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八十九章 有问题,找菲妮
    ***************************************************************************************************

    原来,这种状况早在金属复制体事件以前,就已经有了,只不过作案者仅限于绝少数的精灵,并且,这些精灵深知她们的祖先所研究的私人魔法项目,到底有多么的厉(脱)害(线),所以仅仅对那些已经崩坏,能量所剩无几的魔法遗迹进行探索。

    这其中,甚至有官方的,也就是皇家魔法研究院组织的人员小队,在小心翼翼的对一些较为安全的遗迹,进行搜索,古代精灵法师遗留下来的作品,对于现在各方面都已经没落的精灵族而言,帮助还是十分大的。

    总而言之一句话,那年的那天,探索魔法遗迹还是一份相对安全无害的活,可是随着两个重要的变化,这种遗迹探索行为,慢慢变得危险起来。

    首先是我刚才提到的复制金属体,它虽然未对精灵族造成重大冲击,但是却让边境的魔法遗迹,从小部分人知道,变成走入了大众眼中,别的不说,就说那只盗墓贼伪娘菲妮吧,当初知道魔法遗迹的消息,眼睛都快变得一百二十瓦的灯泡了。

    其实再追溯到以前的黑龙艾利亚斯事件,也有关联。黑龙艾利亚斯事件可谓是精灵族近千年来受到的最大一次灾难,边境几十个城镇都在这一次事件之中被摧毁,如此一件大事,自然更广为人知,想遮掩也遮掩不住。

    于是,这两个事件,就逐渐的给人,尤其是给我们【好奇心重】的人类,一点小小的暗示,貌似。已经衰落的精灵族。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它们的边境……藏有不少秘密的样子。

    虽说每个种族都有好人坏人,不能一竿子打死了。但就算是我这个人类。也没办法否认。如果计算哪个族良莠不齐,**最大,最没办法克制自己那放荡不羁的好奇心。比较之下,那肯定是人类。

    因此,经过前面两个事件发酵,然后,再加上一个直接原因——精灵边境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造成历练区域,这导致了大量的人口涌入这些地方,人一多,有些秘密就不是秘密,有些不为之人的魔法遗迹,也就慢慢被发现了。

    于是,盗宝者这个职业随之出现,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探索遗迹,寻找宝物,只不过这些人和前面那些有素质,甚至遗迹危险性的探索者不同,盗宝者可不管遗迹危险不危险,里面的物品被拿出来,会不会像金属复制体一样造成混乱,他们只管找,不要命的找。

    而这些盗宝者之中,又以人类居多,所以我和小黑碳在一开始被盘问到是人类,又形迹可疑的时候,才会引起精灵士兵的极大警惕。

    “原来如此,那么索马科爷爷,现在因为这些盗宝者,出现过重大的事件吗?”了解了大概的情况,沉思片刻后,我继续问道。

    “暂时还没有出现类似金属复制体那样严重的混乱,不过也有十几起不大不小的事件,让我们边境的士兵焦头烂额,忙以应付。”索马科站起来,从一个锁着的柜子里,取出十多份报告,交到我的手上。

    “我害怕,如果继续对这些盗宝者放任不管的话,迟早有一天会出现类似金属复制体那样的事件,甚至是黑龙艾利亚斯那样的事件,也不是不可能,所以在通报王城后,获得批准,才和边境其他十几个小镇的镇长联合起来,开始对盗宝者严加看管、甚至逮捕驱逐,没想到这次行动才刚刚展开几天,所抓到的第一个人,竟然就是殿下你,我……我惭愧啊……”

    说到痛处,好不容易打起一些精神的索马科,再次陷入无尽的消沉和自责之中。

    “不对,索马科爷爷,你这样做没错,如果放任这些盗宝者的话,肯定会如同你刚才所说的那样,迟早会发现那些严重的事情,请千万别因为我一个人而放弃了这次计划行动。”仔细翻看着手中十几份文件,我神色凝重的说道。

    亲身经历过,并且着手处理过复制金属体事件的我,比索马科等人更加知道肆意探索魔法遗迹的危害性,因此,在听到他们的处理方式以后,还觉得不够,应该再严厉点。

    “而且,我们不能仅仅是一味的严防,驱逐,这样是治标不治本的行为,随着精灵边境历练区域的逐渐完善,会有更多的平民和冒险者涌入到边境这块地方,这意味着更多的盗宝者涌入,我们得从根源开始抓。”

    “亲王殿下有什么好办法?”见我一脸严肃的样子,仿佛在面对当年的黑龙事件一样,索马科心里也急切了。

    “我们得主动出击,找到盗宝者组织之中的资深人士,从这个人身上着手,拔根带泥的将重要人员全部抓捕起来,在监牢里好好教导教导他们该如何做人,老实了以后再放出来,我想,如果能顺利打击一次,至少在三五年内,可以让这股盗宝者之风平息,没办法再冒头。”

    “殿下说的有理,我这就去准备,并且上报王城,让整个边境都行动起来,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抓到一两个有用的人。”索马科不断点头,站起来,就准备行动。

    “索马科爷爷,不用那么麻烦。”我朝他压下手,示意坐下来,不着急。

    “殿下难道已经有头绪了?”

    “没错,说到盗宝者之中的资深人士嘛……”我打了个响指,对一旁的精灵士兵附耳吩咐起来。

    十分钟不到。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喵……你们要做什么喵,为什么无缘无故要抓我喵,我可没有随便闯入你们重要的地方,也没有偷你们监牢里的东西了喵~~~”

    和皇家简陋结下不解之缘,有过数度进宫经验的菲妮童鞋的声音,传到耳边,不一会儿,门口就出现了她的身影,身后两把长枪将她直接指进来。

    “真是失礼而暴力的家伙喵,亏我一直以为你们是风度翩翩的优雅种族。没想到看错人了喵。”

    愤愤对身后的精灵士兵示威的晃了晃小拳头。菲妮回过头,一眼就看到淡定坐着喝茶的我。

    “表哥,原来你也在这里喵,正好。你看看这些精灵士兵。无缘无故把我抓过来喵。身为亲王殿下,不觉得应该对这些粗暴的士兵说点什么喵?”

    菲妮一见我,立刻就如同见到主人的小狗一样。连忙跑上来,喵喵喵的和我诉苦,还假惺惺的挤出几滴委屈泪水。

    “你以为到底是谁让士兵把你抓过来的?”我额头上的青筋不断挑动,这盗墓贼伪娘,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是谁……难道说竟然是表哥你喵?为什么把抓来喵,如果只是想见我的话,传一声话就够了,我这次真的没有做坏事,我发誓喵。”菲妮觉得更加委屈,指天发誓起来。

    “你确认你真的没有做坏事?”

    “没有喵。”菲妮回答的铿锵有力,仿佛真的遭受到了天大的冤屈。

    “你先看看这些报告吧。”我直接将索马科给我的,这段时间因魔法遗迹而引发的大大小小的事件报告,递到菲妮手上。

    逐一看着,菲妮原本大义凛然,威武不能屈的眼神,弱了几分,额头上缓缓冒出细汗。

    “表……表哥喵,这些事件,真的和我无关喵。”她再也不复刚才的理直气壮,低着头,小声嘀咕辩解道。

    “真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加重口吻,眼神威严,朝菲妮传递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意思。

    “没……没有的说喵,我只是查探,可没有动手去探索喵。”

    “那张地图的六个点,就是你知道的全部,也没有组织其他同行一起去干点什么?”我将桌子一拍,吓了菲妮一跳。

    “真……真的没有喵,表哥你想想看,像我这样的资深人士,向来都是独干,一个人就能做到,怎么可能和其他人分享这些好地方喵。”眼珠子转了几圈,菲妮又变得理直气壮起来,一副很了不起的样子。

    “的确,你不像是那种能和别人分享好地方,而是喜欢独干的人。”我点了点头,菲妮在还是伪娘以前,就是独来独往的流浪者,从来没有听说过她在盗墓贼这行上,有过什么伙伴。

    “不愧是表哥,对我的性格了解的一清二楚喵。”菲妮仿佛看到了无罪的希望,两眼放光,小鸡啄米似的点这头。

    “所以说,那些食之无味的点,卖出去多少份了?”我忽然冷不丁的问道。

    “七八份的样……不对,表哥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一点也听不懂喵,喵哈哈哈~~~”菲妮脱口而出,紧接着连忙捂住嘴巴,泪眼汪汪的装傻起来。

    “菲妮。”我从椅子上站起,上前几步来到菲妮面前,低着头,看着,抚摸着她那张丝毫不逊色于任何女人的绝色容颜。

    “我……对你怎么样?”

    “表……表哥……你……你……”因我忽然的举动,忽然惊呆,续而眼神变得迷离起来的菲妮,脸蛋逐渐泛红。

    表哥怎……怎么忽然变得那么大胆了,竟然当着大家的面前这样……这样的……

    “虽……虽然老是欺负我,老是……老是把我当成玩具戏耍……但是……但是你还是菲妮最……最重要的表哥喵……”说着,这小伪娘娇羞的低下头。

    “所以说,你不会骗我对吧。”我露出温柔笑容。

    “嗯……嗯……”

    “到底卖出去多少份?”

    “八……八份,一共十二个点喵。”菲妮下意识的说了实话,然后紧紧捂住嘴。再次泪眼汪汪起来,我见犹怜。

    “原来如此,我懂了……”

    “我……我错了,表哥……咦喵?”忽然,菲妮发现眼前温柔的表哥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从身后双手搂住她的腰身的有力双臂。

    “吴氏家传秘籍——德式拱桥摔!!!”

    伴随着一声怒喝,下一刻,菲妮天旋地转,紧接着后脑勺嗡的一声剧疼,当时就不省人事。两眼转圈了。

    “真相大白了。索马科爷爷,就请从这家伙身上着手调查吧。”我拍拍手,指着呈大字型躺在地上的小伪娘,对索马科道。

    “是……是的……”被这一记惊天动地的德式拱桥摔。吓的张大嘴巴。半晌说不出话来。索马科脑海里冒着一句话——亲王殿下威武霸气,好一会儿,他才艰难的点点头。

    蹲在地上。索马科小心翼翼的审问起来:“菲妮大人,能告诉我,您把那些遗迹地点,都卖给谁了吗?当然,如果能告诉我您所知道的所有盗宝者的信息,就更好了。”

    “不是如果,是必须。”我在一旁冷冷的道,索马科终究是因为我的关系,没办法对菲妮说重话。

    “呜~~~呜呜~~~呜呜呜呜~~~表哥欺负人喵,不可能的,我不可能说出来的,虽然我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伟大盗墓贼,没有伙伴,但是也绝对不会出卖同行喵。”

    菲妮站起来,呜呜抽泣的用怨念的目光看着我,抱着还在做疼的后脑勺,做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哦?真的无论怎么样也不肯说?”我将眼一眯。

    “是……是的,就算是表哥也没办法撬开我的口,这是职业道德喵。”菲妮被我眯眼的样子吓了一跳,宛如淋了雨的小动物般瑟瑟发抖起来,但还是嘴硬。

    “职业道德啊……很好,我到是要看看你的职业道德,能有几斤重……啊,看来不用我动手了。”正想将脑海里诸多的手段用出来,逼迫菲妮开口,但是忽然间,我停下动作,看着门外,嘿嘿笑了一声。

    “职业道德……吗?”菲妮身后,大门处,传来一句宛如九重寒冰的悦耳声音。

    菲妮立刻就像老鼠遇到猫一样,全身汗毛一竖,僵硬的回过头,看着站在门口,面带微笑,背冒黑气的欧娜。

    “欧……欧娜……我……我……”

    “说了多少次了,菲妮,不能给长老大人添麻烦哦,你这调皮的孩子,为什么就不听话呢。”欧娜俏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一分,随即不理菲妮的哀鸣,目光落到我身上。

    “长老大人,可以将菲妮交给我吗?放心吧,我会让她一五一十的把她知道的所有东西,都向您吐出来——在五分钟内。”

    “那就麻烦你了。”我哈哈苦笑着,目送欧娜将菲妮拖着离开。

    “抱歉,长老大人,又给您添麻烦了。”闻讯一起赶来的碧丝,柔柔上前,脸颊泛红的不断向我道歉。

    “又不是你的错,碧丝,来,我们小喝几口,静候消息。”

    第三杯酒还未下肚,果然,欧娜回来了,身后跟着憔悴了好几分的菲妮。

    “索马科爷爷,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是的,殿下,请您务必放心。”我都做到了这个份上,如果接下来的事情还要继续指挥的话,索马科这个镇长,那真算白做了,他立刻点了点头,叫来几名精灵书记官,将菲妮的供词,一五一十的记录下来,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菲妮何止是资深人士,简直就是整个库拉斯特海港区域盗宝者组织里的隐藏boss,有了她这些线索,怕是将库拉斯特区域盗宝者组织连根拔起都不是难事。

    很好,又圆满的解决了一次事件,在出现问题之前,简直顺利的让我难以置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