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得二千零六十二章 珍贵的礼物
    ***************************************************************************************************

    摇摇头,感觉还是有点迷糊,我将目光落到始作俑者的埃里雅身上,她一定知道这份礼物的用途,当初人鱼之王赐予这份礼物的时候,怕是就已经做好了各种打算。

    “埃里雅,简单来说,梦之境界,就是可以随时让我进入现在这种梦境之中的能力吗?”

    “是的咿呀。”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作用吗?”我眉头挑动了几下,人鱼之王大人,您的这份礼物……听起来有些不靠谱呀,我哪有那个人鱼皇族的寿命天天睡觉,现在都恨不得把一秒钟扳成两半使了。

    “其他的作用……咿呀?埃里雅不知道,好像已经没有了咿呀。”

    “哈……”我拉耸着肩膀,叹了一口气,果然不该期望太高,所谓的十年新手大礼包,打开以后也是坑爹的礼物,比如说,十年前的流行时装,或者是十年前的【新鲜】鸡蛋。

    “主人哥哥,不喜欢咿呀?”看到我唉声叹气的样子,埃里雅有点难过。

    “不,怎么回呢,只是有点吓一跳而已,和想象中的似乎不大一样。”我连忙摇头,上前一步。想要抱住埃里雅安慰她,但紧接着又退后了一步。

    不行,埃里雅的魅力太大了,我怕这一抱,一安慰,又迷的晕乎乎,对她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没想到,主人哥哥会不高兴咿呀,埃里雅,以为主人哥哥会很高兴。很需要这份礼物咿呀。真是失策咿呀。”我脸上的表情,终究是瞒不过埃里雅,她低头继续失落难过的喃喃道。

    “真的没有不高兴,埃里雅送给我的礼物。哪怕是一颗小石头。我也会欣喜若狂。真的,只是话说回来,为什么埃里雅会认为我很需要这份礼物呢?”

    我对埃里雅的那份莫名自信。抱着疑问问道。

    “因为主人哥哥,不是经常感叹时间不够用吗咿呀?”埃里雅歪头看着我,似乎在问,为什么主人哥哥会问这么简单的问题呢?

    “这个……有那么经常,连你都知道?”埃里雅平时都在睡觉,醒过来的时间不多,连她都知道我平时唉声叹气,感慨时间不够,可见我在无意之中,已经流露了多少次这样的感情。

    不行不行,得悠着点,埃里雅知道,那么时常关心着我的维拉丝她们,就更加看在眼里,这样的举止感叹,肯定会让她们操心,我说难怪,最近别说女孩们,就连最喜欢撒娇的西露丝艾柯露,都克制了不少,甚少主动占用我的时间了。

    暗自警告一番自己,我的脑筋还是没能转过弯来,更加好奇的看着埃里雅:“这几年的确是感觉到时间太紧迫了,要是能多一点时间修炼就好了,可是埃里雅,这跟梦之境界有什么关系?”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梦之境界,就正合适主人哥哥咿呀。”埃里雅听我这么说,顿时一扫刚才的失落难过,开心起来。

    “……”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会说梦之境界合适我?我的时间都不够用了,还让我睡大觉?

    等等,难道说……

    “埃里雅,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想说,我可以在这里……在梦之境界这里修炼吧?”脑筋好不容易终于转过弯来,想通这一点,我用着颤抖的声线问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梦之境界,对我而言实在是太有用了。

    “咿呀,完全正确咿呀。”埃里雅猛点头。

    “真……真的可以?”我依然不敢置信的想再确认一遍。

    “是的咿呀。”

    “太好了,这份礼物太及时了。”我忍不住激动,终于还是做了傻事,上前一把将埃里雅抱在怀里,蹦跳雀跃的欢呼起来。

    梦之境界,竟然可以在睡觉的时候,也能进行修炼,这样等于是说我可以把睡觉的那部分时间,也利用起来了,虽不能说实现了将一秒钟扳成两半使的愿望,但至少将睡觉的时间腾挪了出来,一天多了五六个小时可以修炼,这已经相当可观了。

    越想心里越是美滋滋的,我忍不住在怀里的埃里雅的脸蛋上亲了一口,感觉自己真是个相当精打细算的家伙,不好,难道说像我这样将近全能的可怕男人,竟然还有着家庭主夫的资质?真是太卡帕了,太腻害了。

    【真是看不下去了你这个笨蛋之中的战!斗!机!】忽然脑袋啪的一下,被打了,是谁,到底是谁,这把声音……难道是?

    【是我,就是我!】艾芙丽娜的气急败坏声传来。

    “你这家伙……”我连忙东张西望,寻找着这把胆敢偷袭我的可恶咸鱼剑。

    【别说话,我不想让那只人鱼公主发现。】艾芙丽娜的声音再次传来,它并没有现身,显然现在的对话是心灵传音,埃里雅听不见。

    【好吧,你得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要这样侮辱我的智商,要知道,我怎么说也是凡人等级。】虽说收到这份及时雨一样的礼物让我高兴不已,但也不能就此白白被艾芙丽娜这家伙吐槽是不?

    【我说啊,笨蛋中的战斗机。】

    【你才是战斗机,你全家都是战斗机!】我怒掀心灵茶几。

    【听我说完,然后你自己再想想你是不是,我就问一句,你做梦的时候,是不是有时候,感觉梦里的时间特别长啊?】

    【的确经常有这么回事。】

    我一想。还真是这样,尤其是某一次做梦,梦到了死狗的克隆军团,足足一千只死狗!追着我咬,那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到处都是锋利的狗牙,我逃呀逃,感觉被这一千只死狗足足追了十天十夜,才在梦中惊醒过来。发现会做这样的噩梦。原来是死狗不知何时潜伏过来,对着我的小腿一阵狂咬,咬着咬着竟然连它自己也咬累了,睡过去了。

    结果当时。我就把死狗绑在树上。让它【坐】了一天一夜的高速旋转木马。

    往事不堪回首。这得怪小狐狸。

    咳咳,咳咳咳!

    【所以说,你到现在还未明白过来吗?梦之境界的真正能力。】艾芙丽娜的声音带着点绝望。仿佛在说,我怎么就能遇到这么笨的人呢?

    【真正能力?】我沉思琢磨了一下,忽然想到一种幸福来的太突然的可能性。

    【难道……难道说,在梦之境界里,时间还能得到延长?】

    【看来你总算还没有笨到家,现在该知道我刚才没有骂错了吧。】艾芙丽娜似乎不愿在埃里雅面前多露面,说着说着,声音就变淡消失了。

    该死的,艾芙丽娜说的没错,我的确是笨蛋中的战斗机,如果真是这样的,就算是笨蛋中的宇宙母舰,笨蛋中的太空堡垒,我也认了!

    我大脑有点发蒙,被强大的幸福感冲击的晕乎乎,就和刚才被埃里雅迷住那一般。

    “咿呀?”忽然,衣服被拉了拉,我这才想起怀里的埃里雅,她正抬头看着我,露出好奇询问的目光,为我这短短时间里的奇怪举止,感到困惑不已。

    “不……我没事,埃里雅,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很重要的问题。”顾不得回答埃里雅的疑惑,连忙摆正态度,深呼吸,严肃以待。

    “埃里雅,我想知道,在梦之境界里,时间是不是能够延长,相对于现实世界而言。”

    “咿呀,主人哥哥真聪明,埃里雅还没有解释就已经猜到了咿呀。”埃里雅连连点头,用佩服的目光看着我。

    这真是……这真是……让我该说什么好呢?抱歉,人鱼之王,刚才怀疑调侃了你的礼物,抱歉,埃里雅,送我这么一份大礼,我无以回报。

    此时此刻,我的心情竟然和刚刚逃离地狱世界时差不多,有股喜极而涕的冲动,更加紧抱着埃里雅,在她的脸蛋上,额头上,海蓝色的秀发上,带着感激膜拜的感情,连连亲吻。

    “埃里雅,谢谢你,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谢的话语才好了,送了如此珍贵的礼物,对我十分重要的礼物。”

    “只要主人哥哥喜欢就好咿呀,主人哥哥高兴,埃里雅也会很高兴咿呀。”善良乖巧的埃里雅,一番话更是让我感动的无语哽咽。

    “埃里雅真是乖孩子,好孩子,记得帮我和你的父亲,也珍重的说一声谢谢,告诉他,我知道我现在还没有那个实力资格见到他,但是有梦之境界,或许有一天,亲自向他道谢的机会会到来。”

    我低下头,郑重的对埃里雅说道。

    “嗯,埃里雅,会向父亲转达的咿呀。”埃里雅点点头。

    “就这么办吧,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将健健康康,活泼可爱的你带回他身边,然后向他道谢,但愿他不会怪我没有照顾好你。”想到自己老是外出,根本没有多少陪埃里雅的时间,幸好有维拉丝她们照顾埃里雅,没有让她挨饿受委屈,不然的话,人鱼之王怕是早就一鱼叉把我刺了。

    “咿呀,才不会呢,主人哥哥已经很照顾埃里雅了咿呀。”

    “怕是只有你这小可爱,才会这么认为吧。”我在埃里雅的鼻尖上轻轻一点笑道。

    “埃里雅可以拿出证据咿呀。”

    “哦?是什么样的证据呢?”

    “埃里雅喜欢主人哥哥,就是最好的证据咿呀,要是主人哥哥对埃里雅不好的话,埃里雅可能喜欢主人哥哥吗咿呀?”埃里雅又说了一句让我感动不已的话,这小人鱼公主,今天是想让我高兴死了才满意对吧?

    “我也喜欢埃里雅,最喜欢埃里雅了。”我低下头。又是在埃里雅的额头上深深一吻。

    然后,从刚才的兴奋劲中稍微冷静下一点点,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做些什么了。

    抱住了埃里雅,还在她的脸上亲吻了不知多少记。

    我愣愣的看着抱在怀里,仰起的那张绝世容颜,刚刚冷静下来的大脑,再次陷入和上一次相似的痴迷之中。

    无论看到多少都好美,美的能让人无数次痴迷,迷恋。

    “埃里雅……”和上次宛如同出一辙,我痴痴的看着埃里雅。缓缓地。向着她那宛如刚刚摘下的樱桃一般散发着甜蜜芬芳的樱唇,凑近上去。

    “主人哥哥……”埃里雅吸取教训(?),只是把娇唇微微上努,再也没有做出闭合双眼。任取任求的迎合姿态。以免把某德鲁伊刺激的失去行动力。

    这一次没有任何阻碍。眼看彼此的嘴唇,就要重合到一起,就在这时。金色海洋忽然一黯,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埃里雅,还有周围的金色海洋,脑海梦境,都消失了,紧接着是一阵天旋地转,两眼一黑。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却头疼欲裂,入目的是埃里雅关切的目光。

    “嘎……嘎姆?”声音一发,我就知道自己还处于cosplay熊的状态下,难道说……已经回到了现实?不管了,只要埃里雅没事就好。

    剧烈的头疼,甚至让我没办法再保持变身,光芒一闪,被打回了本体形态,抱着头丝丝的抽着冷气,仿佛回到了当年和黑龙艾利亚斯一战以后的严重后遗症。

    等等,也就是说,我现在的精神力,严重匮乏,甚至是透支?

    在埃里雅的搀扶下,我面前站了起来,带着重重疑问,目光落到她身上,忽然回想起刚才在梦境之中的最后一幕,不禁心虚。

    又被埃里雅的绝世魅力所迷惑了,小狐狸说的对,看来我真的是个无可救药的色狼,看到美女两腿就发软走不动那种。

    张了张嘴,想要为之前的行为和埃里雅道一声歉,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停下,这种事情,该怎么解释道歉好呢?埃里雅的心灵一片纯洁无暇,我的道歉,反而会让她产生奇怪想法。

    想了想,我还是把话收了回去,没办法道歉的话,就更应该引以为鉴,下不为例,绝对不能再轻易靠近现在模样的埃里雅了,在我能抵抗她的魅力之前。

    “埃里雅,我这是精神力透支了吗?”在埃里雅的搀扶下,我捂着额头,有气无力的靠坐在一颗树下,问道。

    “咿呀,是这样没错,都是埃里雅的错,没有考虑到主人哥哥的精神力问题咿呀。”见我痛苦的样子,埃里雅反而是满脸内疚不安。

    不要这样,善良纯真的人鱼公主殿下,该内疚不安,该遭受天谴的人是我才对。

    带着这样强烈的心灵呐喊,我再次深吸了一口气,企图以此分散头疼欲裂的痛楚。

    “也就是说,梦之境界会消耗精神力对吧。”

    “咿呀,是的咿呀,消耗很大。”埃里雅点点头。

    “哈……难怪你一开始会对我说,我的cos……咳咳,我的熊人变身状态,精神力不够,只能勉强使用。”听到埃里雅的回答,我哈哈苦笑了几声,终于明白当时她的一番苦心。

    “主人哥哥,都是埃里雅不好,没有说清楚咿呀。”埃里雅凑上来,冰凉的小手捂在我的额头上面。

    幸好我现在处于精神力透支状态,头昏眼花,否则埃里雅这一靠近亲昵举动,或许又会让我迷失,做出什么把持不住的危险事情。

    “不,这不能该埃里雅,是我太高估自己了。”我连忙安慰一句,知道这个事实,心里没有任何失落,反而有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雀跃。

    别忘记,虽然cospplay熊的精神力不行,但是圣月贤狼的精神力,却多的几乎用不完,早在妖月狼巫时代,精神力就已经达到了世界之力水准,可想而知现在的圣月贤狼精神力究竟有多强。

    梦之境界需要大量的精神力,也就是说,我以后只要保持在圣月贤狼的状态下,就能愉快的在梦境之中修炼了。

    想到这里,我恨不得能马上变身圣月贤狼,尝试一下,结果念头刚刚冒出,大脑就一阵刺疼,若不是埃里雅在,要保持点【主人哥哥】的形象,我早就满地打滚哀嚎了。

    这可真是……简直就和艾利亚斯又干了一仗没有任何区别,当然,因为不是极其严重的透支,大概休息一两天就能缓过气来了,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cosplay熊,你精神力低的那么可怜,你家里人知道吗?

    对了,我想起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要问。

    虽然在梦之境界中,时间能够得到延长,但是按照刚才的说法,梦之境界需要精神力维持,那么想要在梦境里延长时间,估计也逃不脱这个规律了,在暗黑世界呆了十几年,我总算明白了一个尿性,那就是上帝绝对不会白白便宜你,想要得到什么,总是必须付出一定的东西,让你快乐并痛着。

    “埃里雅,刚才的梦境,时间延长了吗?难道说,刚才我们在梦境所呆过的时间,在现实之中,只有短短的几秒,或者几分?”我抱着一丝期待问道。

    “咿呀?”埃里雅仿佛难以理解我这个简单的问题般,头轻歪,做了一个萌杀的困惑表情。

    “主人哥哥的意思……埃里雅不大明白咿呀,如果是想问刚才的梦境和现实的时间对比的话,是等比例咿呀。”

    “等比例的意思是……”

    “梦境过了多少时间,现实就过了多少时间咿呀。”埃里雅似不知我内心有多惆怅般,欢快的回答道。

    “……”

    略坑呀导演,说好的时间延长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