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六十九章 种族不同,怎么恋爱?
    ***************************************************************************************************

    “主人哥哥真厉害咿呀,一点就通,埃里雅当初可是花了好几分钟才弄明白咿呀。”

    娇俏喜悦的声音,将我从对人妻骑士的缅怀之中惊醒过来,看着怀里开心雀跃的埃里雅,仿佛比当初她领悟了做法更高兴似的,我心里不禁一暖。

    笨蛋,我可比不上你呀,全都是因为以前有一个人教过我怎么做,那个人现在却已经不在我的身边。

    心里有些伤感的叹了一口气,我捏了捏埃里雅的挺翘鼻尖:“好了,可爱的小家伙,能告诉我下一步该怎么做吗?怎么样才能在梦之境界里把时间延长。”

    “咿呀……”这一次,埃里雅沉思了好一会儿,似乎有些难以看口。

    “埃里雅,其实也不是很清楚,用语言难以表述咿呀。”

    “那……那该怎么办好?”我有点茫然,时间延长对我而言重要性最大,没有时间延长的话,梦之境界的作用就小很多很多了。

    “没问题,包在埃里雅身上咿呀。”埃里雅却是自信满满的拍了拍胸膛,忽然仰起头,直盯盯的凝视着我,金色的眸子里泛着一层妩媚涟漪。她的目光,也变得迷离诱人起来,仿佛在施展某种催眠术一样。

    是想通过目光,将无法用语言述说的方法传达给我吗?早知道人鱼一族的精神运用极为巧妙,没想到这种事情也能做到,要是我也会的话,以后光是和女孩们眉来眼去就行了,开玩笑的。

    不过,我却并没有从埃里雅的目光之中,得到任何信息。相反的。在我期待着的时候,埃里雅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踮起脚尖,身体在怀里缓缓上浮。精致完美的脸庞。越来越近。

    等近到一个危险的程度时。我才反应过来,猛地惊醒——埃里雅这个举动,似乎并不是打算用目光传达意思的样子。

    然而。我清醒的终归是太晚了,当眼睛睁大的时候,埃里雅的香唇,已经主动凑上来,啾的轻轻一声,在我的嘴唇上落下。

    时刻只有片刻的再次双唇重叠,不同的是这一次是在梦之境界,我是在本体的状态下,相同的是埃里雅那充满海洋一般清香宁静的味道。

    我瞪大眼睛,愣住了,而就在此时,在唇与唇的接触点上,似乎有埃里雅的声音传达过来,一些难以用语言表达的意思,随之在脑海中散播,让我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不……不对,先把时间延长的办法放在一边,最重要的是眼前的状况。

    我现在可是本体形态,没办法再以圣月贤狼是女性身体来减轻负罪感,虽然说是埃里雅主动吻上来的似乎这也可以当做逃避罪责的借口,但仔细想一想果然还是因为我刚才把她带坏了,让她感觉到接吻很舒服,食髓知味,才会这样做,传递个意思就要用到接吻这种方式,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但是……这里是梦之境界,人鱼之王应该不会发现吧,应该不会遭到毁灭性的洲际打击吧,不对不对,就算小命没事也不能就此安心,我这可是在欺骗埃里雅的纯洁感情,将年幼无知的她的初吻给骗走了。

    大脑混乱一片,而且,时间延长的方法早已经传递完毕,埃里雅却并没有选择分离,而是如此第一次和恋人接吻的热情而生涩的少女般,继续的,将香唇紧紧地贴着,也不知道该干什么好,就这么一味的贴着,似乎就已经觉得很舒服,很满足了。

    看她脸上逐渐泛起的红晕,就能看出来。

    这样的青涩满足红晕,在埃里雅绝美的脸蛋上浮现出来,所具备的杀伤力,简直比九十九级圣骑士……(略)还要强,看的我目瞪口呆,刚才还混乱不堪的大脑,轰一声变得一片空白,眼中脑海中,都只有埃里雅此时此刻浮着红晕的绝美诱人模样。

    完……完蛋了。

    最后一丝清醒的意识,闪过这句悲鸣,下一刻就被潮水般的诱惑所淹没。

    目光迷离,搂着埃里雅的双臂,忽然加重了一分力道,大手隔着轻纱,在埃里雅光滑细腻的腰身上轻柔摩挲起来。

    与此同时,那一直只是紧紧贴着,最青涩不过的一吻,也产生了变化,随着我微微张嘴,将舌头探出,在埃里雅的香唇上轻轻一触。

    顿时,这只唯美诱人的小人鱼公主,就如遭雷击般,嘤咛一声,身子瘫软在了怀里,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任由摆布。

    这种状况,更加激发了内心的**,我忍不住将在她腰身上作怪的手抬起,捏住埃里雅的下巴,微微用力,那显得不知所措的紧抿着的香唇,便微微开启,让我的舌头得以钻入,碰触到里面的贝齿,摄取到一丝丝甜美的芬芳。

    这一丝丝芬芳,刹那间,仿佛化成波涛汹涌的大海,席卷而来,忽而又变成平静的海面,悠久,宽广,宁静,无边无际,仿佛这一刻,怀里搂着的不是埃里雅,而是整个碧蓝美丽的大海。

    一个人的美,又怎么可能比得上大自然浑然天成,大道无痕的美?埃里雅用她的美告诉了我,她能。

    仅是这一丝的芬芳,就让我有了一种感动的想要膜拜的冲动,舌头游离在埃里雅的贝齿之间,迟迟不敢突破,生怕亵渎了这份美,或者是被这份美彻底俘虏,永远无法清醒过来。

    然后。调皮的小埃里雅,此时却十足十像个好奇宝宝,大概是见我浑身僵硬,迟迟没有下一步举动,她睁开陌生而好奇的眸子,眨了眨,本能的娇唇轻吮,就像平时吸吮我的手指头上的果汁时般,熟练无比。

    可是她现在含着的不是我的手指,而是我的舌头啊。

    这一吮。立刻就让我的大脑发生第二次宇宙爆发。一发不可收拾,本已经停滞的发动机,再次不知死活的转动起来,想要将埃里雅的美。一探到底。

    或许。这一次会永远沉沦也说不定。君不见有多少海上的船员,仅是听人鱼的美丽歌声,看到人鱼的美丽容颜。就彻底沉沦,成为海上的幽灵,何况眼前的是人鱼公主,何况是和人鱼公主拥抱亲吻,圣人怕是都抵挡不了。

    不过,幸好,脑海梦境之中可不止我和埃里雅。

    【咳咳!】

    伴随着一声重重的咳嗽,似乎带着奇妙的韵律,一下子就把我完全沉沦的意识,给唤醒过来,大脑如同浇下一盆冰水,彻底清醒。

    回想到刚才的一幕幕,我顿时冷汗嗖嗖,如果不是艾芙丽娜这一声咳嗽,我大概就要落得和大海之中遭遇到人鱼的那些船员一样下场了。

    当然,埃里雅或许会有唤醒我的办法,但是……毕竟哈次卡西呀,明明已经是拥有了三名国色天香的妻子,明明是世界之力境界强者,号称定力无双,柳下惠都要自愧不如的东罗格第一男子汉的我,竟然会彻底沉沦在美色之中。

    同和上次一样,我万般不舍的将舌头缩回,然后缓缓离开埃里雅的香唇。

    “咿呀?”埃里雅不解的看着我,目光似在问,怎么,主人哥哥不舒服吗?为什么不继续做下去了咿呀?

    糟糕,我该不会是把埃里雅培养成了一名接吻狂魔吧?

    心里暗暗苦笑一声,我露出严肃表情:“埃里雅,刚才说过吧,必须和喜欢的人才能这样做。”

    “可是,埃里雅喜欢主人哥哥咿呀。”埃里雅依然是一如既往的回答,看不出,这温顺乖巧的小人鱼,在奇怪的地方竟然意外的固执。

    “我说过了,不是这种喜欢,埃里雅还小。”我头疼扶额。

    “埃里雅,不小了咿呀,可以结婚了咿呀。”出乎意料,一向听话的埃里雅竟然闹起了小别扭,似乎终于忍不住我屡屡的把她当成小孩子看待。

    哎呀呀,不得了,埃里雅竟然还知道结婚这种事情,我瞪大双眼,颇感好奇,看来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完全的一无所知。

    【对对对,反倒是你,白痴的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无视脑内出现的谜之声,我继续用温和的目光看着埃里雅,就犹如慈父一样循循善诱:“既然埃里雅知道结婚的话,就好办了,这种事情,只能和埃里雅想和对方结婚的那个人做哦。”

    “埃里雅,想和主人哥哥结婚咿呀。”本以为这样说埃里雅就会了解了,没想到埃里雅一句话把我哽的够呛,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双子公主嚷嚷着要成为爸爸的新娘的那一幕。

    不……不可能吧,俗话说事不过三,西露丝和艾柯露那是被三无公主带坏了,那时候的思想已经不再纯洁,设下了美丽的陷阱,让以为这只是童真之言的我一脚踏了进去。

    现在的埃里雅,可没有经历三无公主的h公主领域洗礼,她的心灵,应该还是一片单纯的,说出这种话,一定只蕴含着最单纯不过的意思。

    我细细看着埃里雅清澈无限的眼眸,用最认真的表情,对她一字一句说道:“埃里雅最听我的话,对吧。”

    “埃里雅,听主人哥哥的话咿呀。”果然,埃里雅立刻回答了,不愧是好孩子。

    “那么答应我,以后不能再和其他人做这种事情了,可以吗?”

    要是人鱼之王知道我把埃里雅调教成了接吻狂魔,那就不是我的小命有危险,而是整个人类的命运,都命悬一线了。

    “埃里雅知道的,主人哥哥,不要把埃里雅当成小孩子咿呀。”听到我这样说,埃里雅再次不满的微微撅起小嘴。

    “埃里雅。不会和其他人这样做的,除了主人哥哥以外。”

    对对对,就是这样,不能和其他人做这种事情了,除了我以外……等等,我也不可以啊!!!

    我欲哭无泪的看着埃里雅,看着这只意外固执执着的人鱼公主,不知该如何是好。

    难道自己真的要来上一段人鱼之恋?听上去似乎很美好,宛如童话故事一样,但抛开其他各种因素不说。人鱼一族和精灵族。和赫拉迪克族,和狐人族等等都有所不同。

    后面那些种族,虽然有着和人类有所区别,但大致基因还是相同的。人鱼族却不一样。甚至比人类和天使之间的差异更大。你看大师兄的恋爱就已经那么苦逼了,和人鱼的恋爱岂不是会更加坎坷?有句话说的好,种族不同。如何恋爱?

    有人会说骑士小说里面,不是有很多龙与骑士的恋爱故事么?巨龙和人类,基因不是差异更大么?容我稍微解释一下,这种状况稍有不同,因为真实情况是骑士通常是女的,巨龙通常为雄性,所以,你懂的。

    话题好像又扯开了,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我现在的心情,就和当年听到西露丝和艾柯露说要当爸爸的新娘时差不多,认为埃里雅再长大一点,懂得什么叫爱以后,就会放弃我这个来历不明的可疑普通大叔(话说,埃里雅的年龄其实比我大吧,其实比我还要大吧!),转向某只英俊潇洒,多才多艺的男性人鱼的怀抱。

    但是,有了一次前车之鉴,我却并不那么乐观,说我是自恋,或者自作多情都已经无所谓了。

    实施了e计划——鸵鸟埋沙,我咳嗽几声,眨眼间就将刚才发生所有的事情抛之脑后,熟练的简直残忍。

    【艾芙丽娜,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刚才提醒我就完蛋了。】在此之前,还是先向咸鱼剑到一声谢吧,否则这把傲娇受剑又要闹别扭了。

    【我只是不想被你丑态百出的样子污染了视线罢了】这把锤中剑一开口就没好气,仿佛这里是它的地盘似的,让人不爽。

    【还有】它顿了顿。

    【这里是你的脑海梦境,那只人鱼又是借助了宝物,以实体进入,要是你们刚才真的发生了点什么,到底算是真刀实枪还是神交好呢?】

    【这种细节就不要在意了。】我擦了擦额头,艾芙丽娜这样一说,还真让人不好判断,这种事情,就和判断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一样,不仅麻烦,而且蛋疼。

    【总之请自重,以后别再这种地方发生这种事了】似在摇头晃脑的嘀咕着,艾芙丽娜的声音一眨眼又沉寂下去,消失不见了。

    回过神,我微不可察的和埃里雅拉开了一点点距离,避免再次被她迷住之后,开始整理她刚才传递过来的延长时间方法。

    果然是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估计也只有人鱼一族,天生就会,无师自通,其他人就算得到梦之境界,如果没有传授,也只能干瞪眼。

    按照脑海之中忽然多出的方法,开始不断尝试,很快的,我感觉到这片纯白色的空间,似乎发生了一种莫名变化,说不清道不明,但就是有一种十分奇妙的感觉,好像……好像周围的空气流动,空间的波动,等等,都变得缓慢起来,唯独自己,还保持在正常状态。

    “主人哥哥太厉害了,成功了咿呀。”除了我以外,能保持正常的还有埃里雅,她可是梦之境界的正主,自然不会受到一丁点影响。

    见我成功的将时间延长了,可爱的人鱼小公主不禁欢呼,流露崇拜目光:“果然不愧是主人哥哥,埃里雅当初可是足足花了一个月时间,才能做到。”

    “是……是吗?大概是我恰好擅长做这种事情吧。”被埃里雅的目光,看的有些飘飘然,我挠头哈哈笑了起来。

    没有撒谎,我的确比较擅长做这种事,埃里雅传授过来的办法,总结最根本的东西,那就是需要催眠自己和强大的妄想力,当然,做为一切的动力能源的强大精神力,自然是必不可少。

    我可是从小时候开始,就被身边的小伙伴们夸赞“这个人的脑洞略大我们还是不要和他玩比较好”这个样子,这样的我,做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小菜一碟,哈哈哈哈。

    不知为何,明明是在笑,脸颊却已经湿润起来,阿勒,埃里雅的面庞竟有些模糊朦胧了,是因为美到极致,超越了自己的视线分辨率了么?

    一倍延长时间已经掌握了,两倍就不再是问题,方法是一模一样,只不过是精神力消耗多少罢了。

    感觉梦之境界再无难处,我松了一口气,取消了时间延长:“埃里雅,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咿呀?”埃里雅头轻轻一歪,似乎不明白我为什么刚玩的起劲,还什么都没尝试就要退出了。

    “这个形态,已经保持了不少时间了吧。”我摸着埃里雅的头,笑道。

    “我可不想让我的小人鱼公主,再超过极限时间,那样又得好几天不能见面了,我啊,想天天都能见到埃里雅。”

    埃里雅直盯盯的看着我,忽然飞扑过来,撒娇的蹭在我怀里。

    “埃里雅……果然最喜欢主人哥哥了咿呀。”

    “呃……是……是吗?”不明白埃里雅为什么忽然兴奋起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