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五十三章 男人的浪漫在于自掘坟墓
    ***************************************************************************************************

    “这次你确认?”前车之鉴,拉尔变得小心谨慎起来,仿佛我拿出来的是一颗定时炸弹。

    “没错没错,就是它。”我将袋口小心翼翼的解开,露出凝重的神色,神秘兮兮的扫了大家一眼:“看好了,阿兹莫丹的毛发。”

    无数双目光,纷纷集中到袋口,从里面看到了数十根硬短毛,以及两指长的硬细刺。

    “好像真有那么回事的样子。”道格左盯盯,右盯盯,满脸的不明觉厉,然后露出震惊的样子。

    “难道说是真的?”

    “让我看看,大家让让,让我看看。”爱凑热闹的马拉格比,立刻钻入来,也要瞧个够。

    “等等,我看着总感觉……好像有点……”目光如炬的西雅图克,摸着光溜溜的下巴,进入沉思状态,让我心里一紧,忘记了,这货可不是道格这种笨蛋野蛮人。

    至于卡洛斯,他看了一眼之后,就立刻回过头去看卡洁儿了,满满一副真相我已经知道,你们自个闹去,和我无关的模样。

    好一记助攻,卡洛斯师兄!要是他现在揭露真相的话就不好玩了。

    “真有那么神奇吗?”老实人格夫带着怀疑精神,伸手向要去弄根捏一捏。研究一下,就犹如老药师捻着从未见过的新草药一般。

    “等等,拿开你的脏手!”拉尔在格夫伸出的手背上拍了一记,露出深沉的目光,要让他现在带上一副眼镜,怕是比碇司令还要威严满满。

    “我最讨厌你们这些不专业的人了。”他高高在上的轻哼一句,用蔑视的,教导的目光看着我们,仿佛在说,看好了。应该这样做才对。

    取出一双不知哪里弄来的白手套。一个白色的口罩,分别带上,裸露出的双眼,透着犀利目光。瞬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研究员的气息。

    然后。他大手一翻。手上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根镊子,小心翼翼的往袋子里一夹,准确无误的将一根硬短毛夹了出来。目光再次扫了我们一眼,充满了高等生物俯视低级生物的优越感。

    “拉尔老大果然专业。”道格和格夫惊呼一声,露出崇拜目光,将气氛渲染的十足。

    “咳咳,马马虎虎,小事一桩,这只是十分肤浅的知识。”露出深不可测的眼神,拉尔重重咳嗽几声,却无法掩饰得意忘形。

    远远的莎拉和丽莎阿姨,这对母女正在交头接耳,似在讨论这样的爸爸(丈夫)还是早点放弃了为好。

    喂喂,拉尔,即将就要面临家庭大危机了,继续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你们看看这根毛发,棕里带银,银里有灰,灰中藏白,白露浅黄,浅黄透棕,实在是妙不可言。”

    “老大高见。”道格和格夫继续拍马屁。

    “听拉尔这样一说,我似乎闻到了这根短毛上面,隐藏着的一股深深的邪恶气息。”将拉尔万众瞩目,万丈光芒,老马似乎也想抢一抢分头,连忙补充道。

    反倒是我这个主角,似乎被人遗忘到一边,被挤出了圈子外。

    真是让人头疼呀,这些家伙,一闹起来,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了。

    讨论圈越演越烈,最后不知为何,连里肯和汉斯也凑了个热闹,打了个酱油,纷纷发表从这根油光滑亮的短毛判断,短毛的主人——姑且不论是不是阿兹莫丹,但是可以肯定的事情是,它一天三餐的主食一定是炸鸡腿,汉斯则表示应该是汉堡包才对。

    眼看着两人因此争执不休,又要展开厨艺对决了,被烈火染红的天空上,仿佛冉冉升起了一条青龙和一条红龙,里肯汉斯各坐其,手握菜刀汤勺对峙着。

    虽然这一次版权侵犯的很隐蔽,但是也请自重。

    咳咳,总而言之,这一次似乎已经没我事了的样子,不用我在一旁煽风点火,都已经热火朝天了。

    “哼,瞧你这坏蛋做的好事。”小狐狸凑上来,看了袋子里一眼,似乎立刻就认出了是什么东西,皱着娇俏的鼻子白了我一眼。

    “这不能怪我吧,我还什么都没说。”我露出无辜的眼神。

    “没说这是阿兹莫丹的毛发?”

    “只是怀疑,怀疑是而已。”这小天狐,一句话呛的我连连咳嗽,干笑不已。

    “也得小心你这坏蛋,以后像这样骗我才行。”

    “哪里的话,我能骗得着你吗?”

    “这可说不定,普通的时候肯定骗不过,但是……”

    “但是什么?有什么不普通的时候吗?”

    “啰……啰嗦啦,当本天狐什么都没说,笨蛋笨蛋笨蛋。”不知为何,小狐狸突然俏脸泛红,朝我轻呸了一声后跑开了。

    无缘无故的被笨蛋三连击,让我相当的……相当的享受,这只小天狐,还真萌的不行,好想抱一抱,不过话说回来,我还是很好奇,对于那个不普通的时候,她到底想到了什么,为什么要脸红?

    转过头,忽然发现蒂亚笑眯眯的站在旁边看着我。

    “怎么了,小丫头,一脸的坏笑。”捏了捏她的鼻子,我现在能欺负一下的貌似也只有蒂亚了。

    “讨厌,才不是小丫头,也没有坏笑。”冲我瞪了一眼,很快,这开朗的小丫头又露出朝气满满,元气十足的笑意。

    “太好了。凡凡的胃口,终于也慢慢变得更加适应环境了。”

    她忽然这样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让我思索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莫非这小丫头也看出了这毛发的主人是谁?

    “没办法,在那里,吃这些是必须的,已经算得上是最好的食物了。”见瞒不过蒂亚,我苦笑着道。

    “没错,就是这样,我们赫拉迪克族也是。不吃一切能吃下去的东西。就得饿死,食物可是很宝贵的,千万不要浪费,更不能挑食。”蒂亚深有感触的点了点头。忽然露出更加灿烂的笑容。

    “既然凡凡也有了这样的宝贵体验。那么下一次。就给凡凡做点更特殊的吧,秃鹰肉干怎么样?虽然有点硬,但是因为在风干的过程中用香料除去了臭味。其实味道还不错哦。”

    “这……这个……哈哈……啊哈哈哈,那我就稍微期待一下吧。”口中发出无力的笑声,我忽然发现这一次的土特产之战,是不是在自掘坟墓?

    其实蒂亚的厨艺还是蛮不错的,只不过受到赫拉迪克族未被解救之前的食物极度匮乏影响,至今仍老是喜欢做一些奇怪东西,如沙虫肉,沙虫蛋,蝎子肉,老鼠肉,蜥蜴肉,蛇肉,树皮,仙人掌等等,都是她十分拿手的材料。

    蒂亚,你都快成贝爷了你家里人知道吗?

    就在这时,白光一闪,我们的小圣女殿下醒过来,话说我很想知道,她昨晚是回房间去睡了吧,到底是什么时候悄悄溜回项链里的,我竟然不知道,这小圣女,当圣女都太屈才了,应该去当刺客才对。

    “吵吵嚷嚷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呜哈喵~~”伸着懒腰,揉着双眼的萌萌小圣女童鞋,现身以后二话不说扑到我怀里抱怨起来。

    “自己醒来怪别人,你这只小猪圣女,能被吵醒那真是天塌下来了。”我弹了一记她那光洁可爱的额头,嗤嗤笑道。

    “胡说,本圣女的神经可是很纤细的,很容易被吵醒。”小幽灵不满的在我怀里拱了拱,半眯着眼,似乎觉得很舒服又想睡了,这样看去就更像小猪一只了。

    纤细啊……

    我表示无语远目,最近就算用急速疯狂旋转木马攻击(就是拼命甩转项链),也没办法将这小圣女吵醒了。

    “哦,爱丽丝出现的正好。”那里一层外一层的吵闹熙攘人群,似乎至今没有得出一个结论,忽然,眼尖的西雅图克发现这边,仗着个子高个头大,连忙挤开人群跑上来,从拉尔那里夺过镊子。

    “爱丽丝,你一直跟在吴师弟身边,最有发言权了,帮我们看看这到底是什么?”

    小幽灵看着镊子上夹着的一根短毛,头一歪,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玩意,也要煞有其事的慎重夹起来。

    然后,她想也不想的开口。

    “这是硬皮老鼠的毛呀。”

    这是硬皮老鼠的毛呀。

    硬皮老鼠的毛呀。

    老鼠的毛呀。

    毛呀。

    众人惊呆,只剩下小幽灵揭开真相的声音,在脑海中不断回荡。

    我蹑手蹑脚,乘着众人不注意溜回了家里,来到厨房,见着忙活着的维拉丝她们。

    “维拉丝,找个地方让我躲一躲。”我露出求救的目光。

    “就算大人你这么说,这里也没什么隐蔽的地方可以躲呀?”维拉丝露出困扰的目光应对之。

    “炉灶里头怎么样?”我看着还在熊熊燃烧的火炉,下定决心在浴火中永生,总比被那群混蛋逮住,被施以各种酷刑要好。

    “先不说会被会被窒息烤熟的问题,以大人的体型也塞不进去吧。”

    “那么……这口锅呢?”我又指着维拉丝身前冒着疼疼热气的一口大锅,为了准备多人份,这口大锅自然也是家里最大的,藏下一个我应该不成问题。

    “里面煮着开水,就要放下肉骨熬汤了,大人确定要下去了?”维拉丝可爱的把头一倾,似乎在考虑一锅【吴凡汤】的味道,到底会是什么样?

    “没关系。”我朝维拉丝闪亮的竖起大拇指,妻子的烦恼,就让丈夫来解决。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只要我变身地狱格斗熊就好了。”

    对对对,这样就变成一锅熊汤了,原来德鲁伊还有这种功能,我也是第一次意识,整个人都惊呆了?

    以后冒险途中,万一缺乏食物的话,直接把队伍里的德鲁伊扔进锅里煮个半小时,就有一锅美味可口(?)的熊汤,德鲁伊职业万岁!

    “不……不行的……”似乎也在脑海里想象到了什么,维拉丝立刻伸手护住那口大锅。连连摇头。露出柔弱欲哭的神色,另外一只小手,下意识摸向放在旁边的平底锅。

    少女,有话好说。放开那凶器!!!

    “好。我不躲锅里。不躲那里行了吧。”眼看维拉丝就要进化成握着平底锅的维拉丝,我连忙退让。

    “真的?”

    “真的,我以上帝的名义保证!”

    “……”本已经有所松懈的小手。再次紧紧护住大锅。

    “我以节操的名义发誓!”

    另外一只小手,向平底锅伸去的速度加快了!加快了!!!

    “我以你的名义发誓。”我急中生乱,下意识这样说了。

    于是,维拉丝松了一口气,停下所有的动作。

    话说,刚才维拉丝的反应,让我总觉得心里空空如也,若有所失,是错觉吗?

    “没办法,只有最后一个选择了。”我叹了一口气,露出决然目光。

    “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藏吗?”维拉丝好奇的问道,不是她自夸,这个厨房,哪怕是一个石粒大小的小坑,她也知道的一清二楚,自然更知道里面能不能藏人。

    “当然有了。”我把胸膛一抬,神气的一指。

    “你的口袋,借我一用。”

    手指所指的地方,正是维拉丝的腰间,准确的说,是她身上的围裙的中间口袋上。

    那个口袋,看着特别眼熟,一定是四次元空间袋无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