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六十四章 万年公主的礼物?
    ***************************************************************************************************

    接下来两天,虽然心中迫切再试一试梦之境界的秘术,但是第一次使用留下的后遗症还在,为了避免恶性循环,我还是强行忍住了,安分的呆着,等待精神力恢复。

    为了快点恢复过来,乘着空隙,我甚至会跑到当初那个偏僻幽静的湖泊,变身圣月贤狼,这样精神力的恢复速度能够快很多,可惜这样的时间不多,因为我并不想牺牲陪女孩们的时间来这里恢复,这样做是本末倒置,我那么积极修炼,想要变强,不就是为了女孩们么?

    两天过后,总算是完全康复,再也感觉不到一丝后遗症,我这才变得跃跃欲试。

    首先,cosplay熊肯定是不能再拿来用了,我可不想用那么丁点的精神力去练习梦之境界,再弄个后遗症什么的,那乐子可就大了。

    圣月贤狼的话……得躲紧点好,别被人看见了,本来那处湖泊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别忘记死狗可是把那里当做秘密基地使用,我要是在那睡着修炼的话,总是会被它发现的,总不能把死狗关到狗笼里不放它出来吧?

    所以说,得再找个不为之人的地方才行。这种事情以前还好,老酒鬼当士兵统领的时候,懒的不行,营地许多偏僻地方她根本不管不问,现在换成责任心强的卡丽娜大姐,可就不同了,得警惕以前那些偏僻的地方,忽然有士兵巡逻才行。

    对了,北区训练营,莎尔娜姐姐扎营居住的地方似乎不错。罗格女王的美名。让她那到现在依然无人敢轻易靠近,几乎快要成为营地里让冒险者想要前去膜拜的圣地一样的地方了。

    顺便一说,法师公会的某处也是圣地,绝对的圣地。因为前任营地三大美女之二。联盟的双子公主以及罗格歌姬等等。都住在那里,咳咳咳。

    好,地点就先暂定为那儿吧。

    定下来之后。我再次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没办法进入梦之境界。

    第一次进入,是在小人鱼埃里雅的帮助,看来还得等她醒过来,仔细请教一番。

    埃里雅因为那一次的变身超越了极限时间,也是匮乏疲惫之极,在我身体完全恢复过来之后,她仍未醒来,我也只能耐心的等待。

    这其间,卡洛斯和西雅图克离开了,两人出发前往第三世界,本来他们就在修行之中,只是因为听闻我从地狱世界回来,这将义气的两师兄,才不顾冲刺世界之力的关键时期,也要赶回来和我见一面,看看我在地狱世界是不是少了几条胳膊,会不会多了几条胳膊,诸如此类。

    如今,见我平安,该庆祝的也庆祝完了,他们两个自然是迫不及待要离去,尽早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重拾以前三人在训练场你来我往的练习日子,说实话,他们如今要是不突破,就算两人合力,依然不够我的cosplay熊变身一只熊掌,这就是隔了一大境界的绝对压制。

    再则,如果以老酒鬼的学生排论,我是四师弟,最小的一个,莎尔娜是三师姐,老三,卡洛斯和西雅图克是大师兄二师兄,如今最小的两个都已经突破到世界之力境界了,虽然一个是开挂,一个是爆种,都有取巧嫌疑,但现实可不会管你是不是取巧,反正我和莎尔娜姐姐现在已经是杠杠的世界之力境界,普通的世界之力强者,还不是我们的对手,身为老大和老二的另外两人,心里压力有多大,自然是可想而知。

    因此,我并未阻止,目送了师兄们悲壮而坚定的身影离去,消失在营地后,紧接着又是好几幕曲终人散,拉尔三条子也踏上了刚到不久的哈洛加斯,老马,库特和白狼三人,则是毅然在哈洛加斯混着,还未找到能代替小狐狸的新队友。

    虽然随着各族加入联盟,哈洛加斯除了人类冒险者以外,也多了不少其他族的冒险者,比如说精灵族,矮人族,赫拉迪克族等等。

    按照老马猥琐的说法,那是肯定要找到精灵族的妹子,老马是圣骑士,库特是法师,白狼是德鲁伊,圣骑士和德鲁伊都可以扛在前面,肉盾是够了,所以找个输出高点,兼顾灵巧,比如说刺客,亚马逊,精灵弓箭手什么的,像矮人战士这样的笨重职业,就不大合适了。

    哈洛加斯的精灵帅哥妹子都不少,也有不少还是独行侠,没有队伍,本来应该很容易勾搭上一个才对,可是这三人大概是被小狐狸给养刁了胃口,左看看,右看看,这个不错,那个更是典雅高贵,实力非凡,可是和小狐狸一对比,那又差远了,无论战术休养和默契都不行,不行不行。

    于是,错过了一个又一个选择的三人,至今还是纯爷们队伍,臭袜子熏天那种,好在这三个家伙,也都是资质优秀的冒险者,要不然当初也会被小狐狸看上,他们一边历练一边寻找新队友,拖着拖着,忽然发现,就算仅凭自己三人也能在哈洛加斯区域潇洒了,于是就更不着急了。

    对此,我只想对他们说一句:活该你们光棍一辈子。

    接下来是里肯和汉斯两个队伍,如今他们也稳扎稳打的步入了第二世界库拉斯特区域,而且很快就要去找墨菲斯托喝茶了,两个队伍十二人,有一大半都已经突破到了心境境界,在这库拉斯特区域是很少见的,哪怕到了群魔堡垒这样的队伍也不多。因此肯德基小队和汉巴格小队,可以将他们顶尖冒险小队的荣誉一直继承下去,当然,为了而付出的努力,也将不少。

    送别了这些人以后,身边顿时冷清了不少,少了蹭饭喝酒,脸皮贼厚的西雅图克,少了唯恐天下不乱,热闹和麻烦的制造者马拉格比。还有爱凑热闹。爱乱起哄的拉尔三条子,就感觉营地好像少了一半人口似的。

    托了这个的福,我可以好好安静一会,休养身体。顺便。终于可以去找女孩们做点滚床之类的事情了。这几天过的可是无忧无虑,性福之极,除了被小狐狸榨干一次。吃了黄段子侍女给的整整一瓶秘制大力丸才恢复过来这件糗事以外。

    咳咳,咳咳咳!

    又过了几天,埃里雅已经一直睡了五天了,还未醒来,阿卡拉那边到是忽然派士兵传来消息,让我过去一趟,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该不会又让我去跑腿吧,我可还想继续多陪家人几个月,地狱世界那一趟,可真把我折腾坏了。

    我缩着脖子走进阿卡拉的帐篷,抬头就看到三个老人冲我直笑。

    “你看,我说了吧,吴肯定又以为我们把他叫来,是有任务吩咐了。”三人似乎打了赌般,阿卡拉先指着我,对其他二人笑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只不过是你动作快一点,把正确的答案先选了。”凯恩呵呵乐着,不以为忤,到是让我意外的第三人,法拉老头,贼眉鼠眼的还要嘴硬辩驳。

    “阿卡拉奶奶,叫我过来到底有什么要事商量,难道说那个小盒子打开了,里面是非常重要的东西?”见法拉老头也在,我第一个就想起那天被他抢去的,从冰之守护者身体上得到的古老盒子。

    “盒子的话……还差一点点……”提起盒子,法拉老头立刻一脸挫败,一看就知道绝对不是他口中的差一点点那么简单。

    “那到底是……”

    “别心急,来,亲爱的吴,坐下来再说,我们还要等两位客人。”

    “莱娜和琳娅吗?”听阿卡拉这样一说,我下意识就想到她们。

    “不对,不是她们两个。”阿卡拉却摇摇头,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吴,不如我们打个赌,你猜猜看,要猜中了,我给你五颗无瑕疵宝石,猜错了,你给我五颗无瑕疵宝石,怎么样?”法拉老头眯着眼,不怀好意的说道,也不知道他刚才和阿卡拉打赌,到底输了什么,才这么急于翻本。

    “不干。”我干净利落的拒绝了,因为闻到了陷阱的味道。

    法拉老头是谁,罗格第一吝啬的名头可不是吹出来的,他刚才给的赌注竟然很平等,而不是我赢了他给我五颗无瑕疵宝石,我输了我给她五颗(完美宝石),竟然没有语言陷阱,可见他内心肯定充满了必胜的信心,做贼心虚或者是害怕我不答应,才故意提出公平的条件让我上钩。

    如此一来,我就更不可能答应了,当我罗格第三吝啬的名头是白来的吗?

    见我没上当,法拉老头一脸的失望,独自躲到角落去画圈圈了,再次好奇他刚才和阿卡拉赌到底输了什么。

    不一会儿,阿卡拉所说的那两个客人就来了,的确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要是刚才和法拉老头打赌的话,我准输。

    竟然是蒂亚和万年公主。

    “是你们两个?到底要商量什么要事?”我瞪大双眼,好奇的问道。

    “诶嘿嘿,想不到吧,我就知道会吓凡凡一跳。”蒂亚俏皮的吐了吐香舌,朝我扮了一个可爱鬼脸。

    “应该惊讶的是我们才对,我明明记得阿卡拉大人邀请我们过来是商量要事,可不是来动物园看猴子。”万年公主依然是毒舌属性满满,对我一点儿也不留情,真是活该你被出本子。

    想到本子娜的【美誉】,我顿时乐了,也不计较万年公主的嘲讽,乐呵呵的向蒂亚招了招手,让她坐到我旁边。

    “呜哇,这家伙……竟然在笑。”万年公主仿佛见鬼了似的,看着我连连退后几步。

    “我不笑我还要哭么?”我对她翻了一记白眼。

    “是发烧了么?还是说终于觉醒了奇怪的属性?”似乎因为我的不配合吐槽,而感到浑身难受的万年公主。忽然好心的探上小手,摸了摸我的额头。

    切,明明是个人偶公主,小手却偏偏还有温度而且那么柔软。

    我想要表现的大义凛然,视美色为粪土,要将万年公主的小手拍开,怒而喝斥,可是忽然感觉到被摸着额头也挺舒服的,于是就不动如山了。

    “没有发烧,那么肯定是受虐属性觉醒没错了。不。不应该说觉醒,只不过是等级提升了而已。”

    “你才受虐!”我忍无可忍的拍开万年公主的手,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不能侮辱我的属性。我明明就是超级抖s。人称暗黑大陆比利王。给我一条男式比基尼,可抵三千天朝大城管!

    “看来没事,真是可惜。”万年公主叹了一声。

    “可惜你妹!”我再次怒掀心灵茶几。

    “好啦好啦。凡凡和娜娜,要好好相处哦。”蒂亚依然是万年不变的打着圆场。

    “哼。”“哼。”

    我和万年公主不约而同的撇过头,后脑勺对着后脑勺,表示和这人一句共同语言也没有。

    “阿卡拉奶奶,这次找我来商量的事情,和蒂亚有关吗?”我故意忽略掉万年公主的存在,这样问道。

    “嗯,有关,尤其是和娜娜公主,关系最大。”阿卡拉却似和我作对似的,偏偏要着重提起万年公主。

    “到底是什么样的重要事情,和蒂亚有什么关系?现在人也齐了,能和我解释解释吗?”我岂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人,继续无视之。

    “阿卡拉奶奶,先由我说几句,可以吗?”这时候,蒂亚忽然插嘴说道。

    “当然。”阿卡拉笑眯眯的进入看戏模式。

    “那我就不客气了。”这样说完,蒂亚站起来,转过身正对向我。

    “凡凡,首先,要正式的,郑重的感谢你将娜娜拯救回来,让她得以复原完整之躯。”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干嘛忽然变得那么客气了,可一点都不像蒂亚你呀。”我惊讶的看着蒂亚,又看了看万年公主,用目光示意:喂,蒂亚这样说,你没有异议吗?不打算反驳几句,否认我的功劳吗?

    万年公主轻哼了一声,躲开我的目光,虽然一副很不爽的样子但似乎并不打算对蒂亚刚才那番话发表辩驳,也就是说,的确承了我这份情。

    卧槽,我的万年公主不可能那么温顺!

    “讨厌啦,凡凡,人家难得正经一次。”蒂亚也从刚才严肃的表情恢复过来,撅着小嘴对我娇嗔。

    “你这一正经,我两腿就发软了。”

    “没办法,这是爷爷特地吩咐的,刚才可是代表整个赫拉迪克族,礼不可废。”蒂亚如是说道,原来如此,我还说蒂亚怎么忽然就生分起来了,都是自家人,这不是我分内的事情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