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一百零八章 妾身素红龙女王哒
    ***************************************************************************************************

    就在这时,我感觉到了一道看戏的目光,在自己以及埃里雅身上扫来扫去,仿佛在说,上啊,快上啊。

    我立刻清醒过来,吓了一身冷汗,下意识想对不远处的小幽灵说:等等,亲爱的,这是一场误会。

    呃……这台词,自己都觉得是在演一场三流狗血爱情剧了。

    “难怪能把小凡迷的神魂颠倒。”小幽灵绕着埃里雅转了一圈,摇头晃脑,宛如前辈一样趾高气扬,老气横秋的说道。

    “但是,光是有外表可不行,小凡的性格,本圣女最了解,知道他最喜欢什么,少女,你很有前途,怎么样,需要我教你怎么样诱惑小凡吗?一个月的学费只需要十颗完美钻石。”

    “不需要!”埃里雅还没有开口,我就连忙拒绝了,虽然学费很诱人,但是我更在意假如埃里雅跟小幽灵学坏了,人鱼之王到时候会不会一叉子把我给叉死。

    我连忙把埃里雅护在身后,摆出母鸡护小鸡的架势。

    “切,小凡真是个大笨蛋,明明本圣女在帮你赚宝石。”小幽灵不高兴了。

    “是在帮你自己吧,而且宝石虽然重要。但是我更在乎你我的小命啊笨蛋。”我一身冷汗的对小幽灵打眼色,示意她埃里雅上面可是【有人的】,分分钟可以一个鱼叉破坏炮将我们两个变成泥土的养分。

    “主人哥哥咿呀,吵架……可不好咿呀。”埃里雅在身后轻轻拉着我的衣服,用楚楚可怜的口吻道,仿佛为了平息我的怒气似的,她从后面搂上来,用脸蛋轻轻蹭着我的鬓角。

    那比最高级的丝绸还要光滑的皮肤,蹭的我一个激灵,转过身。飞快在埃里雅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好了。我和小幽灵是在开玩笑的,埃里雅,开始修炼吧。”

    “嗯。”善良的小人鱼依然有些担心的多看了我们一眼,才转身离去。

    “呼。终于走了。”我松口气。小声嘀咕道。直到现在,我还是没办法抵抗埃里雅的魅力,人鱼一族的美貌实在太恐怖了。

    “等着吧。总有一天,本圣女也会把笨蛋好色变态小凡迷的这样神魂颠倒。”小幽灵不知道从哪里燃起一股对抗意识,握着拳头,对着埃里雅的背影狠狠说道。

    “你已经把我迷的神魂颠倒了,笨蛋。”我好气好笑的摸着小圣女的头,在她额头上也亲了一口。

    “真的?”小幽灵神色柔和下来,歪头看着我。

    “真的,比钻石还要真。”

    “哇!不知为何这个保证格外的有说服力。”对钻石情有独钟的圣女殿下,觉得我这话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于是满意的点起了头。

    “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小懒猪今天竟然勤快了一回,我才刚刚开启梦之境界就已经进来了。”我又笑着揉起了小幽灵的脸蛋,只觉得这小圣女的脸蛋,魅力比埃里雅还要大,十多年了,百揉不厌,每次揉都有新鲜的手感,新鲜的发现。

    “讨厌,不许叫本圣女小懒猪。”大概是从我的眼神里察觉到了对揉脸这项工作的深深喜爱眷恋,再加上刚才的对抗意识还未燃烬,小幽灵难得没有立刻拨开我在她脸上作恶的大手,只是晃了晃小拳头抗议。

    “本圣女可是认真的,绝对要打败那只骚狐狸。”

    原来是因为小狐狸的关系啊,可以理解,争强好胜的圣女大人,上次在她的天敌面前输的如此凄惨,大概是又触痛了万年前经常被第二圣女候补人经常捉弄的黑历史。

    “那就好好干,少女,我看好你。”拍了拍小幽灵的肩膀,对她进行一番鼓励后,我也该开始自己的修炼了。

    首先,将小雪它们召唤出来,本来按照以往的习惯,我肯定是要让小雪陪维拉丝她们一起去,以便发生什么意外的时候,我这边随时能够察觉到,不过有塔莫娅在,再加上想让小雪它们好好修炼,所以便把它们留了下来,在梦之境界中一起修炼。

    眼看所有成员就位,我摇身一变,cosplay熊形态闪亮登场。

    嗯嗯,让我想想看,时隔数天的修炼,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好,这些天里,主要修炼的招式是三重空间能量斩,以及三重空气压缩拳。

    后者已经熟练掌握,欠缺的是更深层次的优化,至于前者,经过不断的练习,现在基本上也能百分之百施展出来,不会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想要熟练还得花点功夫。

    除此之外还有二重狂犬病,也是修炼的重点之一,毒素攻击的伤害还是很可观的,若是幸运遇到不抗毒的敌人,那真是比次次打出闪电的最高伤害还要爽。

    还有说好的单体眩晕技能【撞槌】,如果可以的话,群体眩晕的震波我也想学,可惜就算有梦之境界,时间上也不允许我如此挥霍,否则练成的招式,就会变得杂而不精。

    这几个招式练下来,cosplay熊才算是第一次达到一种比较全能的状态,有焰拳和狂犬病两种不同的元素攻击,面对单种元素免疫型敌人一点也不虚,有撞槌作为控制技,有空气压缩拳作为范围技,有空间能量斩作为干扰技,该有的几乎都有了。

    这样的cosplay熊,才是完全体的cosplay熊啊,想到美好的前景。我一张熊脸笑的裂开,得意的很。

    “瞧你一脸的熊样,再怎么练,遇到四魔王那种等级,还不是一根指头就能捏死。”

    有人见不得我好,瓮声瓮气的在耳边出言打击道。

    是艾芙丽娜,这家伙,一定又是在气氛我将它放置play了好几天,真是个害怕寂寞的家伙,拿它没办法。

    我摇头晃脑。露出一副悲天悯人之色。

    “总感觉好像被一只虫子给可怜了。是我的错觉吗?”

    “错觉,绝对的错觉,伟大的艾芙丽娜大人,怎么可能会被一只虫子鄙视呢?要被鄙视。那也是一个绝顶天才。有大智慧。大实力,大气势,大后宫。尤其是第七感强的可怕的人,才有这个资格。”

    “哼,虽然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对,但至少让人舒服点,等等,我怎么觉得这番话好像在特指某人,而且形容的一点都不真实。”

    “你的错觉罢了。”

    有艾芙丽娜在一旁斗嘴,枯燥的修炼时间也不算太难熬,不一会儿,我已经大汗淋漓,就算以cosplay熊几乎无限的能量以及恐怖的恢复力,这样不断施展三重击,二重击,也会感到极度的疲惫。

    休息会吧,顺便去看看小雪它们的进度,顺道指点一下。

    我擦了一把额头,吁口气,向小雪它们修炼的方向走去,其实它们修炼的最佳场所应该是第三世界,而不是这梦之境界,在这里,小雪只能和它的四只小弟斗来斗去,修炼效果有限。

    因此,心怀内疚的自己,每次休息的时候,都会去当一下五只鬼狼的对手,毕竟它们的实力还远不及自己,和它们战斗也能当做一种休息。

    就在小雪它们为我的到来而欢欣雀跃,斗志昂昂的时候,忽然,我感觉到了点什么,紧接着,整个梦之境界开始微微晃动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大家停下修炼,凑了过来。

    “外面好像发生了一些事情,奇怪了,哈欠!哈欠!!!”我忽然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揉起了鼻子。

    到底出了什么事,奇怪,我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到,难道说是有实力远远强过自己的人接近了?

    该不会是人鱼之王吧,想到数次被埃里雅的魅力迷住,做了些亵渎人鱼公主的小动作,我顿时心虚的缩起了脖子,第一个直觉就是人鱼之王找上门来和我算账了,毕竟这里是库拉斯特,是他的老巢。

    “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修炼先结束吧,我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努力镇定下来,我先将小雪它们召回,然后安排埃里雅和小幽灵离开梦之境界,回到项链里面好好呆着别出来。

    做完这一切后,我在艾芙丽娜幸灾乐祸的莫名窃笑声中,离开了梦之境界,从梦中缓缓醒过来,朦胧睁开双眼。

    入目的一片棕色柔软的毛毯,带着某种熟悉的幽香,在眼前不断晃动,那忍不住想要打喷嚏的冲动,就是毛探视上柔顺华丽的毛发,在鼻子上蹭过所至。

    我下意识想伸手把毛毯掀开,岂料这条毛毯却调皮的很,见我的手抓了过来,立刻哧溜的挪开。

    想跑,门都没有。

    虽然是处于刚刚醒过来的迷糊状态,但是我的反应和动作却一点也不慢,手跟着毛毯移动的轨迹,飞快抓了过去。

    噗嗤一声,一根软软的,柔顺的尾巴,被抓在了手里。

    咦,尾巴?

    于此同时,熟悉的惊呼声在耳边响起。

    我连忙坐起来,转头一看,因尾巴被抓而满脸羞红的小狐狸的俏脸,映入了眼中。

    狐人少女的尾巴,可是轻易抓不得,因为代表着很多的意义,比如说以前我不知道这些规矩的时候,无意中在其他狐人面前摸了一把小狐狸的尾巴,结果这个举动,在狐人族眼里竟然是求交配的信号,当时就狐人族友好度-100000000000000了。

    “放……放手啦,你这坏蛋!色狼,不知羞!”不知道这种握尾巴的方法,在狐人眼中又是什么样的暧昧信号,总之,小狐狸脸红的都让熟苹果自愧不如了,她故作凶巴巴的瞪着我。却似乎浑身酥软,没有力气将尾巴从我的手中抽离。

    “你还恶人先告状,到底是谁刚才用这条可恶的尾巴,打扰我睡觉来着。”我大脑还没有完全转过来,并没有发现现在的处境,只当是在平时,于是抓着小狐狸的尾巴在大家面前晃了几下,示意这就是作弄本德鲁伊的可怕下场。

    可是话刚落音,我就察觉到有点不妙了,不仅是我。双子公主。小黑碳,甚至连尾巴还被我抓在手里的小狐狸,似乎都忘记了这茬,呆呆的看着我。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我知道的。我是知道的。她们为什么会那么镇静,为什么会呆滞的看着我。

    从圣月贤狼口中发出的声音,分明是女性特有的柔和清脆。软糯成熟的声音,里面带着一股扑面而来的圣洁和清凉,就仿佛是耳朵接受了月光的洗礼般,全身毛孔都为之舒展开来。

    对比之下,圣月贤狼的嗓音,一点都不比某幽灵圣女自带圣歌旋律的话语,以及埃里雅魅惑人心的人鱼之歌来的差。

    某德鲁伊打死也不会承认一个事实——在没有其他人注意,包括艾芙丽娜在内,以圣月贤狼形态独自一人的时候,感到无聊,便会试着以这种形态练习高低音,“啊啊啊~~~”个不停,然后被自己的声音迷的不行,续而想到什么,忽然泪流满面,满地打滚。

    这声音……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又低头看了一眼,入目的是一双从胸前高耸出来的东西,根本看不到腹部。

    也就是说……也就是说自己现在是圣月贤狼状态,从梦之境界清醒过来,被女儿们和小狐狸抓了个正着?

    我的表情顿时僵硬起来,内心闪过无数霹雳闪电,彷如洪荒崩裂,宇宙爆炸。

    怎么办,怎么办,自己最大的秘密,最羞耻的秘密,就这样毫无预兆,毫无准备的暴露在大家面前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