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五十五章 强者井喷的时代
    ***************************************************************************************************

    “吴,昨天你似乎并没有提到这件装备的来历,我很好奇。”闹剧过后,阿卡拉笑眯眯的凑上来,好奇问道。

    “也没什么,说来得来凑巧,是这样的……”

    我将当时和双尾一起进入被阿兹莫丹的力量所破坏制造出来的深坑之中,恰巧发现这个眼罩的事情,一一道出,整个过程无惊无险,昨天和阿卡拉汇报地狱世界历程的时候,竟然一时忘记说了。

    “原来如此,这到是巧合,可惜,装备虽好,但需求等级太高了。”阿卡拉刚才也看了一下装备属性,有点惋惜的说道。

    “是哈,这样的属性,也的确配得上这样的需求。”我看着眼罩,同样露出惋惜的苦笑。

    299点的敏捷,还有小狐狸的天狐双倍敏捷属性反馈加成,再东凑凑,西凑凑,多挑点加敏捷的装备穿着上,还勉强能达到,问题是这个蛋疼的需求99级,和bug剑一个德性,都是属于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货色。

    “我到是对这个附加原罪之力的效果,很感兴趣,可惜联盟里面也找不到99级的强者,不然的话到是可以戴上试一试。为了以后对付阿兹莫丹,对它的原罪之力属性稍微研究一下,总归是好事。”阿卡拉又开始精打细算起来。

    “腿……咳咳,加仑老师也不行吗?”

    提到联盟强者的话,我下意识想到了腿毛仙人,以前不敢相信,最近却逐渐接受了这样的猎奇设定,把他当成了和死林统治者同一级别,仅在四魔王之下的超级强者。

    “嗯,加仑大人大概也没有99级。99级对于我们冒险者而言。具有非同凡响的意义,就算一个资质平庸的冒险者,如果能到达99级的话,说不定也能获得抗衡四魔王的资本。可惜古往今来。能达到99级的冒险者实在太少太好了。我们根本没有任何关于这一层次的资料。”阿卡拉说着,又是无限的叹息感慨。

    “不是一直积累经验就行了吗?”听她这么一说,我有点蒙。所谓的等级,只要经验够了,自然就会提升,99级说到底也不过是经验的问题,难道不是这样?

    “就算真的如此,只要积累经验就能达到99级,也太难太难了,你去过第三世界,应该和那里的高等级强者打过交道吧,八十多级的冒险者,需要的经验就已经是海量,几乎让人望而却步,你没看法拉那老家伙,或许就是因为升级需要的经验值太多了,绝望了,才跑回来搞研究。”

    “哈哈哈,或许真的是这样也说不定。”阿卡拉这样一说,我才忽然想起,原来吝啬鬼法拉的等级也高的恐怖,和萨绮丽、沙希克他们相近,貌似……是82级吧,我记得,这几年有没有升级我就不知道了,应该没有吧,没听这老头悄悄跑出去吃夜草。

    “八十多级尚且如此,九十级以上,大概更恐怖吧,我们联盟有九十级以上的前辈吗?”

    “据我们所知,只有三个,包括加仑大人在内,至于那些喜欢独来独往的独行者,一年到头来也不见得会露脸,实在没办法获得他们的信息,大概这些人当中,应该还有一两个。”

    “也就是说,最多四五个的样子?”

    “嗯,差不多是这样,这些人都是我们联盟现今最高端的力量,实力全都已经达到世界巅峰境界,曾经教导过你的威克森大人,是高级境界,我记得现在也有88级,快89级了。”

    “这样听起来,我们联盟的状况也没有看起来那么不妙,不是么?”

    “错觉而已,就算我们拥有好几个世界巅峰境界的强者,但是,和四魔王那种特殊的,半条腿迈入魔神境界,甚至能够和普通的魔神强者匹敌的世界境界恐怖强者相比,还是差了不少,将我们全部的世界巅峰强者加起来,都未必能打得过四魔王之中的任何一个。”

    “听你这样一说,我又感觉到情况十分不妙了。”

    “的确是很不妙没错,除了四魔王益海,地狱世界还有不少世界巅峰强者,这一点,对于刚刚经历过地狱世界之旅的你而言,不是最有感触吗?”

    我深深认同的点了点头,无论是死灵统治者,还是巨型沙虫,金色秃鹰恶魔,魔王血肉复生者,这些都是世界之力巅峰强者,不能说有很多,但是比起联盟,那可就是十倍百倍于了。

    “算了,不聊这些,聊了打击信心,对了,吴,你昨天拜托我寻找关于恰西的踪迹,现在有点眉目了。”阿卡拉深深叹口气,转移了话题。

    “哦?”我精神一振:“她在哪里?”

    “在哈洛加斯雪山深处,大概在十天前,有人在那里见到过类似恰西的身影。”

    “她跑那里去做什么?”我有点蒙,恰西在巨人铁匠鲁科加斯的传承压力下,独自外出磨砺,这我知道,却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一个人跑去那种荒山野岭。

    “据说从洞穴深处,传来叮叮叮的声音,应该是在那独自一人挖矿,提炼,锻造吧。”阿卡拉也不大确定。

    “真搞不懂她的想法。”我挠了挠头,有些愧疚,早知道恰西会变成这个样子,或许当初不和她提这件事会比较好。

    “算了。”想了想,我做出决定:“如果下次去第三世界的时候。恰西还在迷茫,还没有回来的话,就另择它选吧,都是我的错,是我给了她太大的压力。”

    “嗯,这个由你自己决定吧,恰西这孩子……就是太倔强,太不自信,太爱钻牛角尖了,唉。”阿卡拉也惋惜的摇了摇头。

    “绮丽阿姨。沙希克大叔和图拉科夫大叔。现在怎么样了?”

    提起这三个人,阿卡拉顿时眉开眼笑:“好的很,最近还在巩固世界之力境界,很快就能把境界稳定下来。真正迈入初级境界了。”

    “这速度也太快了一点吧。”我有点吃惊。前些天从阿卡拉那里得知。萨绮丽,沙希克以及图拉科夫,都在三个月前到一个月前。相续的归来,三个人都顺利的突破到了世界之力境界。

    也难怪阿卡拉会那么高兴,这意味着联盟一口气增加了三名世界之力强者,绝对是近十几年来少有的批量突破。

    而且,西雅图克和卡洛斯,虽然不吭不声的,但貌似也在为突破世界之力而发力了,算上已经突破了的莎尔娜姐姐和实力逐渐恢复的老酒鬼,最后加上一个我,可以说,这几年联盟的

    高端实力,真的是在以井喷一样的壮观方式发展着,只可惜和地狱势力的差距,依然差了老远。

    哦,差点忘了精灵族那边,已经突破了的卡露洁,还有正待突破的其他十二骑士传承者,也是一股恐怖的力量,再加上现在【再次】行踪不明的吾王,和联盟也是并驾齐驱,没有丝毫落下。

    话说,为什么用【再次】这个字眼呢,搞的好像阿尔托莉雅经常性行踪不明似的,虽说的确是有前科。

    阿尔托莉雅那边的亚瑟王考验,我到是不大担心,无论失败成功与否,这都只是考验,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只不过这一次花的时间也太长了点,精灵族那边的事务已经积累了很多,雅兰德兰毕竟已经老了,精气神的衰弱,让她没办法一个人管理偌大的精灵族。

    至于贝雅……我到不是小看她,虽说经常笨蛋笨蛋的这样叫她,事实上,这笨蛋丫头虽然在日常的行为表现上的确是笨了一点,典型的公主病,对很多常识性的东西一窍不通,但在高大上的在管理方面,她似乎具备着不弱的天赋,毕竟是前任精灵女王的女儿嘛,多多少少也会继承一些母亲的基因。

    嗯,多多少少……大概是这样吧。

    想来想去,脑子有点混乱,我干脆将这些事全都扔到后脑勺,今天可是开开心心的午宴,老是愁眉苦脸的话,会让维拉丝她们误会做的菜肴不合胃口,惹她们难过。

    “说起来,拉斐尔那边传过来的消息说,萨绮丽她们回来以后,老是嚷嚷着吴你不够义气,回来了也不去看她们一眼。”想到什么,阿卡拉露出淡淡的调侃笑容。

    喂喂,琳娅的奶奶大人,天姿国色的百族公主殿下,可别用宝贵的传讯时间传达这些无聊的八卦消息呀!

    “我也想去呀,和她们报个平安,顺便庆祝一下她们突破,可是……”回头看了维拉丝一眼,我朝阿卡拉耸耸肩,示意根本不可能。

    有赫拉迪克族和精灵族的加入,定位卷轴的生产周期已经不再是那么冗长,以我联盟长老的身份,要一张去第三世界,不是什么问题,大不了出点血,被法拉老头剥削一回。

    问题来自女孩们,我是因为定位卷轴而沦落到地狱世界,虽说现在定位卷轴已经改良,将贝利尔留下的陷阱排除了,但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要是我现在决定去第三世界,维拉丝她们虽然不会阻止,绝对会担心害怕的哭出来的。

    “麻烦阿卡拉奶奶帮我和那边打声招呼,就说我现在实在走不开,等有机会一定去,一定会去。”生怕维拉丝她们听到,我压低声音,告饶起来。

    “这到是没问题,只不过她们会不会原谅你,那可就难说了。”阿卡拉眯眼笑着,乐得见到我陷入这样的困境之中。

    “说的也是,走一步算一步吧。”想到萨绮丽的小恶魔性格,以及图拉科夫和沙希克也不是省油的灯,就算知道我的难处。没有生气,肯定也会借机起哄,狠狠作弄我一番。

    我哈哈的苦笑起来,似乎想像到了下一次再去第三世界,将要面临什么样的可怕阵仗。

    和阿卡拉一番长谈过后,我回到喧闹的宴会之中,肚子有些饿了,左右看了看,将手伸向餐桌上放着的一根香喷喷的烤羊腿。

    话说回来,为什么又是烤羊腿。我的右手。快点回来呀,你的主人不想再碰烤羊腿了!!!

    仿佛在回应我内心的呐喊一样,忽然一道锐利白光刺下,我连忙把手一缩。这道白芒就这么擦着我手背上的寒毛划了过去。

    “哎呀。我还以为是烤熊掌呢。抱歉,抱歉。”愤愤的转头一看,悠然自得的将刚才的作案凶器——一把银色叉子收回的万年公主。披着本子娜外皮的凶女人,露出遗憾的神色,这样说道。

    “这也能搞错?”我看着自己大好的手掌,怎么也无法和熊掌联系到一起,这货分明就是故意的,该判处故意伤害罪!

    “一定是我太喜欢吃烤熊掌了,产生了幻觉。”这万年公主脸不红,气不喘的用人工智能一样没有感情的声线说道。

    “莫非你当年其实是被烤熊掌给噎死的?”我反唇相讥道。

    “或许真是这样也说不定,所以说,快点把熊掌交出来吧。”

    “我觉得应该把拳头塞到你的脑袋里去,这样说不定才能填补里面的空隙。”

    “区区猴子,到是只有嘴皮子的功夫厉害。”

    “不仅是嘴皮子功夫,我还擅长调教一些奇怪的木偶机关人,人称鲁凡(班)就是我了。”

    “卤饭?”

    “你脑子装的都是吃的么你这吃货!”

    “那真是抱歉了,总比连吃的都装不下的猴子要好很多。”

    “很好,看来你是不打算吸取教训了。”

    “说的好像你教训过我似的,到底是谁教训谁,还是未知之数。”

    “哼,说的好,那么就在这里一决胜负吧,愚蠢的机关人偶喲。”

    “等会屁股被打红了,可别说因为自己是猴子的关系。”

    “放心吧,屁股被打红的将会是你!”

    我发出低沉怒吼,背后似冉冉升起一头猛虎,万年公主则是优雅淡然一笑,轻轻抬起素白小手,背后仿佛有展翅凤凰。

    结果啪啪两声,什么猛虎,什么凤凰,都消失了。

    我和万年公主抱着头,心有不甘的瞪着对方,又看向作案者。

    “真是的,娜娜和凡凡两个,一下子没看住,又闹起来了。”蒂亚两手叉腰,气呼呼的瞪着我们。

    “是她(他)。”我和万年公主同时指向对方,咬牙切齿的继续互瞪起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