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八十五章 大屁股裂了
    ***************************************************************************************************

    彼得的最后一招【大光头之王】,威力果然不错,他的队友并没有吹牛,在他正头顶上空的小黑碳,明显是被晃到眼了,稳妥起见,她稍显慌张的在半空一蹬,竟是硬停住了坠落的身形,返跃回去,比燕子还要轻灵。

    可是这样一来,她等于是重新回到了彼得的【野蛮人之舞】的火焰攻击网中,眼睛一下子没法看的小黑碳,难道一直以来的无伤金身,就要在这看似不起眼的一招里被破了吗?

    小黑碳用她的行动告诉所有人,不,你们都图样图森破了。

    哪怕眼睛暂时无法视物,半空之中,她依然通过神奇的挪闪,一一躲过了那些无规律的朝她溅射而去的火团和火弹。

    “是心眼,心眼!”台下的观众感叹起来。

    说起心眼,在暗黑大陆,并不像武侠小说里面那么珍贵,稀奇,比如说一个优秀的亚马逊,很早开始就要培养这个,在蒙着眼的情况下射中一只飞过的鸟儿,诸如类似的考验。

    稀奇是不稀奇,但问题是,你能将它培养的有多厉害,像小黑碳这样,不依靠眼睛。仅凭心眼就能从大雨落下一般倾盆而来的火焰攻击中,灵巧漫步,完全闪避,做到这一点可就不得了了,哪怕是哈洛加斯级的刺客或是亚马逊来了,怕是也不行,正因如此,大家才那么的惊讶。

    除了我之外,对于小黑碳这样的表现,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哼。愚蠢的人类哟,小黑碳可是夜魔,天生精神力和感知极为强大的种族,心眼这种小技巧。她就算不刻意去练。做到这种程度也没什么问题。

    不过。说起心眼的话,我又想起了自己曾经的惨痛经历,那是还在被老酒鬼一天到晚操练的时代。他把我蒙着眼扔到屋子里里,再把一个马蜂窝一起扔进来,关上门,给了我两个条件。

    第一点,必须保持着蒙眼状态,在小黑屋里面呆上一个小时,这到没什么,我心里琢磨着,她是想让我在黑暗之中击杀飞来飞去的马蜂吗?哼,果然有两手,不愧是训练营里的魔鬼教官,这一招本德鲁伊接下了。

    但是当她说出第二点的时候,我惊了个呆,坑了个爹。

    第二点,不许杀任何一只马蜂,哪怕被蛰的满头包也不行。

    于是,我在那个恐怖的密封小屋里,接连度过了惨无人道的一个星期历练,在马蜂童鞋亲切友好的尖刺督促慰问之下,潜力爆发,以超越自己凡人级领悟能力的速度,掌握了高级心眼这项能力,回想起来,耳中还是满屋子马蜂嗡嗡嗡的恐怖声音,一脸的血泪。

    回过神,看向擂台,小黑碳的眼睛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大光头之王这一招虽然名字听起来威武霸气,事实上也就那样,能让冒险有一两秒时间的晃眼就顶天了,当然,等实力提高了以后,这一两秒的时间还是能做很多事情的。

    察觉到这一个事实后,处于野蛮人之舞状态的彼得,终于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气,脚步虚晃,明显转晕了,说是野蛮人之舞,但他可没有野蛮人施展旋风时被法则赋予的抗转晕能力,现在能停下来不摔倒,大概已经是苦练的结果了。

    “你……你这家伙……到底是……到底是人……还是……还是……”

    宛如喝醉酒的醉汉一样,彼得三步两晃,斜斜歪歪的指着小黑碳,一时指东,一时指西,就是指不到小黑碳身上,高速旋转的晕眩,以及连续不断施展法力的精神力枯竭,让他的状态很差,很差,别忘记,这货毕竟只有三十多级,至少在我的眼中,他还是一个菜鸟新人。

    “彼得,算了吧,放弃吧,你不可能是她的对手。”见彼得如此,他的队友也不忍心了,纷纷在台上大叫起来,输给凡长老的女儿,一点也不冤啊,能和她过过手,就该感到荣幸了。

    可是,彼得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呀,碍于凡长老说过不要暴露他的身份,彼得的队友们,现在也没办法大声提醒他,只能在一边无奈的看着彼得人来疯。

    “不行,不对,这家伙一定也山穷水尽了,想让我彼得认输?而且是对一个刺客认输?门都没有!”对刺客深有怨念的彼得,自然不肯向自己的死对头低头,他仍自逞强的大吼大叫道。

    “这彼得……”队友们无奈了,他们多想告诉对方,你的队友不是刺客,而是一个死灵法师,一个到现在还未施展过任何技能,仅仅依靠速度和灵敏就把你那五大板斧破解了的死灵法师。

    “看来不给他一点教训,他是不知道死心了。”

    小狐狸眯起眼睛,小声嘀咕道,这一整场比赛下来,她也是被恶心到了,虽然知道对方并不是为了恶心人而创造这些招式,但是就如同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句话,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她口中喃喃自语,不知道隔着一个擂台,悄悄向小黑碳传授了些什么,可以看到擂台上的小黑碳,轻微的点了点头。

    就在小狐狸授话的这一点时间,彼得不知死活的又连连喝下几瓶法力药剂,准备做最后一拼。

    “这次你一定躲不过,看我的野蛮人之舞!”已经失去冷静的彼得,爆吼一声,身体再次高速旋转起来。无尽的火团和火弹,再次从他身上飞溅而出,覆盖整个擂台。

    好吧,请允许我再用一个不甚文雅的比喻形容——眼前就像是河马一边拉粪一边高速甩动小尾巴的场面。

    不断躲开攻击的小黑碳,这一次有了新的动作,她以让人难以察觉到的微下动作,将手中紧握的匕首,轻轻一甩,匕首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片飞刀。

    看到这里。我已经懂了。原来小狐狸是打算以远程制远程,保持着不适用技能的记录,用甩飞刀的手段将彼得打败,换做是普通冒险者。想要躲开漫天攻击就已经很困难了。也只有小黑碳才能一边躲闪。一边游刃有余的瞄准攻击。

    但是,接下来看到的一幕,让我深深知道。显然我还不懂小狐狸的阴险,小黑碳是用飞刀攻击没错,但是攻击的地方似乎有点不对。

    其他库拉斯特级的冒险者都还没发现,彼得转的太快,想要观察飞刀落在他身上的哪个部位,有点困难,但是却一点也瞒不过我的眼睛。

    小黑碳每酝酿几秒才把飞刀扔出,就是为了瞄准同一个部位,说到这个份上,怕是不用脑子猜大概,也能知道我指的是哪里了,没错,就是菊花。

    一刀,两刀,三刀,小黑碳就犹如最顶级的飞镖手,在彼得如此高速的旋转下,依然能找到准确的时机和角度,把飞刀一把把的钉向他的屁股,很快,十多把飞刀就稳稳的落在了同一个点上,在阳光下显得特别晃眼,让人触目惊心。

    彼得的身体,在这时候忽然晃悠悠的慢下来,他的屁股在发出诡异的声音,有点像是……没错,就有点像是哑了火的老爷车,主人在拼命点火,却总是没办法将车子重新启动,而发出的一连串“咔咔咔咔咔”的哀嚎声响。

    当这一连串“咔咔咔咔咔”声到达临界点时,忽然“boom”的一声,彼得的屁股爆炸了,落在同一个点上的十多把飞刀,完全堵住了他的【喷火口】,他还在强行施展,出现这一幕简直是合理的不能再合理了。

    只是……这货有点太可怜了吧,看着被爆炸高高炸起,哀嚎着,屁股一片焦黑的彼得,我有点不忍心,哪怕这是一个招式猥琐的家伙,这样的惩罚也太重了。

    回过头看了小狐狸一眼,我有些炸毛,小黑碳自己绝对不会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一定是这只小狐狸吩咐她这样做的,如此阴险,如此无情,怪不得都说最毒妇人心,我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好好巴结这只小天狐,免得她以后也用类似的手段对付我?

    被炸上半空,高高摔落的彼得,焦黑的屁股朝天,高高翘起,整个人趴在地上,哼哼唧唧,半晌没有缓过气来,眼看这一幕,身为裁判的艾席拉再次把手高高举起。

    “看来结果已经很明显了,我宣布,这一战,莉莉斯胜!”

    台下的观众欢呼起来,就连那十多个怒气冲冲赶到的野蛮人也是如此,这可真是难得一见的精彩比赛,那个叫莉莉斯的刺客(?)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强的如此过分。

    本来涉及到彼得的比赛,大家都已经绝望了,不想再看,再被恶心到了,因此前来围观的人并不多,这些人却没有料到另有收获,竟然看到了一场如此精彩的比赛,想必过后,酒吧很快又会有新鲜**的八卦传出了。

    但愿我和小黑碳的身份,不会被猜测出来吧,但愿。

    这些都已经是后话了,我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

    “干的好,小黑碳。”踏前一步,我朝擂台上的小黑碳抬起双手,这害羞的小不点犹豫了片刻,还是遵照了本能,从擂台上一跃而下,飞扑到我的怀里。

    “不愧是我的宝贝女儿,实在太出色了。”紧抱着小黑碳,在她的脸蛋上重重亲了一口,我发现已经难以找到辞藻来形容小黑碳此时的优秀,并未实力方面的因素,而是那份冷静和从容,人生的第一场擂台战就赢的如此干脆利落,没有丝毫怯场,实在让我惊喜万分。

    “莉莉斯,太棒了,太棒了。”西露丝和艾柯露也一左一右凑上来,抱住小黑碳。一家四口抱在一起蹦跳欢呼着,只有小狐狸站在旁边,微笑的看着这一幕。

    等一家子庆祝完了后,我才想起擂台上的菊部爆炸的彼得,这家伙,以后还能好好上厕所吗?我有点怀疑。

    察觉到我的疑惑,彼得的队友却是安慰起来。

    “放心吧,凡长……大人,这家伙没事的,虽然这次似乎太刺激了一点。不过以这家伙的体质。没问题的,你想想看,能练出从那种地方释放火球,还会怕小小的爆炸吗?”

    我心里一想。觉得也对。这就好比机关枪口。还会怕被放到开水里面烫?

    仿佛在证实队友们的说话一样,台上半晌没动静的彼得,此时终于晃了几下。两手托着焦黑的屁股,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输了吗?”他神色有点恍惚,但总算还记得发生了什么,很好很好,我还怕他来个失忆什么的狗血桥段,那乐子可就大了。

    “喂,彼得,你的屁股还好吗?”似为了让我完全安心下来,彼得的队友大喊了一声,然后台下的观众都笑了。

    “屁股?”在身后摸了摸,彼得愣着,忽然露出一个爽朗笑容。

    “有点火辣辣,真是久违的感觉,自从把【燃烧的后庭】练成以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还不错,倒不如说有点带感。”

    我在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彼得竖起大拇指,这样说道。

    不行了,果然还是报警吧,这里有变态!

    就是这时,嗖嗖嗖十多道身影,忽然跃上了擂台,将彼得团团包围起来,个个高大,肌肉一块一块鼓着,比彼得还要大上一圈。

    显然,这十几个人就是之前那些气冲冲赶过来的粗壮野蛮人。

    “彼得。”为首的一个,将斗箕那么大的大手重重落在彼得肩膀上,可怜的彼得,别看身子和野蛮人一样壮实,但他是个法师呀,这一巴掌就险些把他拍落在地,让远远看着的我又想起了当年西雅图克的斑斑恶迹。

    显然认识这些野蛮人,也知道他们为何而来的彼得,瑟瑟发抖起来。

    “这一战漂亮。”忽然,那野蛮人却这样说了。

    “是……是吗?”彼得愣了。

    “没错,宁死不屈的精神,永不言败的勇气,这就是勇敢无敌的野蛮人,真是让台下的我们看到了,也感到热血沸腾。”

    “我……我不是野蛮人,虽然长得很像。”彼得小声抗议道。

    “总而言之这一次你做的很好。”那野蛮人又是重重几拍,我感觉到彼得的双腿,似乎慢慢在下陷了。

    “是吗?是吗?其实我一直就是这么个人,虽然是个法师,但从来不缺勇士精神。”彼得被夸的尾巴朝天了,抓着后脑勺,和野蛮人们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但是……”

    “但是?”

    气氛忽然一下子凝固,只见野蛮人的笑脸,变成了凶神恶煞的狰脸,团团围住彼得,让他宛如是一头被困在羊群之中的羊羔。

    “我不是警告过很多次,不许再用那个名字吗?明明已经做出了退让,只让你改名,没有限制你使用这一招了,为什么,为什么还是没办法理解我们的好意呢?”

    瞬间从好哥们化身为黑社会混混的野蛮人们,咔嚓咔嚓的扳弄着手指,横眉竖眼的瞪着彼得,问道。

    “我……我能理解……但是……但是名字……名字是不会改的……”彼得吓的两腿发软,但却对自己的五大板斧十分执着,就算在这种境况下,也依然坚持,这份勇气到是让我佩服。

    “很好,看来有必要让你明白我们更深层次的好意,你才会懂得这个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是不能乱做,不能乱说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