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一十八章 这无节操而幸福的一家子
    ***************************************************************************************************

    “听我解释,其实不是这样子的……”面对黄段子侍女冒着熊熊怒火的目光,我如同天底下所有偷腥过后的男人一样,说出了那些老掉牙的台词。

    “还有什么可以解释的?你这野战色鬼亲王。”黄段子侍女脸颊鼓的像包子一样,那白皙尖细的精灵耳朵,都因为羞愤而染上一层粉红。

    野战色鬼……这……难道说我又获得新成就,新称号了?

    重重咳嗽两声,我稍微的冷静下来一些,慢慢意识到,我和小狐狸啪啪啪又不是在偷腥,我们两个的关系光明正大,人众皆知,堂而皇之。

    所以这不是关键点,关键是这种行为,引起了一点小……呃,不小的麻烦。

    理清这些关系,我就得做出一些取舍了,干脆了当的将偷腥……不对,是明目张胆的偷腥……也不对,都说不是偷腥是,是爱,爱的升华,嗯嗯。

    “不对,我们可没有那么粗心,是洗过澡之后才回去的,而且当时小黑碳也没有露出一丝异色。”

    “哦霍?你的意思是说我应该表扬一句,为你们做了那些没羞没躁的事情后还能如此细心周到的为小黑碳考虑,感到赞叹并且道谢吗?”

    “免了……”我气势弱了几分。干笑的挪开了目光。

    “既然想到了这一点,为什么小黑碳还会有这样的举动,你到是解释解释看啊?”黄段子侍女继续发难,十足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小猫,吃醋吃的天昏地暗。

    “这个……我也正是疑惑这一点,小黑碳到底是怎么发现的,难道她当时骗了我们,明明闻到了什么,却故作镇定?”我挠挠头,百思不得其解。不可能。我家乖巧诚实的小黑碳,不可能那么奥斯卡!

    “一定都是因为笨蛋亲王哪里露出了破绽。”

    “为什么一口咬定是我?有可能是小狐狸啊!”

    “因为笨蛋亲王最笨!最粗心大意!”

    “……”虽然很伤人,但是黄段子侍女说的却没错,如果露出破绽的人只可能是我和小狐狸。那么只要是个智商正常的人。一定都会自动无视小狐狸。把怀疑的目光投到我身上。

    智商上的压制性差距吗?可恶!凡人有错吗?混蛋!

    “等等,我觉得现在不是讨论是谁做错的时候……”

    “呜哇,老掉牙的摆脱责任借口。”

    “好吧。我错了。”

    “一点诚意都没有。”

    “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笨蛋侍女!”我也怒了,化作一只愤怒的饿狼,将刚才从怀里逃脱的小侍女重新逮住,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拍了拍那粉嫩的脸蛋,做凶狠状。

    “再气我,小心我对你做一些变态的事情。”

    “不要碰我……笨蛋禽兽下半身动物亲王……不许你用染了其他女人气息的身体碰我。”小侍女泪眼汪汪,胆怯却又坚强的说道。

    “那个……虽然有点难为情,不过以前不是有过这样的经历么,干嘛现在才生气。”我小声的嘀咕道。

    “说……说什么呢,你这笨蛋亲王!”黄段子侍女顿时大羞,脸红的像苹果一样,她当然知道我指的以前那段经历,到底是哪一段。

    也就是当初阿尔托莉雅的第一次考验,为了攒足让小亚瑟王诞生的能量,而在那个冰之谷里,和吾王三人一起过的那段没羞没臊的3p生活。

    “那……那是特殊情况,而且……而且因为是女王陛下……”捂着脸,好一会儿,这黄段子侍女才不看羞耻的低声辩解道。

    “说的好像你没有吃过阿尔托莉雅的醋似的,你这吃醋侍女。”我也以小声嘀咕回应之。

    “没有,我对陛下的忠诚日月可鉴。”黄段子侍女换上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

    “于是呢,在太阳和月亮都照不到的地方吃了醋,对吧。”

    “呜~~~”被我说中了的小侍女,发出小狗般的悲鸣。

    “好了,别生气了,我的洁露卡小侍女最萌最乖了,而且我已经洗了两次澡了,不是吗?”我安慰的摸摸头,身体微微下沉,温柔的吻住了黄段子侍女,一段深吻过后,这小侍女的表情虽然还是有些气呼呼,但是没有刚才的抵触反抗了。

    “反正……反正我也只是禽兽亲王的玩具而已,没有资格生气,我知道,哼。”找了一个台阶,这小侍女重重哼一声,表达不满。

    “是是是,你是的我最重要的玩具,无可取代的玩具,除了我,谁也不可能碰你。”额头与额头轻轻碰了一下,我笑道。

    “哼,霸道亲王,被一万匹马踩死算了。”

    小侍女撒娇够了,也从我的话里得到了满足,语气立刻就软了下来,一万匹马的杀伤力,那几乎就等于是在暗示“我现在已经是软妹子了,随时都可以捏,一点都不会生气哦”这样。

    “好了,我们继续来看看小黑碳的行踪吧,说不定从一开始就误会了,她并不是朝着……咳咳,朝着那些东西而去。”一个翻身坐起,顺势也把黄段子侍女抱起来,让她重新靠坐在自己怀里,我指了指那叠情报,一脸无辜道。

    “哼,还想狡辩,我早已经看出来了。”小侍女小猪般的哼哼唧唧两声,直接将最后几页情报抽出,边看边念。

    “根据情报显示。小黑碳回到了你们昨天晚上扎营的地方,在那里四处寻找着什么,最后停留在离扎营处几里外的一颗树下……哼哼哼,鬼畜野战亲王殿下,现在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没有……”几里外,一颗树下,这几个关键性的证词,让我一点脾气都没有,惭愧的低下了头。

    “果然就在这里吧,就在这里和那只狐狸……呜!”好不容易消了气的小侍女。又有暴走迹象。在怀里拼命的拱着,却被我抱的紧紧,没办法施展,最后气不过。抓起我的手臂咬了一口。

    愚蠢的精灵哟。我这根手臂。可是经过某只幽灵圣女那能咬碎钻石的一口利牙的洗礼考验,就你这点攻击力,简直弱爆。

    心里这样想。我当然不能表现出来,适当叫疼几声,装装可怜是必须滴。

    “接下来呢,小黑碳……她做了什么?”等黄段子侍女消消气,我心虚的,低声的,宛如无法承受残酷答案的小声问道。

    “接下来……”目光扫了一眼,小侍女故意拉长语气,让我忐忑不安了好一会儿,一颗心七上八下,就快要跳出来,才慢吞吞的说道。

    “小黑碳只是在那里看了几眼,就生气的离开了。”

    “咦?”出乎意料的答案,让我呆了。

    这小侍女,该不会是为了让减低我的罪恶感,才故意扯出这样的结局吧,我都已经做好了认命的准备了。

    “干嘛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我可没有好心到会维护你这好色偷腥猫亲王,事实就是事实,情报头子的尊严不容沾污。”小侍女白了我一眼,高傲的说道。

    “真的只是看了几眼,没有做其他的?”

    “真的,没有骗你的必要。”

    “那真是太好了,但是为什么呢?”我松了一口气,却困惑不已。

    “怎么,感到失望?因为女儿没能吃上自己的……呜呜呜~~~”

    我死死的捂住黄段子侍女的嘴巴,因为不及时捂住的话,这黄段子无节操侍女就会爆出十分十分不得了的话,说不定连在时空管理局洗地的上帝,都要看不下去,天降神雷把我们两个无节操的主仆夫妻给和谐了。

    “其实答案很简单。”再三用眼神保证不再爆黄段子的小侍女,才被我松开嘴,她有些微微得意,又万般的吃醋的分析起来。

    “虽然那里的确有着吸引小黑碳的东西,但是一定也有小黑碳十分讨厌的东西,夜魔不止讨厌女性的血液,包括其他液体也是,尤其是一种,堪称比血液更加让夜魔厌恶。”

    “呃……”

    “笨蛋亲王,你知道我指的那种液体,到底是什么吗?”这小侍女面带杀气的笑着问道。

    你说的那种奇怪液体我不想猜,但我却知道你现在的表现完全就是一个色情女主播。

    原来如此,是因为混合了小狐狸的……咳咳,所以导致了小黑碳败退,真是不幸中的大幸,搞清楚一切后,我悬在心上的石头终于完全放下。

    但是还有一个疑问……小黑碳到底是怎么发现的呢?

    仿佛看出了我最后的困惑,这小侍女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份地图,在上面指指点点。

    “你们扎营的地方在这里,然后,你和天狐圣女做那些没羞没臊的事情的地方,在这里。”

    “那又如何,和位置有什么关系?”

    “这是只有像我们这样常年生活在这里的精灵,才能看到的原因,答案很简单,连那个才智双全的天狐圣女,也忽略掉的细节,是风,扎营的位置,处于你们做没羞没躁事情的地点的顺风位,知道吗?”

    “知道了,本来只隔了几里,加上顺风位,所以鼻子很灵敏的夜魔,很容易就能闻到。”

    “对,同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你们回去的时候,小黑碳为什么没有露出异色,因为早在回去之前,她就已经闻到了,已经露出过异状了,等你们回去,她已经平静下来了,至少表面是这样。”

    “谜底终于解开了,看来我们到是可以组成一对侦探主仆,等打败地狱一族以后。就以名侦探的身份在大陆上四处游历,帮大家破解谜题案件。”

    我深沉的捏了捏嘴上叼着的烟斗(?),这样说道。

    “小得意了,全都是我一个人的功劳。”小侍女对我恬不知耻的往脸上贴金行为,嗤之以鼻,不过随即,她脸上即露出了憧憬之色,大概,我刚才描述的生活让她十分心动。

    纵使知道永远不可能实现,但是至少可以做做梦。在这暗黑大陆。哪怕是做个美梦,也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

    “好了,小黑碳应该快回到了,我们出去迎接她吧。”

    “可不许乱说话哦。”黄段子侍女生怕我会责怪小黑碳。露出恳求之色。虽然平时在我面前表现的很嚣张。但在重要问题上,这小侍女却老还是有些见外的,把贴身侍女的身份摆的十分清晰。就像现在,不是提醒,更不是警告,而是恳求。

    “知道了,本来就是我的错,笨蛋。”我在这笨蛋侍女额头上,轻轻落下一记手刀,又在上面亲了一口,这小侍女才安心的微笑着,点点头。

    这一抹微笑,是何等的温柔贤淑,贤妻良母,从她身上不经意间,在一刹那间闪烁出来的母性光辉,已经超越了小狗狗维拉丝。

    等我们下到水晶之树下面,迎面正好走来小黑碳的身影,她的脚步很慢,似在踌躇害怕着什么,尤其是看到我们两个出现在前面的时候,有一瞬间,我甚至能感觉到她想要自暴自弃的转身逃跑的冲动。

    还好,经历过诸多苦难的小黑碳,远远比一般同龄少女成熟,她最终还是一步一步,缓慢的来到我们面前,低着头,让人怜爱的娇小身子,在我们面前打颤,仿佛在等待着即将爆发的责罚。

    “小黑碳,过来。”我朝女儿招了招手,只是这一个轻微的举动,便让她猛地一震,抖的更加厉害,退后了几步,但是最终还是胆怯的一小步一小步的挪上来。

    我半蹲下,在小黑碳惊讶的目光中,将她紧紧抱住,从头至尾的轻轻抚摸着那一头及臀的水银色长发,就好像在安抚着一只受到极大惊吓的小猫。

    “爸爸,妈妈,我错了,让你们担心了。”呆愣半晌,终于,小黑碳停止颤抖,紧紧抱了上来,与此同时,泪水像是决堤了一样流下,眨眼间湿了满脸。

    “小黑碳乖,这不是你的错,我们没有怪你,就是……就是担心死了。”

    在小黑碳的泪腺崩溃下一瞬间,黄段子侍女也崩溃了,无论之前她怎么用黄段子无节操属性,或者是生气吃醋撒娇等等方法,也没办法完全掩饰的担忧,在这一刻爆发出来,也紧紧地抱了上来,晶莹的泪水大颗大颗落下,哭的像一只小花猫,比小黑碳还要狼狈。

    喂喂喂,你怎么也哭上了,我还指望你和我一起安慰小黑碳呢,这是要给我增加难度啊笨蛋侍女。

    我心里无奈的想着,但是想到黄段子侍女本来就是个胆小害羞怕生又爱哭的笨蛋侍女,真情流露下把一半筹码压在她身上的我也是个笨蛋。

    算了,增加难度就增加难度吧,我想来不讨厌这样的难度,嗯,一点都不讨厌。

    展开双手,我将黄段子侍女也一起抱住,看着在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的母女,不知为何却是温馨一片,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