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一十一章 手办不是那么好捏
    ***************************************************************************************************

    梦之境界里,激烈的交战声不绝于耳,并非是以前那种一个人胡乱甩三重击的孤独爆炸声,而是血肉碰撞,撕裂,金属交错咆哮,实打实的多人混战。

    四个浑身肌肉,皮肤黝黑,上半身健壮的宛若倒三角形状,兼之一脸彪悍狰狞,宛如兄贵史泰龙版本的巨大沉沦魔,以快如闪电般的速度在空间里穿梭,原本属于沉沦魔特有的小片刀,到了它们手中,也变成了类似武侠小说里的九环大刀,一米四五长,宛如巨锤长斧,每一次落下都能带起数百米长的冲击波,将大地割裂。

    偏偏这样的巨型武器,在巨大的沉沦魔手中,却又举重若轻,时而携万顷之力,破釜沉舟,时而轻灵闪烁,宛如蝴蝶般在空气中留下残影,一如那些刀术已达化境的宗师。

    这四个肌肉沉沦魔,正是我那时刚到地狱世界,迎来的第一波强敌,被我【亲切】的称呼为史泰龙沉沦魔,当初和它们纠缠了许久,最后,这四个家伙知道啃不动cosplay熊,竟然很没高手风范的利用地形跑了。

    不过,多亏了这一番交战。让我对它们的模样,能力,性格,技巧,以及四为一体的合击战术,都有不浅的了解,所以能在梦之境界里把它们捏出来,只可惜终究是没有了解太深,和这这四个假货交战,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和真货就是没办法比。

    虽说如此。它们也是我现在能找到的比较合适的对手之一了。

    在梦之境界里面,练习捏手办大概花了十个小时左右,现实之中,大概过了三个小时左右。我才开始利用这些手办进行真正的战斗。

    谨慎起见。首先我还是挑了较弱一筹的敌人。想了想,就将这个第一次,荣幸的给了在常年驻扎在邪恶洞窟。甘愿坚守在最苦最累的环境里,为下一代新人冒险者做出了一次次贡献的劳动模范尸体发火童鞋,据说营地新人的第一件蓝色装备,大多都是尸体发火贡献,如果是真的,那这家伙也是个不逊色于沉沦魔的好人。

    我假惺惺的含泪一把,心里却在暗想,不知道尸体发火现在有没有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有名有姓的领主里面,就属这货混的最差,实力最低,要不是邪恶洞窟的环境太差,早就有其他魔王级的怪物强者将它取而代之了。

    看了尸体发火和萨绮丽三人交战一次,又身亲和它战斗过,对于尸体发火的能力,我可以说是联盟里了解最深的一个,因此没过多久就将这货给捏了出来,当然,实力还停留在当初和它战斗时的领域巅峰。

    然后战斗开始了,第一手,尸体发火就被我揍飞了出去,看看倒地打滚,哀嚎不起的尸体发火,再看看自己的熊掌,我寻思着是不是太欺负人了一点,毕竟这个尸体发火,当初可是连我的地狱格斗熊都没打过,差点被我宰了,现在换成cosplay熊,它更不是一合之敌。

    看来还是太谨慎了一点,没事,就当是热身,热身。

    我讪讪笑着,将尸体发火给捏碎了,再想捏另外一个敌人,深知其能力,又强过尸体发火的家伙有……有哪些呢?

    扳着手指头一数,我发现也并不是那么多,首先一个是半只脚踏入世界之力的痛苦蠕虫,然后是被操纵下的本子娜,紧接着是小幽灵的父亲骸骨再生——骷髅将军,再后是赫拉森,四个史泰龙沉沦魔,绿龙德鲁伊威克森爷爷,等等。

    哦哦,对了,别忘记黑龙艾利亚斯那货,它也是个超级强者,只不过是当时示弱,故意保留了实力,故意被我和阿尔托莉雅打败,想实施它不为人知的阴谋,结果到最后不知怎么就挂了,那一场战斗是赢的相当莫名其妙。

    还有,偷偷的小声补充一下,金属复制体变成的阿地尔狱托格莉斗雅熊,其实实力也还是有几分的,在领域境界里面算是个强者,只不过这货倒霉,谁不惹偏偏去惹阿尔托莉雅,吾王的逆鳞岂是那么好碰,虽然嘴里不说,但我觉得阿尔托莉雅还是有点介意这一次的事件,所以就算在梦之境界里,我也只能小声的提一下。

    咳咳,最后,就是我现在还无法匹敌的死林统治者,巨型魔王血肉复生者,至于金色秃鹰恶魔以及巨大沙虫王者,这些我只是远远看过它们的战斗,对它们并不了解,根本捏不出来。

    呃,啊,好吧,我承认,死林统治者也难以捏出,就算捏出来,也就只会一招深呼吸,谁让它就只用过这招对付我,偏偏还差点把我给干掉了呢?

    想到这里,我心里一阵挫败,真正的强者,只是吸口气就能让我陷入生命之危,更别说四魔王三魔神这种超级强者了,我要走的路还很遥远啊。

    长吁短叹了一番,我打起精神,继续自己的修炼之旅,首先来个痛苦蠕虫套餐吧,谁让这家伙敢碰我的宝贝女儿,死一万次也不足惜。

    足足把痛苦蠕虫虐了一百遍后,我才意犹未尽的停下,知道继续下去对我的修炼不会有帮助,痛苦蠕虫的实力太低了,我已经看不上眼了,欺负弱者不是本德鲁伊的性格。

    抱歉,我撒谎了,其实我超喜欢欺负弱者,超喜欢虐菜,恨不得四魔王三魔神都是菜,任由我虐才好。

    无情的扔掉了被玩坏的痛苦蠕虫。接下来谁比较好呢?黑龙艾利亚斯?这是个不错的对手,当初也表现出了世界之力初级的实力,可惜这个阴谋家,当初放水放的太厉害了,现在回忆起来,站在世界之力境界的高度回想那场战斗,更是觉得当时的艾利亚斯,简直放水放的丧心病狂,毫无人性,它哪怕是拿出一成的实力。都不是我和阿尔托莉雅能够匹敌的。

    这种必须严重鄙视的放水行为。导致了我现在就算把它捏出来,实力也比痛苦蠕虫强不了多少,毕竟捏出来的怪物,是以自己对对方的了解为原型。必须有真实的记忆资料库作为框架。不是我把它想像的有多厉害。它就会有多厉害。

    黑龙艾利亚斯不行,骷髅将军和赫拉森也被我否决了,首先是骷髅将军。怎么说也是小幽灵的父亲的骸骨,我的岳父大人,怎么能把它捏出来当对手呢?而且小幽灵也时常要进入梦之境界,被她看到的话,就更加不好了。

    至于赫拉森,也是同样的道理,这是一位为了赎罪而活着的可敬老人,我实在没办法把他捏出来当对手。

    威克森爷爷也不能捏,他是我到世界之力境界的半个老师,而且是我诸多老师里面,除了人妻骑士以外最负责的一个,我怎么能下得了手,再说了,其实我对威克森爷爷的能力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的绿龙状态,辅助治疗防御能力很强。

    说起老师的话,我到是很愿意捏个老酒鬼,把她揍的死去活来,可惜可惜,虽然和我战斗最多的就是她,但是我对她的真正实力,到现在还未摸清,谁让这老女人挖粪涂墙以后,就没有和我交手过了。

    腿毛仙人……严重pass,就算我能把他捏出来,也是被他一根手指虐的下场。

    贝安沙,萌萌的小师妹,一来不忍心,二来更不是她的对手。

    这样不断的排除,我发现到了最后,只剩下史泰龙沉沦魔以及圣月贤狼的处女战对手冰之守护者,这些怪物比较合适了,要是敢作死点,享受被虐的快感,那巨型魔王血肉复生者也不是不可以考虑。

    这样算起来,一向自诩和强者对战经验丰富的我,其实也并没有和多少世界之力强者交战过。

    这样发出感叹的某德鲁伊,其实并不知道,就算是联盟其他世界之力强者,诸如世界之力高级境界的威克森,和同境界的地狱强者交手的机会和经验也不多,毕竟到了这个等级,要么互相克制,对峙那么几秒或者随便露几手做做样子,要么就是真的不死不休,呼朋唤友,大打群架,联盟现在还伤不起。

    考虑过后,我就开始捏史泰龙沉沦魔,以它们为对手一直交战至今。

    “嘎姆!”卖了个破绽,躲过一刀,我气势汹汹的将三重空气压缩拳,狠狠击在一个史泰龙沉沦魔身上,正中心脏,一招黑虎掏心把它击出数千米远,砸落在地。

    空气压缩拳虽然是范围攻击,但是压缩到一个点,爆发的威力也不可小视,可惜沉沦魔天生抗火,我最熟练的三重焰拳,对它们的效果并不是太好。

    再次发出一声爆喝,从肩胛位置冒出来的深红之爪,化作巨大的火焰拳头,乘着史泰龙沉沦魔只有三个,合击术露出破绽,狠狠轰出去。

    再来,三重空气压缩拳!

    两只深红之爪,各自击向左右两边,虽然史泰龙沉沦魔躲的快,但还是被空气压缩拳轰出的巨大暴风给刮飞出去。

    眨眼间,眼前就只剩下一个史泰龙沉沦魔,它似乎终于意识到了形势不妙,拔腿就跑,想要拖延时间等待其他三位兄弟回来再战。

    我岂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双拳双爪,狠狠交叉一挥,两道三重空间能量斩封锁住了斯史泰龙沉沦魔的躲闪路线,然后,背上的一双深红之爪忽然变成诡异的油绿色,仿佛能从上面滴出毒液。

    四连二重狂犬病!

    一双熊爪,以及一双毒素缠绕的深红之爪,均带着墨绿爪痕,在这名史泰龙沉沦魔身上狠狠划过,一声惨叫,这个可怜的家伙完全变成了巨绿人,在剧毒作用下昏昏沉沉的从半空掉落。

    我正打算乘胜追击。先干掉一个再说,另外三个却再次冲了上来,它们也知道被逐一击破的后果。

    可惜了,难得一次好机会啊。

    看着身体泛绿的史泰龙沉沦魔掉落的身影,我暗暗摇头,要是二重狂犬病升级到三重狂犬病,刚才那一招就可能将它毙命,至少失去战斗能力,剩下三个就好办多了。

    果然到了这种关键时刻,才能深刻意识到招式的好处。必须勤加修炼才行。打起精神,我继续和史泰龙沉沦魔战做一团,空旷无边的梦之境界,不绝于耳的战斗爆响。充斥着这整个世界。

    这场战斗一直持续了五六个小时。最后一个史泰龙沉沦魔才倒在我的脚下。最让我绝望的是,它们不会爆落装备。

    绝望了,对这个不会爆落装备的梦之境界绝望了!

    我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连擦把汗的力气都欠奉。

    不愧是沉沦魔,哪怕是浑身肌肉长成史泰龙那样,那刻入骨子里的猥琐胆小性格,也依然一点都没有变化。

    在我干掉第二个史泰龙沉沦魔的时候,剩余两个就开始四处逃窜,我好不容易追上一个干掉,另外一个却已经跑的无影无踪,要不是梦之境界就是我的脑海,我是这里的主人,无论它跑到哪都能锁定位置的话,早就被它开溜了。

    就算如此,我也整整追杀了它十条街那么远,才好不容易将这滑溜的家伙逮住干掉,后面差不多二分之一的时间,都是用来追杀干掉这最后一个家伙,可想而知我追的有多辛苦,好几次都想干脆挥挥手,把这家伙直接捏碎算了,只可惜内心那点微不足道的高手尊严,阻止了我这样做,最后以夸父追日的气势,逆袭成功。

    休息一会,准备离开梦之境界吧。

    感觉精神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再消耗下去,就会影响到明天的梦之境界修炼,而且在梦之境界里已经过了十六七个小时,现实中就是五六个小时左右,天也差不多快亮了。

    我见好就收,准备离开。

    眨了眨眼,现实中的圣月贤狼开始清醒过来,眼角余光传来不远处依然烧着的篝火,那橘黄色的柔和光线,天空已经开始微微泛亮,再过不久大家就要陆续起床了。

    轻轻呼出一口疲惫的气息,头有点沉,这是精神力消耗轻微过度的症状,以圣月贤狼的恢复速度,只要休息一会就行了。

    左右两边看看,可爱的双子公主,依然保持着睡前的姿势,安安分分的靠在怀里,发出均匀甜美的细微呼吸,宛如丝绸一样漂亮光泽的乌黑秀发,就仿佛是缎带一样柔顺披落,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去摸一摸,感受一下那份如丝光滑。

    恬静的睡脸,在朦胧火光下也是柔和无比,宛如睡美人一般,心里陡然冒出一股吻下去的冲动。

    一对双胞胎睡美人啊,那白马王子何其荣幸。

    心里微微一笑,满是温馨,我在西露丝和艾柯露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口,目光又落到小黑碳身上,顿时哭笑不得。

    她被两个无良姐姐召唤过来,却又不愿意让个好位置,委屈的小黑碳只能枕在我的小腹上,竟然也睡的十分香甜。

    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位置睡,明明还有很多地方吧,我心里暗自担心,小黑碳该不会受到夜魔血脉影响,下意识做出这样的选择吧,因为你看,这样枕在我的腹上,她的脸正对着那个位置,幸好我现在是变身状态,没有小伙伴,不然的话,我怕小黑碳隔的那么近,闻到稍许奇怪的味道,说不定夜魔一面直接就觉醒过来觅食了。

    血液是夜魔的粮食,【哔】液是夜魔的零食,一般来说,是白饭好吃,还是零食的味道更诱人?想必答案不用我说,大家心里都知道吧。

    不行,那里是个危险位置,以后得和小黑碳说一说,不能让她靠在那个部位睡。

    想到以后可能发生的种种事件,我连忙在心里提醒自己,要小心再小心,绝对不能惯坏小黑碳,让她喜欢上吃零食,从此走上不归路。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我的眼皮也逐渐合上,离天亮还有一个小时多点,还可以睡一觉,这一觉便能充分让我的精神力得到回复。

    等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从地平线上缓缓抬起的朝阳,将篝火的光线完全覆盖,带着湿润水雾的清新晨风,从脸上拂过,冰冰凉凉的,十分舒服。

    “爸爸醒过来了。”女儿们不知何时已经先醒过来,却还赖在我怀里,仿佛我的睡脸很好看似的,一眨不眨的盯过来。

    爸爸?

    我露出困惑目光,大脑还有点迷糊。

    “啊,是特蕾西阿姨才对。”这个无意识的举动,却让双子公主意识到什么,连忙改口。

    特蕾西阿姨?

    我想了想,恍然大悟,是了,我现在还在用圣月贤狼变身玩着cosplay。

    难道我的一生,已经和cosplay结下了不解之缘?想到这里,我顿时有种泪奔的冲动……

    ***************************************************************************************************

    民那,愚人节过的快乐吗?小七今天可是被忽悠的分不清东南西北,感觉世界充满了恶意,呜~~~说好的汉化呢魂淡!!!

    ps:月初求保底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