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一十九章 诚实的小黑碳
    ***************************************************************************************************

    回到屋子的时候,小黑碳的心情已经平复许多了,只是小手依然紧紧搂着我不放,这样看起来到像是一只极力撒娇以求父母原谅的小狗,让我和黄段子侍女看了都忍俊不禁,这小不点,原来还是有点小心机的。

    这种天真可爱的小心机,我们并不讨厌。

    眼看小黑碳纤细的小胳膊,却搂的紧实,我眨了眨眼,莫名的涌出了一份童心,抱着小黑碳直接就往床上跳起,重重倒下去,受惊的小黑碳像小猫一样灵敏,身体下意识就做出了反应,细小柔软的腰肢宛如没有骨头一样,做一个高难度的翻身动作,落地的时候稳稳用四肢支撑住了身体,避免了诸如头部之类的重要地方受到伤害。

    当然,就算她没有反应过来,我这个举动,也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都是事先计算好了的,我可不是那种会把婴儿抛起抛落的没心没肺的父亲。

    只不过,因为顾着小黑碳,自己的身体到是没有顾及,重重砸落在了床上,不过这点伤害算不得什么,躺在床上,我看着灵敏落下的小黑碳,伸手捏了捏她的脸蛋。

    “怎么样。现在能好好说话了吧。”

    “嗯。”因我促狭的笑容,而羞的满脸通红的小黑碳,轻轻点头,顺着我从床上坐起的身子,又腻了上来,宛如小猫一样眯起双眼枕在我的大腿上,似乎只有呆在爸爸身边才能够安心。

    “小黑碳那么粘我,我看,她一定是怕你才对。”我忍不住转过头去调侃黄段子侍女,换来她一个气呼呼的白眼。对小黑碳更粘我的事实羡慕不已。

    调节了一下气氛。眼看大家的心情都舒缓下来了,我开始小心翼翼的和小黑碳提起下午的事情。

    “小黑碳,每个女孩啊,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哪怕连爸爸妈妈都不知道的秘密。随着年龄长大。这样的秘密也就越多,慢慢地,就会脱离父母的怀抱。长大成人,自立独立。”

    “说的你们男人好像就没有似的。”面对我的【性别歧视】,黄段子侍女严重抗议道。

    “咳咳,好吧,其实男孩子也是一样,所以说,说不定你的姐姐们,西露丝和艾柯露,现在也有了我和维拉丝不知道的秘密,毕竟她们也长大了。”

    摸着小黑碳柔软的发丝,我轻轻感叹,本来只是想引出话题,说着说去,却真正陷了进去,变成了父亲的烦恼倾诉课堂。

    “小黑碳迟早有一天也会这样吧,就像雏鸟展翅,迟早有一天会离开父母的身边,飞翔到广阔无垠的天空,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枕在我大腿上舒服的眯着的小黑碳,听到我这番话,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似的,小手紧张地抓住了我的衣服。

    “不要……不想离开爸爸妈妈身边。”

    “可是这样一来,小黑碳就不能独立了。“我露出苦恼之色。

    “不离开爸爸妈妈,就不能独立吗?”歪着头,小黑碳忽然问了这样一句。

    “这个……”我一时语塞,这好像还真是个问题,所以说惯性思维害死人,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都是长大成人以后,会脱离父母的怀抱,自力更生,但是,不脱离父母的怀抱,就不能自力更生吗?

    见我吃瘪,一旁的小侍女笑的到是很开心,那明媚的眼神仿佛在说,让你这笨蛋亲王刚才取笑我,遭到报应了吧。

    “当然……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咳咳,我的意思是说,小黑碳现在长大了,所以有自己的秘密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不会随便干预。”

    说着这话,我有点心虚,嘴上说的好听,其实暗地里却已经把小黑碳的一举一动都调查清楚了,这叫不会随便干预?

    但是仔细一想,这是黄段子侍女的擅自行动,我只不过是从旁听取了情报而已,顶多算个从犯。

    顺利推卸责任以后,我心安理得起来。

    “小黑碳,并不打算向爸爸妈妈隐瞒什么。”听了我的话后,小黑碳摇摇头,这样说道。

    “真的?如果小黑碳打算拥有自己的小秘密,我们也不会介意的哦,会尊重的权利,毕竟我家的小黑碳,现在也是个小大人了。”我再次确认。

    “没有需要隐瞒爸爸妈妈的秘密,以后也不会有。”小黑碳用力的摇着头,回答的很果断。

    “很好,那么爸爸就放心的问了,小黑碳一整个下午去了哪里,能告诉爸爸妈妈吗?”

    或许有人会产生疑问,拐弯抹角的说了一大堆,一开始就这样问不就好了?

    不行不行,我得尊重小黑碳的**权,确认她不介意之后,才能过问,许多父母和孩子之间的矛盾,就是在这种不经意间的简单暴力行为,产生了,究其原因,就是没有尊重过自己的孩子,没有把她摆在平等的地位对待。

    好吧,或许又会有人疑问,你都已经知道女儿下午去干了什么,还问个毛啊,多此一举。

    这种想法也是不对的,我们知道归我们知道,和小黑碳亲口说出来,意义完全不同,所以说,比起从黄段子侍女的情报,我更想从小黑碳的口中了解,如果小黑碳不肯说出来,我也会把知道的东西烂在心里,让她成为小黑碳真正的秘密。

    当然,从未正经八百的当过父母的我。并不知道这种做法,这些想法,正确与否,我只知道这是以我的智商水平,所能想到的最合适的教育孩子的手段。

    听了我的问题后,枕在大腿上的小黑碳,身子明显又颤抖了一下,蜷缩起来。

    “爸爸妈妈……不生我的气?”小黑碳不敢再撒娇,老老实实的坐起来,低着头。小心翼翼的从刘海缝隙中窥视我和黄段子侍女的表情。

    “虽然说不打招呼。一个人跑出去,的确是让我们担心了好一阵子,有点想生气。”和黄段子侍女相视一眼,我开口说道。眼看小黑碳的头低的更低。不禁微微一笑。

    “但是。爸爸和妈妈都知道,小黑碳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平时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一定有着什么特殊的原因在里面,但是又觉得小黑碳已经长大了,说不定会有自己想要保守的小秘密,在问与不问之间也犹豫了许久,如果小黑碳不想告诉我们,也没有问题,爸爸和妈妈尊重你的决定,也不会生你的气。”

    这一番发自肺腑的话,让小黑碳重新抬起头,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却在艰苦童年的磨砺下,性格变得十分成熟,所以一定能够理解作为父母的我们的诚恳以及内心小小的纠结。

    对于这份尊重,小黑碳无言的流下泪水,抹了抹眼,露出坚定目光,她并没有说太多感动的话,而是直接进入主题,用这种方式来回报父母的爱。

    “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发生了什么,平时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让爸爸妈妈担心的事情,或许……应该是从今天早上开始……”

    随着小黑碳的娓娓叙述,我和黄段子侍女不断点头,将情报与之结合,心里对这件事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轮廓。

    按照小黑碳的描述,从今天早上开始,从风中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她的身体就出现了一些异状,这些异状来自她的另外一面,身为夜魔血脉的莉莉斯,当时还不是很明显,小黑碳也就没有在意,可是回到精灵王城以后,尤其是离开了大家的身边,独自一个人的时候,这股异状就开始壮大起来,另外一个她,莉莉斯的呢喃声,就仿佛是恶魔的诱惑,让她的身体逐渐不受控制,迷迷糊糊的就离开了水晶之树,离开了精灵王城。

    等小黑碳完全清醒过来,却是已经站在一颗树下,正蹲在地上,一股微妙的味道扑鼻而来,既有她想要的,也有她无端厌恶的。

    分不清为什么会这样,但小黑碳却立刻察觉到另外一个事实,她闯祸了,偷偷跑了出来,而且跑到了那么远的地方,爸爸妈妈一定担心死了,之后就顺着早上回来的路,一路赶回,她有着不逊色于哈洛加斯冒险者的实力,一心赶路的话,那些怪物根本就阻拦不了,最后总算在太阳完全下山以前回到了精灵王城。

    听完小黑碳的叙述以后,我和黄段子侍女暗自点了点头,果然是这样,只不过有一件事情,小黑碳终究是搞错了,她觉得是受到另外一个莉莉斯的诱惑,才做出这种莫名举动,其实小黑碳就是莉莉斯,莉莉斯也是小黑碳,所以诱惑她前往的并不是谁,而是她自己,她自己的血液和灵魂。

    当然,这些事我们肯定是不会和小黑碳说明的,只能等到她逐渐融合夜魔血脉,自己慢慢领悟,现在说只是徒增她的烦恼而已。

    “好了,真相大白,原来是受到了莉莉斯的诱惑,才会做出这种奇怪举动,我就说嘛,我家的小黑碳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

    伸手将小黑碳重新抱在怀里,在她的柔软脸蛋上蹭啊蹭,我高兴的说道。

    “好了好了,难道你们肚子不饿吗?尤其是小黑碳,可是走了一整天了。”小侍女在旁边看着这一幕,一脸温馨的笑道。

    仿佛在响应她这番话似的,小黑碳的肚子发出咕噜一声叫,这害羞的小公主立刻就通红了脸,让我和黄段子侍女忍不住笑了起来。

    伴随笑声响起,似在宣布着这一次事件的完结,在之后,大家都没有再提起小黑碳下午失踪的事,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甚至不知道有这回事。只有小狐狸隐约察觉到了点什么。

    第二天上午,我精神抖擞在对着镜子,把稍微有些歪的斗篷细带扶正,打量一眼镜中的自己,嗯,堪称完美,我是说这件卓尔不群的黑色斗篷,有着十多年的历史,从上面散发出的纯正古典味道,连我自己都为之着迷。

    昨天晚上和黄段子侍女提了想和雅兰德兰见面这件事。没想到。该说是她的效率高,还是雅兰德兰的效率高,只是上午,就有精灵士兵过来。说是雅兰德兰大长老邀我和小幽灵一起共进午餐。顺便扯扯家常。

    当然。到底哪个才是顺便,还得亲自见到雅兰德兰才清楚。

    一切准备就绪,只差……

    我面无表情的取出项链。用力的抖了起来,不一会儿就把一团白色的发光体从里面抖出。

    “呜哇,本圣女要坠落了。”

    千钧一发之间,我弯腰伸手一捞,把这只轻飘飘的小幽灵给拉了起来。

    “小凡为什么总是要做这种无聊的恶作剧。”对于我把她叫出来的方式,小幽灵再次表达内心强烈的不满,顺便用“小心以后你睡着的时候不知不觉被沉到海底哦”这样的目光威胁我。

    “刚才是谁说已经准备好了,让我等一等,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知道吗?”

    “本圣女可是注重礼节的淑女,半个小时哪够打扮。”小幽灵理直气壮的辩驳。

    “好吧,就当你是这样的淑女,可是……”我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眼,怒掀心灵茶几:“就算半个小时没办法准备好,可是你现在自己对着镜子瞧一瞧,半个小时你都做了些什么?至少把你这身白袍换一换,给点说服力好不好!”

    “所以说男人的眼光啊,就是差,本圣女可是利用了这半个小时的时间,好好的美容了一番哦。”小幽灵啧啧啧的摇着食指,一副小凡你根本不懂女人的态度让人火大。

    “你到是说说哪里美容了?”

    “全身。”

    “我到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到底是怎么个美容法,能否请教?”

    “睡觉。”

    “原来是睡了半个小时你还敢理直气壮!”我喷出一口老血,真难为这只幽灵圣女了,天底下竟然还有如此嚣张的人物。

    “睡眠不足是女人美丽的最大天敌,这句话小凡没有听说过吗?本圣女正在努力消灭天敌,让自己变得更美丽,有什么不对。”

    “消灭的天敌太多了!已经在消灭自己的节操了!”

    “那种事情无所谓啦,反正能从小凡身上吸回来。”

    “不要擅自吸我已经所剩不多的节操啊!!!”

    为什么我一大早就得气喘吁吁的陪着吐槽圣女吐槽?真是累毙了。

    “好了,快点去换一身像样点的衣服,和我一起去见雅兰德兰奶奶吧,今天可是有重要内幕,大概,或许能知道。”

    “诶?为什么得换点像样的衣服,小凡觉得本圣女身上的衣服有哪点不像样了?”小幽灵嘟着嘴,不服气的问道。

    我上下打量她一眼,不得不承认,这样一身朴素的牧师袍,或许的确是最合适小幽灵,最能凸显她高贵圣洁而亲和的圣女形象的打扮,或者应该说,像她这样的气质,她这样的身材和美貌,无论穿什么衣服都像样。

    打量许久,在小幽灵得意的目光注视中,我无奈妥协,叹了一口气。

    “至少……把内衣穿上如何?”

    “小凡才是,说我不像样,自己不是一点也没有打扮吗?”被我强制穿上内衣的小幽灵,气呼呼的发出反击。

    “哼,愚蠢的圣女,我可是足足打扮了一个上午,像你这样肤浅的目光,是不可能看得到我精心调理的内涵。”我将身后的斗篷一样,冷酷说道。

    “内涵我是没看到,保质期却看到了。”

    我:“……”

    这小圣女,一天不吐槽我会死吗?

    “抱歉,不知怎地,今天忽然就心血来潮,想找些年轻人聊一聊,或许是我的年纪太大了,想要沾一丝年轻的气息,才知道自己终究还活着。”

    躺在特制的舒适轮椅上,雅兰德兰慈和的目光,在我和小幽灵脸上一一看过,那份睿智和安详的气息让我们如沐春风,就连无法无天的小幽灵,在雅兰德兰的气场下也安分了许多。

    当然,这只是一会儿,真的只是一会儿,因为下一刻,这小圣女就开口了。

    “小雅德,把我们叫来不是想随便聊一聊那么简单吧,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本圣女肚子饿了,想吃午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