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一十七章 无语,无题
    ***************************************************************************************************

    “怎么办,要不要过问?”小黑碳平安回来了,安全方面无需再担心,我们纠结起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要不要管这事。

    按道理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算小黑碳是我们的女儿,我们也不应该事事干预,应该给她一些自由和空间,否则就跟私自偷看女儿锁在抽屉里的日记的父母没什么两样了。

    如果小黑碳像莎拉一样,是在正常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普通人类,那的确是这个道理,可是小黑碳是特殊的,她以前的成长环境,她的性格,以及她的夜魔血脉,都让我们没办法对她的一些奇怪的举动,置之不理,生怕出现什么意外。

    黄段子侍女也纠结了一会,但她却分成果断:“管,虽然对她而言很无情,但是在小黑碳能够控制夜魔血脉以前,都得管,我宁愿背负恶母的骂名,也不想让小黑碳出现一丝意外。”

    “没办法,既然如此,我也来帮忙一起背负恶父的骂名吧。”看到黄段子侍女坚决的神色,感受到她那份心底的,作为母亲的温柔,我微笑着,伸手去摸着那一头绚丽紫色长发。

    “笨蛋亲王只是个单纯的变态而已。”这小侍女一愣,脸色微红的嘀咕道。

    “为什么大家做的事情一样。待遇会如此不同。”我感受到了这个社会的不公,感觉自己幼小善良的心灵,受到了深深伤害。

    “正常人无论做什么事都是正常人,变态无论做什么事都是变态。”这小侍女越说越理直气壮,还得意起来了。

    “哦?也就是说,无论我对你做什么事情,都是变态的事情咯?竟然如此,那也就不妨做一些真正的变态事情,反正都是一样。”

    在小幽灵的毒舌洗礼下,我也不是一般人。听黄段子侍女这么说。立刻就找到了破绽,或许应该说成是变态的破绽?

    “呜!!!”这外强中干,色厉内荏的小侍女,立刻发出一声悲鸣。感受到放在头上抚摸着的大手。忽然变得缓慢起来。带着一种色色的暧昧味道,她更是泪眼汪汪,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呜呜~~~呜呜呜~~~笨蛋……笨蛋亲王……不要……不要欺负人……我……我其实很厉害……很厉害的……”

    这副楚楚可怜。全身颤抖的胆小侍女模样,说实话反而更能激起男人的欺负**,尤其是脑子里想到她平时的嚣张以及黄段子属性,更是有一种让人兴奋的反差萌。

    大手挺在后脑勺上,轻轻一压,已经进入胆小模式的黄段子侍女,毫无抵抗之力的把脸蛋凑了过来,轻轻一抬头,就吻上了那听起来嚣张嘴硬,实则柔软的不得了的樱唇。

    “嗯唔~~~”近在眼前的一双紫眸,更加湿润,布满了一层氤氲,闪烁着宛如饥饿小狗般的恳求目光,仿佛具有实质感的“拜托了,不要欺负我”这样的软妹子信息,传达到我的眼中。

    “好了,待会再对你做些更变态的事情,嗯。”放开那令我眷恋的娇唇,我拍了拍这笨蛋侍女的滑嫩脸蛋,笑道。

    “变态。”脸色绯红的小声嘀咕了一句,她退后几步,用毫无威慑力的目光瞪着我。

    “嗯?”我看了她一眼。

    “其实笨蛋亲王一点都不变态。”生怕我又做什么奇怪事情的黄段子侍女,吓了一跳,连忙更正道。

    “现在说这个已经太迟了,我就是一个变态,不择不扣的大变态,喜欢对自己的贴身侍女做变态事情的超级变态亲王,哈哈哈哈哈!”我得意忘形的大笑道,忽然间心灵的眼角划过一滴晶莹泪水,仿佛又失去了什么宝贵的东西。

    为什么要用“又”来形容呢?

    “果然是个大变态。”见改变不了事实,这机灵毒舌的黄段子侍女又换了口风。

    “好了,小黑碳到底怎么了,现在该跟我说一说了吧。”正了正色,话锋一转,我切入正题问道。

    “情报正在整理收集中。”这小侍女闭着双眼,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

    “你不是无所不能的情报头子吗?”

    “你当情报头子是神吗?任何情报都有一个整理归纳分析的过程。”她瞪了我一眼,做了一个稍等的手势,转身离去。

    片刻之后,这小侍女带着厚厚的一叠情报回来。

    “喏,这个下午,小黑碳离开水晶之树后的所有情报,包括她的一举一动,全都在上面写着,要看吗?”

    “一举一动?”我不知为何打了一个冷战。

    “嗯,包括在哪里停留了,看了谁一眼,什么时候打了一个喷嚏,或者做了一个拉低斗篷帽子的动作,上面都有记录。”

    难怪一个下午,就能捣鼓出这样一份厚厚记录,看着黄段子侍女手上的情报,我牙齿不禁打颤。

    “比起我,我觉得你们更像是变态。”

    可不是吗?这种详知详尽的情报,比起跟踪,偷窥,尾行等等犯罪行为,已经高出不知多少个级别了。

    “只有最高级的情报目标,才有这种待遇,毕竟花费的人手姑且不论,纸张也是很珍贵的,不能这样浪费。”黄段子侍女抖了抖手中厚厚的一叠情报,略有些得意。

    “顺便说一句,笨蛋亲王也是最高级的待遇。”

    “立刻给我取消这种待遇!”我怒掀心灵茶几道,这家伙。想把我什么时候和哪个女孩滚床的**也一一挖掘出来吗?

    “骗你的。”

    “现在说这样的话已经太迟了,鬼才信!”

    “没办法,到不是不想,只是直接以跟踪的方式收集笨蛋亲王的情报,太困难了,毕竟怎么说,笨蛋亲王再怎么没用,再怎么路痴,再怎么傻瓜,再怎么不起眼。也是世界之力级的高手。想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跟在后面,几乎不可能,就算我们情报部门有这样的能手,也不能浪费在这里。浪费在记录笨蛋好色亲王那些没羞没躁的日常生活上面。”黄段子侍女一口气解释道。

    “说的也是。原来高手还有这个好处。”我摸了摸下巴。释然了。

    但总觉得刚才那番解释里,还有一些让我没办法释然的东西,偷偷塞在了里面。是我的错觉吗?

    “但是这样一来,你们如何收集到关于我的情报呢?可不要告诉我你们一点都没有偷窥监视我的举动。”

    “说偷窥监视什么的,实在太失礼了,我到是没什么所谓,反正已经被禽兽鬼畜的亲王殿下一而再再而三欺负羞辱了,清白之躯早已经远离自己而去,但是那些为殿下而努力着的人,却要落泪。”

    “窥探别人的行踪,却说的好像在做什么正义事业似的。”

    “也差不多,这种行为,只是对身份高贵的人物的一种关注,为了在出现任何有可能的状况的时候,做出及时的反应,不光是亲王殿下您,就是女王陛下,雅兰德兰大长老,也有这种保护措施,当然,雅兰德兰大长老因几乎没有离开过水晶之树,到是节约了许多人手。”

    “好像也有点道理,阿尔托莉雅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知道,陛下行事光明磊落,完全不在乎这种保护措施,只有那些经常喜欢做亏心事,或者老是做些没羞没躁的事情的人,反应才会那么大。”

    黄段子侍女那宛如刀尖一样锋利的语言,让我仿佛听到了脑袋里那根理智神经紧绷欲断的声音,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忍下来。

    “好吧,现在可以告诉我,平时到底是怎么收集关于我……当然,应该是我们才对,平时是怎么收集我和阿尔托莉雅等人的情报的?”

    “间接收集,通过陛下和殿下接触过的人,在你们所在地方里打听,或者是有关于殿下的情报,直接向联盟打听,毕竟殿下身为联盟的人,联盟对殿下的情报获知,还是有着我们没有的便捷。”

    “阿卡拉没有找你们情报部门领工资?”我听了后哭笑不得,原来还能情报共享啊,我的感受呢混蛋。

    “这个嘛……阿卡拉大人的确是以开玩笑的形势提到过。”

    我:“……”

    你确认那只精打细算,恨不得把一个宝石扳成两半花的老狐狸,真的只是在开玩笑?

    “其实,说到女王陛下的情报,殿下也提供了不少。”

    “咦,我?”

    “没错,就是殿下您,不是有过好几次跟陛下在一起的时候吗?”

    “的确是这样没错,但我什么时候提供过了?”我困惑的挠着头,十分努力的回忆着,却怎么也找不到这样的记忆。

    “在和殿下进行正常的聊天的时候,不经意的提供了。”

    “不经意你妹!这不就是卑劣的套话行为吗混蛋!”

    “哼,在情报部门里,我可是有【清风一样的审讯官】之称,就像清风一样从内心拂过,将里面的秘密全部带出来。”

    “骗人的吧。”

    “抱歉,我骗人了。”

    这小侍女老老实实的低下头,一脸沮丧,以她男性恐惧症加胆小加黄段子加图书馆(自闭)少女等诸多属性,就算有诸多的问话技巧,套话手段,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能在外人面前以微风拂面般的和煦言辞套取别人内心的家伙,这种手段,这就只能在我面前做做。

    “总而言之可以确认你从我这里窃取了阿尔托莉雅的情报,现在,我正式严肃的向贵方提出提供这份情报所应付得的酬劳的申诉。”

    “也就是说要工资?”

    “没错,你能立刻理解就好办了。”

    “连阿卡拉大长老也没有要。”

    “这样正好。把她的那份一起给我,我带回去给她,让一个拄着拐杖的孤苦伶仃的可怜老人无偿提供劳力,你们好意思吗?”

    洁露卡:“……”

    我:“……”(无言伸手)

    “难……难道说……亲王殿下获得的报酬还……还不够?”这小侍女为了赖账,忽然一脸的娇羞可人。

    “什么酬劳,我可从来没有接受过你们的好处。”我挖了挖耳朵,想用美色诱惑?门都没有。

    “我……我不是吗?”几经扭捏,最终,这小侍女通红着脸,鼓起勇气。宛如在告白树下向爱慕之人递出情书的纯情少女一样(演戏模式)。低着头,揉着衣角,细弱蚊吟的柔柔说道。

    我承认,哪怕是演戏。我也被这样的黄段子侍女萌了一脸。酬劳是这贴身小侍女?貌似也不错的样子。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揉了揉鼻子,既然她这样说了,我不做点什么貌似太说不过去了。

    于是。伸出去要工资的手,再次完全一探,揽着这小侍女的腰肢,将她搂到怀里。

    “呜哇~~~住……住手,刚才是开玩笑的,开玩笑的!”一旦付诸行动,这小侍女胆小属性立刻爆发出来,想要反悔了。

    “太迟了,决定了,酬劳就是你这小侍女。”我盘起双腿,让她背对着自己的坐下,从身后轻轻抱住,下巴抵在那诱人的香肩上,闻着自这小侍女身上以及发间传来的香味,一边说道。

    “好了,快点看小黑碳做了些什么吧。”

    黄段子侍女轻轻一愣,用力往后一顶,做了这个最后的挣扎抗议举动后,就安分温顺下来,乖乖的靠在怀里,将手中的情报摊开。

    “太多了,你来看,看完后总结。”看了一眼,发现果然如黄段子侍女所说,上面连小黑碳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记录下来了,最高级别的待遇真是太可怕了。

    “你到是会偷懒。”小侍女白了我一眼,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那双精致而神秘的紫眸,不仅仅是看着漂亮,用起来也是同样犀利,就宛如扫描仪一样,飞快的在一页纸上扫过,我还没来得及看完一行话,她就已经转到下一页。

    为何我身边的女孩都如此犀利,我也想要过目不忘的属性啊,严重抗议这种弱化主角的抢戏行为!

    在我一愣神的功夫,黄段子侍女就已经把厚厚一叠纸看完,不仅如此,她根本没有停顿,就开始将里面的主要情报说出,大概在刚才短暂的浏览过程中,就已经一边看,一边将整份资料的重要部分归纳出来。

    情报头子,果然不是任何人都能当的。

    “小黑碳……似乎沿着回来的路离开了。”

    “回来的路?从拉鲁拉镇回来的路?”

    “嗯,没错,根据情报显示,她的确是在你们睡着的时候,又去了一趟拉鲁拉小镇,而且传送的过程相当利落,几乎没有考虑,想必她的目标十分明确。”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