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五十四章 自寻死路的动物三人组
    ***************************************************************************************************

    天空上头飘着几朵淡淡的白云,正好将午时头顶上的太阳遮挡起来,习习凉风抚过脸颊,带着一丝草原秋天的凉意,但是在热火朝天的午宴之中,却显得格外宜人,将那一丝多余的热度,吹拂离去。

    西雅图克这家伙,安分不到一会,立刻又旧态复发,端起酒坛恣意妄为,到处找人喝酒,不过,该说他得意忘形,还是粗中有细好,每次找人都特地避开了我,大概终于意识到了,只有找我灌酒才会刺激到碧丝的神经。

    “来来来,大家别管吴那个吹牛皮的家伙,都给我喝。”道格也有了办分醉意,大着舌头说话,含含糊糊,一口酒一口肉,好不自在。

    “道格,你说这话就不对了,谁可不想被一个牛皮大王说自己吹牛皮。”我立刻跑过来,发表抗议。

    “我?我道格什么时候吹过牛皮,大家说说看。”道格睁眼说瞎话的朝大家比划着手势。

    “没有,我做担保,我以……我以格夫的人格做担保,道格从来没有吹过牛皮。”拉尔卖了个心眼,指天发誓道。

    “我也以拉尔老大的名义担保。”格夫虽然憨直,但明显不能忍吃这样的亏。于是也拉上拉尔一起下水了,很好,眼前这两个家伙已经人格丧失。

    “你看看你看看,没有吧,我没有吹牛吧,想当年我道格啊,训练营的导师,你们猜怎么着。”以兄弟两的人格换来春风得意的道格,开始口沫横飞起来。

    “我猜不着,难道说他觉得你出生的时候脸先着地。摔成饼样。介绍你去当饼店当学徒?”我夹针带刺的反问道。

    “呸,你才出生脸着地,我告诉你,当时训练营的圣骑士导师呀。觉得我道格这个人。太正直了。太勇猛了,太硬派了,死活都要把我带到圣骑士的训练营去。说要把我培养成为格里斯华尔德那样的圣骑士英雄,但是我心里一想,我可是野蛮人,家里祖祖辈辈都是野蛮人战士,还有我的好兄弟格夫,我怎么能让列祖列宗失望,怎么能扔下格夫不管,所以毅然的拒绝了成为一个前途光明的圣骑士英雄,选择了野蛮人战士这个完全发挥不出百分之一资质的职业。”道格口水滔滔,一吹起牛,就停不了口了。

    众人听了,一阵恶寒,这牛皮吹的,简直无法无天了,连甘愿出卖人格给他当垫脚的拉尔和格夫,都摆出一副前言撤回,不认识此人的嫌弃嘴脸。

    “你道格要是没吹牛皮的话,我刚才说的那都是大实话,我这人,更是仁义无双的诚信君子了。”见此,我忍不住冷笑起来。

    “刚刚是谁说什么……说什么阿兹莫丹的毛发来着?给我说说看?”道格做出一副迷茫的样子,把耳朵凑上来,等着我的辩解。

    “我只不过说像是。”

    “胡说,吴,不是我小看你的实力,但是比起阿兹莫丹,你还差的远了,别说弄到它的毛发,就连靠近它十公里内,怕是腿软的都走不动了。”

    “胡说的是你才对,道格,要不这样,我们打个赌好了,赌一赌,我能不能拿出接近阿兹莫丹的证明。”

    “好,赌就赌。”笃定了我在地狱世界,根本不可能接触到阿兹莫丹,否则哪还能站在这里说话,道格现在是自信十足,拍着胸膛,毫不犹豫的跟我打赌了。

    “大家呢?”我扫了众人一眼。

    其实这些人,怕是和道格的想法一样,毕竟,随着联盟的日益强大和稳定,当今联盟对大家公布的信息,也越来越多,尤其是这群人,在各自区域也是顶级的冒险者,还有如小狐狸,蒂亚这样的一族领导、公主,还有西雅图克,卡洛斯这样的经常完成联盟秘密任务的高手,再有黄段子侍女这样的情报头子,加上我时不时透露些半机密的信息。

    这些人,可以说是对现今状况比较了解的一群人,他们知道,联盟现在虽然越来越强大了,但和地狱势力相比,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还得依赖于天使一族的帮助,尤其是在高端战斗力上,现在的联盟,根本拿不出任何一个人可以和四魔王抗衡。

    阿兹莫丹,可是四魔王之中实力最强,别说遇到它,就算遇到督瑞尔,遇到安达利尔,我铁定也得死翘翘,至于贝利尔,那是老生常谈的问题了,谈到它,大家甚至有一种【宁愿和三魔神激情碰撞,也不愿被贝利尔盯上】的共识。

    所以说,言归正传,大家不相信我曾经遭遇到阿兹莫丹,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点也不出奇。

    但是,这群家伙也不是一天两天认识我,了解我了,见我如此淡定的下赌注,他们大概总算想起了我这个号称联盟奇迹般的救世主(?)的外号,又踌躇犹豫起来,生怕站错队,遭受无妄之灾。

    “怎么,都不敢了?刚才不是挺嚣张的吗?怎么不敢赌一赌?”见大家的反应,我顿时得意洋洋起来。

    “别嚣张,我们来。”要经历一天人格丧失的拉尔拉着格夫,站出来,给自己的好兄弟助威。

    “你们两个……”道格顿时感动了。

    “我们站在吴这一边。”话还未说完,拉尔屁颠屁颠的和格夫一起凑过来,转过头,正对着道格,发出正义的喝斥:“其实我早就觉得道格这厮不靠谱了,联盟救世主不信。还有谁能相信,大家说是不?”

    “你们两个混蛋。”道格恨的咬牙切齿,铜铃大的眼睛喷着怒火,恨不得立刻扑上来和自己的同生共死过的兄弟拼个你死我活。

    “老马呢?”我朝马拉格比看了看,最爱凑热闹的你,不来一手吗?

    “我……我当然是紧跟凡老大的步伐。”老马神色一下坚定起来,仿佛终于寻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存在的意义,抗争的勇气。

    “怎么回事,你们真的相信吴能见到阿兹莫丹?”道格一看形势不妙。颇有四面楚歌的感觉。立刻大吼大叫起来。

    “西雅图克老大,你实力强,说话在理,你说说看。以吴现在的实力。可能吗?”他转身寻找自己的大伙伴。老大哥,希望对方能够给力点。

    “正常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就和道格你刚才所说的一样,别说十里之外,百里之外,只要被阿兹莫丹发现,吴师弟都必死无疑。”西雅图克肯定的说道。

    “你们瞧瞧,你们瞧瞧,西雅图克老大的话还不信?”道格立刻得意起来。

    “别高兴的太早,没听见西雅图克师兄刚才特地加了一个【正常情况下】吗?”我冷笑一声。

    “的确存在特殊情况,但是我觉得吴你长得……挺正常的,挺平凡的,和奇迹什么的,搭不上边。”

    “……”这的确是会心一击。

    “废话少说,还有人不?”我指了指身后的拉尔老马他们,示意真理永远站在人多的一边,任你怎么狡辩都没用。

    “哦?这边好像很热闹的样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直在那边顾着大吃大喝的高特大猩猩,终于带着他的动物小队凑过来,好奇的问道。

    “我们在打赌。”

    “打赌?赌什么?我们也来凑一份。”高特来劲了。

    “反正说了以你的智商也理解不了,干脆随便选吧,反正都是一半一半的几率。”我懒得解释,连忙催促道,既然丽娜大姐不在的话,今天就由我来制裁你这头大猩猩局长吧。

    “高特老大,这边这边。”道格连忙挥手。

    “可是,你那只有一个人。”高特有点犹豫,虽然是猩猩等级的智商但是随大流这种本能依然还残留在它蜂窝一样惨不忍睹的大脑之中。

    “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身上,这也是为什么绝大部分人是庸者,只有少数人是天才,少数人永远统治着大多数人。”道格发挥他死人也能说活的大嘴巴功夫,张大双手,宛如传播信仰的狂热教徒,将动物三人组唬的一愣一愣。

    “说的好像有理。”高特三思后,一挥手,迈着必胜的脚步来到道格身边,由头到尾我都没有阻止,说了刚才要制裁他的。

    “这下我也扳回一局了,哈哈哈哈。”道格感觉不再孤单,得意的笑了起来。

    “没有人了吗?西雅图克师兄,你不也很爱凑热闹吗?”我冲那大块头不怀好意的笑着,想将他也拖下水。

    “哎呀,不知为什么,前天喝了个醉,似乎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我在一旁眯眯眼,你们玩你们的。”机智的西雅图克,找到了一个牵强的理由,闪人了。

    宁愿揭开前天在碧丝面前败北的伤口,也不愿意参合进来,由此可见西雅图克多么不看好道格,这个事实,让道格心里倍感慌张,但依然死鸭子嘴硬不肯服输,至于高特三人……连赌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就别指望他们能够察觉到气氛不妙了。

    “开始吧,有什么招数尽管拿出来,用力的击了击掌,道格低俯着半身,宛如斗牛一样大声吼道。

    “不急,先来说一说惩罚吧。”我大手一伸,仿佛早就知道我在打什么主意的菲妮,配合的将一脸莫名其妙的碧丝推了过来,交到我的手上。

    “碧丝,前天和西雅图克喝的酒还有吗?”握着碧丝柔柔的小手,将她拉到身前,我和颜悦色的问道。

    “有……有的……长老大人……”碧丝的脸蛋通红,一个劲点头。

    “有就好,输的人。喝下一坛,怎么样?”

    “够狠。”拉尔他们竖起大拇指,表示我就是那披着人畜无害外皮的野狼。

    “谁怕谁。”道格已经没有退路了。

    “很好,你们这几个即将变成败家之犬的家伙,看好了。”我在物品栏里摸了摸,掏出一件闪烁着幽深暗金光泽的物品。

    “这是……”众人的目光被吸引住了,有经验的冒险者,能够从装备物品的光芒,以及散发出来的气场上,就能大致判断出这一件装备物品到底厉不厉害。

    毫无疑问。我手上的这件装备。所散发出来的光泽,所发出的气场,都是史无前例,从未感受到过的最强大的暗金装备。

    “这到底是什么?”装备控西雅图克也不装睡了。兴奋的冲上来。一把就从我的手上夺过暗金装备。放到手心一看。

    黑眼罩?

    西雅图克当时就囧了一脸,本来他这张脸就已经够狰狞了,要是再带上这玩意。怕是暗黑第一凶人的名号,都可以拿下来。

    不过一看到装备属性,他顿时就不囧了,嘴巴张大,口水都流了出来。

    “好……好好好……好东西啊!”西雅图克一拍大腿,情不自禁的大吼一声。

    西雅图克的人品很好,每次和卡洛斯一起外出历练,回来以后,都能在收获上稳压卡洛斯不止一筹,能让他这种暴发户也淡定不了的装备,到底是何方神圣?

    自然的,这眼罩就是当初我在巨坑深处捡到的阿兹莫丹的眼罩,也是这一场打赌,我唯一的,致命的强力手段,道格就算有一百张嘴,每张嘴都能说的天花乱坠,也没有用,铁一样的事实摆在了眼前。

    十分了解西雅图克的卡洛斯,见着他的反应,也忍不住凑上来,看到眼罩的属性后,这位英俊潇洒,淡定无双的圣骑士,也张大了嘴巴,为它的名字,为它的强大属性。

    “几位老大,别光在那里发呆,也让我们看一看。”身为众人里面实力有数的强,装备有数的好的西雅图克和卡洛斯,都是这样的夸张反应,更让拉尔等人好奇,就连一直摆出不屑目光的道格,也忍不住凑了上来。

    “阿阿阿……阿兹莫丹的眼罩?”拉尔他们在看到以后,表现就更不堪了,下巴都快掉在地上了。

    “而且这属性……这属性强的……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装备呀。”老马宛如朝圣一样,对着高高举起的眼罩膜拜起来。

    “少来了,你这笨蛋,给老娘让开。”彪悍的小狐狸一脚把前队友踹开,从西雅图克那接过眼罩一看,也惊呆了。

    无论是这强悍的名字,还是强悍的需求等级,还是强悍的属性,都是最强,几乎能赶上神器了。

    眼罩从一个人手上,传到另外一个人手上,大家都想亲眼目睹一下阿兹莫丹的东西,到底有多厉害,结果自然的,见到以后,只剩下惊叹膜拜的份。

    由小窥大,只是戴过的普通眼罩,就变成了如此可怕的暗金装备,阿兹莫丹的实力到底有多恐怖,真的无法想象。

    “怎么样,道格,认赌服输。”我将碧丝递上来的酒坛,在手上转着,笑眯眯的看着败组。

    “见到这样的玩意,醉一回也值了。”道格吹牛归吹牛,这时候到是挺爽快硬气的,直接就把酒坛抢过去,开封,仰头喝了几口,然后身子一歪,倒下了。

    “那个……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高特三人组,睁大善良无辜,纯洁无知的眼神,看着我们,就仿佛是三头尚且不谙世道的小羊羔,用天真无邪的目光看着包围自己的饥饿狼群一样。

    “没什么,你们把这坛酒喝下去就行了。”同样是懒得解释,大家幸灾乐祸的看着动物三人组,让你刚才在一边海吃海喝,现在懂得什么叫信息落后就要挨打了吧?

    “这个……好像很不妙的样子。”闻了一口,高特有点忐忑。

    “高特老大,你这是怎么了,连在河边裸奔这种大无畏的事情,你都能做到,难道还能被小小的一坛酒难道,想象一下,这坛酒就是一条河,拿出你的勇气吧。”

    “说的也是。”高特神色一沉,国字脸立刻就变得正经伟岸起来,露出威严满满的表情,他大手一挥,上半身的衣服忽然消失不见,进入半裸的成熟体状态,然后毫不犹豫的一口喝下,然后和道格一样,身子一歪倒下,酒坛被传递到米山手中。

    “想象一下,此时此刻面对着夕阳大海。”

    米山接着阵亡,酒坛到了可汗手上。

    “想象一下,现在是哈洛加斯的清晨,黎明正起。”

    可汗阵亡,酒坛里的酒还剩下一小半。

    “兑着喝了吧。”晃了晃酒坛,我回过头对大家说道。

    “为了庆祝胜利。”拉尔和格夫手舞足蹈,仿佛这场打赌赢了,都是他们的功劳似的,对于倒在一边,口吐酒沫的好兄弟道格,更是不管不问,充分展现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残酷现实。

    结果这一小半坛酒,最后足足兑了三十倍的水,让在场除了西雅图克以外的人,都喝了个心满意足,这才知道前天碧丝和西雅图克的那场酒量较劲,到底有多血腥,多恐怖,看向碧丝的目光,更是充满了佩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