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二十四章 圣女的传承套装?
    ***************************************************************************************************

    “哈欠!”走在回去路上,我莫名的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随之而来的一股寒意深深笼罩身体,让我下意识的抱紧身体,打了一个冷战。

    着凉了吗?虽然已经入冬了,但是库拉斯特这边,以及这片广阔无垠的原始森林,却宛如原来世界的赤道附近,常年湿热多雨,你找个土生土长,从未出过外面的库拉斯特人或者是精灵问一问,她们保准不知道雪是什么玩意。

    我的意思是说,就算冬天,这里的气温也不算低,这样也能感冒?难道说我的身体素质已经下降到一般人以下了吗?

    “一定是小凡做了坏事,被人在背后戳脊骨了。”小幽灵张嘴就说出了我不愿意承认的事实,难道大人们没有教过她,有些话应该放在心里让它烂上一辈子吗?这根毒舌,该治。

    “没有的是,像我这样的联盟救世主,营地男子汉,精灵族五好亲王,怎么可能做坏事,遭人怨念呢?”我连忙否认。

    “小维拉丝,小琳娅,小莎拉,讨人厌的女亚马逊,不知廉耻的骚狐狸,还有小阿尔托……”小幽灵扳着手指头一一数道,她还未说完。我就宛如中了五蛊情花毒一样,抱头倒在地上四处打滚,哀嚎连连。

    “不要再说了!求你不要再说了!高贵伟大的圣女爱丽丝大人!!!”

    我已经知道了,我已经知道自己多么遭人怨念了,所以不用特地说出来也没关系,可恶,让我在美梦里多活一秒就那么难吗?非得让我想起联盟和精灵里那些女神粉丝团吗?!

    “总而言之,幸好你没有粉丝团,不愧是我的圣女大人。”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起来,我拍了拍小幽灵的肩膀。露出爽朗笑容。

    “哇!被讽刺了。”小幽灵露出困扰目光。可不是吗?身为凡人的维拉丝她们背后都有无数粉丝,而她这个本应该被万民膜拜的圣女大人,却一个也没有,这是何等的讽刺。分明就是在说她这个圣女当的可怜。一个虔诚的信徒都没有。

    “放心吧。我永远都是你虔诚的信徒。”我又拍了拍小幽灵的肩膀,笑的更加灿烂。

    “胡说八道,小凡就从来没有对我虔诚过。”小幽灵叹了一口气。露出郁郁目光,仿佛是亡国公主。

    “谁说没有?”我瞪大眼睛。

    “本圣女可没有过小凡跪拜在本圣女面前虔诚祈祷的奇怪记忆。”

    “有啊。”

    “骗人!”

    “别立刻就否认,真的有。”

    “那小凡说说看,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难道说本圣女的记忆,已经比小凡更加不堪了?”

    “在床上的时候。”

    “哇!”小幽灵目光困扰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样就已经忘记了吗?可怜我在你面前跪的如此虔诚,整个上半身都匍匐下去了,你却视而不见。”

    “不是在我面前,是在我身上才对吧。”小幽灵鼓起小嘴,愤愤说道。

    “也差不多。”

    “差不多你妹,差远了!”

    “明明每次那样做的时候,你都兴奋的语无伦次,甚至流泪流口水了,转眼间又忘记了,真是无情啊。”我做状伤心抹泪。

    “不要再说了,笨蛋色狼暴露狂小凡!”就算以小幽灵没羞没躁的at立场,也撑不下我的攻击,娇喝一声,张牙舞爪的扑上来,对着我的脖子就是一咬。

    “住手……不对,住口!我好不容易斗嘴赢你一次,你就这个样子吗?小心以后我输了我也咬你!”被小幽灵咬的嗷嗷直叫,我大吼一声,希望把她镇住。

    “令懒狼拉落来老了。”(尽管放马过来好了)小幽灵一边咬着我的脖子,一边含糊挑衅道。

    “你这样说的话,我就不客气了。”我发狠一声,目光四处乱转。

    这小幽灵,毫无防备的就扑上来咬我的脖子,这样做,她自己的脖子何尝不是暴露在我的眼皮底下,只要把头一低,狠狠咬下去,就能让这只幽灵知道什么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对,不能吧,不是每个人都有小幽灵这样一口犀利的牙齿。

    总而言之先咬了再说。

    微微张嘴,看着眼前白皙美丽,而且散发着淡淡香味的颈项,我却怎么也下不了口。

    算了,我活该就是一辈子被这小幽灵咬的命。

    叹了一声,我放弃挣扎,任由小幽灵挂在我的脖子上,牙齿磨啊磨的咬着。

    不过,脖子上的痛楚随即也消失不见。

    小幽灵松开嘴,抬起头,纯净无暇的银色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怎么不咬了?”

    “舍不得。”我用额头轻轻在她的额头上碰了一下,无奈道。

    “诶嘿嘿~~~”

    “笑的那么傻,笨蛋幽灵。”

    “不许说本圣女的坏话。”小幽灵又气呼呼的低下头,张嘴欲咬,正当我准备承受的时候,她却探出小香舌,在刚才留下的牙印上,轻轻的,温柔的舔舐起来。

    “小狗圣女。”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笑道。

    “要你管。”小幽灵转头白了我一眼,继续舔。

    “不要这样,怪不好意思的。”还在半路,虽然这里是水晶之树,除了巡逻的骑士以外。基本上不会遇到其他人,但万一被人撞见,那可就糟糕了。

    “呼哼,小凡一点也不好吃,本圣女不干了。”脸蛋同样在微微泛红的小幽灵,终于抬起头,一脸傲娇的说道。

    “是是是,我一点也不好吃,只有圣女大人才好吃,回去以后就吃你了。”

    “【笨蛋小凡吃本圣女一记幽灵体炮弹】这样?”

    “这个还是饶过我吧。真的会没命的。”

    “哼呼呼~~~”终于扳回一局。小幽灵轻飘飘,得意洋洋的绕着我转了半圈,来到身后,两根雪白纤细的手臂往脖子上一挂。擅自就让我背了她。

    “维拉丝她们也应该收到信了吧。不知道她们现在在做什么呢?”小幽灵刚才一番如数家珍。让我想起了其他女孩,喃喃自语道。

    这一次不单是她们,连塔莫娅。卡露洁,红白公主,万年公主,甚至是希尔曼雅,都收到了我的信,好吧,我承认,主要是晚上太闲了,忍不住手痒多写了几封,而且不知为何圣月贤狼形态下,画兴大发,完全无法控制。

    我本以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圣月贤狼应该是无师自通画画技巧,可是现实很残酷,虽然兴致很高,但是画出来的东西……她们估计能看懂吧,好羞耻,早知道当初就该把那些画撕掉的,我干嘛顺手一起寄出去了。

    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抱头悲鸣,感觉已经没有脸再见女孩们了。

    “小凡小凡,给我信呢?”就在这时,身后挂着的小圣女却又不安分了,还恶意的把她那丰满的胸部压上来,啧啧,以为我会被这样的手段折服吗?告诉你,蒂亚那小丫头,对我施展这样的攻击次数多了去,而且她的胸部也不比你的小,我已经免疫了。

    心里冷笑一声,我深吸一口浩然正气,眉目如剑,正义凛然的喝斥道:“说吧,你要多少,我给你写就是了。”

    “呃……内容就不用了,小凡的字好丑。”

    “呜~~~”我犹如被一万根利箭穿心而过,又被一百万匹马践踏而过。

    “那样的画,本圣女也要一张。”

    “反正很丑,要来干嘛。”我闹别扭的拒绝了。

    “收藏,以后用来取笑……不对,是用来悼念小凡。”小幽灵吐了吐舌头,暗道差点说漏嘴了。

    “不……我宁愿你说取笑好了,你真的知道悼念是什么意思吗?”我无语望天。

    “笨蛋小凡好啰嗦,总之快点给本圣女画吧。”小幽灵貌似早有准备,眨眼间就从身后递来白纸和羽毛笔。

    “知道了,知道了,别闹。”宛如背着书篓上京赶考的穷书生,我一边走,一边手执笔纸,在上面比划着什么,唯一区别的就是背后那个书篓,是只幽灵。

    有了。

    我在白纸上随意淡描了几笔,那一刹那,宛如马良再世,毕加索附身,一下子就完成了一幅绝世佳作。

    “好了。”我潇洒的将画递回去。

    “这是什么?”小幽灵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都只能看到淡淡的几笔笔迹。

    “画的是你。”

    “小凡的意思是想说本圣女就像一张白纸那么纯洁吗?”小幽灵有点小高兴的问道。

    “不对,因为是幽灵,白天看不到,所以只画了一个淡淡的轮廓。”我深沉一笑。

    “糊你一脸!”小幽灵当即就把手中的纸蒙到我的脸上。

    承诺了变身圣月贤狼后再给她画一张,总算摆脱了这只幽灵圣女的纠缠,也快要回到住所了。

    刚踏入门,小幽灵就哧溜的从我背上离开,飞快冲入厨房里,将手里一直紧握着的东西洗了又洗。

    无需猜测,被她紧紧揣在手上的东西,除了那颗圣树之心还能是什么,见小幽灵拼命在上面搓啊搓,仿佛沾了什么脏东西的认真劲,我苦笑连连,雅兰德兰要是看到这一幕,该受到多大的打击啊。

    “很好,洗干净了。”数分钟后,小幽灵将璀璨的圣树之心高高举起,骄傲的宣称道。

    还没等我给点掌声,她就浑沦吞枣,猪八戒吃人参果般的将圣树之心咕噜一声,重新吞下了肚子。

    拍拍纤细平坦的小腹。这小圣女两手叉腰,神气极了,完全就是一副“这才是本圣女的完全体啊”的模样。

    瞧她那得意样。

    “对了,雅兰德兰奶奶说的那些事,你自己有什么想法?”看到圣树之心,我顿时就想起了正事,不禁好奇问道。

    从雅兰德兰那了解到初代圣女的一些秘密,对于小幽灵这个二代圣女,到底会有什么影响,我很想知道。

    “想法吗?”小幽灵头歪了歪。忽然恍然大悟。完美的误会了我的意思。

    “本圣女,终于找到坐骑了。”

    “什么跟什么啊。”我一脸黑线。

    “教廷山,初代圣女不是已经说了让我继承吗?”

    “话到是这样说没错,可是你打算怎么把它弄回来呢?”我微微一愣。还真是。按道理来说。教廷山,也就是雅兰德兰口中的圣舟,的确应该属于小幽灵才对。

    问题是。现在霸占了教廷山的恶棍们,可一点都不好惹,想让它们乖乖送回来,还不如指望四魔王和三魔神有一天能洗心革面,重新做怪。

    “这到是个难题,算了,就当是借给它们耍一耍吧,本圣女有小凡就够了。”和我一起下过地狱世界,知道那里有多危险的小幽灵,露出认真思考之色,一会儿后,叹气说道。

    “我给你当仆人当骑士,现在又要代替教廷山当你的坐骑了吗?你好歹到是给我发点工资啊。”我忍不住笑着揉了揉小幽灵的脸蛋。

    “不要那么轻易放弃,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可是,要小凡冒险去把教廷山弄回来,我宁愿不要。”小幽灵抬起头,神色坚定的看着我,再次强调。

    “教廷山什么的,只不过是一坨废铁废石罢了,我有小凡就够了。”

    “知道了,知道了,你这笨蛋。”我有点感动的将小幽灵搂在怀里,心里却在不断思索。

    放在以前,知道阿卡拉要打教廷山的主意,我无论如何都是持反对意见的,因为联盟根本不具备这个实力,见识过地狱世界的危险后,我压根连想都不去想这件事。

    可是,现在知道教廷山是小幽灵的东西,当然,对于打教廷山的主意,我依然还是持反对意见,却不像以前,没有一丝想法,觉得没有任何一丁点的希望,而是开始思考是不是还有自己没有发现的,有一丁点可能性的办法。

    人毕竟是自私的动物,我想为小幽灵做点什么,想让她开心,如果是我的东西,能不能拿回来都无所谓,缺了教廷山我还是救世主,但是是她的东西,我就是想要去弄回来。

    “除此之外呢?还有其他想法吗?”暗自将这个念头压在心底,不让小幽灵看出来,我在她月色的发丝上亲昵的亲了一口,问道。

    小幽灵又歪了歪头,宛如小猫似的将身子微微一蜷,让我更好的把她整个拢入到怀抱之中,然后才轻轻开口。

    “不劳而获,继承遗产的感觉,真是棒极了。”

    我:“……”

    完全败给这只圣女了,不过的确是话粗理不粗,谁不想继承遗产?谁不想不劳而获,直接成为吞噬世界之力级强者?

    “还有呢?”我继续问道。

    “要是有再多一点遗产就好了,初代圣女还是略小气了点,好不容易有教廷山当坐骑,却拿不回来,等于是什么都没有。”

    “人不能贪得无厌。”就连我都看不下去了,初代圣女留给你的还不够么?这圣女职业,以及从者圣钻,两样东西加起来,足够让你成为暗黑大陆第一强者了。

    “我在想,初代圣女为什么没有留下职业套装吗?”小幽灵忽然说道。

    职业套装?

    我心里猛地一震,原来如此,从刚才回来的路上,就一直觉得忽略了点什么,就是这个了。

    连七英雄,甚至更加默默无闻的一些强者,都留下了自己的套装,当然,落到我们冒险者手上的,主要还是以仿制品为主。

    仿制不仿制,姑且不论,我想问的是,初代圣女作为暗黑大陆有史以来的第二强者,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套装。

    再让我们把目光转到暗黑大陆第一强者身上。最强之王——精灵王亚瑟,她可是给阿尔托莉雅足足留下了两套神器,一套是伊米尔套装,是精灵族代代相传的神器,一套是亚瑟王套装,是身为骑士王亚瑟的招牌装备。

    两套神器套装加身的阿尔托莉雅,在现今神器失踪没落的暗黑大陆,简直晃瞎了所有人的狗眼,当然,她还得通过亚瑟王的考验。才能解开神器的能力。但毕竟已经有了盼头,不像其他人,连神器的一根腿毛都没见到过。

    所以说,我想再问一次。作为仅次于亚瑟王的第二强者。初代圣女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传承套装遗留下来?如果说是以前。我还会自己给自己解释,比如说像其他神器一样遗落了,失踪了。或者根本就已经泯灭在历史之中了,都有可能。

    精灵族虽然不断衰落,但是始终团结,能把亚瑟王和十二骑士遗留下来的东西,保护的铮亮如新,而人类教廷……我只能用呵呵一声来形容了,初代圣女的传承套装,要是落到他们手里,十有**是不用指望了。

    但问题是,刚才雅兰德兰和我们说起初代圣女的辛密时,并没有提到过传承套装,就算落在教廷手中,被当成破抹布擦桌子去了,雅兰德兰也应该知道一点点消息,至少,她会告诉我们初代圣女还有传承套装这回事。

    可是她只字未提,那么只有两个可能性,她隐瞒了,她也不知道这回事。

    前者基本可以排除,连身为精灵族圣物的圣树之心,都能按照初代圣女的嘱咐,原封不动的给了小幽灵,她实在没有隐瞒的必要。

    也就是说,雅兰德兰其实也不知道初代圣女的传承套装,这种可能性最大,但是,初代圣女能够细心周到的将十万年后的圣舟归属权都安排好,不可能把自己的传承套装给忘了吧。

    难道说,初代圣女没有穿衣服……不对,我的意思是说,以她的实力,根本不需要穿着装备,就连神器也看不上眼了?这貌似也说不通,排在她头顶上亚瑟王可是个神器专业户,全身上下,就只差里衬和内衣不是七色缤纷的神器了。

    由此可见,神器套装对这个境界的强者,还是有很大提升的,初代圣女再厉害,也不可能抢得过亚瑟王吧。

    所以呢?说好的传承套装呢?

    就在我陷入一个死循环,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小幽灵却眨了眨眼,动用她那比我聪明一百倍的小小脑袋,猜了这么一句。

    “小凡,会不会是……其实圣舟,教廷山,就是初代圣女的传承套装?”

    “哈?”我吓了一大跳,刚想说这怎么可能,那么庞大的建筑,怎么可能化作神器套装加身。

    但是仔细一想,也并非完全不可能,毕竟这个世界上,我们没有见过的奇怪事情多了去,教廷山的存在,本来就是一个神迹了,不妨让它再神迹一点也没问题。

    虽然无法相信,但貌似小幽灵这种说法,已经是最合情合理的解释了。

    “等把教廷山弄回来,一切就会真相大白了。”想了想,我将小幽灵抱紧,用力点头道。

    既然是这样,就更应该把小幽灵的东西,把她的【传承套装】给弄回来了。

    “小凡,你可不能做傻事。”小幽灵察觉到我的想法,紧张兮兮的抬起头看着我。

    “本圣女就算没有传承套装,也照样能拳打三魔神,脚踢四魔王,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再去把教廷山弄回来也不迟。”

    “听你的,我的圣女大人。”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小幽灵是想告诉我,时间还有的是,没有必要冒险,反正教廷山不会自己长腿跑掉。

    “安啦,笨蛋幽灵,你舍得我,我还舍不得维拉丝她们呢。”见小幽灵神色依然担忧,我忍不住你饿了呢她的小鼻子,取笑道。

    “可恶,小凡最讨厌了,不理你了。”小幽灵安心了,也生气了,额头狠狠磕过来,撞了我的鼻子一记,然后哧溜的钻入到项链里去了。

    “偷袭算什么好汉。”我捂着酸楚的鼻子愤愤道。

    “本圣女本来就不是好汉,是好圣女。”项链里传来小幽灵呸的一声,仿佛能看到她在朝我做鬼脸的可爱模样,我不禁笑了出来。

    这小圣女,真拿她没办法。

    不过,初代圣女啊……总感觉还有什么秘密没有被挖掘出来,这也就算了,总之,雅兰德兰提到的控制中枢,稍微关注一下吧,既然已经对教廷山打起了小主意的话。

    还有就是,教廷山里的那个密室……那些玻璃柱中的**少女,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想起那一幕,我到现在依然还有恶心作呕的冲动,压下内心的厌恶,心里阴沉沉的想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又涉及到教廷的黑历史,甚至是更加不可告人的秘密。

    算了,多想无益,还是先解决现在的问题再说吧,摸了摸肚子,里面传来的空腹声让我一阵尴尬。

    就在这时,门口处露出两张一模一样的绝色俏脸。

    “爸爸。”“爸爸。”

    “西露丝,艾柯露,怎么了?”看到可爱的女儿们,我不可抑制的露出温暖笑容。

    “爸爸去了雅兰德兰奶奶那儿?”

    “嗯。”

    “吃了午饭没有?”

    “没有。”

    “太好了。”双子公主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来,手握着手,欢呼道。

    我没有吃午饭是这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吗?

    “爸爸,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做好了午饭哦。”

    “和洁露卡姐姐一起做的。”西露丝老实一些,不敢独占功劳,连忙补充道。

    “还有露西亚阿姨。”

    “感情大家都凑在一起了,是在等我吗?”我很是感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