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六十六章 有故事的腿毛仙人
    ***************************************************************************************************

    “鲁科加斯呀……也就是说,要去一趟第三世界吗?”

    我摸着下巴,低头沉思起来,该来的果然还是会来,不过幸好这一次不用去战斗,女孩们大概也不会那么担心我……不,这是骗人的吧,只要用了定位传送她们就一定会担惊受怕,真是头疼,该怎么办,怎么安慰她们好呢?

    我挠着头,为难起来。

    “吴,你也不用太心急。”仿佛看出了我的难处的阿卡拉,笑着安慰道。

    “也不是现在立刻就要去,鲁科加斯大人的行踪飘忽,还不知道他在哪里,不如先让我这边拜托拉斐尔,让她去查探一下,至少有个大概的目标,到时候你再出发也不迟。”

    “那就拜托你了,阿卡拉奶奶。”我眼前一亮,感觉这是个好主意,既可以多陪一下家人,去了第三世界后,又能节约不少寻找鲁科加斯的时间,阿卡拉真是太机智了。

    “不这样做不行啊,你看,有人在瞪我了。”阿卡拉神秘一笑。

    “我……我可没有瞪阿卡拉奶奶您,绝对没有。”不打自招的蒂亚童鞋,连连摇头。

    原来如此。我说阿卡拉怎么一眼就能看出我的困境,原来蒂亚也是担惊受怕的女孩之一呀,大概刚才一听说我又要去第三世界,就忍不住把感情流露于外了。

    我哈哈的苦笑着,不过这样也好,能多在营地呆一会时间。

    “吴,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凯恩忽然问道。

    “打算?”我头一歪,有什么打算?

    “寻找鲁科加斯大人的踪迹,可能要花一点时间,少则十天半月。多则半年都有可能。这段时间你应该会留在营地里头吧,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这个……一时没有想好,怎么,有什么问题吗?凯恩爷爷。”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想根据你的打算。我们联盟这边。也做出相应的计划调整罢了,你也知道,我们现在联盟。可都是在围绕你一个人转。”凯恩打趣道。

    “凯恩爷爷,你就别调侃我了。”我摇着手笑了笑,要是放在去第三世界以前,我或许还有有这么一两分自得,可是自从知道第三世界还有不少实力超过现在的我的前辈后,我才知道,我这个伪救世主,真的很伪,恐怕还要伪上很长一段时间。

    再经过一趟地狱世界之旅,我更是明白,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现在的我还是一个无法左右战局的小卒,充其量是有点潜力,可以展望一下将来罢了。

    “这可不是打趣,如果你有什么打算的话,可要提前和我们说一声。”

    “知道了,打算的话……现在暂时还没有,不过,如果寻找鲁科加斯大人,需要一点时间的话,或许……或许我会带上家人一起出去历练一趟吧。”

    我想了想,觉得一直呆在家里,也未免有些太过清闲,干脆带着女儿们和妻子们外出历练历练,大家在一起,既渡过了美好时光,也做了有意义的事情,可以稍微提升一下大家的实力,尤其是小黑碳,大家都称赞她前途无量,颇有我当年的风范,这可真得好好见识一下,看看我家的小黑碳到底变得多厉害了。

    想到这里,我灵光一动。

    对了,其实还可以这样!

    在陪大家的历练途中,我也能借修炼之名,在夜晚或者其他时间空隙,躲起来修炼一会梦之境界,在野外练习,可比在营地随处找一处偏僻的地方,要隐蔽多了,唯一的问题就是女孩们,到时候该找些什么借口,还是干脆乘此机会一口气将圣月贤狼的身份向她们透露,反正这种事情,也不可能一直隐瞒下去。

    我越想越多,越想越深,最后整个人都变成沉思者了。

    “吴?”阿卡拉一声把我惊醒。

    “怎……怎么了?刚才的打算,有什么不妥吗?”我慌张的问道。

    “不,相反,我觉得很不错,这样时间也算没有浪费掉,毕竟那些女孩,可都是你的心肝宝贝不是吗?让她们的实力强一点,你也能稍微安心一点。”阿卡拉笑着点头赞同,似想到什么般,又开口补充。

    “只是,吴,莉莉斯你可要好好培养,夜魔一族加上死灵法师职业,这是最合适不够的搭配,而且,莉莉斯的天赋也十分卓越,再有一个……”

    “再有一个什么?”见阿卡拉迟疑住,我忍不住插嘴发问。

    “再有一个,莉莉斯似乎……似乎也有吴你当年的天赋,好了,这个我就不多说了,你自己亲眼见到,一定会一清二楚。”阿卡拉在这里打了个哑谜,接着就转移话题。

    “好了,今天找你来,大致上就是想商量这件事,将这套部件,交托给你。”说着,她将这个显得格外沉重的盒子,交到我的手上。

    “那个……亲爱的吴,反正放在你的手上没用,不如借给我多研究几天吧。”法拉老头见此,立刻厚着脸凑上来索要。

    虽然不担心这家伙不还,但是……

    “你这家伙,那个盒子找到打开方法了吗?做事不能三心两意,等你什么时候把那盒子打开了,我就借给你研究。”我把盒子合上,飞快的塞到物品栏里。

    “你这臭小子……”法拉老头被我这一句话哽的够呛,偏偏又没办法反驳。只好悻悻然的回去,不时的用眼神瞪我。

    “对了,阿卡拉奶奶。”我忽然想起一件事。

    “之前听琳娅说,你们让人去地狱世界找我,那个人到底是谁?”

    “想必你已经猜到了,是加仑大人。”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我认识的人当中,也只有他才有那个能力在地狱世界里闯荡,威克森爷爷都不行。

    “那么,我现在回来了。他该怎么办好呢?”

    虽然是个区区腿毛仙人。但好歹也教过我不少东西,关系一下还是必须的,再说了,不问清楚。贝安沙那边也不好交代。也不知道腿毛仙人是怎么忽悠她的。竟然把贝安沙唬的一愣一愣,对他尊敬有加,真是的。小师妹有我这个师兄就够了,老师什么的,完全是多余的。

    内心深处发表了一番小心眼的嫉妒心后,我看着阿卡拉,等待她的回答。

    “这个请不用担心,既然是我把他送去的,到时候,我自然会把他弄回来。”

    “哦,原来如此……等等!这把声音!”

    我猛回头,看到了并非阿卡拉而是阿卡林化的红白公主,不知何时出现,把我放在桌子上的清神水捧在手心,喝茶一般咝咝的小口慢啜着。

    “把我的清神水还来你这笨蛋。”我伸手欲夺,被这无节操巫女敏锐的躲过了。

    “兀,真是小气呢。”

    “堂而皇之的把别人的东西抢走还敢说这样的话,你的胆子可真不小。”我怒目而视,摩拳擦掌,准备给这只兔子一样滑溜的红白公主一点颜色瞧瞧。

    “哼,到底是谁给谁颜色,还说不定呢。”一向淡定怕麻烦的红白公主,今个忽然出奇的好战,冷笑了一声,摆出招架手势。

    “很好,别以为这里还是幻想乡,你的力量无穷无尽,就让你品尝一下什么叫地狱主场。”

    “兀难道只有耍嘴皮子才行?还是快点开始吧,既然是兀先挑战,那么就由我先出招吧。”

    难道是想玩回合制?不知道这节操公主在搞什么,我只能严阵以待。

    “首先,就让我来给兀一点颜色吧!”红白公主大喝一声,将不明物体扔了过来,不好,难道是符纸?这家伙想将帐篷炸了吗?

    哼,没关系,看我的空手夺符纸!

    我两手在中间一夹,在刹那间,就把对方的可怕攻击夹在手心,阻止了一场危险的爆炸产生。

    怕了吧,我的可怕眼力。

    眼角闪过一道锐利光芒,我冷笑的看着红白公主,你的攻击,对我来说根本没有用。

    咦,怎么软软的?

    我握了握,再握了握,无论怎么握,都能感觉到刚才红白公主扔过来的东西,不像是冷冰冰的符纸,而是软软的……什么?

    张开手一看,一条粉红色的内裤出现在手心,我当时就喷了。

    “这颜色,怎么样?”红白公主重新摆出喝茶神状,若无其事的问道。

    “一点也不怎么样,拜托你认真点!”我怒掀心灵茶几。

    “我已经很认真了,因为……”

    “因为?”

    “因为那是刚刚从身上脱下的内裤,你看,还热乎乎的吧。”

    我僵硬的看着手中的粉红色胖次,对方这么一说……还真有点……真有点温温的……

    然后一抹鼻血就喷了出来,这到底是闹哪样,你卖节操已经不打算分场合了吗?

    又喝了一口清神水的红白公主,顿了片刻,再次说道:“抱歉,那是骗人的。”

    “你到是早说呀,还我的鼻血!”

    “抱歉,我以为兀会知道的,因为我从来不穿内裤。”红白公主毕恭毕敬的道歉道。

    “鬼才知道这种事情啊!蒂亚,你听我解释……”

    忽然发现旁边传来冷冰冰的目光,转头一看,发现万年公主已经不止是用看猴子的目光看我,而是用看阿米巴原虫的目光,蒂亚面带微笑,但是眼神一点也没有笑,我心里颤抖着,连忙解释道。

    “不愧是巫女族的公主殿下,轻易就将吴戏耍在掌心之中了。”阿卡拉她们看着这一幕,不以为意的笑了起来。

    “哪里哪里。比起诸位的智慧,这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红白公主也仿佛一夜之间变得有节操了,以满满的外交口吻,谦虚有礼的回答着。

    “那就给我雕你的小虫子去!”我拎着红白公主的宽大后衣领,没好气的将她提出了门外,一放,罢了罢手,示意哪里来,哪里去,这不是小孩子玩的地方。

    “小虫子……”红白公主的目光。仿佛在发出“叽~~~”一般的直盯盯过来。落到我的裤裆上面。

    “才不是小虫子!你这家伙,打算从卖节操发展到黄段子吗?”

    “这似乎也不错。”红白公主一拍手心。

    “不错你妹,去去去!”我将帐门一拉,回过头。就看见蒂亚和万年公主在窃窃私语。

    “强敌呀……”

    “对。强敌呢。不可小视。”

    “干脆用我们赫拉迪克一族祖祖代代相传的女儿红……”万年公主比了一个咔嚓手势。

    “不行的……已经用过了。”

    “蒂亚……你比我想象中的还有行动力。”

    “诶嘿嘿。”

    “这绝对不是在夸你。”

    “总之女儿红已经不行了,凡凡已经知道了。”

    “那么就……”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我忽然凑上去。好奇的看着她们。

    “没……没什么,总之和凡凡无关!”蒂亚不知为什么,慌张失措的一把把我推开。

    “是吗?总觉得刚才背后有股凉意,是错觉吗?”我自言自语的回到刚才的位置,时不时看蒂亚和万年公主一眼,她们……真的没在背后打什么小主意?

    “阿卡拉奶奶,接回刚才的话题,关于腿……咳咳,关于加仑老师的行踪,刚才红……咳咳,刚才灵梦公主似乎说了,这件事可以包在她身上,她会把加仑老师带回来,这样没问题吗?”

    “没有,没什么问题,毕竟已经不是第一次了,灵梦公主和加仑大人,也算是熟人了,就这样拜托她吧。”阿卡拉笑着点头。

    “加仑老师以前还去过地狱世界?”我讶然道。

    阿卡拉点了点头,微微低头沉思着什么,似乎不愿意多说。

    原来如此,我说为什么如此强大的腿毛仙人,当初会出现在第一世界,很有可能,他就是通过幻想乡的通道,经由地狱世界绕了一个弯子回来的,问题是当初他是怎么从第三世界到达地狱世界的呢?也是通过幻想乡吗?幻想乡能联接第三世界吗?

    我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幻想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巫女一族所守护的东西,到底又是什么?

    算了,这种消耗脑细胞的事情,让阿卡拉她们去思考吧。

    我站了起来,打算告辞。

    “既然加仑老师没事的话,那我也就安心了,若是因为去寻找我,而让他深陷在地狱世界回不来,那我心里也不会安乐。”

    “放心吧,加仑大人不会有事的,而且,虽说这一次去地狱世界,主要是为了找你,但是,他也顺便带了一些私人的事情前往,就让他解决了这些再说吧。”

    “私人的事情?什么事情?”我的好奇心顿时来了,腿毛仙人身上,莫非还隐藏着什么天大的故事?

    “谁知道呢?或许是想见一见当年在地狱世界认识的老朋友也说不定,呵呵呵~~”阿卡拉笑着说道,明显没有说实话。

    看来,她是不想随便透露别人的**,还是等我见到了当事人,再八卦一下吧。

    “好的,那么就麻烦阿卡拉奶奶你,帮我转告一下加仑老师,我现在已经安然无恙的回来了。”

    “放心吧,消息早就已经放出去了,至于加仑大人现在有没有收到,那可就不在我的计算之内了。”

    “嗯,这样就行了,谢谢你,阿卡拉奶奶,我先回去,老实说,忽然得到这些部件,脑子还有点蒙,得回去整理一下思路。”

    “去吧,代我向大家问好。”

    和阿卡拉以及凯恩一一告辞,又朝法拉老头得意的扬了扬盒子,气的他咬牙切齿后,我和蒂亚二人离开了帐篷,刚刚出到外面,就见刚才被我拎出来的红白公主,还蹲在门口旁,数着蚂蚁,看起来很寂寞的样子。

    “你呀……这不是显得我刚才的做法,像坏人一样了吗?”看着红白公主默不吭声的样子,我头疼扶额。

    “没事,灵梦,很坚强的。”红白公主拍拍裙子站起来,鼓着小嘴,强忍着泪水,哽咽说道。

    “脑子没事吧,年龄怎么好像一下子小了十岁?”我伸手探向红白公主的额头。

    “兀,真是失礼呢,就算小十岁也比你要大。”红白公主演(zhuang)戏(you)不成,气呼呼的拍开我的手。

    “……”这算不算是暴露年龄系列?

    “总而言之回家吧,要卖节操也回去卖,算我拜托你了行不?”我脱力的叹气说道。

    “既然兀那么诚心诚意的恳求,我就……”红白公主满意的把头一点,仿佛大人物似的,迈出八字步,还不忘记将捧在手心的杯子端起喝一口。

    “把杯子给我还回去!把清神水还回来!”我再次怒掀心灵茶几。

    “小气。”

    “当着你的面把一万张白纸撕碎哦混蛋。”

    “抱歉,我错了……”

    这红白公主,意外的好威胁。

    当把不安分的红白公主,领回家,顺便蒂亚和万年公主也一路跟过来做客的时候,在门外,我就听到了让我大喜过望的声音。

    是埃里雅的声音,她终于醒过来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