我重新变身cosplay熊。

    “这样才对,暖洋洋的,好舒服,本圣女要休息了,烤鱼就交给小凡吧,熟了以后要把我叫醒,不许独吃哦。”小幽灵立刻钻到我我怀里,舒服的蜷了蜷,满脸的心满意足。

    结果最终还是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我无奈的将鲑鱼剑拎起,横着置于篝火上,慢慢转动着,让它受热更加均匀。

    时间仿佛一下子静止下来,除了篝火的噼啪声以外,只有怀里小幽灵那细微甜美的呼吸,在有节奏的轻轻起伏,宛如一首优美动人的圣乐,这份宁静温馨的气氛,让我陶醉不已。

    在cosplay熊形态下,体力和伤势也极快回复着,那全身散架的疼楚正在不断消失。

    等等!

    我忽然一惊,为什么小幽灵非要我变回cosplay熊,难道说她不是在撒娇,目的就在于此?

    难道说,我刚才极度不妙的状态,目光如炬的圣女殿下早就已经看出来了?

    想到这里,我低下头,出神的凝视着小幽灵的睡脸。

    真是只可爱又笨蛋的幽灵圣女啊,忍不住轻轻捅了捅她柔软的脸蛋,我心里格外温暖的泛起笑意,感觉灵魂之中最若软的一块地方被轻轻触动了。

    总是能在不经意之间,表现出成熟的一面,用一抹最简单的体贴和温柔,把我迷的死去活来,你这笨蛋圣女,是想把我萌杀掉才甘心吗?

    一边凝视着怀里那张百看不厌的睡脸,一边烤鱼,一心二用之下,鱼烤的并不算好,但总归是熟透了,散发出阵阵香味,让我本来不是很饿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懒猪圣女,起床啦。”

    “讨厌,不许叫本圣女懒猪。”大概是睡的比较浅,小幽灵以突破记录的时间迅速清醒过来,如此愤愤的嘀咕了一句。

    “埃里雅,闻到了香味咿呀。”这时候,小人鱼公主也跑来凑一份了。

    不好,她是人鱼,我在这里烤鲑鱼,是不是有残杀同类的嫌疑?不过鲑鱼是淡水鱼吧,或许生活在海里的埃里雅没有见过,不会把她当成同类?

    我慌慌张张,语无伦次的想着,眼睁睁看着埃里雅飘了过来,鲑鱼剑没办法放到物品栏里面,这一点我应该早就说明过了吧。

    “这……埃里雅……听我解释……”我讪讪一笑,想要说点什么,却见埃里雅往鲑鱼剑上凑,闻了闻,然后笑逐颜开。

    “主人哥哥……手艺真棒咿呀。”

    “是……是吗?”见埃里雅不介意,我心里松了一口气,也是,大海里面,不是经常发生大鱼吃小鱼的一幕?难道能说是自相残杀吗?而且死狗经常在埃里雅面前大口大口吃它最喜欢的烤鱼,也没见埃里雅生气过,看来是我想多了。

    不过,死狗那么喜欢吃烤鱼,是不是把烤鱼想象成埃里雅在泄愤,这到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埃里雅也要一起吃吗?”我的手艺只能算一般一般,当不起人鱼公主的赞美,此时厚着脸皮邀请道。

    “埃里雅……喜欢吃水果咿呀。”埃里雅却摇了摇头,这样说道,怕我伤心,她又补充了一句。

    “爸爸,很喜欢吃肉,大口大口的吃肉咿呀,下次,埃里雅让他陪主人哥哥一起吃咿呀。”

    原来人鱼之王是肉食动物啊,想来那彪悍的外形也是如此,不过让他陪我吃还是免了吧,我怕被他嘴里溅出的一抹肉渣子给砸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