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五十九章 十年的新手大礼包,从未见过,值得拥有
    ***************************************************************************************************

    哼,愚蠢的狗类,就凭你还想知道我的秘密,真不知死活,就乖乖在这里躺着吧。

    忽然遭遇到死狗的虚惊一场,让我意识到自己的疏忽之处,既然已经知道敌人的老巢在哪里,那么圣月贤狼的变身也就没有必要维持了,免得被人识破。

    林间的白光一闪,我恢复了本体模样,将六枚冰翼收回,蹲下去,捅了捅死狗的身体。

    嗯,昏迷的很彻底,果然爆气之下的华丽超必杀威力非同凡响,连这只平素皮坚肉厚,怎么打也打不疼的储备干粮,也承受不了震荡昏倒过去,如此大的冲击,足以让它彻底忘记掉之前那不到一秒钟的片段。

    那么,元凶就是这只死狗吗?

    我再次进入名侦探模式,陷入了一大波的沉思之中。

    虽然总总迹象表明,死狗的嫌疑最大,而且你看,它身上的卷毛还湿漉漉的,更加证实了那些水迹的来历。

    但是……但是总感觉还有哪里不对劲,就好像名侦探漫画里面,一篇凶杀案,只用了短短十页就找到了疑似真凶,那么可以很肯定,为了剧情(篇幅)着想。元凶肯定不是这个人,而是隐藏在更深处,隐藏在众人之中,伺机再次作案。

    简而言之,我现在的心情是,案件破的太容易,太利索,闲着蛋疼的名侦探之魂似乎有点意犹未尽,难得已经深夜出来了,还想再转转。给自己添点乐(luan)子(zi)。

    对了。我想起来了!

    借由这种无聊之极的想法,我终于将脑内一个挥之不去的模糊疑点,给找出来了,果然变回本体以后。智商下降的厉害。连这点简单的线索都没有想到。

    那些水迹。那些水迹很有问题。

    眼角闪过一道锐利光芒,目光落到死狗的四只小脚上。

    粉嫩嫩的脚掌心,摸上去软乎乎的。暖洋洋的,明明刚才在林间的泥地上撒腿狂奔,却十分诡异,不,是十分灵异的干干净净,没有沾上一点泥尘,那平时将我抓的伤痕累累的锋利爪子,缩到不知哪里去了,竟然怎么也找不着。

    整只小脚摸上去手感极佳,比猫的掌心更加可爱,就如同……就如同握着女孩子的温柔小手一样?

    我摇了摇头,到底是什么样的变态之心,才能把一只狗爪当成女孩子的小手,我一定是三鹿喝多了,产生了某种奇怪的幻觉。

    不对,话题好像撇太开了,我可不是为了研究死狗的脚掌手感,而是在寻找证据。

    看看这小脚掌,我在脑海中模拟了一下这四只小玩意在地上行走时留下的痕迹,和在家里发现的痕迹相对比,相印证,怎么也没办法将两者重合起来。

    换言之,这四只小狗腿,无论如何也留不下那样的水迹,除非死狗发了羊癫疯,拖着四条腿走路。

    果然,真正的元凶并不是它,名侦探的漫画并没有白看。

    我为自己本体下的智商,感到深深的震惊,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这样的名侦探天赋,这样看来,即便是没有穿越到暗黑大陆,在原来世界,自己恐怕也会逐渐的成为一名高深莫测的尼特族侦探,然后留下【吴凡的记事本】这样的美名传奇。

    咳咳咳,当然,就算死狗不是元凶,肯定也是从犯一个,不然不会出现在这里,所以它现在的下场完全不值得同情。

    咳嗽数声,既然知道死狗是帮凶,那么接下来所要面对的元凶,大概,可能,估计也能略猜一二了,其实我早就该注意到了,只可惜当时一时心急,只来记得看水迹从家门离开的方向,却忘记寻找水迹的源头,不然的话肯定早就知道真相了。

    将死狗随手拎开,扔到一边,我正了正斗篷,迈着正经八百的脚步继续前往林间深处。

    近了,更近了,就算是本体的鼻子,也能闻到一股湿润的水气,随着轻抚的夜间林风,钻入鼻子,扑打面庞,湿湿的,凉凉的,从那斑驳交错的树木叶子之间,时不时能看到远处一道柔和的粼粼波光闪过。

    忽地,就如同一根轻柔的发丝,钻入了耳中,轻轻挠动,一道细细的歌唱,来的那么柔和,来的那么自然,仿佛就是这片丛林的轻歌,和那树叶的沙沙,风儿的轻抚,月光的照耀,完全融合到一起,让人迷失在眼前忽然被赋予了生命的美丽丛林之中。

    吹拂的风儿,宛如母亲的手,沙沙舞动的叶子,宛如母亲轻哼的摇篮曲,那从缝隙透出的月光,宛如温暖的被子,这些原本都只是死物,但是在那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美丽歌声的糅合下,却变成了五感俱全的事物,让人仿佛回到了记忆深处的婴儿时代,在母亲的温暖抚摸下,在母亲的柔和歌声中,在摇篮里面,缓缓地,缓缓地合上双眼,进入美好的梦乡。

    真的是……该怎么说呢?无以伦比,享受无比的歌声,比起当年在双子海第一次遇到她时听到的歌声,更加优秀,更加美好。

    我陶醉的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将这美好的歌声,吸到身体里面,永远保存起来。

    若非自己是冒险者,若非有圣月贤狼变身的精神力锤炼,我肯定也会迷失在歌声之中,陷入沉眠,一觉睡到不知几何。

    所以说,大海之中遇到人鱼。可真不是什么好事,这句话并非贬义,也不是说人鱼有不纯之心,正因为她们太纯洁了,如同她们的歌声一样,才让人如此沉醉,仿佛回到了自己最纯洁的婴儿时代,婴儿想要做什么?第一个自然是睡觉了。

    忽然,歌声轻轻一变,从衬托幽静的丛林。沙沙的树叶。温柔的风儿,以及柔和的月光,逐渐的广阔,平静。阳光。碧蓝晴空。以及……海鸥的歌声?

    这是……大海?

    眼前一变,我仿佛回到了当年马席夫的船上,前往库拉斯特森林的路途。看着广阔无垠的大海时那一幕。

    平静深幽的海面,逐渐卷起两道浪花,化作两条手臂,忽然卷上船,轻轻推动着我的后背,让我向前踏出脚步。

    看来被她发现了,不,或许早就已经被发现了。

    察觉到海的欢迎,我轻轻一笑,顺着歌声的引领继续向前,穿过最后一道障碍后,前方豁然开朗,一个夜色月下的清澈湖泊,出现在了眼前。

    没想到入夜之后,这里的景色变得更加迷人了,我感叹一声,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被湖边一块半人高的光滑石岩上的身影所吸引。

    湖泊虽然美,但却不及她的万分之一。

    月光下,金色的人鱼尾巴如同双腿一样弯曲坐着,摆出祈祷姿势对月歌唱的背影,流淌着淡淡的,却纯粹无比的圣洁和威严,让人恍惚觉得,眼前并不是一个小小的林中湖泊,而是面对着无边无际的蓝天碧海。

    发现了我的目光,她停下歌声,轻轻回过头,狠狠给予了我一记月下回眸一笑的必杀,衬上那张绝世动人的容貌,用咱们冒险者的说法,那简直就是九十九级的圣骑士发出的九十九级天堂之拳,一道圣光轰下,顿时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瞬间,埃里雅的面庞,埃里雅的身影,仿佛逐渐放大,变成了一名正常大小,成熟美丽的少女,再也没办法像以前一样,把她当做家里的迷你宠物以及吉祥物对待了。

    摇了摇头,我迟疑的上前几步,眼前的埃里雅,似乎有点……有点说不出的陌生,就好像是自家的小孩子一夜之间忽然长大了不少,懂事了不少,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该说什么好了。

    虽然离开了将近一年,但埃里雅的变化,未免有些太大了。

    “咿呀?”埃里雅轻轻歪头,娇稚的出了一声。

    “咿呀?”我下意识也把头一歪,发出同样的声音,当然一点也不萌不可爱,只要不被【警察叔叔就是这个变态】,就已经算不错了。

    搞毛呀,我干嘛学埃里雅?果然是面对这样的埃里雅,太紧张了一点吗?

    “咿呀~~~”埃里雅的声音,从刚才的疑惑,变为正常,那双清澈纯净的金色眸子,清晰倒影着我的身影,略做思考。

    “咿呀!”再次出声,这一次是带着欢快,喜悦。

    “咿呀呀!!!”紧接着又是一声,这一次是激动,有种喜极而涕的味道。

    然后,坐在石上的那道小小身影,就化作了一抹金光,扑了过来。

    “埃里雅,我想死你了。”展开双臂,将扑在怀里的金光狠狠一抱,我有些激动的说道,看着埃里雅变回之前我熟悉的那个埃里雅,心里的陌生紧张感也消去了许多。

    “咿呀,咿呀!”(埃里雅也是,好想好想主人哥哥)

    “是吗是吗?原来我们两个都是一样啊,那么说来是打平了?”我哈哈笑道。

    “咿呀呀~~~”(不是打平哦,是全部全部加起来了)

    “说的也是,我家的小埃里雅,也越来越会说话了。”

    看着伸出两条稚嫩的手臂,在我下巴上亲昵摸着的埃里雅,我更加开心,索性抱着她,来到她刚才坐着的那块石头上坐下,面对着湖泊聊了起来。

    “埃里雅刚刚醒过来吗?”

    “咿呀。”(是的)

    “听维拉丝说你最近睡的时间又变长了,几乎快要赶上小幽灵了,我回来了那么多天,到现在才醒,大家都很担心你,是不是身体出什么状况了?”我有点担心,优先问了这个问题。

    “咿呀咿呀。”(埃里雅的身体没事。主人哥哥不用担心)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不可能忽然变得那么嗜睡吧?”

    “咿呀~~~咿呀咿呀呀咿呀~~~”(这是埃里雅的秘密哦,为了给主人哥哥惊喜所以没办法告诉)

    “是吗?惊喜呀,那我就满怀感激的期待着吧。”听埃里雅这样说,我松了一口气,既然是惊喜的话,那么应该是好事吧,只要确认这一点,我就安心了。

    至于是什么样的惊喜……还真不好猜,估计是埃里雅的身体,又发展到了一个成长阶段的瓶颈。才那么嗜睡吧。当初人鱼之王不是和我说过么,埃里雅也差不多快脱离年幼阶段了,如今将近十年过去,算算时间。似乎的确有这个可能性。

    当然。埃里雅身为人鱼公主。最高贵的黄金人鱼,寿命比人类长不知多少,艾利西亚王所说的差不多快。标准很难把握,可能是三五年,十年八年,但百八十年也有可能,所以说真没办法断定。

    不管是什么,只要埃里雅没事就好,老实说,私心里我还有点不希望她脱离年幼体,产生什么奇怪的变化,比如说刚才那记超必杀回眸一笑,那张忽然变得成熟威严的脸蛋,就让我有点不适应,眼下和她的关系,相处的方式,我觉得很好,很不错。

    “没事就好,对了,你是怎么跟死……跟蕾奥娜走在一起的,来这里洗澡吗?”

    “咿呀,咿呀……”(对哦,刚刚醒来,被蕾奥娜发现了,就一起过来洗澡,蕾奥娜极力推荐的地方,果然很好,就是有点小)

    埃里雅一个劲的点头,金色的眸子倒映着湖泊景色,满意中略带一点遗憾。

    对此,我只能暗地里苦笑,小,那的确是太小了,还比不上你父亲送给你的那个鱼缸那么大。

    当年艾利西亚王送给埃里雅的新容器,那个看似普普通通的鱼缸,实则内藏乾坤,里面就跟海底龙宫似的,巨大华丽的夸张,埃里雅平时睡觉的那张玉蚌床,更是将她人鱼公主的身份衬托得淋漓尽致,让人分明意识到土豪和**丝之间的巨大差距。

    谁是**丝?我可不是说我,指的是死狗,你看看它,狗窝虽然精致,但和埃里雅相比,那真是一个天差地别,也不知道它哪里来的狗胆,还敢屡屡挑衅埃里雅。

    “虽然和蕾奥娜经常打架,但你们两个的关系果然很好。”和往常一样,我用手指头亲昵的点了点埃里雅的脸蛋,笑着说道。

    “咿呀咿呀~~咿呀呀……”(主人哥哥说的不对,埃里雅和蕾奥娜可从来没有打过架)

    “平时将它各种扔,不是打架吗?”我小小的擦了一把汗。

    “咿呀~~~”(那是亲切的嬉戏哦)

    “……”我觉得,这样认为的可能只有你一个人,至少那只死狗,绝对是把你的那招深海大漩涡,当成了毕生的噩梦。

    不过没办法,谁让我家的埃里雅,如此善良,如此纯洁,那只残忍无情的死狗,又哪能体会到埃里雅每一次将它深海大漩涡时,所饱含的纯纯友情和亲近之意呢?

    我感动的抱紧埃里雅,凑上脸,在她身上蹭了蹭,可爱的小家伙,也亲昵的抱上来,在我的脸颊上啾啾吻几下,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金色的人鱼尾巴扑哒扑哒的甩着,在我的嘴唇上,在鼻尖上划过,没有一丝海腥味,反而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诱人清香。

    若是某只哈巴狗看到这一幕,肯定又会暗地里愤愤嘀咕【不知廉耻的狗男女】这样的话了。

    “好了好了,埃里雅真是个小调皮。”明明是我忍不住和她亲昵,最后却反过来,被埃里雅的热情弄的有点吃不消,我拉开脸,在她的脸蛋上又是轻捅一记,笑着打趣道。

    “咿呀~~咿呀~~”(埃里雅不调皮,埃里雅最听主人哥哥的话)

    “没错,我的埃里雅最乖了。”感受到埃里雅的真情流露,我感动的表扬了一句,又换来埃里雅的啾啾几下。

    这只小人鱼,是不是变得比以前更加粘人了?

    “话说回来,埃里雅,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为什么要叫我主人哥哥呢?”一个隐藏在我内心深处足足有十年的疑问,此时终于问了出来。

    “咿呀?”(这样叫,有什么不对吗)

    “到不是说不对,就是有点……有点好奇罢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哈哈苦笑了几声,其他人听不懂埃里雅的话,不知道埃里雅是这样叫我,等哪一天埃里雅能说话了,这个称呼一出口,我估计就得上法庭,然后被标记上某个标签了。

    “咿呀……”(以前看过一本很好看的书,说的是我们人鱼一族和主人哥哥的同类的王子恋爱了,所以一开始打算叫主人哥哥王子哥哥的)

    “请务必饶了我。”我当时就跪了,如果说主人哥哥是一次性犯罪的话,那么王子哥哥就是一生的羞耻play。

    “咿呀呀……”(埃里雅也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换了书里另外一个比较常见的称呼,叫主人哥哥不可以吗)

    “当然没问题,埃里雅喜欢怎么叫,就怎么叫。”我用手指轻抚着埃里雅的海蓝秀发,笑道。

    原来真相是这样,埃里雅的叫法,只是受到了一本书的影响,而不是包含其他意义,话说怎么会有种十分熟悉的即视感?

    再话说,刚才从埃里雅口中说出了恋爱两个字吧,年幼的她懂得什么叫恋爱吗?莫非是我出现了幻听?

    愣了一会,忽然发现埃里雅直盯盯的看着我。

    “怎么了?我的脸上沾东西了吗?”

    “咿呀……”(不是,只是忽然发现,父亲送给主人哥哥的礼物,原来没有弄丢啊,有一段时间感觉不到了,埃里雅还以为是主人哥哥不喜欢,扔掉了呢)

    埃里雅露出小伤心的表情说完,紧接着高兴起来,或许在她看来,父亲送的礼物,就等于是她送的礼物(嫁妆?),被扔掉了,怎么可能不伤心。

    “礼物?”我再次一愣,忽然浑身一震。

    想起来了,放了足足十年的新手大礼包!

    十年后才能打开的新手礼包,你见过吗?人鱼之王阁下,我觉得要是让你去做网游,那妥妥的是当天就要倒闭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