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一十五章 野战是一件严肃谨慎的事情
    ***************************************************************************************************

    这次打算回精灵族,一是给自己的圣月贤狼获取些休息时间,虽然维持变身并不耗费什么,但是连续一个月的梦之境界修炼,却是件劳神费脑的事情,埃里雅也劝我一个月至少休息个那么一天,这种时间上的微妙大姨妈感,让我浑身不舒服。

    第二点,最重要的原因,是当初雅兰德兰和我说过的话,让我一直耿耿于怀,关于小幽灵,关于圣树之心,关于初代圣女的秘闻,或许这一次,就能够从她那里得到答案了,每每想到这里,我都有一种立刻回去的急迫感,当然,或许只是我的错觉,雅兰德兰有可能真的只是单纯想和我与小幽灵聊聊心而已?

    “大家觉得怎么样?”不动声色的将这份急迫压在心下,我从众人的脸上一一看过,问道。

    “你是决定人,你说了算。”小狐狸耸送肩,随意应道,她是来当保镖的,行程这些东西,不在她的考虑范围。

    “你们呢?”

    “我们听爸爸的。”西露丝和艾柯露依然是心心相印,异口同声,说完以后,两人连忙捂住小嘴,笑着补充一句。

    “错了。是听特蕾西阿姨的。”

    我:“……”

    算了吧,我的宝贝女儿们,不用特地照顾爸爸的面子了,我已经是节操瓶子破摔了。

    小黑碳更是没有意见,在我目光落到她那边时轻轻点着头,乖巧的不得了。

    “那么就这样决定吧,明天一路历练,一路回去,反正时间也不赶,当是节约回城卷轴。”

    我看向小狐狸。她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想了想后,点头表示没问题,在这个位置,一路回精灵边境。一天时间已经足够了。因为精灵族边境历练区域分布。和联盟有着极大不同,联盟的纵向,而精灵族则是横向。每个区域都和边境城镇相连着,连传送站都省下了。

    方便到是方便,就是在联盟历练惯了,有点不习惯这种节奏而已,当然,这也和我们一直在离边境不远的地方打转,并未深入有关,不然就算是横向分布,也不是一两天就能赶回去。

    “好吧,没有其他意外的话,就这么决定下来了。”见没有人反对,我微微一笑,低下头,继续在信纸上书写,看来得加多几句话,告诉女孩们这个决定了,顺便也让她们回去休息休息,光是想到她们在第二世界,和那些更强大的怪物战斗,可能会经常受伤,我就怪心疼的。

    时间流逝的飞快,当我将又一张信纸写好,吹干笔迹的时候,已经离刚才做出决定过去了好几个小时,原本初升的血月现在已经有两杆那么高,慢慢进入深夜了。

    抬起头,正好看到西露丝和艾柯露齐齐的遮着小嘴,轻轻打了一个哈欠,我不禁莞尔,这对一个模子里印出的双胞胎,要不要连哈欠都一起打?

    “想睡的话,早点睡不就行了?”见双子公主露出倦意,小黑碳则是在地上玩着石子,竟然还玩入神了,似乎这就是她打发时间的最好方式,我不禁心疼不已。

    “我们想等特蕾西阿姨一起。”双子公主相视一眼,齐齐说道。

    “特蕾西阿姨明天就要离开了吧,所以不想错过了这个晚上。”

    我微微一愣,离开?哦,对了,的确,明天要回去,我难道还能以圣月贤狼的姿态回精灵族?宝贝女儿连这个都为我想到了,特地说出来,给我一个离开变回本体的理由,这是何等的善解人意。

    “是了,明天的确要离开了,真舍不得大家,来,让我抱一抱。”我感动的抹了抹眼角,西露丝和艾柯露立刻凑上来,被我抱在怀里,亲昵贴着她们的滑嫩脸蛋。

    小狐狸则是在一旁给了我记白眼,似乎在说,连这种事情都要女儿提醒照顾,真担心你会成为废材。

    又抱了抱小黑碳,最后,我还想给小狐狸一个【离别】拥抱,却被这只机智害羞的小狐狸提前察觉到了意图,“你想的到美”这样瞪了我一眼,飞快闪开了。

    在女儿们的偷笑注视中,我无奈的放弃打算,铺好被毯,刚刚躺下,西露丝和艾柯露就以熟练的仿佛已经成为一种本能的动作,一左一右躺下抱上来,连抱的位置,枕的地方,都和以往每天晚上完全相同,没有一分差毫,这种让人震惊的能力,让我无语了好半天,拜托你们把更多的精神用到历练上啊喂。

    小黑碳的动作则是相对缓慢,就像一只想要向主人撒娇,却又担心主人心情不好把她随脚踢开的忐忑不安的柔怯小猫,动作十分的小心翼翼,直到西露丝和艾柯露伸手拉了她一把,谨慎过头的她才完全趴到我怀里,幸福的闭上眼,似乎很快就睡着了。

    小狐狸则是一如既往的在对面躺下,不给我任何5p的机会。

    “宝贝,晚安。”我低声喃喃道。

    “晚安,爸爸。”西露丝和艾柯露的樱唇不断靠近,无声的印了上来,随即便满足一笑,把身子蜷了蜷,跟在小黑碳后面,很快也进入了梦乡。

    为了不留痕迹的脱身,我今晚并未进入梦之境界修炼,美美的睡了一觉后,天才刚刚微亮就已经睁开了双眼。

    就是这个时候了,因为梦之境界的修炼,我每次都是最晚起床的一个,正因如此才找不到变回去的机会。

    双子公主一左一右。小黑碳躺在上面,就像一个用少女稚嫩的娇躯所组成的囚笼,将我牢牢禁锢在里面,不过问题不大,更坚固的【囚笼】我都摆脱过,这种难度已经构不成挑战。

    先是轻手轻脚的从双子公主的怀抱中抽出胳膊,抱着小黑碳飞快的坐起来,再把小黑碳从怀里摘下,放到中间,代替我的位置。这个过程一定要快。否则西露丝和艾柯露就会有所察觉。

    果然,我才刚刚把小黑碳放下,西露丝和艾柯露就立刻缠了上去,把小黑碳当成我。紧紧抱住。这让睡梦中的小黑碳。仿佛做了一个被什么东西给缠绕上的噩梦,眉头微微皱起。

    抱歉了,小黑碳。我在心里道了一声歉,飞快的离开,一口气飞出数公里之外,取消变身,当时就热泪满盈了。

    终于,终于恢复本体了,一个月,足足一个月时间啊。

    我立刻摸了摸胸口,感觉这平坦硬朗的胸口,从未有过的宽广,结实,再站着低头看了一眼,那久违的视角更让我感动。

    你知道身为一个男人,低下头的时候看不到自己的脚尖,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微妙心情吗?

    久违的男儿身,久违的小伙伴,久违的节操上涨,实在太棒了,喔嚯~~~~~~

    宛如人猿泰山一样,我激动的拢着嘴,向森林深处呐喊起来。

    “够了,你这个大变态。”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却是小狐狸。

    “你跟踪我?”我摆出一个防御架势,警惕问道。

    “只是想看看你这坏蛋变回去以后,到底会是什么反应罢了。”小狐狸露出饶有兴趣的目光。

    “你期待什么反应?”

    “没有看到依依不舍的表情,有点可惜,看来你还不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大变态。”

    “我本来就不是变态好不好!”我怒吼道,忽然眼珠子一转,不动声色的走近小狐狸,忽然一把将她抱住。

    “你……你要干什么?”小狐狸一愣,狐狸尾巴立刻就噗通噗通的大幅度摇摆起来。

    “没什么,只是维持了那种变身一个月,想找回点久违的感觉。”

    “久违的感觉?”小狐狸还没有察觉到我的狼尾巴露了出来,还在一脸傻乎乎的困惑问道。

    她的话刚落音,就愕然而止,因为被我紧紧吻住,堵住了嘴唇。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将小狐狸的娇躯压在树下,我肆意的,熟练的吻着,很快就找到了这只小天狐的弱点,让她没来得及挣扎,就陷入了情迷之中。

    久违的男性魔爪,也乘着此时,攀上了小狐狸的半边酥胸,隔着衣服缓缓搓揉,让它变换各种形状,那种美妙的手感以及带来的强烈**,果然不是揉自己……

    卡,打住打住,导演,请务必将刚才那句话掐掉,不然我要罢演了!

    “你……你这坏蛋……到底……不行……在这里……呜呜呜~~~”在我逐步升级的手段下,小狐狸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勉强聚起一分清醒意识,发出无力的挣扎和抗议。

    “抱歉,已经忍不住了,谁让我的小狐狸那么诱人。”从那甘甜娇嫩的樱唇上挪开,一路吻上,轻轻咬住了那不断颤抖的尖尖狐耳,我低声说道。

    “不行……不行,西露丝她们……的……的安全……不想顾及了吗?”小狐狸还算聪明,忽然拿出一个我没办法拒绝的理由,不过……

    “安心吧,这里距离她们只有几里,有个风吹草动,立刻就能感觉到。”说到这里,我不由的庆幸,幸好没有跑太远,不然我现在就只能因为这个理由而放弃了,再怎么地,女儿的安全也要排在第一位。

    最具威胁力的理由都被化解,甚至隐约反而被说服了,小狐狸发出一声不堪娇羞的悲鸣,似乎已经认命。

    不到一会,这片不大的小丛林里,就传来若有若无的,被极力压抑的低吟,天狐圣女的情动之声,是世间最天然纯粹的媚药,这一声声如丝如泣,如泉如蜜的诱人妩媚,化作淡淡的粉红气息。将丛林笼罩,仿佛把里面变成了一个爱欲牢笼,让身处其中的被眷爱的恋人,难以自拔。

    如果有人能够看到这一幕,定会感叹,天狐情殇,的确是毫不夸张。

    足足大半个小时,最后一抹粉红才在轻风中消弭干净,只剩下低低的喘息,似在回味着刚才的暧昧。

    “放开。你这色狼。坏蛋,大家都快醒过来了。”回过神来的小狐狸,忽然羞极的一把把我推开,却忘记了她的一双**还挂在我的腰上。后背还紧紧靠着树干。这一推。却是软弱无力。

    不用她说我也知道,否则怎么会如此轻易善罢甘休,那肯定是要压榨出小狐狸的三尾形态。把自己这爆发的**给榨干了再说。

    “知道,我自己来,你这只小笨狐狸。”我低头吻了她一口,笑道。

    “你说本天狐什么,再说一遍试试?”这只小天狐立刻抬起头,朝我张牙舞爪的露出两颗小虎牙,刚才在激烈的快感中软成一团,温顺乖巧,任君采拮的样子,已经完全看不到。

    “我说我这就离开。”偷笑一声,我颇为依依不舍的离开小狐狸的身体,放她落地,和她双腿一起落地的还有那滴滴答答的粘稠液体,脚下的泥土已经被这些液体完全浇灌湿透,传出的一股熟悉怪味,让小狐狸脸红耳赤。

    对此,我只能假装在一旁看风景,尽量不招惹这只处于羞耻状态之中,随时可能暴走的小天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