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五十六章 让拉尔飞
    ***************************************************************************************************

    “小凡小凡。”正想着万年公主,冷不防另外一个被我遗忘的人扑了上来。

    只见小幽灵的嘴巴气呼呼的鼓起,用标准的一副恶人先告状的样子,指着那两只躲在远远地方的幼龙。

    “小凡,我想和它们玩,它们竟然不理我,还躲开我,真是太过分了。”

    “真的?”我做状大奇,低下头,仔细看着小幽灵的脸蛋:“让我看看,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敢不理会我的圣女大人的存在,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哦,对了,我想到了,一定是你的脸上沾到了什么东西,把它们吓跑了。”

    “真的?”小幽灵眨着清澈纯洁的银色眸子,半信半疑。

    “当然,我已经看到了,来,我帮你揉一揉,擦干净再说。”说完伸手在小幽灵的脸蛋上,搓揉起来。

    “噜啦,愣烂蓼蓝里路愣(呜哇,笨蛋小凡欺负人)。”含糊的惊呼一句,小幽灵连忙从我的魔爪之中逃脱,躲到维拉丝背后,探出半个头,一双眼睛警惕的瞪着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目光,仿佛在说,你给本圣女等着瞧,这个仇不能不报。

    “现在。还有什么疑问吗?”我面带笑容的对虎视眈眈过来的小幽灵问道:“仔细的回想一下,你曾经对它们做过什么,答案不就很简单了吗?”

    “我才没有对它们做过什么,像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小幽灵娇哼一声,低下头,沉思起来,嘀咕了一句。

    “不就是两次把它们撕成碎片么。”

    充当她的挡箭牌的维拉丝,听到这句小声嘀咕,立刻哈哈的苦笑起来。

    还是那句话。彪悍的圣女大人的人生。无需解释。

    “爸爸爸爸。”西露丝和艾柯露在远处向我招着手,在我和小幽灵嬉闹的时候,两个小公主已经和幼龙们玩上了,此时。如同一只牛犊大小的两只幼龙。伸出后爪勾住两个小公主的衣领。带着她们缓缓飞起,浮在半米高的地方,朝这边飞过来。

    我赶忙迎接过来。在快要碰撞上的时候,两只幼龙爪子一放,恰好将两个小公主投入了我的怀里。

    “西露丝和艾柯露喜欢吗?”我抱紧了宝贝公主们,在她们脸蛋上亲了一口。

    “喜欢。”艾柯露天真活泼的举手回答,西露丝则是低头害羞的小声回答,姐姐和妹妹的性格在这里尽展无遗。

    “喜欢的话,爸爸将来就给找两头这样的巨龙,让你们成为大陆千年第一对龙骑士。”我夸下海口,在心里补充一句:当然,绝对得是两头母龙,这是必须滴。

    众人立刻呲之以鼻,巨龙是那么好说话的么?其中某只金色哈巴狗更是不屑。

    西露丝和艾柯露很善良,很温柔,对自己很好,或许哪一天,本公主的确可以让两头巨龙跟随她们,保护她们,但绝对不是你这个愚蠢的德鲁伊可以做到的事情。

    再说,哪是什么千年来第一个,你这混蛋,快点和本公主解除这莫名其妙的主仆契约!

    想到自己的【坐骑】身份,蕾奥娜顿时悲愤不已,被这该死的人类骑在上面?我宁愿再撞一次祭坛好过。

    “谢谢爸爸。”虽然明知道我在开空头支票,小公主们还是兴奋不已,紧紧搂着我的胳膊,凑上脸蛋,在左右脸颊上啾的柔柔亲了一口。

    女儿控骑士卡洛斯和拉尔,看到这一幕顿时泪流满面。

    “说起来,吴你这个人呀,真是不像话。”拉尔眼红的不行,丝毫不顾刚才打赌的时候的战友身份,站出来指责我道。

    “我怎么了?”

    “你看看刚才那两只龙把西露丝和艾柯露拎起来时的兴奋劲,一定是没有试过在天空上翱翔过吧,吴你明明有这个能力,却不带上她们领略一下,像当年的我,哪怕是没办法飞起来,也要趴下去,带着……”

    拉尔正要将当年和年幼的女儿一起骑肩肩的美好往事说出来,冷不防一道害羞羞耻到了冒出熊熊怒火的目光,朝他盯过来,不是莎拉还有谁?

    “这个……那个……咳咳咳,总而言之,你这个父亲,做的一点都不尽责。”感受到某种威胁的拉尔,连忙咳嗽几声,做出总结。

    “拉尔叔叔,不是的,爸爸带我们上过天空。”宝贝女儿们连忙维护我道。

    “就算去过,也很少很少,对吧,不然你们刚才也不会那么兴奋。”拉尔为了打击我,已经不择手段了,连双胞胎也拉下了水。

    不过,他说的也有点道理,我陪西露丝和艾柯露的时间,这些年来,的确是越来越少了。

    想到这里,我愧疚的低下头,紧紧抱着公主们。

    “抱歉,西露丝,艾柯露,拉尔说的对,这些年来,我陪你们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

    “才不是这样,爸爸也是为了联盟,为了大陆在奔波,劳累,虽然陪我们的时间的确是少了,但是正因为……正因为是这样的爸爸,西露丝(艾柯露)才深深的喜欢和崇拜。”两个小公主带着微微的空腔,真挚无比的说道。

    “西露丝……艾柯露……”我的眼眶湿润了,这是多么体贴的女儿呀。

    “爸爸……”

    互相凝视着,散发出满满的温馨气氛的父女三人,其中仿佛有闪闪发光的东西。耀眼无比,构成了一副唯美的画卷。

    正是这副画卷,闪瞎了拉尔的狗眼,连卡洛斯也受到了波及,莫名的捂住胸口,宛如遭到了会心一击。

    明明是想挑拨父女关系的……明明是想挑拨父女关系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种亲亲热热,恩恩爱爱的温馨气氛,简直就像是吸血鬼与阳光一样,是我等的天敌!

    拉尔宛如人生的失意拳击手般。otz倒下。一束灯光照在他身上,倒影出他的影子更加黑暗,凄冷,悲凉。

    但是。妄图挑拨我和双胞胎公主的父女关系的家伙。可不能这样被轻易原谅。

    我来到拉尔面前。温暖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吴,你……”拉尔抬起头,似乎没能想到我竟然能够不计前嫌的走上来安慰他。

    “拉尔大叔。没关系,我相信你能行的。”

    “吴……你这小子……你这小子其实也不是那么坏嘛。”被我一把拉起来的拉尔,感动的抹了一把眼角,紧紧握住我的手。

    “我一直都是这样的人,是你们误会我了而已。”把胸膛一抬,我的笑容更加温暖。

    “虽然没办法帮你实现最大的愿望,但是至少另外一个没有问题。”

    “咦,愿望?”拉尔有点蒙。

    “是呀,你刚才不是说了,飞翔是一次宝贵的体验,如果你能做到的话,也会带着莎拉一起飞翔吗?我这就帮你实现。”

    “真的?”拉尔喜出望外。

    “当然是真的,至于莎拉答应不答应,那还得看你了。”将若有若无的狐狸尾巴,一摇一摆,我笑着道。

    “等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是算了。”拉尔终于察觉到不妙。

    “太迟了。”握着拉尔的手,忽然一翻,施展了一记擒拿,将他重新按趴在地上。

    “你要做什么?”拉尔虎躯一震,希望能够把我镇住。

    “蒂亚,快来,快来。”我丝毫不理会他身上散发出的王霸之气,招呼着蒂亚跑过来,刚才小声问过她了,蒂亚的确掌握着能够让人飞行起来的魔法阵,只不过……

    “很不稳定哦,与其说是飞行,倒不如说……”蒂亚有点犹豫。

    “没问题,拉尔行的。”我竖起大拇指,心里暗地偷笑,要的就是这种不稳定效果。

    “凡凡正是的,我可不负责哦,抱歉了,拉尔叔叔。”蒂亚无奈的摇了摇头,用一种半透明的粉末,在拉尔背上洒下,逐渐划出一个魔法阵造型。

    “救命啊,救命了,丽莎,快点来救我。”拉尔知道一个人的力量已经不行了,连忙呼救,这时候看到了他的妻子走上前来,脸上立刻一喜。

    丽莎果然还是心疼我的。

    “吴,我来帮你按住手吧。”丽莎阿姨笑意盈盈的走上来,帮我按住了拉尔挣扎不断的另外一只手。

    “丽莎,为什么连你也要背叛我?”拉尔顿时陷入绝望深渊。

    不对,还有一线希望,竟然事不可违的话……

    他用力的仰起头,用充满父爱光芒的双目,看着宝贝女儿莎拉:“来,莎拉,爸爸带你一起在天空翱翔吧。”

    “恕我拒绝,大哥哥早就带上上去过了,没意思了。”莎拉气呼呼的把头一撇,当时就给了拉尔致命一击。

    “好了,完成了。”蒂亚有点小雀跃的欢呼道,她也是第一次用这个还属于未完成品的魔法阵。

    “只要再把一颗宝石当做能源的话……”蒂亚嘀咕着,小手变出一块碎裂宝石。

    “不,这可不行。”我将蒂亚的小手抓住,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她。

    “这种时候,应该用这个才行。”说着,我的手上出现了一块完整宝石。

    就让我们的拉尔同志,飞的更尽情,更愉快,更持久吧。

    “啊哈哈哈,凡凡,有时候你还真的超级坏心眼。”

    “哪里,哪里,彼此,彼此。”

    两人相视一笑,充满了一种蛇鼠一窝,狼狈为奸,奸啥淫啥的那种感觉。

    随机,替换的完整宝石,落到拉尔背上的魔法阵上,竟然奇妙的融入了进去。得到能量的魔法阵,闪烁起了璀璨光辉。

    “我数一二三放手,一,二……”

    “不!!!”拉尔发出最后的悲号。

    “放手!”

    “咻”的一声,那种景象,就如同被捏着气嘴的气球,忽然把气嘴一放,里面的气咻咻的喷出,带着气球乱飞一样,拉尔的身体。忽东忽西。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前忽后,旋转不停。在半空上做着无规律的布朗运动。

    因为能源充足。持续力更久的关系。三分钟后,在我们眼中已经变成一个小点的他,还是没能停下来。就在这时,忽然,耳尖的人能够听到一声微弱的熟悉的娇喝。

    “要我说几遍,营地上空禁止飞行!!!”

    然后,一根冰刺,宛如飞毛腿导弹般,在空中不断拐角,最终准确无误的追上了做着布朗运动的拉尔的轨迹,耳中仿佛听到了噗嗤一声,然后,半空的那个小黑店,就如被击坠的飞机笔直坠下,归于寂静。

    拉尔,猝。

    本来还觉得有趣,也想弄一个试试的马拉格比,看到这一幕,菊花一紧,连忙把刚想张开的嘴巴捂住,恨不得缝起来。

    和他同时菊花一紧的还有我,毕竟昨天才体会过丽娜大姐的爆菊冰刺。

    如今不比当年呀,要还是老酒鬼当士兵统领,那是怎么飞,各种飞都没问题,现在的卡丽娜,无论你是海陆空,哪怕是在营地的地底下钻行,要是违反了规定,她怕是也能把你揪出来。

    虽然对冒险者而言,在卡丽娜的淫威下,日子变得不好过了,没办法像以前那样自由自在了,但是对于占据绝大多数的营地平民而言,这却是一件大好事,至少不用担心被冒险者撞飞了。

    可想而知,卡丽娜在平民中的声望已经越来越高,当然,在冒险者之中也不低,毕竟只要不违反规矩的话,卡丽娜就是一个热情大方开朗懂得照顾人的大姐头式人物,谁也讨厌不了,很容易就会被她耀眼的人格魅力所折服。

    这么一说,好像我这个联盟救世主的存在感,已经变得越来越低了,不过在某一方面,还在猛烈高涨,我说的是全男性公敌的那方面。

    随着太阳逐渐的变得柔和,化作夕阳,这场持续了许久的午宴,也落入尾声,除了我和卡洛斯以外,其他的大男人们差不多都已经喝了个半醉,主要是其中的主力之一道格已经在打赌中率先阵亡,能够当替补的动物三人组也跟着一起去,紧接着拉尔也相续倒下,战斗力大减,在西雅图克的一阵肆虐下,基本上都倒下了。

    这些没用的家伙,在阿卡拉唤来的士兵搀扶下,一个个被搀扶着离去,紧接着其他人也相续告辞,只剩下凌乱狼藉的场所。

    “维拉丝,要是再这么连续弄下去,我们的家可就要成垃圾场了。”扫了一眼,我苦笑着道。

    “我尽量忍耐吧。”维拉丝难得俏皮的朝我轻眨了眨眼,系上围裙,打扫战场去了。

    尽量忍耐么?这小狗狗到底是哪来的高兴劲。

    摇着头,摸了摸肚子,我这才发现,因为某些人的关系,我几乎没吃下什么,明明宴会已经结束,却还饿着肚子,这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目光一扫,还保留完整的只有……一条烤羊腿。

    啊呃……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孽缘,我的人生就此和烤羊腿挂钩了吗?

    没办法,其实烤羊腿味道也不坏,只不过最近好像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槽点,然我莫名其妙抗拒而已,就是它了。

    我刚伸出手,一只小手比我更快,嗖的一下,烤羊腿就从我眼前消失了。

    “肚子饿了一天,终于活过来了。”红白公主小口小口,飞快的啃着烤羊腿,含糊说道,宴会一直没有见到她的身影,莫非是在三无公主的房间里呆着了一整天?

    “我的肚子也饿呀!”我怒掀心灵茶几。

    “是么,没办法,兀可真是个爱撒娇的孩子。”红白公主看了我一眼,露出让我十分不爽的居高临下笑容,就仿佛是长辈在拍着晚辈的脑袋的那种感觉。

    “撒娇你妹,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饿!”

    “没办法,没办法,就分一点给兀吧。”红白公主依然用那副让人十分不愉快的长辈口吻,对我说道,顿了顿,补充一句。

    “等我把肉吃完,骨头留给兀。”

    “我才不要那种玩意!”我再次怒掀茶几,这节操巫女果然没那么好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