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九十五章 制裁的拳头
    ***************************************************************************************************

    咦……喵哈?

    “没……没什么,殿下……在下……在下先……先告辞了。”在我疑惑的目光注视下,阿露娜可本就通红的脸蛋更加深色一分,几乎是害羞的身体在摇摇欲坠了,眯着眼,她低着头,连忙匆匆的离去。

    这……该怎么评价好呢,反应介乎于普通人和阿姆露迪娜之间?算了,我没事研究这个做什么。

    摇摇头,我让索马科将下一个获胜者带入来,擂台比赛第二名,我的小公主殿下。

    跟在索马科身后,全身笼罩在斗篷之中的小黑碳,在我的招手之下,取下斗篷帽子,加快脚步走上来,扑到我的怀里,顾不得索马科在一旁看着,小脸就蹭了上来撒娇。

    可怜的小家伙,几乎离开我和黄段子侍女一个白天时间了,很不习惯吧。

    我将小黑碳抱上大腿坐着,在她水银秀发上亲了一口。

    “抱歉,小黑碳,没有在你身边很寂寞吧。”

    点头,小黑碳嗯嗯的点了点头,搂着我脖子的小手更用力一分。

    “你是怎么想到来参加比赛的,西露丝和艾柯露让你来的?”

    摇头。小黑碳摇着头。

    “不是她们,就是那只贼狡猾的小狐狸了。”

    “不是的。”小黑碳还在摇头。

    “小黑碳,自己参加比赛的。”

    “哦,为什么会想参加比赛呢?”我大奇,难道我的宝贝女儿真有那么好战,一看到擂台比赛就没办法控制?

    “因为,想要爸爸的礼物。”小黑碳仰着精致可爱的小脸,一眨不眨的看着我,这样说了一句,顿时让我感动不已。女儿控能量爆满。浑身有劲。

    “笨蛋,想要的话爸爸随时可以给你做呀。”我揉了揉小黑碳的脑袋,抹着泛酸的眼角。

    “但是,意义不同。我想要。这个。”小黑碳指了指冰剑。再次看着我,把她那水银色刘海遮掩下的梦幻重瞳,微微睁大一分。透露出清澈纯真的期盼目光。

    “好,爸爸这就给你,这就给你。”我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已经被小黑碳完全萌的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将托盘中的冰剑取出,正欲交到小黑碳手上,我却忽然想到什么,动作顿了顿。

    “小黑碳,等等。”

    说着,再次变身妖月狼巫,手握冰剑,闭目凝神,片刻之后微笑着将冰剑交到小黑碳手上。

    小黑碳好奇的接过去,打量着冰剑,想看看我刚才做了什么。

    结果,在属性最后一行说明上,她发现多了这样一行字。

    ——赐予拉鲁拉镇擂台比赛获得优秀成绩的战士。

    ——赐予我最优秀的女儿莉莉斯。

    “爸爸……”小黑碳喃喃一句,抱上来,不断用精致光滑的脸蛋蹭着我,显然很喜欢这一份加了料的奖品。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谁让你是我最爱的小黑碳呢。”我不好意思的抹着鼻子,幸福傻笑着。

    “殿下和公主的感情,真是要好,我要是也有个这样的孙女就好了。”索马科看到这一幕,老眼又泛起了泪光,我说……真的够了,索马科爷爷,再这样下去我怕你会脱水。

    “好了,小黑碳,跟索马科爷爷出去吧,稍微等爸爸一会,还有最后一名优胜者,等颁奖完了后爸爸就去找你。”将小黑碳抱起放下,摸着她的头,我安慰道。

    “嗯……”小黑碳抬头看了我一会,似还有什么话想说,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跟在索马科后面离开了房间。

    很好,只剩下最后一个了,也是最艰难的一个。

    我叹了一口气,不安的提了提腰带,一阵风从窗外钻入,吹拂而过,顿时有种风吹裤裆【哔哔】凉的奇怪感觉,就仿佛是自己的节操在不断被吹掉。

    时间赶的紧,一见比赛结束我就立刻跑回来脱内裤洗干净烘干,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忘记重新穿上一条,我这是自作自受啊。

    现在仔细想想,就算我给第一名另奖它物,那些联盟的混蛋们也会说,你这看这小气的后宫长老,二到九名都是一样的东西,只有第一名才有区别,实在太小气了。

    我要给一二三名颁发不同的奖品,他们还会说,你看着小气的后宫长老,四到十名都是一样的东西,而且还是它受制的冰剑,根本不用成本,竟然如此到是干脆多奖励几个呀,太小气了。

    总而言之,就算我给一到十名每人颁发一件神器,他们也能找到理由黑我,那群牲口,根本就是为黑而黑,我太天真了,竟然想通过改变第一名的奖品封住他们的大嘴巴。

    无奈的再次叹了一口气,早知如此,我当初就干脆听索马科的话,给前十名一句口头奖励就行了,现在就不需要那么为难了。

    在我唉声叹气的脸色中,索马科将最后一名获奖者,那个拿到第一名的神秘精灵弓箭手,带了进来。

    “咳咳……索马科爷爷,那个……你先出去吧,我有点单独的话想单独和他说说,毕竟是第一名,我想要好好和我们的勇士聊几句。”

    我支支吾吾的寻找着憋足的借口,无论如何,索马科肯定是要先支使开的,有他看着我可没办法拿出奖励。

    “如您所愿,殿下。”岂料。面对我不成理由的三流借口,索马科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不仅没有问一句为什么,甚至没有露出疑惑表情,反而是淡淡一笑,仿佛早就知道我会这样说了。

    我擦!我擦!这意味深长,早有所料的笑容是怎么回事看,难道说索马科已经知道我要拿内裤当奖品了?不可能的,除非他预言术比阿卡拉还厉害。

    我不断擦着冷汗,心虚的目光漂移不定。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殿下请放下。我已经准备好了隔音结界,不用担心身份暴露的问题。”见我不安的神色,索马科似乎误会了什么,走之前补充了一句。

    哈?隔音结界?身份暴露?

    我傻了眼。呆呆的看着索马科离去的背影。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意思。

    大门哐当一声关闭。光线黯淡了许多,我眨了眨眼,目光艰难的挪到站在我面前的精灵弓箭手身上。

    这家伙……有点特别。身上根本没有刚才那些获胜者站在我面前时的散发出崇拜之意,甚至一点尊重意思都没有的大刺刺站在我面前,低着头,仿佛在酝酿着什么,让我有一种火山即将爆发的惊悚感。

    为何这小小的身体,竟然给我带来如此巨大的魄力,而且似乎还是特别针对我发出的,难道说我之前和他有什么过节?既然是这样的话,就别参加比赛啊。

    精灵弓箭手的表现,让我更加不安,难以将奖品拿出手,要不……随便拿出一件糊弄过去好了?不行不行,万一被阿尔托莉雅知道我这样做,我就要睡沙发了。

    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咬咬牙,我勉强露出一个笑容:“恭喜你,强大的勇士,你用你的实力折服了整个拉鲁拉小镇,我相信在将来,你必定能够以此折服更多的人,迈向强者的巅峰,衷心希望到时候,我们能够一起并肩作战,打败邪恶。”

    咳嗽几声,见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无奈:“现在,给你颁发特别的第一名奖品,是阿尔托莉雅送给贝雅的礼物,经过同意,特别奖励给你。”

    “哦?真的经过主人同意了么?”终于,这位神秘兮兮的精灵弓箭手开口了,声音低沉,有种故作的沙哑,是正处于变声期吗?骗人吧,竟然会有那么年轻的第一名,这货果然就是我之前提到的东方玄幻类小说男主角吗?我的宝贝女儿们在若干年后就要被这家伙拐了吗?

    不过精灵的寿命普遍较长,发育较慢,说不定他是高等精灵,寿命更长,所以我要淡定,千万要淡定。

    “当……当然了,肯定是经过你们贝雅公主的同意了,嗯嗯。”面对蒙面精灵弓箭手那仅透露出的一双锐利眼睛,我强自镇定,故作轻松的笑了几声。

    “不过……”现在,还有补救的机会,眼角闪过一道锐利光芒,我露出严肃和蔼的一面,语重心长的说道。

    “阿尔托莉雅送给贝雅的礼物嘛,那肯定是给女孩子的礼物,或许不适合你这样的男孩,所以说,你现在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阿尔托莉雅送给我的礼物,绝对纯爷们。”

    我竖起大拇指,就差拉起跳楼大甩卖,挥泪清仓的横幅了,拜托啊,一定要选我的大裤衩,绝对纯爷们的大裤衩!

    “男……男孩?”精灵弓箭手似乎被惊呆了,一时愣住。

    “怎……怎么?哦,抱歉抱歉,能得第一名的勇士,怎么可能是男孩呢,你看我,应该称为男子汉才对,还是说比较喜欢壮士这样的称呼?”

    我试探着问道,一定是这里出了问题没错,不然的话……

    目光下意识的在他胸前扫了一眼,没错,性别方面我应该没有判断错才对。

    而胸前一扫而过的目光,恰好被精灵弓箭手逮住,顿时,他紧握双拳,浑身颤栗,怒气冲天的通红脸颊,就算隔着蒙纱也能隐约看到。

    这么回事,这种雷电交加,风雨欲来,火山爆发的恐怖气势。

    我下意识退后了一步,下一刻,那精灵弓箭手忽然张牙舞爪的冲了上来。

    “竟敢……竟敢小巧本殿下,你这……你这王八蛋!!!”

    疾速的冲势。带起的狂风将他脸上的蒙纱刮了下来,露出一张清秀绝伦的熟悉面孔。

    “贝……贝雅?”我当时就吓尿了,两腿一软,眼睛发黑。

    怎么会是她?

    一时间,之前的片段,宛如走马观花般从脑海之中闪过。

    为什么那娇小的身影,如此熟悉,因为她是贝雅。

    为什么能轻易拿出一套绿色套装,完爆我这装备暴发户,因为她是精灵公主。

    为什么索马科那时要那样的喃喃自语。又是为什么。他会理所当然的离开,留下我和精灵弓箭手独处,还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因为他已经认出了贝雅的身份。怪只怪我当时没问。

    为什么小黑碳临走时。欲言又止。怕生的她,从不和陌生人说话的她,在擂台上又是为什么会愿意和精灵弓箭手小声搭话。原来她也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最后,最重要的一个为什么,为什么身为女孩,胸部会那么平,原来她是贝雅啊!!!

    我震惊的怒吼一声,下一刻,就被大喊着天诛的贝雅,以一记伪幽灵体炮弹冲撞过来,脑袋狠狠击在我的小腹上,两人一起飞了出去,将身后的茶几椅子撞倒一地。

    幸好索马科走的时候,开启了隔音结界,不然的话,那些精灵士兵已经闻声冲进来了。

    我到底该不该感谢索马科好呢?

    虎目含着热泪,倒在地上,看着骑在我腰上的贝雅,缓缓的,稳而有力的往五指上套着铁虎指,就仿佛是一名即将要送杀父仇人上路的绝世剑客,在缓缓擦拭着她的宝剑。

    面对此情此景,我只能颤颤的说出一句。

    “贝雅,轻点……”

    下一刻,雨点般的拳头落在身上脸上,伴随着贝雅抓狂的怒吼。

    “啊啊啊你这色狼禽兽蠢货笨蛋吴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把阿尔托姐姐送给本殿下的放在你这的内裤拿出来当奖品还夸口说经过了本殿下同意你这骗子内裤变态害本殿下匆匆赶过来知道本殿下有多忙吗知道吗知道吗知道吗雅兰德兰奶奶一直在叫我做这做那你这混蛋到好优哉游哉的带着女儿游玩历练这也就算了还让本殿下不得不在百忙之中跑过来参加这傻的要死的以你这笨蛋的名义举办的擂台比赛好不容易厚着脸皮依靠装备拿了第一名你这混蛋瞎子竟然还认不出我竟敢把我当成男的个子小贫乳有错吗有错吗有错吗又不是本殿下想的本殿下就算那么忙也坚持每天喝三瓶羊奶为什么明明那么努力你们就是视而不见呢还有好不容易完成了好多艰难的任务本殿下心想自己也成熟了许多明明是想在你们面前表现出成熟稳重的一面吓你们一大跳让你们不敢再小看本殿下结果现在都被你搅黄了啊啊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