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零九章 双子公主:以女性的名义,攻略!
    ***************************************************************************************************

    此时,我能做到的只有把女儿们搂在怀里,祈求她们的原谅。

    只不过这个举动,似乎让西露丝和艾柯露发现了……呃,发现了某种新大陆,在怀里,她们逐渐的褪去刚才的茫然不知所措,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探索的好奇。

    尤其是对于头上枕着的柔软之物。

    蹭……再蹭蹭……

    我终于也发现了异样,看到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小调皮公主,一个劲的往我怀里蹭,就连小黑碳也有点跃跃欲试。

    “你……你们在做什么?”我感觉不妙,女儿们的奇怪举动,让我又想起了幻想乡的那位笨蛋女儿。

    “爸……不对,是特蕾西阿姨才对,特蕾西阿姨的怀里好舒服。”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说话间还不忘记在我怀里蹭脸,发出舒服感叹。

    “是……是吗?”我满脸瀑布,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在我茫然尴尬的时候,西露丝和艾柯露却似乎通过双胞胎的心灵感应,达成了某种协议,她们相视狡黠的一笑,忽然离开我的怀抱,把中间的小黑碳按在我的怀里面。

    原本一口气搂着三个女儿,怀里的位置自然是不够用。显得很拥挤,现在双子公主离开,只剩下小黑碳,原本拥挤的空间就变得很充裕,又在双子公主恶作剧般的一按之下,小黑碳的脸蛋,自然而然的深深陷入到了我的怀抱里面。

    别逼我用更具体的话来形容,总之明白就好。

    我继续发愣,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将小黑碳推开?不行不行。这样岂不是伤了她的心?小黑碳可是纤细而敏感的小动物类型。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就可能让她感到自己被抛弃了。

    就这样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小黑碳主动从怀里探出头,微微喘着气。大概是憋坏了。

    “莉莉斯。怎么样。怎么样?”姐姐们迫不及待的问道。

    “嗯。”不知是憋气还是其他原因,小黑碳平时哪精致而冷淡的面庞,难得一见的变得通红诱人。她用力的点了点头。

    “很软,很香,很舒服,还有爸……还有十分熟悉的味道。”

    “那么换我了。”按照从小到大的顺序,艾柯露从小黑碳拿接过棒子,欢呼的扑到我的怀里,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和小黑碳一样,将脸深深埋到我的怀抱里。

    虽然不知道艾柯露现在的表情如何,但是看西露丝就知道了,这对双胞胎不仅心心相印,连互相之间的感觉都能共享,简直就像是拥有同一个灵魂似的。

    西露丝在一旁看着艾柯露,渐渐的,脸颊通红,眯起了眼,露出幸福而陶醉的表情,脸蛋不断在空气中磨蹭,仿佛那里有着什么让她眷恋的东西。

    好一会儿,艾柯露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接着是西露丝宛如小猫咪一样,迫不及待的扑了过来。

    艾柯露一边回味着刚才的舒服感觉,一边感受着从姐姐那里传来的舒服感觉,享受着双重的幸福,不好意思的朝妹妹莉莉斯眨了眨眼。

    抱歉,莉莉斯,我们可不是在作弊哦,要是你也像我们一样,能够互相共享感觉就好了,可惜这是我和西露丝的专利。

    等西露丝结束,我终于乘着空隙说话,避免露出留恋之色的女儿们,想要再来上一回。

    “等……等等,西露丝,艾柯露,莉莉斯,虽然这种事不应该由我来教你们,但是不可以对刚刚认识的人太亲近哦,小心以后被骗。”我慌慌张张的说道,也顾不得身份问题了。

    “是的,特蕾西阿姨,我们知道了。”双子公主惋惜的看着我的怀里,乖巧的点头应道。

    “想要撒娇的话,其实找露西亚……呃,露西亚?”

    我转头过去寻找支援,却发现预想之中的支援,此时却和女儿们一样,死死盯着我怀里,眼睛一眨不眨。

    为什么?为什么?

    竟然比本天狐和那只发光体幽灵还要大,输给发光体幽灵也就算了,为什么连这家伙都比不上,为什么连一个男人都比不上?

    露西亚遭受到自出生以来最严重的打击,这个打击如此沉重,甚至一度让她怀疑自己以前深信不疑的魅力,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大,不然的话,为什么连一个男人都比不上呢?

    想着想着,这只小天狐一脸落魄,就差做一个otz的动作,以表达此时内心的极度无力和悲伤了,那平时总是得意骄傲自信的摇来摆去的狐狸尾巴,此时垂落在地,光滑漂亮的毛发,仿佛也黯然失色。

    输了,本天狐的魅力,输给一个男人了。

    “露西亚?”我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不明白这只小天狐为什么忽然摆出一副挫败的表情,以前可从来没见她这样过,总是一副自信十足的样子,哪怕面对女王气场十足的莎尔娜姐姐,她气势虽然落了下风,但内心那份高傲却未曾动摇过分毫。

    这一声轻轻的呼唤,仿佛成了导火索,让露西亚从败家之狐的悲哀中清醒过来,忽然抬起了头,再次死死的盯着对方的胸部,眼中充满了怨念。

    正当我被这只小狐狸盯的毛骨悚然,想要说点什么时,终于,从对方口中缓缓说出五字。

    “胸部变态。”

    轰隆隆——我脑海中闪过无数霹雳,宛如被一只利箭穿过胸膛般。痛苦的捂住了胸口,但是手心一碰触到那份高耸柔软,立刻又心惊胆战的撤了回去,改而捂住膝盖。

    小狐狸的心情,我大概能理解,当初小幽灵也是这样,死死盯着我的胸部,眼中充满了怨念,这份属于女人独有的骄傲,被男人战胜的挫败感。甚至元凶的我多少能感受到几分。

    但是。也没必要把话说的那么过分吧,又不是我想变成这样的,为什么人与人之间要互相伤害!

    “露西亚,你听我说……”我上前一步。绞尽脑汁想解释点什么。却见这只小狐狸脸色大变。

    “不……不要靠过来。呜呜~~~呜呜呜~~~我知道,我就知道,你这坏蛋一定是和那只发光体幽灵联合起来。想要打击本天狐的,一定是这样没错,你们这些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说着,小狐狸竟然……呃,竟然转身泪奔而去了。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离去的身影,半晌说不出话来。

    没想到平时成熟冷静的小狐狸,竟然会做出如此幼稚之举,可见她内心受到了多么沉重的打击,连智商和年龄都被打回到幼年去了。

    怎么办,要不要追上去好?但是追上去,女儿们她们怎么办,把她们留在这里更让人放心不下。

    我困扰的挠了挠头,在出发之前,各种可能性都考虑过,哪怕是自己出现问题,也考虑在内了,就是没想过聪明机智的小狐狸竟然会出现问题,让我左右为难。

    应该没事吧,以她的实力,在这种低级的历练区域。

    想了想,我还是留了下来,一切以西露丝她们的安全为主。

    “露西亚阿姨……没问题吧?”西露丝和艾柯露,有些感同身受的看着露西亚离去的背影,身为女性,她们又岂会不了解露西亚内心的挫败,只不过性格不同,双子公主到不是很在意这种事,或许是在家里,被琳娅妈妈刺激惯了,【心胸】变得豁达了吧。

    反正没有垫底,比莎拉姐姐要好,比维拉丝妈妈或许也能好点,双子公主在内心里,小声的这样安慰自己。

    第二世界,被念到名字的两名少女,不约而同的胸口一窒,尤其是某萝莉人妻,更是异常熟悉这种刺痛感——一定是自己不争气的贫乳,此时又被谁拿去比较,自我安慰了。

    没事的,没事的,大哥哥说贫乳最棒了,最喜欢萝莉了,我只要有大哥哥喜欢疼爱就好,大胸部什么的,才不在意,一点也不在乎。

    莎拉一边喝汤,一边默默垂泪,感觉喝下的汤仿佛也带着了泪水的苦涩味道。

    和已经习惯了的莎拉相比,维拉丝却中枪中的莫名其妙,一脸茫然——难道说大人又在叨念自己了?不对啊,这种窒息感。

    回到第一世界精灵边境,眼看气氛有点沉默,双子公主灵动的眸子轻轻一转,找到了话题。

    爸爸不是想要掩饰自己的身份吗?那就找个话题,让他更加心安理得的掩饰下去,这样也能减轻爸爸的尴尬。

    “特蕾西阿姨,你知道我们的爸爸去哪里了吗?刚才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我们都有点担心。”双子公主齐声问道。

    “嗯……啊……爸爸……你们的爸爸啊。”我愣了半晌,反应过来现在的身份,连忙回答。

    “哦,我记起来了,嗯嗯,就是这么回事,你们的爸爸临时有点事,所以拜托我来保护你们,他很快就会回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本来刚才是最好的说出事实的机会,但是……女儿们啊,请原谅你们无能而懦弱,还幻想着保住最后一点节操的爸爸吧。

    这个回答错漏百出,比如说既然是被拜托了要保护西露丝她们,为什么又会出现在湖底之下呢?

    不过,西露丝和艾柯露并非要争取的答案,善解人意的她们,只不过是想帮爸爸弥补那番憋足谎言的一些漏洞,让谎言变得更加真实完整,以便给亲爱的爸爸挽留节操罢了。

    话题围绕着特蕾西和爸爸之间,继续进行,在机智的女儿们的带动下,我这个笨蛋父亲。说着说着,竟然产生了有一种——自己该不会真的是红龙女王,受到某德鲁伊之托才前来保护他的女儿这样吧?

    当然,这种错觉只在脑海里维持了一刹那,就被我击碎了,没过多久,泪奔而去的小狐狸回来了,眼眶依然微红,看着我的目光依然充满各种不服。

    “时间不早了,大家明天还要历练。早点休息吧。我也要走了……”说着,我站了起来,正准备离开,找个地方取消变身然后返回来。

    “特蕾西阿姨要走了吗?”西露丝和艾柯露露出依依不舍的目光。

    “是……是啊。嗯。有点事……”我哈哈苦笑道。

    “不能陪我们一起吗?爸爸离开了。多一个人,就多一分热闹。”公主们开口挽留道。

    “这个……”我很想告诉她们,我(特蕾西)离开了。你们的爸爸立刻就能回来了,但是这样说也太明显了一点吧。

    没办法,就再陪多她们一晚吧,明天早上悄悄醒过来,躲到远处取消了变身再回来也不迟。

    想到这里,我迟疑的点了点头。

    而小狐狸则是又是不远处轻轻嘀咕了一声胸部变态,我说你对胸部到底有多执着啊!

    “特蕾西阿姨万岁!”双子公主高声欢呼起来,我完全不明白有什么好高兴的,你们其实也知道的吧,把我留下,你们的爸爸就回不来了,难道就那么不想让你们的爸爸回来吗?

    呜呜呜,如果真是这样,好痛苦,我的心好痛苦,西露丝,艾柯露,难道你们已经开始讨厌爸爸了吗?终于迎来了迟来的叛逆期了吗?

    心里滴着泪水,我强颜欢笑的开始取出毛毯,准备睡觉。

    貌似,我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继续进入梦之境界里修炼了,忽然想到这个可能性,我心里的悲哀失落微微一扫,答应留下来,也并不是完全没有好处,如果刚刚离开,取消变身回来,今晚就没办法修炼了。

    正当我准备躺下时,忽然间双子公主抱着枕头,面带娇俏害羞的笑容,凑了过来。

    “特蕾西阿姨。”

    “嗯?”我不明所以的应了一声。

    “我们……我们想和你一起睡,可以吗?”西露丝和艾柯露扭捏着,终于开了口。

    两人极力挽留眼前的特蕾西阿姨状态的爸爸,不是没有原因的,西露丝和艾柯露年纪大了,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少女,不再是以前可以任意撒娇的小小公主了。

    心里有了少女的矜持,她们两个已经没办法在维拉丝她们面前,说着想要和爸爸一起睡觉的话了,当然,如果爸爸一个人睡,两人到是可以偷偷的去【夜袭】,只是爸爸一个人睡的时间太少了,至于为什么少,这种简单的问题只要是个暗黑大陆人都清楚。

    就在刚才,双子公主灵机一动,要是换成这副模样的爸爸,不是可以光明正大的要求和他一起睡,哪怕在露西亚阿姨和莉莉斯面前,也不用担心。

    这才是双子公主极力挽留圣月贤狼形态的某德鲁伊的真正目的。

    见双子公主一人抱着一个枕头,而且不知何时还换上了睡衣,我无语半晌,看了小狐狸一眼,发现她好像并没有觉得太奇怪。

    难道说,我成功的在大家面前树立起了女性形象,十多年的男性形象,在一夜之间全然崩溃?

    大受打击的喷出一口老血,我含泪的点了点头,心里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

    好吧,竟然你们统统都已经把我当成真正的女性了,我就做个真正的女性给你们看……才怪呢混蛋!我可是罗格第一纯爷们,哪是那么轻易能动摇得了的,明天立刻变回去,我已经受够了混蛋!

    西露丝艾柯露欢呼一声,动作利索娴熟的把枕头放在我的两边,宛如之前已经练习过千百次了般……好吧,的确是已经做过不下百次了。

    为了避嫌,掩饰内心那份激动和爱恋,西露丝和艾柯露又向小黑碳招手,把她也拉了过来,父女四人……不对,是三名少女加上一个伪装成红龙女王的变态一起睡。

    混蛋,我到底该怎样定义现在的自己,谁来教教我!

    “爸……特蕾西阿姨,诶嘿嘿~~~”双子公主们撒娇的抱着起我的手臂,理所当然的将手足缠绕上来,少女那温暖柔软的娇躯,也跟着紧紧贴了上来,让人心旷神怡的幽香充斥鼻中。

    因为大家都是女性,所以这样做没有任何问题。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