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二十二章 谁庇护谁?
    ***************************************************************************************************

    教训了一顿贪心不足的小幽灵后,我回过头看着雅兰德兰,八卦之魂再次燃起:“雅兰德兰奶奶,您知道阿卡拉奶奶相当于哪个境界的强者吗?”

    “这我可不知道,每一个预言师都是神秘的存在,谁也不清楚谁的底线在哪里,就算阿卡拉是我的学生,也不知道,不过预言师的力量,和冒险者之间有着本质的不同,很难比较孰强孰弱,从长远看,自然是冒险者要强一些,因为你们这些冒险者,可是越强,寿命越长,而我们却是越强,寿命越短,我只是个例外。”

    “真不知道让莱娜当预言师是对是错。”听到雅兰德兰这样说,我心里又喜又忧,喜的是莱娜以后也有自保能力,忧的自然是寿命问题。

    “莱娜的资质很高,未来未必会比我和阿卡拉差,只不过她现在的性格,却不大适合当一个领袖者,我能看出阿卡拉的犹豫,她并不想把莱娜培养成像她一样的人,阿卡拉毕生唯一的心愿就是守护整个联盟,为此无论付出多少,背负多少都无怨无悔,莱娜虽然也有一颗守护之心,却无法做到像阿卡拉这样。阿卡拉不想将自己这份冰冷而固执的愿望,强加到莱娜的心中,她大概是觉得,除了守护联盟以外,莱娜还应该拥有其他的幸福,自己走过这条路,知道这条路的坎坷和孤独,不想再让第二个人走下去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雅兰德兰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看的我有点心虚。目光乱转的朝着窗外方向飘忽而去。

    干嘛用这种目光看我。好像莱娜终生的幸福和我有关似的……呃,到也不能否认,毕竟是我的妹妹嘛,因为是妹妹。要一辈子照顾她。让她幸福。对,一定就是这样。

    “雅兰德兰奶奶,听到您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莱娜能蒙阿卡拉奶奶看中,成为她的学生,我很高兴,唯一担心的一点就是,莱娜那么善良,我怕阿卡拉奶奶会把她培养成一个冷酷的领导者,身为联盟长老,我知道联盟需要这样一个领导者,不能优柔寡断,过于善良,但身为她的哥哥,我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莱娜。”

    “呵呵呵,真是个好哥哥,莱娜要是能听到你这番话,一定会很高兴,很感动。”雅兰德兰由衷的点头微笑道。

    “不过,亲爱的吴,你可不要怪我又在背后诋毁自己的学生,阿卡拉有这份心思,不愿意让莱娜变得像她一样,诚然,的确是有对莱娜的疼爱在里面,但是最重要的原因却不是这个,否则,为了联盟的今后着想,她就算再疼爱,再怜惜莱娜,也会义无反顾的将她培养成一名真正的,完美的领导者,而那个重要原因,就在于你。”

    “我?”为再次躺枪的阿卡拉默哀之余,我一脸迷糊的指着自己,没法理解雅兰德兰这番话。

    “嗯,因为考虑了你的因素,联盟未来的大长老,联盟未来是救世主,到底哪个更重要一些,这是个问题,很明显,阿卡拉倾向于你,她也知道你不愿意看到莱娜变成那样的领导者,考虑了你的心情,才没有那么做。”

    “我的面子有那么大吗?”听雅兰德兰这样一说,我有些难以释怀的摸了摸鼻子,一直以联盟跑腿长老身份自居的自己,会让阿卡拉如此照顾?

    “当然有了,莫非你还没有发现?我亲爱的吴,自从你和莱娜第一次相遇以后,那孩子几乎就一直活在你的翅膀庇护下,如果没有你,她现在依旧还是那个躺在病床,感受着窗外日夜交替,冰风雪落的可怜狼人公主,虽然她的预言师资质很好,但是性格方面,以及身体方面的诸多因素,会让阿卡拉犹豫,阿卡拉自己是盲人,如果可以的话,她却不想再找一个盲人继承她的衣钵,一个健康完整,身体优秀的继承者,才能为联盟做更多的事情,不是吗?”

    “话是这样说……但是……我还是难以想象。”

    莱娜一直生活在我的翅膀庇佑下?我下意识张了张手臂,做状展翅飞翔,果然还是没办法想象自己的双臂能够化作一对那么大的翅膀庇护莱娜,回想以前,好像一直是聪慧温柔的莱娜,在安慰我,在帮助我,在带给我欢乐,宛如一处灵魂的避风港,让我如获至宝的得到了妹控属性,如果说一开始出现在我身边的莎拉和维拉丝,让我找到了心灵支柱,获得了在暗黑大陆活下去,战斗下去的理由和动力,那么后来出现的女孩们,包括莱娜,就是在我的前进道路上,充满了爱与希望的一块块指路标,一个个加油站。

    所以说,我更愿意相信是莱娜一直在庇护着我,给我添加了一直努力下去的动力,怎么现在到了雅兰德兰的口中,却反过来了?我到底做了哪些庇护过莱娜的事情?在她被恶魔即将抓起来的时候,如同勇者一般忽然挡在她身前,将恶魔赶跑?还是在她扭到脚的时候,如同王子一般从天而降,骑着白马将她送到目的地?

    看我一脸茫然的表情,雅兰德兰不知为何又乐呵呵的笑了起来,还一个劲的感叹“真是一对幸福的兄妹”这样的话,到底是怎么了?

    我莫名的看向小幽灵,希望她能够给我答案。

    “就算你用这样的可怜小狗目光看着我……”小幽灵露出困扰之色。

    “你就告诉我,雅兰德兰奶奶说的是不是真的。”吼吼。谁露出可怜小狗的目光了。

    “应该问问题的人是我才对,为什么到现在小凡还问出这样白痴的问题,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说的好像大家都知道,就我一个人在犯傻似的。”

    “小凡觉得自己没有犯傻,这才是最令人惊讶的事情。”小幽灵一句吐槽让我无语望天,她又探出冰凉的小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不要放弃治疗,等会去小洁露卡那弄点药吃吃吧。”

    “说的我好像真的有病似的。”而且黄段子侍女那,除了避孕药和过期避孕药和大力丸,我还真不知道有其他玩意。

    “也就是说。莱娜也认为是这样?”我摸着下巴。低头沉思起来。

    “又一句废话,难道从小莱娜平时的表现,小凡还看不出来?”小幽灵叹息着,似乎已经放弃了对我进行治疗的打算。有句话说的好。人蠢没药医……话说为什么我要自个吐槽自己啊混蛋!

    原来……莱娜一直是这样看待我的吗?

    心里有股难以言喻的微妙感。以前就觉得,莱娜对我这个哥哥的偶尔一点点出格举动,是不是基于报恩的心里。现在听雅兰德兰和小幽灵这样一说,有种更加确认的感觉。

    是这样吗?好像有点失落啊,等等,难道我在期待妹妹喜欢上自己?虽然这的确是每一个妹控的终极梦想但是醒醒啊,这不是二次元,伙计!

    “我明白了。”叹息一声,我大受打击,垂头丧气。

    “我看蓼蓝里脸喽鹿灵来(小凡一点都不明白)。”小幽灵不知何时掏出一块钻石,在牧师袍上擦了擦,小松鼠般的捧着啃着,一边吃一边说,含含糊糊,咿咿呀呀,萌了我一脸。

    “不,说到这个份上,就算我再笨也应该明白了吧,爱丽丝大人,请给您的骑士一点信心怎么样?”我无奈的看着小幽灵,在她心目中我的智商到底有多可怜?

    “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小凡还没有明白的标志。”小幽灵却一点情面都不给,直接拉满一万根利箭,射穿我已经鲜血淋漓的心脏。

    “是是是,我还没明白,你赢了可以了吧。”

    “哇!忽然就闹别扭了。”

    “没有闹别扭,只是被人小看了不爽而已。”

    “所以说我没有小看小凡,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这不是小看是什么?”我不怀好意的盯着她的脸蛋,就想伸手偷袭,却被小幽灵机智的闪开了。

    “好了,两位,虽然老婆子我想沾染一点青春气息,让自己也年轻点,但是太强烈的话,可受不了哦。”雅兰德兰在适当的时候出声给我们打圆场,她笑呵呵的目光落到小幽灵身上。

    “爱丽丝殿下,没有必要去特别的提醒,这就是青春,不是吗?对莱娜有信心一点比较好。”

    “话是这样说,但是站在我的立场而言,宁愿不给小莱娜那么大的信心。”小幽灵露出微妙之色,小嘴撅了起来,说我在闹别扭,其实是她自己才对吧。

    不过……这两个人刚才到底在说些什么?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暗语?不知何时商量好的暗语?我被排斥在外了?!

    “咳咳,话题好像扯太远了,回到刚才吧,阿卡拉不愿意让莱娜变成像她一样,除了顾虑到你的心情,也有你的实力因素在里面。”雅兰德兰咳嗽数声,终于将话题拉到正轨。

    “我的实力因素?”

    “冷酷,无情,有时候往往是一种无奈之下的选择,如果有足够的实力,就能撑起莱娜这份善良,不是吗?”

    “也就是说,我的实力越强,莱娜以后能做出的选择就越多?”

    “正是这个道理。”

    我暗暗握了握拳头,就算是为了莱娜,我也要继续变强,很好,干劲来了,今天就突破世界之力境界吧,开玩笑的。

    “阿卡拉相信你的实力,也相信你的潜力,有你的保护,莱娜这个领导者,可要比她好当多了,想当年阿卡拉刚接手冒险者联盟的时候,可真是一穷二白。她这个领导者,当的憋屈啊。”

    “我曾经听阿卡拉奶奶说过,那时候,多亏了您暗中给了一些援助,才让她度过难关。”我感激的说道,所谓雪中送炭,不过如是。

    “我也只能以我个人的名义,给阿卡拉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那时候的我,却是没有魄力带领整个精灵族。站起来支持联盟。”说到这件事。雅兰德兰露出黯然之色:“别的不说,光是阿卡拉成为领导者的这数十年,有多少人冻死饿死,多少人惨死在恶魔手下。无力援救。如果那时候我能再多提供一点帮助的话……”

    “雅兰德兰奶奶无需介怀。毕竟您身后也有着整个精灵族,您也要为精灵族负责。”想到自己来到暗黑大陆的头几年,所看到的惨淡光景。我心里就一阵揪心,这还是在阿卡拉的领导下,一点一点变好了,要是再往前几年,前几十年,联盟的处境肯定更加凄惨。

    但是,这种事真不能怪雅兰德兰,她是精灵族的大长老,自然要优先考虑精灵族的存亡,精灵族的实力也是在这十年来,阿尔托莉雅和十二骑士传承者横空出世,才得到质的改变,在这以前,处处经营还在不断衰弱的精灵族的她,实在无力给我们联盟太多帮助。

    “这些事情,不说也罢。”难过的罢了罢手,雅兰德兰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时间也不早了,我今天想要对你们说的,就是这么多,但愿你和爱丽丝殿下,不要怪我一直对你们瞒着这个秘密。”

    “哪里的话,能够知道这些往事,我已经很满足了。”我站起来,用力的伸了一个懒腰。

    不知不觉,竟然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看看天色,都已经是下午时分,难怪肚子有那么点空旷感。

    “竟然聊了那么长时间,是我们打扰了您才对。”深知雅兰德兰事务繁重,却还得劳烦她抽出宝贵的时间给我们叙说当年的辛密,我一脸愧疚的歉声道。

    “哪里哪里,说出这段秘密,我也松了一口气,毕竟憋在心里总是不好的。”雅兰德兰微微一笑,看着我们两个。

    “如何,要留下来一起吃个午餐吗?不过我想你们不会喜欢我平时吃的东西。”

    “有肉吗?”我还未开口,小幽灵就急忙忙的举手问道。

    “抱歉,那可没有,说起来我已经有数十年没有吃过肉了,牙齿不行了,咬不动。”

    雅兰德兰小小的幽默了一记,她一口整齐的牙齿还在,哪可能咬不动,只是精灵天生不爱吃荤食,到了她身上,这一特点发挥到极致罢了。

    “那还是算了,没有肉,本圣女可不喜欢,你一个人吃吧。”

    喂喂,拜托给我尊敬点老人啊!

    无奈的瞪了小幽灵一眼,她的话已经说出口,我想补救也来不及了,只能顺水推舟。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雅兰德兰奶奶。”我鞠了一躬,小幽灵则是飞快窜到雅兰德兰面前,伸手向她讨要回圣树之心。

    很好,回去啥也不干,先给这只笨蛋圣女上一堂尊老爱幼的品德课再说。

    即将离开的时候,我想了想,回过头。

    “雅兰德兰奶奶,虽然这样说口气似乎有点大,以我现在的力量,还改变不了什么,但是,我会努力尝试和阿卡拉奶奶沟通,劝她不要那么冒进,至少不要以牺牲为前提去获得教廷山,时间还很充足,教廷山对我们联盟,对暗黑大陆而言,并不一定是必需品,至少不是没了它就没办法战胜地狱一族这么重要,不是吗?”

    “那样最好,就拜托你了,如果是你的建议,阿卡拉一定会慎重考虑。”在屋里光暗斑驳的视线下,雅兰德兰露出一抹极其模糊的欣慰笑容,只是这笑容,却无端给我一股沉重感。

    张了张嘴,我最后还是没能说点什么,带着小幽灵转身离去。

    雅兰德兰出神的望着消失在门口的那两道身影,好一会儿,她才回过神来,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时间还很充足吗?抱歉,亲爱的吴,实在开不了口告诉你,你现在已经足够努力了,付出的足够多了,再给你压力,只会拔苗助长而已,但是……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

    这样黯然悲伤的喃喃自语着,雅兰德兰伸出枯木一般苍老的手,在眼前的空气中轻轻一点,看似平淡无奇,但是骤然间,她那根手指却没入到了空间缝隙之中,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宛如玻璃破碎一样的刺耳咔嚓咔嚓声,从那根手指消失的地方传出,眨眼的功夫,手指周围的空间产生了无数裂缝,随后砰然破碎。

    雅兰德兰的手指,适时的抽了出来,没有被急速弥补的空间所吞噬,但是她眼中的不安和无奈,却越发浓烈。

    “暗黑大陆诞生至今的百万年,以及自精灵族诞生以来,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从未有过这样的记载,到底是地狱一族的作祟,还是说……是上帝的旨意?我们暗黑大陆,我们精灵一族,还有无数的生命,到底该何去何从,伟大的森林女神啊,请倾听您的子民的彷徨,给我们指引一条明路吧……”

    许久,从昏暗的屋子里,传来雅兰德兰这样一声深沉的,无助的祈祷叹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