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九十七章 公主的心思
    ***************************************************************************************************

    “不许对任何人说这件事,知道吗?”贝雅重新将不起眼的披风,包裹起她那娇小玲珑的身体,回过头,不知第几次朝我瞪眼警告。

    “啰嗦,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该怎么做,要是让别人知道的话,被追杀的人可是我呀。”

    在我贝雅脑袋上轻轻敲了一记,想到娶了阿尔托莉雅,精灵男性们对我就已经颇有怨念了,要是让他们知道我还无意中夺走了精灵公主的初吻,那我在精灵族的待遇,大概就不会比在狐人族好多少了,从此以后又要添加一个精灵族男性公敌的身份了。

    当然,俗话说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到也不是很在乎再多上一个精灵族男性公敌的身份,最重要的是没办法面对阿尔托莉雅的目光,上任精灵女王将女儿贝雅托付给她照顾,却惨遭我的魔爪,阿尔托莉雅知道这件事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我真是想都不敢想。

    “哼,你知道就好,还没有笨到家。”或许是想到了我把这事说出去要面临的后果,这小丫头偷偷笑了一声,颇为神气的扬起下巴,似在说你这笨蛋也有害怕的一天啊。

    “总之,刚才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嗯嗯嗯。知道了,我一定会当没发生过。”我小鸡啄米的点着头,表示贝雅大人说什么,那就是什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贝雅:“……”

    我:“……”

    “哈呀!”不知何时套上的铁虎指,狠狠一拳落在我的肚子上。

    “又怎么了,我不是都听你的了吗?”抱着肚子,我可怜兮兮的看着贝雅,暗地里气的牙痒。这笨蛋公主。分明就是无理取闹,要不是今天本德鲁伊理亏,非得让她见识一下德式拱桥摔是什么模样。

    “不怎么,就是看你这笨蛋吴不爽。想揍一揍。不行吗?”贝雅扬着小拳头。杏眼圆瞪,拉高声调用明显很不爽很不高兴的语气愤愤道。

    “你这小丫头,也该适可而止了吧。虽然今天是我不对,但你揍也揍了,骂也骂了,该消停一点了吧。”我挑起眉毛,不能忍了。

    “怎么,对本殿下犯了如此不可饶恕的事情,只是施以区区一点惩罚,就不乐意了?”小丫头比我还凶,立刻两手叉腰,踮起脚尖向我瞪过来。

    “啊?只是区区一点惩罚?你让我试试看?”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我是亲王殿下,按道理来说应该是你的长辈,有权利管教你。”

    “你还是管好自己的脑子再说吧。”

    “你……你说什么?区区笨蛋小丫头,还好意思嘲笑别人的智商?”

    “再笨也比你这笨蛋吴要好。”

    “可笑,我们两个的智商对比,就跟身高对比一样,你应该认识到差距。”

    “你……你这混蛋,竟然……竟然敢把本公主最在意的话……把绝对不能说出口的话……说出来了……”

    “笨蛋,矮小,贫乳,天真,幼稚。”

    “啊啊啊啊啊——————杀了你!!!”

    “愚蠢的精灵公主哟,同样的招式对本德鲁伊是没有用的。”在不算大的厅子里,我们一边吵,一边交手——当然,全都是贝雅在攻击,她这小身板子,可承受不了我任何一击,要知道,哪怕本体状态,咱也是伪领域高手,贝雅离我还有十万八千里远。

    “放弃吧,你也就能凭这套套装,欺负欺负小黑碳,想对付我,门都没有。”我背着双手,悠闲自得的躲着贝雅的攻击,偶尔掠过桌子,还顺手从上面将茶壶和茶杯拎上,给自己倒上一杯,一边喝,一边倒退,让贝雅的攻击连连落空。

    “可恶,可恶可恶!!!”贝雅恼羞成怒,发挥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实力,速度更快,攻击更加迅猛,大厅里的桌子椅子,全都在她手上遭了秧,破的破,碎的碎,狼藉满地。

    我一边喝茶,眼珠子一边转动,嗯,又一张椅子惨遭毒手,这张椅子应该值五十个金币,算起来贝雅已经毁掉了六百多金币的家具,等会让索马科全都算到她的账上。

    “阿尔托姐姐,笨蛋吴欺负我。”忽然,贝雅转头看向门口。

    “哈哈哈,这种用烂了的招数,你也拿来对付我,不愧是史上第一笨的精灵公主。”我大笑着,看也不看门外,想转移我的注意力,门都没有。

    可是运气不好,这一笑却被茶给呛着了,让我连连咳嗽,不过不要紧,我还分神注意着贝雅的举动,她碰不了我。

    “啊,地上有宝石。”贝雅再次出招。

    “愚蠢的精灵公主哟,都说这种招式对我没用,你为什么还是……嗯?”

    眼角余光一扫,忽然,一抹刺目耀眼的光芒亮起,以及叮一声清脆悦耳的碰撞声入耳。

    罗格第三吝啬之魂,瞬间高速分析这抹光和这道声,然后在万分之一秒内告诉我,这是一枚宝石掉落在地。

    而且,不是普通的宝石,至少是一枚无瑕疵宝石!

    这一刻,本能战胜了理智,几乎在转瞬间,我已经摆出守门员扑球的架势,将身体拉直,双手高高举起,横扑向掉落在地的宝石。

    “有破绽!”

    就在这时,贝雅一声高高的娇喝,让我陡然清醒。回过神,她的双手已经抱上了我的腰,脑袋已经顶在了我的小腹上。

    “噗喔~~~~~~”

    就宛如重要的角色被干掉那一瞬间,导演十分给面子的给了我一个慢镜头,让我瞪大双眼,口喷鲜血(?)的悲情姿态,在屏幕中无限清晰放大,那真是惨的闻者伤心,看者落泪。

    下一刻,带着强大冲撞力袭来的贝雅。和我滚做了一团。掉落在地,在厅里连续滚出好几米远,其势未尽,撞在墙角又弹了回来。滚啊滚。滚的两眼昏花。总算才停下来。

    还好,比起……比起幽灵体炮弹来说,还……还不算什么。

    我逞强的摇了摇头。睁开眼,忽然就泪流满面了。

    虽然威力比幽灵体炮弹差,但是还有后续连招啊,看着贝雅再次坐在我的肚子上,不慌不忙的戴上铁虎指,就宛如已经宰了几十年猪的张屠夫,在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早晨,拎起杀猪刀走向一头肥猪那般神色自若。

    “贝雅大人……饶命。”两条眉毛扭曲到一块,我露出家里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的可怜目光。

    “死!”冷冰冰的撇了我一眼,小丫头酷酷的从牙缝里挤出一个清晰无比的字眼,然后,铁拳宛如雨点一般落下。

    “嗷嗷嗷嗷——不要……不要打了,不要打脸,我错了!”

    “嗷嗷嗷嗷——我说真的,不要再打了,我真的要生气了。”

    “嗷嗷嗷嗷——适……适可而止吧,你这暴力公主!”

    我终于忍无可忍,无视拳头弯腰坐起,扑向贝雅。

    “区区笨蛋吴还想反抗!”贝雅不甘示弱,张牙舞爪的和我扭打成一团。

    论实力,我当然远远胜于贝雅,但是,正因为超过太多,才不敢用上力气,反而束手束脚,和这小丫头打的有来有回,就仿佛两个穿着开裆裤的小屁孩在地上滚做一团。

    好不容易,我将贝雅小丫头压在身下抱紧了,让她动弹不得,不过这姿势貌似有点暧昧,好在小丫头虽然身体柔软的不像话,但胸部平平,想让我把持不住还差老远了。

    “你这混蛋,色狼,变态,恶鬼,骗子,笨蛋。”贝雅不断挣扎,一边用眼神瞪着我,企图把我镇住。

    “刚刚在心里想了十分失礼的事情对吧,没错吧!”

    “……”这小丫头,个子小小,直觉到是挺敏锐的。

    “知道本德鲁伊的厉害了吧,本德鲁伊要是认真起来,就连四魔王都要抖三抖,知道就快点投降,本德鲁伊优待俘虏。”得意的咂咂嘴,我居高临下的看着贝雅,透露出一股优越感。

    “啊呜!”回答我的是贝雅拼命抬起头,往我肩膀上狠狠的一咬。

    “疼——你这笨蛋公主,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敢反抗。”我顿时大怒,感觉自己身为高手的尊严(?)被蔑视了。

    “你想做什么?”贝雅见我的脸庞越逼越近,有点慌了。

    “嘿嘿,你说呢?”我故作邪恶的舔了舔嘴唇。

    “不……要过来,再靠近本殿下可就不客气了。”

    “哈哈哈,你喊吧,就算喊破喉咙也没有人会来救你。”

    呃……总感觉自己的角色定位,好像略有偏移,这台词真的没错吗?该不会把奇怪的里番剧本给混进来了吧?

    不过,话已经说出口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以免在这小丫头面前示弱。

    于是,我再将脸靠近一分,鼻尖都快要碰上了,这小丫头会露出什么样的反应呢?嘿嘿,真是期待呀,我果然有抖s属性,那些在暗地里腹诽咱是抖m属性的,现在,立刻,马上,给本德鲁伊切腹谢罪。

    我微微睁大眼睛,想要看贝雅的有趣反应,岂料……

    那张精致无暇,近在咫尺的脸蛋,染上了一层深深的羞涩红晕,布满水气的晶莹双眸,颤抖的眨了眨,忽然死死的合了上去,娇小可爱的鼻翼也在急促颤动,泛着光泽的樱色嘴唇,微微张启,从里面呼吸出的湿热香甜气息,不断扑打过来,落在自己的嘴唇上,那似飘渺而又真实的触感,就仿佛已经若即若离的亲吻上了。

    要命的是。因为刚才的打闹而从她身上渗出的香汗味道,也偏偏在这时候拼命往鼻子里钻。

    这……这算什么反应?我大脑一嗡,愣住了。

    这就已经认命放弃抵抗了吗?不行呀,少女,你至少反抗一下呀,平时那么暴力,怎么现在一下忽然就变成被命运作弄的懦弱顺受的少女了呢?该不会这小丫头也是黄段子侍女那种类型,平时嘴巴厉害,一副很高傲很强势的样子,张口就是黄段子。可一到关键时刻。却暴露出畏缩怕生以及抖m属性。

    见小丫头死死合着眼睛,湿润的睫毛颤抖不停,完全不像是设下陷阱,诱敌深入的样子。我愣了一下。承认了一个事实。刚才的确被这公主丫头给诱惑了,看不出,这小丫头到底是有了几分女人味。只不过平时都被她大大咧咧的野蛮性格隐藏得很深。

    没办法了,这小丫头如此不配合,我这剧本也演不下去了。

    送开贝雅站起来,想了想,我觉得还是不大甘心,于是抱起这小丫头放在大腿上,轻轻打了几下屁股,以示惩罚。

    “等……等着瞧吧,笨蛋吴,竟然敢这样对待本殿下,让本殿下出这样的丑,这个仇本殿下一定会报,你给我走夜路的时候小心点!”

    贝雅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摸着有些酥麻触电的臀部,指着对方,泪眼汪汪的发出威胁。

    “没问题,本德鲁伊最擅长对付的就是那些送上门来自寻死路的笨蛋。”竖起大拇指,闪亮笑道。

    “哼,你也就只有嘴巴厉害而已,到时候等着瞧。”小丫头重重娇哼一声,忽然想起什么,匆匆的把刚才因为打闹而掉落在地上的披风捡起,打算披上。

    “已经脏的不行了,别再穿了。”

    “你以为本殿下想穿这种土兮兮的披风吗?必须掩饰身份,不能让别人知道本殿下来了这里,以为本殿下不务正业,扔下雅兰德兰奶奶交代的重要事务,偷偷跑过来参加比赛。”小丫头皱了皱鼻子,不满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对谁不满。

    “你就这一件披风?”

    “当然不是,只是其他的披风标志都太明显了,很容易让人认出我的身份。”

    “看不出,你到是考虑的挺周到的。”我惊讶的瞪大眼,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笨蛋公主丫头吗?

    “什么叫看不出,本殿下一直以来都是那么细心,就是因为笨蛋吴你和蒂亚丫头,拉低了本殿下的智商。”贝雅反咬一口,诬陷道。

    我说……你污蔑我的智商也就罢了,却还要把蒂亚一起拉下水,你确认你和蒂亚在同一个智商级别?

    “算了,刚夸你细心呢,你就鼻子翘上天了,那么细心,怎么没准备多一件这样的披风?”

    “要……要你管,还不都是因为笨蛋吴你的错。”她愤愤的朝我晃着小拳头,唇口轻启,似乎要一口扑咬过来,这家伙,各种山寨到是学了个十足,改天我得让小幽灵收她的学费才行。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算了,把这个借给你。”叹了一口气,我将一袭披风扔过去。

    “什……什么呀,这是。”贝雅伸手一接,却是发现是一袭相对于她的个头而言,大得有些过分的披风,一看就知道是男性穿的。

    而且,还很土,比她弄脏这件还要土。

    “你这家伙,对我的披风有什么意见吗?”察觉到贝雅目光里的意思,我咬牙切齿问道。

    “你的?”

    “除了我的还能有谁的?事先说明,可别给我弄破了,这可是维拉丝亲手做给我的,下次见时一定要记得还给我。”

    见贝雅还在捧着斗篷,左看右看,仿佛不怎么看得上眼的样子,我上前一步,大手一伸。

    “不要就还给我,你就穿着你自己的斗篷去吧,掩饰身份的效果更佳,别人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脏兮兮的小乞丐竟然会是精灵公主。”

    “谁说不要的,本殿下是在考虑该怎么穿。”飞快的把手一缩,将斗篷抱在怀里,贝雅瞪了我一眼,那得意的眼神仿佛在说,你真是太天真了。到了本殿下手里,就是本殿下的东西了,想要回去?门都没有。

    “那么大你肯定穿不了。”发现这恶霸小丫头竟然产生了占有的贪念,我心里一惊,后悔不已,苦口婆心的劝了起来,希望能拿回斗篷。

    “谁说穿不了,你看,你看。”贝雅把斗篷的各处折了几折,用别针固定好。往身上一披。再将调整领口大小的束带拉至最紧,总算是勉勉强强把斗篷挂在了身上,虽说看起来像一只晴天娃娃……

    “你看,这样不就可以了?”她得意的朝我转了一圈。

    “真是服了你。算了。”我无奈的摇头叹息。心里却是惊讶。没想到这小丫头的手那么巧,某些粗枝大叶,看起来傻乎乎的角色。往往都会突兀的掌握一门无人能及的细活,难道说的就是贝雅这种笨蛋丫头?

    “啊,又浪费了许多时间,糟糕糟糕,再不敢回去就来不及了。”看看窗外,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贝雅吓了一跳,露出着急之色。

    “有那么赶吗?不是急事,至少和西露丝艾柯露见个面,她们要是知道你来了,一定会很高兴。”

    “没时间了,下次吧,你以为本殿下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赶过来。”想到我今天做出来的傻事,贝雅犹有余怒的瞪了我一眼,将斗篷帽子戴上,往额下一拉,遮住大半张脸。

    “不和你这笨蛋浪费时间了,我要赶回去了,不赶回去就要出事了。”

    眼看贝雅不似作假的急切态度,我心里也再次产生了歉意,虽说在我面前大大咧咧,暴力野蛮,十足的野丫头一个,但其实,为了维护公主的威严和声誉,为了不丢她已经逝去的女王母亲以及阿尔托莉雅的脸,在外人面前,贝雅一直很努力的保持着附和她身份的举止形象。

    如果因为这一次我做的傻事,让她留给别人一个调皮轻率,喜欢玩闹,不够负责的印象,那我可就罪过了。

    “我送你一程吧。”

    说着,我不由分说的抱起贝雅,推开门,一跃而起,宛如清风般在繁星点缀着的夜空划过,有那么一点点浪漫的感觉,如果我怀里的人换成阿尔托莉雅或者是黄段子侍女的话。

    “喂,笨蛋吴,我说……”就在这时,怀里的贝雅忽然开口。

    “嗯?”

    “我说,如果我……我要你……你为刚才……刚才那个初吻负责……”贝雅的话越来越小,最后几乎混在一起,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要我什么?”我将脑袋一侧,做出倾听的动作。

    “我要……啊呜!”这小丫头忽然把脖子一伸,咬住了我的耳垂。

    “你这骗子公主!”我大怒。

    “这叫礼尚往来,哈哈。”贝雅得意的笑着,在夜色中,将脸上最后一抹红晕忍耐下去。

    一定是错觉,本殿下会喜欢上笨蛋吴什么的,怎么可能,也只有那个一点眼光都没有野丫头蒂亚才会看得上这种笨蛋,本殿下太单纯了,被笨蛋吴不小心骗走了初吻,一时冲动产生了已经没办法嫁给其他人的念头,才会有这样不知廉耻的想法,一定是这样没错。

    贝雅在心里嗯嗯的点着头,强自让自己镇定下来。

    眨眼间,传送阵就到了,我悄悄降落在附近的丛林,带着贝雅走出来。

    “动作快点,可别到时候慌慌张张,暴露了精灵公主是个暴力野蛮的小丫头。”我摸着贝雅的头,笑道。

    “你才是无耻变态的大笨蛋。”贝雅回过头给了我一拳,然后蹭蹭的跑向传送阵,站在上面,转过身,在斗篷帽子底下朝我做了一个鬼脸。

    “小心别出去被丛林里的蟒蛇叼走了,笨蛋笨蛋笨蛋,呸~~~”

    然后,扮着鬼脸的贝雅就被一道白光传送走了。

    真是个长不大的小丫头,也不知道她在其他人面前到底是怎么样演戏,才能保住精灵公主的高贵形象。

    我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忽然想起什么,两手往左右的兜里摸了摸。

    左手摸到了一条小内裤,右手摸到了一条大裤衩,同时,一阵风吹过,小伙伴再次感受到深秋的凉意。

    内裤……忘记还给贝雅了,算了,她大概也不怎么在乎吧。

    我直接将小内裤往物品栏里一塞,然后加快脚步,想早点回去穿上自己的大裤衩。

    “小黑碳,久等了。”

    小黑碳和双子公主,小狐狸以及索马科,就在旁边的一间厅子里等候,亏有隔音结界,没让她们听到我和贝雅的打闹,不然作为父亲的威严可就要丢失丧尽了。

    抱起小黑碳,迎向跑过来西露丝和艾柯露,我的目光落到索马科身上。

    “客人已经安全送走了。”我含糊的对索马科说道,虽然他已经认出了贝雅的身份,但我还是要这样说,为了暗示索马科不要暴露贝雅的身份,让别人知道她来过这里。

    能当上镇长,索马科肯定不笨,听我这样一说,立刻就懂了,露出了然的笑容。

    “是吗?没想到一名普通的精灵战士,能够得到殿下您如此的青睐,我想她一定是在殿下的指点下,获益匪浅吧,殿下的爱才之心,实在让人钦佩。”

    索马科也是人老成精了,听懂我的意思后,脸不红气不喘就是一通马屁拍过来,而且特地咬重了普通二字,让我放心。

    “我只不过是做了我该做的事情罢了。”含笑点点头,我看了一眼天色。

    “看来今天要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了,索马科爷爷,天空部落里有落脚的地方吗?”

    “当然了,只要殿下您愿意,天空部落的任何一个人,都会万分乐意为您准备住处。”索马科激动的颤抖着胡子道。

    “不过,我建议殿下您还是在我家里住下吧,不然的话,大家或许会为了争取殿下您,闹的不可开交。”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