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二十三章 女孩们的家书
    ***************************************************************************************************

    第二世界罗格营地……

    隆冬将至,干燥冷冽的寒风呼呼吹箫,将已经枯黄的草地吹得漫天草絮飞起,如果不怕这些痒人的草絮粘身,到也别有一番萧瑟美景。

    空旷无物的草地上,红白公主一如既往的穿着她那身不知寒热的露腋巫女装,宛如柱子一般,笔直身体,牢牢站立,就仿佛是钉在地上面的一根钉子般一动不动。

    喧嚣的风将她那一头秀发高高撩起,淡褐的双眸微微凝着,看起来自有一股庄严的威势。

    两手虚拢于胸前,在胸口位置的手心中间,一颗红白色的阴阳玉缓缓流转,散发出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仿佛要融入空间似的,阴阳玉时隐时现,似幻似真,在她周围,已经分不清是风在流动,还是空间在涌动,整个天地,都似都在随着阴阳玉的转动而转动。

    好一会,她缓缓收起阴阳玉,长吁了一口气,仿佛抚摸孩子一样,伸出小手,在空无一物的空气上,轻轻的,温柔的抚摸着,若有旁人看见,绝对会把这家伙当成中二病,毕竟衣着已经是那么的怪异,举动又是那么可疑。口中还在喃喃自语着不知道些什么。

    幸运的是,这里是第二世界的法师公会,恋家的女孩们,在这里找了一处和第一世界的家相似的地方,作为她们在世界历练的大本营,基本上,除了那些常年宅在实验室里干活的法师以外,不会有其他人出现在这里,第二世界的营地,却是比第一世界要萧条些许。

    “灵梦公主。”身后传来一声呼唤。红白公主那略显缺乏表情的淡然脸庞。转过头,远远地,看到一道身影向这边走过来。

    “哟,原来是塔莫娅。早啊。”

    “现在的时间……似乎不怎么早了。”有着认真性格的武帝大人。抬头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

    “灵梦公主在这里做什么呢?”见红白公主孤孤单单一个人站在空旷冰冷的草地上。塔莫娅好奇问道。

    “享受被放置抛弃的感觉。”红白公主竖起了大拇指。

    “哈?”塔莫娅果然没办法跟得上对方的思维,歪头发出一声困扰的哈气声。

    “兀,有什么事情吗?”

    “啊。对了,熊塔的信寄来了。”塔莫娅在怀里摸了摸,取出一封叠的整整齐齐,被一个指甲大小的魔法阵密封起来的信纸,递到红白公主面前。

    “这一次,你也有份。”

    “哦。”红白公主用听不出高兴还是无聊的语气,应了一声,从塔莫娅手中接过信纸,轻轻一点,将上面的魔法阵抹掉。

    到了这里,她的动作微微一顿。

    “抱歉,我并没有偷看里面的内容的意思。”这个动作却让塔莫娅产生了稍许误会,她抿嘴一笑,似乎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熊塔,最近好像喜欢上了画画。”这样自言自语的说着,她冲红白公主微笑的点点头,爽快利索的转身离去。

    “到不是什么不能让人看见的秘密,反正他什么也不知道……”红白公主看着信纸,嘀咕了一声,将信纸展开,里面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两张。

    第一张写着字,大致的意思是让她保护好女孩,保护好节操,不要再研究那些卖不出去的奇怪商品了,要白纸的话回去要多少有多少,你这货没有商人的天赋,和赚钱一辈子无缘云云。

    红白公主歪头看了几眼,觉得这张纸有些像自己做的符纸,简而言之……字好丑。

    第二张信纸更简单,上面竟然是一张画,一个潦草涂鸦的只能从后脑勺上的蝴蝶结这个显眼特征,看得出画的是自己的卡通脑袋,上面放着一个只有四根手指头的大手。

    大概想表达的意思是“乖,摸摸头”这样吧?红白公主歪头的角度更大,心里不怎么确定的想道。

    画的还是好丑。

    不过,这才是他的风格啊。

    似在回忆着十分遥远的东西,红白公主将信纸轻轻的,宛如珍宝一样拢在心口,低着头,露出了淡淡微笑,这份温暖而美丽的笑容,让本来就欠缺色调的冬季草原,更加暗淡无色,宛如黑白素描,只剩下那一抹笑容,充满了绚丽的五彩斑斓,让人怦然心动。

    但是……抱歉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或许会带给兀很大的困扰……

    将信纸珍重的叠好,收起,红白公主似乎玩够了放置play游戏,终于挪开钉在地上的脚步,回到休息处。

    同样是扎在半山坡上,同样是白色的帐篷,不熟悉的人,根本就分不出眼前的景色,和第一世界的那个家有什么不同。

    红白公主信步回到家里,平时,这时候定然会响起维拉丝那温柔的,可爱的欢迎回家的迎接之词,可是现在却例外,维拉丝,莎拉,琳娅等女孩,一个个都单独的坐在一角,互不干涉,聚精会神的紧紧盯着手中的厚厚一叠信纸,时不时露出会心幸福的笑容,一遍又一遍的看着,仿佛要将里面的内容背下来。

    与这安静一幕呈对比的是另外几个女孩,却在嚷嚷的吵闹。

    “这混蛋,这猴子,到底想说什么?本子娜?本子娜到底是什么,是在说我吗?擅自给我取的外号吗?完全让人无法接受,而且上面的奇怪图案是什么?真不愧是猴子的智商。不,连猴子写的信都要比他好一百倍,这分明就是挑衅,难道这是一封挑战书?里面藏有约好决战地点和日期的暗号?”

    娜娜公主似乎也收到了某德鲁伊的来信,而且内容貌似令她很生气。

    “娜娜,别生气,我觉得熊塔并没有恶意。”塔莫娅在一旁安慰道。

    “哼,没有生气,我可没工夫去生气一只笨猴子。”娜娜公主嘴里这样说着,却依然无法释怀的双手抱胸。重重一哼。

    “对了。塔莫娅,那猴子给你的信,写的到底是什么?”眼珠子咕噜转了一圈,娜娜公主好奇问道。维拉丝她们都是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平时亲如姐妹的她们。现在仿佛是互相戒备的间谍一样,每个人都远远躲到一角去读信,让她没办法开口询问。

    就连和她关系最好的蒂亚。也带着歉意的笑容,偷乐着躲到房间里看信去了,可恶,我竟然败给了猴子的一封信吗?

    这些女孩里,只有少数几个和那只后宫猴子没有太大牵扯,塔莫娅就是其中一个,因此娜娜公主才会向她询问。

    “也不是什么要保密的东西。”果然,塔莫娅将她的信拿了出来共享。

    “哈,这画的到底是什么,好逊。”只是扫了一眼前面的寒暄内容,娜娜公主就转到最后一页,果然看到了上面的画画。

    是两只熊并列站在一起,手里拿着什么,似乎在并肩作战。

    只是这熊……就好像拿着小熊饼干临摹出来的一样,只能用排除法以及关联法,才能判断出画的是两只熊,至于手中那黑乎乎的东西……是棍子,还是面条?

    “是吗?我到觉得挺可爱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心意。”比起有形的东西,更加看重无形的东西的塔莫娅,淡笑着说道。

    “果然只有我的才是充满恶意吗?”娜娜公主又生气了,她将她的最后一页信纸取出,忍着怒火又看了一眼。

    总而言之,看上去姑且勉强像是……像是一具小孩子涂鸦般的充气娃娃形状,嘴巴都歪到脸外面去了,呈不规则菱形状的双眼,则是一上一下,一个长到额头,一个长到右脸,充满了毕加索的抽象风格,身子拉的老长,两腿又格外的短,裙子用几笔歪扭的波浪线解决。

    唯一辨识度较高的大概也只有手中那把细剑了,因为只需要一笔划下去……

    “反击,绝对要反击。”不看还好,这一看,娜娜公主顿时黑化了,低着头,一头褐色秀发无风自动,身子摇摇晃晃,一根羽毛笔不知何时已经被她握于手中,从嘴里发出宛如在三途河上划船接引亡魂的少女般的阴冷可怕笑声。

    “果然受到了信,就得回信,这是人类这边的礼节吗?”平生第一次收到【家书】的塔莫娅,看到娜娜公主的表现,却擅自向着另外一个方向理解了。

    若是武帝大人知道,这些额外的信,只不过是某个一直保持着羞耻形态的德鲁伊,为了逃避现实,将自己埋没在文字和艺术的海洋之中,而随时写出,不知会作何感想。

    “卡露洁,你有什么打算?”塔莫娅回过头,看着早已经将信看完,在一旁沏茶的侍女骑士,好奇问道。

    “抱歉,人族和熊人族那边的礼仪,我不大懂,只不过,身为侍女的我,竟然有幸能够收到亲王殿下的来信,自然是必须慎重对待。”卡露洁一边轻车熟路的倒着开水,一边应道。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也要回信,对吧,对了,熊塔给你的信上写着什么,抱歉,如果是秘密的话就当我没问吧。”怀着和娜娜公主一样的心思,塔莫娅又问了一句。

    “当然,请看吧。”郑重的将信纸叫拖到塔莫娅手中,以这种无声的动作,告诉对方这封信对自己是多么的重要,这样做完之后,卡露洁继续她的泡茶工作。

    “内容大多是关于你的姐姐的消息。”塔莫娅看了一眼,点头笑道。

    “熊塔果然很喜欢洁露卡。”

    “真是这样就好了,那个总是让人放心不下的姐姐,能够得到亲王殿下的关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