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二十九章
    ***************************************************************************************************

    三重焰拳,作为cosplay熊现今最拿手的招式,威力自然也是最强,尤其是在世界之力中级境界的传递和释放这两大功能小成后,杀伤力更是再上一层楼,连我自己都感到害怕。

    哪怕是魔王血肉复生者,也不敢正面挨那么重的拳头吧,尤其还是脆弱的眼皮。

    和我想象的一样,眼前的敌人不再是对待三重空气压缩拳那样,站着不动任由我耍宝,只是这货的应对招式,却是以攻代守,突出一个暴力。

    在我三重焰拳轰出的时候,另外一只前爪忽然抬起,朝我狠狠砸落下来。

    纵使我的三重焰拳能得逞,击中对方的眼睛,自己也要被这一记命中,魔王血肉复生者这是看准了我先前挨了两击,受伤不小,打算以血换命来了。

    这时候要是再猪突猛进,可就真要没命了,我心里一惊,知道不能再倔强了,要是被这一招砸个正中,真的有可能去见马克思。

    但是,让我放弃进攻,又有点不甘心,咬咬牙,我忽然将三重焰拳的威力重心狠狠偏移,朝着那举起的前爪轰了过去。

    你能围魏救赵,我也能围点打援。

    四记三重焰拳。在空中划过一道斜斜的弧线,转而朝着魔王血肉复生者的前爪的关节处轰落,这你来我往,迎头碰撞,魔王血肉复生者也来不及应对,就这么将爪子硬生生摁到三重焰拳的攻击准心上。

    碰撞那一瞬间,所有的空间,所有的光线,瞬间浓缩成一个拳头大的,宛如太阳一般炙热的光团。在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内忽然爆发。化作无穷无尽的火焰。

    魔王血肉复生者的体型庞大,一只前爪足足有数千米长,但是三重焰拳爆发出来的,由深红转浅蓝。又由浅蓝转炙白。复又转回一股浓重的血红。层层威力相叠的火焰,却也将它的整根前爪给淹没了,甚至波及到上半身。

    魔王血肉复生者这一下没办法淡定了。虽然它是世界之力巅峰境界,而且在这个境界之中还是佼佼者,但是面对能够秒杀世界之力高级境界的一记,它的体型太过庞大,导致防御力分散,所以说,有点疼啊,嗯,就像是被小猫小狗什么的用力咬了一口。

    吃疼的狠狠将这只爪子一挥,顿时,三重焰拳爆炸的威力,被这根宛如异形肢节一样的前爪,硬生生给切割成两半,而后被带过的强烈劲风吹散。

    可以看到,从爆炸中抽出来的这根前爪,上面明显覆盖着一层焦色,但是魔王血肉复生者抖了抖爪子,不到片刻功夫,这些焦色就被抖落,变成一根完好如初的爪子。

    虽然体型大,防御力相比同等境界的强者而言,弱了许多,但是体型大所带来的强大恢复能力,却完全足以弥补这一缺点。

    灭杀一只跳蚤不成,反倒被对方找着空子反咬了一口,魔王血肉复生者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有多糟糕,那双异形之目狠狠一扫,却没有找到敌人的踪影,显然乘着刚才的爆炸,又跑到不知哪个地方,打算做点【坏事】了。

    魔王血肉复生者不能忍,它发出一声嘶哑嚎叫,光是这一嗓子造成的实质性音波,就在前方吹起一股更强于三重空气压缩拳威力的暴风,将大地吹出一块整齐的扇形盆地。

    随即,一直收敛在体内的惨白色世界结界,正式被它释放出来,本以为拍蚊子不需要【蚊帐】,现在魔王血肉复生者火了,打算祭起大炮打蚊子。

    这惨白色的世界结界,从它体内扩散出来,立刻包裹了周边十里,虽然比起死林统治者而言,可能差了一筹,但是对付某个德鲁伊却绰绰有余。

    某个正潜伏到魔王血肉复生者的肚皮底下,打算梅开二度的给敌人做个剖腹产的德鲁伊,此时充分的认识到了圣斗士那句“同样的招式施展第二次对我来说不管用”的精髓,小偷小摸,措不及防之下,被惨白色的世界结界笼罩个正着,不但暴露了行踪,自身也陷入了巨大的困境之中。

    那惨白色的世界结界,灰蒙蒙一片,就仿佛是三途河上方的天空,在被笼罩在里面的一刹那,从河中飞出无数半透明怨灵,铺天盖地的涌了上来,不断拉扯,撕咬,吞噬。

    冥冥中,仿佛有一股庞大的死亡意志,忽然自虚空睁开双眼,投来冰冷目光,似死亡宣告一般,极大削弱了敌人的求生意志,配合亡灵啃噬,弱一点的敌人直接就被这惨白色的世界结界吞噬了。

    从这些汹涌疯狂的扑上来的怨灵上,我感受到了,这些怨灵很有可能是被魔王血肉复生者杀死的敌人,猎物,在不甘的咆哮,想将任何活着的生命拉入里面,成为和它们一样的存在。

    这就是巅峰境界的世界之力吗?

    我瞬间有那么一丝丝的的明悟,威克森爷爷说过,高级是塑造世界的骨骼,让其变得更加坚固,而到了巅峰,就是精神灵魂层面的领悟,似乎要将自己的意志、精神和灵魂融入到世界之中,不分彼此,关于这反面,只有世界之力高级境界的他也没办法教导我。

    魔王血肉复生者的实力,毫无疑问是世界之力巅峰境界,而它现在释放出来的惨白世界结界,也是缘于在地狱世界的时候,和它那一场惨烈战斗时的领悟。

    只是那时候。我根本没有空闲去感受这份力量,到了后面,又怎么也没办法重新找回那种感觉,现在,竟然在自己捏出来的手办身上,再次感受到,相当于是把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模糊领悟给挖掘出来,再次放到台面上细细品尝。

    不对,我现在也没有时间去品味啊!

    猛地回过神来,头顶上。魔王血肉复生者的身体忽地消失。

    下一刻。一只爪子,带着割破空气的红色雷光,狠狠从背后勾了上来。

    为什么会说是勾?因为魔王血肉复生者在向后跳跃,同时前爪顺其自然的向着原本在它肚皮底下的我扫过来。看起来就好像是把在原地弹跳的球勾回来。才有此说法。当然,在敌人眼中,我不是球。是只跳蚤。

    在世界结界的牵制下,我似乎根本没办法躲开这一击,要么被拍死,要么结束战斗。

    一般情况下是这样,不过别担心,吴氏独家的“我有特别的技巧”时间又到了,这闪亮亮的鱼骨剑,是世界结界的最佳克星,当初在地狱世界,我也是凭着鱼骨剑的能力,才能在魔王血肉复生者手上窜来窜去,否则早就被它捏死了。

    背上的鱼骨剑再次被我握在手上,果然,鱼骨剑一出,世界结界就仿佛遇到了克星一样,那些纠缠不休的怨灵纷纷退散,那双死亡的意志之眼,也只能干巴巴的投来白眼。

    我就仿佛是落入水中的旱鸭子,忽然变成了游鱼一般,行动变得畅通无阻,面对从背后袭来的【后勾球】,机智的往魔王血肉复生者的菊花方向窜去。

    这一手明显镇住了敌人,不明白我这个小小的世界中级,到底是怎么才能拜托世界巅峰的结界压制,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魔王血肉复生者,根本没有准备后招,一愣神间就被我窜到了菊部位置。

    可惜,上次在地狱世界一战,我就知道这货没长菊花,否则就算不是它的弱点,我也要让它明白什么叫菊部有血。

    而且,其实这异形一般的玩意,其实并没有太明确的前爪后肢之分,我的意思是说,它的四根肢节,都一样的灵活,千万不要以为来到它的屁股后面就安全了,上次也在这里吃了不小的亏,我不可不想重蹈覆辙。

    乘着魔王血肉复生者一愣神的功夫,我将目光瞄向它的尾巴。

    既然没有菊花的话,就拿尾巴来代替一下吧,这根尾巴对我的威胁不小,三叉皇冠炮的威力虽大,但是发招太过明显,只要没有被控制住,就别想轻易命中我,俗话说的好,打不中敌人的招数再强大也没有用。

    但是尾巴不同,这根尾巴太巨大,太灵活了,要是能把这根尾巴给切断的话……

    好吧,我又在妄想了,能造成一点伤害就已经不错了。

    四只手臂齐齐握着鱼骨剑,憋足全身的力气,眨眼间,我挥动着鱼骨剑狠狠向那尾巴根部斩落,深红之爪的威力尽数融入到里面,加以重击技巧,还有鱼骨剑的各种特殊能力,这准备充足的一斩之威,丝毫不下于四连三重焰拳。

    噗嗞一声,携带着深红世界光芒的鱼骨剑,竟然意外顺利的斩了进去,足足切入数十米深,忽然咯噔一声,似碰撞到了坚硬的金属般发出铿锵声响,剑的势头才停止下来。

    估计是砍到骨头位置了,对于这份意外丰厚收获,我已经心满意足,看来鱼骨剑尚有不小的潜力可以挖掘,我该再套套艾芙丽娜的话,让它把知道的都吐出来。

    心里微微一动,我直接撤手,把陷入尾巴之中的鱼骨剑不管,似乎正好印证了我这样做的机智,魔王血肉复生者携带着愤怒的后爪扫了过来,若是晚上一分又得给它擦着边了。

    险之又险的躲过这一击,但是紧接着尾巴又扫了过来,让我东躲西藏,宛如一只仓皇躲着苍蝇拍的无头苍蝇,而此时,失去鱼骨剑,魔王血肉复生者的世界结界带来的威压效果,又慢慢的开始复苏起来,让我感受到一份特别的压力。

    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

    咬咬牙,我在心里重重的大喝了一声,爆!

    魔王血肉复生者的攻击。可谓密不透风,仅仅是分出一丝神,就被它的后爪扫着了边,再次的,cosplay熊的身体,就像罐头工厂里的肉馅一样,深深嵌入地底,若不是这一番数分钟的纠缠,让恢复能力强大无比的cosplay熊,缓过了气。回复了不少。估计就得悲剧了。

    然而,收获也是极为巨大,深陷在魔王血肉复生者尾巴里面的鱼骨剑,在我的控制下发生猛烈爆炸。在魔王血肉复生者一声怒吼之中。数不清的碎肉从爆炸出四处飞溅。数百斤的,数吨的,甚至是数十吨的肉块。冒着焦烟,宛如一颗颗陨石碎片般坠落在地。

    尘埃过后,可以清晰的看到,魔王血肉复生者的尾巴根部,有四五十米的一段,竟然被直接炸出了骨头,这一下,就算是魔王血肉复生者也不能当是被小猫小狗咬了一口,这是正经八百的被撕掉了一块指甲大的肉啊!

    不过仔细一看,那裸露出来,触目惊心的尾骨,除了有一些焦黑外,依然完好无损,充分突出了一个真金不怕火炼的道理,由此可见这一记爆炸,还是没办法对魔王血肉复生者造成伤筋动骨的伤害,当然有点疼那是肯定的。

    暴怒的魔王血肉复生者,转过身,头上的皇冠之角爆发出宛如太阳一样刺眼的白光,看上去竟然有几分神一般的威势。

    就在这时,这神一般的强者,却忽然化作无数碎末,连同它的大招一起消散在空气之中,真是来的忽然,走的也忽然。

    许久,从地底下慢慢钻出一只布偶熊,刚刚爬出地面,就仰头一头栽倒下去,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幸好取消的及时,不然自己现在就要和花田那边的奶奶相聚了。

    暂时失去了鱼骨剑,我根本没办法抵抗魔王血肉复生者的世界结界,继续战斗下去已经毫无意义,纯属找虐。

    不过,能让魔王血肉复生者受到那样的伤害,估计天上地下,也只有我一个人能做到吧,毕竟实力和境界相差了那么多,想到这里,我还是有点小自豪的。

    不过,这份自豪随即变成了苦笑。

    真正的魔王血肉复生者,应该不止这一点手段吧,我现在捏出来的,是根据地狱世界那一战的印象。

    但是,真正的魔王血肉复生者,作为一个至少活了几千年的老牌强者,真的只有那么点手段吗?或许,连三叉皇冠炮都还不是它威力最大的绝招,那时候,它根本没有拿出多少分实力和我战斗,所以导致了我现在捏出来的假货,实力也完全比不上真货,来来去去就是在那一战之中,魔王血肉复生者施展过的招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