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二十八章 不成功便成仁
    ***************************************************************************************************

    魔王血肉复生者那数千米高的庞大体型,开始在空气中慢慢形容,还处于半透明状态,一股威势就从它身上散发出来,压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想要放弃这一疯狂的想法。

    无疑,魔王血肉复生者的实力是我的数十倍,甚至上百倍都有可能,仅仅是一个虚影,就已经有如此庞大的气势,说不定它的手下,那数万血肉复生者小弟之中,都有能够战胜我的存在,我是不是有点太自不量力了,竟然一下子就挑上了炼狱难度?

    不过没有办法,魔王血肉复生者已经是我唯一的选择了,说实话,我也不想捏它啊,这货实力超过我那么多,其他不说,光是在梦之境界里,要将它完整的呈现出来,就要耗费多余史泰龙沉沦魔百倍的精神力,虽然说这些精神力,在取消后还可以回收大部分,但也是一种庞大的负担,如果一直以魔王血肉复生者作为对手的话,我的梦之境界,大概只能维持现实时间大概四个小时左右,足足缩减了一半。

    至于艾芙丽娜当初捏出来的缩水版十二翼天使,我更是倾尽了所有精神力,也没办法捏出来。明明它也是擅自滥用我的精神力捏出来的,由此可见,这货捏手办的技巧比我高明百倍不止,如果不是没有丝毫可能性,我都要怀疑梦之境界是不是它传授给人鱼一族的,不然的话,怎么搞的好像它对梦之境界的理解,比人鱼之王还要高深似的。

    闲话少说,还是全神贯注应付眼前的大敌吧,一个不不小心。真的会没命的。连抹消对方都来不及,就被瞬间秒杀,丢掉小命,魔王血肉复生者绝对有这个能力做到。

    那庞大的身躯。越发凝实。就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即将要破开封印,撕天裂地一样,整个梦之境界都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震颤起来。大地崩裂,暴风席卷,电闪雷鸣,俨然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我艰难的吞咽一口,再次开始怀疑自己这个决定是不是正确,上次见到魔王血肉复生者,可没这么大的动静啊,对了,那时候是在地狱世界,那里的空间比第三世界还要稳定,魔王血肉复生者的气势,根本震撼不了如此坚固的世界。

    但是梦之境界不同,这里毕竟只是我构造出来的世界,稳定性大大不如,或许比脆弱的第一世界要好些,但是绝对比不过第三世界,大概和第二世界相当吧。

    魔王血肉复生者若是出现在第二世界,散发出全部的威势,那将会是一副怎么样的景象,大概就是我眼前这一幕世界末日吧。

    宛如一头宇宙巨兽,乘着虚空突破而来,当魔王血肉复生者的身形,完全凝实那一刹那,它周围的空间开始不断龟裂,裂缝是一道道猩红的颜色,看上去就好像是被魔王血肉复生者的气势所冲刷出来的波纹一样……不对,根本就是这么回事。

    这些出现在魔王血肉复生者设变的猩红空间裂纹,让它看起来更加恐怖,威势更加庞大,宛如一座散发着红色雷光的巨山。

    那啥……还是开溜吧,我再次怂了,不过,已经完全凝形的魔王血肉复生者,似乎却并不打算给我认怂的机会,在红色的雷光之中,它头顶上那三根宛如王冠形状的肉角,忽然爆发出万丈光芒。

    我擦,到底是多大的抽,一上来就开大招,莫非凝结出来的这货,还能继承主人的思想,知道我这只小蚂蚁曾经在它的肚子里开过洞,埋过雷,所以来个特别待遇?

    心里大吃一惊,我的东西却不敢有丝毫怠慢,周围的空间已经被魔王血肉复生者的庞大气势所侵染,我连试都懒得去试还能不能瞬移了,多迟疑一秒的功夫,危险就多一分。

    几乎在那三根角亮起的同时,我将身形一拔而起,与此同时,对方的三叉皇冠炮已经轰了下来,就在我前一秒离开的地面上,无声无息出现了一个和魔王血肉复生者那三根角一模一样形状的巨坑,深不见底,黑黝黝一片,宛如直通十八层地狱。

    这一招,足以秒杀十个圣月贤狼,就算是cosplay熊也要身受重伤,失去战斗能力。

    看着脚底下的大坑,我冷汗嗖嗖,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三叉皇冠炮的威力,但是无论多少次见到,心中的震撼还是一样,除非有一天我的实力能够和对手拉近距离。

    嘿嘿嘿,老兄,你的绝招可是没命中我,我在这呢。

    朝魔王血肉复生者甩了一记挑衅的眼神,虽然刚才在瞬间跃起了数千米的高空,但是魔王血肉复生者那数千米的体型,却让我还在它的双目下方,仿佛是一只跳骚,它那双泛着阴冷无情之色的白目,在我眼中就宛如两栋十层的大楼那么巨大。

    【跳骚】脸上的挑衅表情,也不知道魔王血肉复生者能不能看到,总之它到是有了下一步的反应,前身向侧一横,正当我好奇它为什么做出这个看似在避让的动作时,下一刻,我终于知道了。

    它是在甩尾巴!!!

    那根尾巴,比魔王血肉复生者的身高还要更长些,也就是说至少有数千米,至于多粗……我实在不好形容,反正在我现在看来,就跟巨人将一座山柱横扫过来一般,遮天盖日,眼前除了这根尾巴,已经什么都看不见。

    卧槽卧槽卧槽!!!

    上次在地狱世界。我就吃过这根尾巴的亏,没想到依然没能吸取教训,当这根尾巴出现在我视线之中的时候,我就知道,已经没办法完全躲开了。

    只能尽量的,尽量的……

    熊吼一声,我使出浑身解数,以最快的速度再次升空,百分之一秒不到,就掠高了数百米。

    但是同样的。在百分之一秒的时间。那根尾巴扫了过来。

    碰一声,宛如指甲弹跳骚一样,或许魔王血肉复生者感觉不到什么,但是作为受难者的我。却听到了巨响。大脑轰然炸开。全身传来的痛楚,宛如要四分五裂一般,鲜血和胃液同时的疯狂上涌。从嘴里大口大口的喷出。

    原本掠上数千米高空的身体,似被一个巨大的苍蝇拍拍下,流星般的坠落,陷入地底,那股庞大的冲击力,挤压着身体不断下陷,再下陷,感觉身体就要被挤压成一团肉饼的时候,冲击力才缓了下来。

    虽然不知道自己陷入了地底多深,但是,至少应该有千米吧,若是普通冒险者,直接就被埋在这里,根本出不去了。

    果然还是太高估自己了,那时候能和魔王血肉复生者有来有回过上几手,甚至在它的肚皮下开了一个小洞,全因为它小看了我的实力,见我只有世界之力中级,根本没有认真的战斗,而现在捏出来的手办,可没有小看对手这种功能,直接上来就全力以赴,导致我差点被瞬间秒杀。

    不好!

    几乎在一瞬间,深红世界爆发出来,化作两只巨大拳头,将头顶千米厚的泥土轰开,与此同时我的身形也再次跃出地面,跃上高空。

    就在同时,一道三叉皇冠炮,几乎是擦着我的熊脚掌从底下掠过,落在刚才埋着我的那片地底之中,又是一个深坑形成。

    如果刚才迟上一秒……不,是百分之一秒,现在,我已经被三叉皇冠炮笼罩,直接变成肥料了。

    一滴滴冷汗在脑门上冒出,这混蛋魔王血肉复生者,何止是全力以赴,简直就是跟我有不同戴天之仇似的,往死里打。

    还是结束这个死亡游戏好了,不然真的会挂。

    我心里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但就在这时,那平时不显山露水,将整个灵魂里里外外翻一遍都几乎找不到的高手尊严,却在这时候莫名的涌出。

    于是,没有一点高手气势的德鲁伊,变成了有一点点高手气势的德鲁伊,简单来说,就是猪突猛进的毛病又犯了。

    这时候退缩了,什么时候才能再次站起来,直面眼前的魔王血肉复生者?除了它,我现在已经没有其他更好的手办可以捏了,如果不选择它作为接下来的挑战对手,而是继续虐那四个食之无味的史泰龙沉沦魔,那么我的进步就将变得异常缓慢。

    慢点……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吧,拔苗助长可不是好事。

    但是,真的能用拔苗助长来安慰自己,来当做理由吗?难道不是因为自己害怕退缩了吗?

    明明当初在地狱世界,九死一生,尚且能鼓起勇气面对魔王血肉复生者,怎么到了如今,自己的实力比当时更强大了,而且是在梦之境界,只要不是瞬间被秒杀,都能及时将眼前的巨大手办抹消掉,明明条件已经更宽裕了,自己却更怂了。

    是的,不是什么拔苗助长,只是自己退缩了而已,失去了在地狱世界那种决死一战的勇气。

    人作死,就会死,反过来说,为什么还是要作死呢?

    因为不做死的话,就不会成功,喜欢作死的人,要么成了一堆坟头,要么成了英雄,我虽然不想当什么英雄,但是,我想守护大家。

    所以说……

    闭着眼睛,那一张张正在努力的面孔,在心中一一闪过,再次睁眼的时候,我已经握紧了拳头,下定决心。

    按照小说剧情,经过这种回忆杀的洗礼后,接下来就能爆种了,不说战胜魔王血肉复生者,能多坚持一会肯定问题不大。

    数秒钟之后,我再次被魔王血肉复生者一记前肢挥击,拍下千米地底。

    剧本不对啊教练。说好的回忆杀呢?!!!

    果然,自己毕竟不是当主角的料啊。

    和魔王血肉复生者的战斗,刚打响不过十秒,我已经连续被它拍了两记,拳拳到心,记记入肉,血还在一个劲的往喉咙上头涌,身上死神小学生的小西装,已经变成了名符其实的血衣,就算以cosplay熊的恢复能力。一时半会也恢复不了身上的伤势。

    按照游戏术语。我现在已经是半血以下,如果是擂台战,那么已经是gg的下场了。

    不行,就算要认输。也不能如此窝囊。

    我也不是那么倔强的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非要战胜敌人才罢休,但是,辛辛苦苦将魔王血肉复生者捏出来。挨了它两记,认怂的把它捏碎,我这不是犯贱吗我。

    天空一暗,魔王血肉复生者的大爪从头顶上摁了下来,一副要将我压成肉饼肉酱的势头,抬头一看,我算是知道什么叫佛祖的五指山了,它丫的根本就是一座大山压下来啊。

    按照正常的方法,是绝对不可能躲过去的,但是我有特别的躲闪技巧。

    顺着魔王血肉复生者的爪子压下,我也死命的俯冲,仿佛在玩死亡追击似的,一前一后,紧追不舍。

    最终,cosplay熊先一步坠落地面,砸出一个深坑,然后拼了命的钻,身后,那大地崩裂的毛刺悚然感紧逼而来,让我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最终,当我感觉到背后的压迫力变小了一些时,才停下脚步,高举四只手臂(包括深红之爪),迎接巨爪到来。

    “噢噢噢噢——————!!!”下一瞬间,恐怖的压力从掌心上传来,身体随之不断下陷,但这已经在我的承受能力之内。

    不等头顶上的这股压力完全消失,我迅速化作一根钻头,继续在地上钻了起来,没错,钻头才是男人的浪漫,我真不是土行孙。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