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六十一章 梦之境界
    ***************************************************************************************************

    “咿呀?”

    认命的配合摆上了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姿势,却见埃里雅久久不把她的三叉戟刺过来,我睁开眼,发现她轻轻歪头,露出疑惑而困扰的目光。

    “怎么了,埃里雅,哪里不对吗?”

    “主人哥哥……这样咿呀~~~可不行咿呀。”

    “怎么个不行法?小埃里雅可以说清楚点吗?”

    “主人哥哥咿呀~~~这样的形态,没办法……不能承受……咿呀~~~埃里雅的礼物咿呀~~~”

    埃里雅这样一说,我就恍然大悟了。

    为什么她不给我早点打开新手大礼包,还不是因为我一直不符合打开礼包的要求,尼玛这新手大礼包,一上来上面就标注着“世界之力境界可打开”的鲜红刺眼字样啊,这要是换成别的冒险者,估计到死都达不到一半的要求,人鱼之王泥垢了!

    本体的我,现在才是伪领域高级境界,自然不符合要求,埃里雅这是要我变身圣月贤狼或者cosplay熊的意思。

    变哪个好呢?你当我傻的呀,虽然在埃里雅面前,羞耻心要略小一点。纯洁的她应该不会用太奇怪的目光看待我,但还是很羞耻呀,当然是选cosplay熊了,好歹看起来还是纯爷们熊。

    只是……不是我自夸,变身cosplay熊以后,我的防御可是很高的,熊皮可是很厚的,普通层次的同境界强者,甚至都难以对我造成较大的伤害,你确认要我变身这个。不担心三叉戟刺不进去?

    我心里冒着这样的疑问。却没有问出口,这毕竟有小看埃里雅之嫌,埃里雅不会介意,但那头雄纠纠气昂昂的人鱼之王。会不会介意就不好说了。说不得看我太狂妄。约个时间找我单挑,看他那柄巨型鱼叉能不能刺入我的身体,那我可真要跪了。

    变就变吧。白光一闪,cosplay熊已经登场,比起第一次晋升的时候,总感觉少了很多华丽的变身动画片段,果然是习惯性变身以后,为了制片经费着想,能剪切的都剪切了么,暗黑大陆人民抗争史,果然是一部经费紧张,赞助可怜的廉价动画吗?

    还是说……因为我是男的,变身没看头?

    这样进行了一番内心自我吐槽以后,我摸了摸熊心窝,仿佛要找个比较容易刺入一点的位置给埃里雅似的,然后朝她挥了挥熊掌,示意ok。

    埃里雅上上下下打量了我的cosplay熊好几眼,神色依然有点犹豫,仿佛哪里还有不对的地方。

    “嘎姆?”

    “咿呀~~~”

    “嘎姆嘎姆?”

    “咿呀,咿呀咿呀~~”

    以上节目为吴凡与埃里雅的动物世界。

    总而言之,大概的对话是这样,埃里雅认为我的cosplay熊变身虽然符合要求,但有点勉强,精神力有点不大够,毕竟cosplay熊是纯热血暴力的近战格斗变身,智商欠缺,那是必须的。

    这是要逼我圣月贤狼变身的节奏么?好在进行过一番(动物世界语)交谈后,埃里雅虽然犹豫,但还是觉得勉强可以,就是以后这个秘术,精神力不够,可能使用的时间不会太长。

    那种事情以后再说吧,先把我这搁在身上十年之久的礼包打开再说。

    于是,仪式继续进行,埃里雅神色庄严的再次化身零号机,将三叉戟高高举起,橫指着我,我则是再次摆出被钉着的姿势,脖子一歪,惟妙惟肖。

    终于,这一次再没有任何的波澜,埃里雅手中的三叉戟,化作一道破空的金色光辉,笔直刺了过来。

    我所想象的,cosplay熊的熊皮厚,怕三叉戟刺不进去,根本就是瞎操心,或者说自我感觉太过良好,这柄三叉戟是什么来历?别说是我的熊皮,就是换成四魔王站在这里,放开抵抗任由埃里雅刺的话,也得被刺个透心凉。

    伴随埃里雅的威凛娇喝,化作一道锋利金光的三尖头,朝我的……嗯,我的额头上刺过来。

    这略有点刺激了吧?不是说好了刺胸口吗?怕我到是不怕死,只是怕这么一次,智商再次降低罢了。

    看着夺目的金光迎来,直至将整个眼球占据,我下意识的闭上双目。

    没有任何疼痛,也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更没有三尖头刺破额头的鲜血淋漓场面,睁开双眼,我发现埃里雅手中的三叉戟,仿佛变成了虚无的能量体,那三尖头竟然直接从我的额头前没入,整根进入大脑之中。

    根本来不及惊讶,就在这一刹那间,脑海轰的一声爆炸,无穷无尽的金色光芒,占据了脑细胞的每一个角落,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是应该是一片金色,就仿佛被一股庞大的数据流灌入,引发暂歇性当机的机器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灵魂飘落在脑海之中的金色海洋之中,宛如无根之萍,浑浑噩噩,然后逐渐地清醒过来,开始重新找回自我,看着眼前这片金色海洋,露出讶然之色。

    这又是……脑海中的梦境?

    对此我已经不感到陌生了,毕竟就是在相类似的情景下,和艾芙丽娜见过好几次面,只是没想到这一次,是以这样的形式进入。

    “呼,你这家伙。明明已经提醒过了,到现在才将这份微不足道的礼物打开,让我久等了,这可是大罪。”

    我来不及欣赏这片金色的海洋,就听见一把熟悉的,嚣张的中性声线,在周围回荡起来。

    回头一看,可不是那把藏头露尾的咸鱼剑吗?到了这种时候,剑身末端还要插在海洋之中,躲躲藏藏。错不了了。它藏起来的下端肯定是一把见不得人的锤子,真正的剑名就叫锤中剑。

    “哟,锤中剑,好久不见了。”朋友们都说我是个口直心快的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总感觉你给我取的名字。越来越过分。越来越让人难以接受了。”艾芙丽娜表示严重不爽,我仿佛看到它的眉头在不断愤怒的挑动着。

    “这种小事先放在一边也没关系,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应该知道吧。”我无所谓的回答道。

    “才不是小事,我可是身份尊贵的存在,我的名字,至高无上!”艾芙丽娜忽然就脑残龙傲天了。

    “是是是,艾芙丽娜小宇宙爆发,领悟了第八感,打败了四魔王,又打败了三魔神,再领悟第九感,连三界最强都不是它的对手,最后领悟第十感,成功把上帝给打趴下了,成为新的创造神,真是可喜可贺,这样行了吧。”

    “这种敷衍了事的语气算什么,还有为什么我非得去找上帝单挑不可?”听我这样说,艾芙丽娜似乎更不高兴了。

    “那么换种说法,艾芙丽娜来自亿万年前一颗补天的神石,在吸收了无数年太阳和月亮的光辉力量之后,有一天,忽然石头炸响,爆裂四飞,艾芙丽娜从里面一蹦而出,一根剑柄重达十万八千斤,可长可短,上破九天,下捅黄泉,因为是自神石之中诞生,所以人称……”

    “石中剑!”艾芙丽娜精神一振,似乎找到了一个满意的名字。

    “不,是锤子剑。”

    “这名字和石头有个毛关系呀!锤子你妹呀!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个故事挺眼熟的?!”艾芙丽娜化作咆哮体朝我怒吼一记。

    “你的错觉罢了。”

    “我……算了,暂时不和你说那么多,给你解释眼下状况的人来了。”艾芙丽娜刚刚说完,不等我回应,身影就逐渐淡化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

    搞什么,这家伙,神秘兮兮的来,神秘兮兮的去,还有,哪个给我解释的人来了?

    心头刚冒起这个疑问,一道熟悉的声音再次传来。

    “主人哥哥……咿呀?”

    “埃里雅?”我心里一惊,东张西望,很快就看到了,声音的主人,把我弄成这个样子的埃里雅,她的身影正在逐渐的面前出现。

    “埃里雅,你总算是来了,我一个人都快要在这里闷死了。”我可怜兮兮的说道,自动无视了艾芙丽娜刚才的出现。

    “抱……抱歉咿呀,有点……有点难进来……咿呀~~~主人哥哥的脑海梦境咿呀……本以为有黄金三叉戟……咿呀~~黄金三叉戟的帮助咿呀,会很简单,没想到遭受到了巨大的阻碍咿呀。”

    埃里雅的身影依然有些飘渺,呈半透明形态,似乎还未能完全进来,不过也是在一眨眼的时间,她的身影就完全凝实,仿佛刚才说的“遭遇到巨大的阻碍”只是一句谦虚客气话。

    “咿呀,忽然就轻松进来了咿呀?”埃里雅歪着头,神色比我更加困惑。

    “是……是啊,到底是为什么呢?啊哈哈~~~”

    我苦笑起来,心里有**分肯定是艾芙丽娜搞的鬼,至于它是制造阻碍让埃里雅难以进来,还是消除了阻碍,让埃里雅轻松的进来,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愧是主人哥哥,父亲看中的人咿呀,就连通过黄金三叉戟的力量,也没办法轻松来到这里咿呀,明明精神力那么弱却难以突破咿呀。”

    那……那啥,埃里雅,你这到底算是在夸我,还是在贬我?还有,【父亲看中的人】是怎么回事,这份重视略有点沉重呀喂,我可不想被一个能够和巨龙一族之王比肩的人物关注着。

    “埃里雅,差不多应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感觉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我连忙扫开,归入正题。

    “这就是我们人鱼一族的秘术咿呀,梦之境界咿呀。”埃里雅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梦之境界?”一股不明觉厉的冲击,涌上心头,我摸着下巴想了想。

    “等等,让我猜一猜,也就是说,现实之中的我,现在在呼呼大睡。没有错吧?”

    “正确咿呀。主人哥哥真聪明咿呀~~”埃里雅雀跃的点头。

    这种夸奖……怎么跟夸小孩似的,果然埃里雅也知道我的智商是凡人(的小孩)级别吗?

    混蛋,感觉到了一股莫名的恶意!是谁?

    “也就是说,以前埃里雅睡觉的时候。其实并非在睡觉。也是类似我现在这样。处于自己的脑海梦境之中?”

    “咿呀,完全正确咿呀。”埃里雅高兴的起舞转了一个圈,朝我飞扑过来。

    “等等……唉。真拿你这个爱撒娇的小家伙没办法……呃。”我好笑的轻叹一声,像往常那样自然而然的张开双手,迎接埃里雅,把她抱入怀中之后,才发现不妥。

    现在的埃里雅,可是完完全全的正常少女大小,身上仅披着一件薄纱,里面只有两个贝壳,一条珍珠内裤。

    换言之……

    低头一看,那比莎拉更具视觉冲击的绝美面庞,映入眼中,立刻就让我呆了,痴了,以前对于那些看到女人就腿软走不了路的小说男猪,总是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直至我看到了现在的埃里雅,才知道世间竟然真的会发生这种状况。

    当然,那些男猪我还是鄙视的,毕竟他们看到的女人,一定没有埃里雅那么漂亮,感觉就像是处于不同的画风,一个是北斗神拳,一个是吸血鬼骑士。

    “埃……埃里雅。”我下意识的喃喃一声,身体不受控制的伸手,将埃里雅的精致下巴捏住,将她的脸庞抬起,正对着我的目光。

    “主人哥哥……咿呀?”埃里雅似乎有些小吃惊,但更多的是乖巧顺从,那双金色的既然可爱又威仪的眸子,流淌着纯洁的色彩,完全就是不谙世事的天真少女。

    这种罪恶感与亵渎感混杂,让人几乎发狂的诱惑,让我的呼吸瞬间变得凌乱起来。

    “埃里雅……”深切的呼喊着对方的名字,在这种致命的诱惑下,我缓缓低下头,向着那樱色的粉嫩嘴唇,凑了上去,近了,更近了,即使是在如此近的距离,在这张脸蛋上,也看不到一丝瑕疵,反而越发的美丽动人,这就是人鱼的美,人鱼公主的美。

    “主人……哥哥……咿呀~~~”不知道是处于本能的害怕,还是其他原因,埃里雅在此时竟然闭上了双眼,探出娇小的香舌,下意识舔了舔唇边,完全就是一副大胆诱惑,羞涩迎接的姿态。

    但是有句话叫物极必反,正是因为诱惑到达了极致,我的动作反而停下来,大脑朦朦胧胧,痴痴呆呆,处于恍惚状态,被埃里雅的美丽和诱惑所迷住,连简单的吻上去的动作都忘记了。

    然后,迷失的灵魂逐渐清醒过来,瞬间就惊了一身冷汗,如果在梦中能的话。

    我在做什么呀,笨蛋,竟然想向纯洁如斯的埃里雅伸出魔爪,在自己的梦境之中亵渎高贵的人鱼公主。

    艾芙丽娜,可能在一边偷窥看好戏。

    人鱼之王可能在远方的双子海磨鱼叉,只要我的脸再往前靠一点,就会把它的鱼叉扔过来,将我串串烧。

    不,这些都不是真正的理由,埃里雅什么都不懂,我这样做,岂不是跟欺骗幼女的怪蜀黍一个等级了?

    等等,我好像听到【说的好像你以前没有这样做过似的】的谜之音了,到底是谁?!

    咳咳,总而言之,快点罢手吧,我这色胚混蛋。

    深吸了一口气,埃里雅的幽香随着被吸入,差点又让我把持不住了,连忙一把崩开。

    “咿呀?”埃里雅缓缓睁开眼,露出困惑的目光,仿佛在说,主人哥哥怎么了,为什么会忽然跳开呢?刚才想和埃里雅玩什么游戏,为什么不玩下去了,已经结束了吗?

    面对如此纯洁的目光,我捶胸顿足,内心的负罪感压的快要喘不过气来。

    我有罪,我伏法,请求大fff团把我烧死吧。

    当然,我没有注意到的是,在我otz自责的时候,埃里雅的金色眸子里,飞快闪过一抹失望的色彩。

    “咳咳,言归正传,先不说我,埃里雅,你是怎么进来的,我的意思是说,是意识进来,还是身体一起进来?”

    咳嗽数声,我露出正经之色问道,这个问题很重要,要是前者的话,那么埃里雅的身体,就还在外面,有可能出现危险。

    “主人哥哥不必担心咿呀,有黄金三叉戟的帮忙,埃里雅是整个进来的。”埃里雅似乎看出了我的担忧,微笑着安慰解释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