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五十一章 真!奶牛关!
    ***************************************************************************************************

    哼,愚蠢的储备干粮,竟然妄图和位于智慧金字塔顶端的人类比较,真是愚不可及,死不悔改,看我把你的狗盆扔了,你拿什么吃,烤鱼粘上泥巴才是最合适你的食物,就乖乖趴在地上,慢慢啃,品尝败北的滋味吧。

    将手中的狗盆抛起抛落,我正准备随手扔掉,忽然见到久违的小甲,屁颠屁颠的从附近经过,也不知道想去干嘛。

    这头野生变异攻城兽,在营地呆了好几年,尤其是在老酒鬼的淫威下,似乎彻底被驯养成了家兽,每天乐在其中的帮这帮那,时常能见到它扛着重物来回奔跑的身影,偶尔也会在丽娜大姐的驱使下,和士兵一起去营地附近巡逻。

    总而言之,说了那么多,我就是想表达一个意思,当初把这货牵回来的自己,是一个多么英明神武的救世主,不但拯救了一头迷途的羔羊,而且还为营地增加了强而有力的免费劳动力。

    “小甲,过来,过来。”我大喊一声,这头庞大的,每走一步都会引得地面轰轰作响的攻城兽,来了个急刹车,周围完全被铁甲包裹住,只露出一双眼珠子的拳头大的眼睛。转过来,发现呼唤者,立刻把眼睛一睁,发出呱啊呱啊的献媚吼声,跑上来站好,如同等待命令的士兵。

    是不是驯养的过头了一点?现在把这货拉出去战斗,还真的靠谱吗?该不会连一只鸡都不敢杀了吧,见小甲的表现,我不禁无奈的摇起了头。

    “最近做的不错。”我表扬了几句,小甲立刻昂首挺胸。一副【首长这是我该做的事情】的嘴脸。

    想到小甲好歹也是我牵回来的。算半个主人,却一直没有管它,也没有喂养过,心里不禁有些内疚。看了一眼狗盆。顺手就把它递了上去。

    “这个。打赏你的。”

    高兴吧,能得到罗格第三吝啬的打赏,虽说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狗盆但仔细一看。用料还是蛮精致的,而且够坚固,拿去做个……嗯,做个指环什么的,绝对没问题。

    我看了一眼小甲的体型,发现这个狗盆,似乎也只能给它做个指环耍耍了。

    小甲小心翼翼的张开铁爪,把狗盆捏起,放在拳头大的巨眼中瞅了瞅,闪过一丝疑惑。

    这貌似是……这不是蕾奥娜大姐头的饭碗吗?

    难道说这个卑鄙可怕的德鲁伊,偷了蕾奥娜大姐头的饭碗,想要陷害于我?

    瞬间,聪明的小甲似乎找到了真相,就想把眼前的烫手山芋扔掉。

    可是在他眼前扔掉,会被揍吧,绝对会被揍吧,就连蕾奥娜大姐头那样的存在,也被这个可怕的德鲁伊戏耍的找不着北,自己这【小身板子】,还不够他一巴掌拍下呢,可怕,真是太可怕了。

    小甲颤栗的全身发抖起来,贼溜贼溜的眼睛不断转动着。

    “怎么,不满意?”看到小甲的表情举止,我问道,又往物品栏里掏了起来,记得在地狱世界还剩一点硬皮老鼠肉……我找找看,让我找找。

    岂料这个动作,却让小甲误会了。

    这可怕的家伙,该不会是想拔剑抽自己吧,一定是这样。

    小甲冷汗嗖嗖的想着,连忙摇头,把狗盆温柔的抱在怀里,宛如母亲搂着婴儿,表示已经很满足,别无所求了,然后抱着狗盆飞快溜走。

    这家伙……被驯养的脑子秀逗了吗?

    看着留下一道滚滚尘埃的小甲,我愣了起来,难得我这个罗格第三吝啬,今天破例打赏,这货竟然和我客气起来了。

    不要也好,正好拿去给拉尔他们,说起来,这几个家伙安分了那么多天,肯定已经蠢蠢欲动了吧,会像以前一样,来和我讨要地狱世界的土特产。

    瞬间,我的眼角闪过一道锐利光芒,土特产之战,看来已经迫在眉睫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去一趟阿卡拉那,一是看看她和凯恩,对于昨天我透露出来的那些情报,是否已经整理好了一个结论,二嘛,是关于莎尔娜姐姐的事,以及关于恰西的事。

    啥?你说老酒鬼?那家伙的生命就跟蟑螂一样顽强,而且和泥鳅一样滑溜,怕是四魔王那种等级,才能将这货抓住制裁,操心她,我还不如操心中午的午饭吃些什么。

    另外一边,抱着狗盆逃离的小甲,聪明的小甲,大脑又开始急速转动起来了。

    如今抱着一个烫手山芋,让蕾奥娜大姐头看到就完蛋了,就算她知道作案者不是自己,也会迁怒于自己,毫无疑问,小甲认定,大姐头就是这么一个性格恶劣的存在。

    对了,自己主动归还,说不定还能获得原谅,不不不,再编一个故事,自己看到大姐头的饭碗被抢,不畏强权,不畏死亡,历尽千难万阻,九死一生,倾尽自己的智慧和力量,终于从邪恶的德鲁伊手中夺回了大姐头吃饭的家伙。

    说不定大姐头一个高兴,还会赏给自己点什么,大姐头那样的存在,随便拿出来的东西都是好东西,不像德鲁伊,小气的要命,竟然想拿个狗盆就……呜。

    小甲连忙捂住嘴巴,眼睛慌张害怕的东张西望,仿佛蕾奥娜忽然会从哪里钻出来似的,这副怂样,配上它钢铁威猛的庞大身躯,喜感十足。

    还好,还好。现在就出发吧,小甲屁颠屁颠的迈着轰隆隆脚步,来到某德鲁伊的家。

    “呱啊,呱啊!”

    “小甲吗?真是难得,是来找蕾奥娜一起玩的吗?”维拉丝走出来,看到小甲庞大的身躯站在家门口,微微一笑,小甲和蕾奥娜的关系好,经常在一起玩,这是营地总所周知的事情。

    当然。事实是小甲是只有它几百分之一大小的蕾奥娜的小弟。跑腿,坐骑。

    “嘎哦。”蕾奥娜叼着狗盆走出来,叫了一声,她正享用着烤鱼大餐。对小甲的出现微微有些不满。

    然后。两动物同时愣住了。

    蕾奥娜看着小甲爪上的狗盆。小甲看着蕾奥娜嘴里叼着的狗盆。

    肿么回事?

    “呱啊,呱啊呱啊啊~~~”不知道是急中生智,还是病急乱投医。反正小甲立刻按照剧本解释起来,将自己大战邪恶德鲁伊的英勇身姿,描绘的活灵活现。

    “嘎哦?”蕾奥娜头一歪,有些傻傻的看着小甲,接着露出不屑目光。

    这头蠢货,当我我摆白当了它那么多年大姐头,它是什么怂样,我还不清楚?别说大战那愚蠢的德鲁伊,从他手中夺过自己的饭碗,就是靠近了,两腿也得打哆嗦,估计是刚好瞅着那愚蠢的德鲁伊把自己的饭碗扔掉的一幕,等他离开后才屁颠屁颠捡回来向自己邀功。

    想到这里,蕾奥娜无奈的摇头叹气,自己怎么就收了那么个怂货当小弟呢?想当年在龙之乐园,自己的一帮兄弟姐妹们,个个可都是无法无天的主,连笨肥龙的胡子都敢去拔,哪像这无能的小弟,见着谁都要跪舔。

    进入忆当年模式的蕾奥娜,更是目光嘘嘘,颇有一股好汉不提当年勇的沧桑。

    算了,这小弟怂归耸,忠诚还是有的,看在它帮自己捡回饭碗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的表扬表扬吧。

    蕾奥娜正这样想着,这时候,维拉丝重新出来,对小甲露出歉意的微笑。

    “抱歉,小甲,虽然为午餐准备了不少,但是喂饱你的话就不够了,不介意的话,尝一尝这几条刚烤好的鱼吧,是蕾奥娜抓回来的。”

    说着,她将一条烤鱼扔上半空——没办法,小甲的嘴巴可是离地四五米高,维拉丝可够不着,只能抛喂。

    小甲下意识的把大嘴一张,露出满口粗大锐利的牙齿,往前一咬,稳稳把烤鱼收入了嘴里,只有在这种时候,它还能表现出一丝怪兽的本能。

    相对于小甲的体型而言,烤鱼实在太小了,只是塞牙缝的程度,但并不妨碍小甲品尝到滋味,比士兵们每天喂给它的那些生肉杂粮,实在美味太多了,小甲陶醉幸福的眯起了眼睛,眼角闪烁着泪光,感受到了人间自有真情在的温暖。

    却不知,它脚下的蕾奥娜,惊讶的张大嘴巴,嗙咣一声,叼着的狗盆掉落在地而不自知。

    我的烤鱼……我的烤鱼……

    “还有一条。”维拉丝将最后一条烤鱼扔起,看到小甲吃下后,心满意足的陶醉表情,心里也是开心的很,这样的表情,是对作为厨娘的她而言最高的赞赏。

    只是,善良的维拉丝,却忽略了两件事,第一件,蕾奥娜对烤鱼的执念,第二件,蕾奥娜和小甲的关系,并不是可以互相分享的好朋友,而是主人和奴仆。

    而进入舌尖上的吃货节奏的小甲,也完全忽略了这一点,于是惨剧就这样发生了,等小甲从美食的陶醉之中清醒过来,就见它的大姐头,面无表情的向它挥了挥手爪子,带着小甲来到丛林深处。

    下一刻,狗的狂吠声,以及小甲的惨叫声,将一片林鸟惊的四处飞散。

    ……

    “阿卡拉奶奶,凯恩爷爷,打扰了,咦,琳娅和莱娜也在呀。”进了帐篷,扫了一眼,我发现另外两张熟悉的面孔。

    想到昨晚的事情,看着莱娜,我还有点不自在,嘴巴里不由自主的回味起了莱娜甘甜的味道,咂巴几下后才猛地回过神来,忍不住干咳了几声。

    “什么叫我们也在,我们不在才不正常吧。”琳娅娇嗔的白了我一眼。

    “对对,哥哥来这里才是奇怪的事情。”莱娜也带着柔柔的轻笑。调侃道。

    “是我错了,我认罪,我伏法,我愿意接受任何的处分。”两个女孩的火力,我可承受不起,连忙认输。

    “这样的话……该怎么处分吴大哥好呢?”

    “好像是一件蛮有趣的事情,害我想要认真起来了。”

    两个女孩的话,让我心惊胆战,她们的眼珠子每转动一下,我就感觉有千百种奇怪的惩罚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等等。还是让我来决定吧。我决定……请两位女士共进午餐,一顿丰富无比的午餐。”

    “呜哇,明明是维拉丝准备好的。”

    “维拉丝准备的,还不跟我准备的一样。我和她不分彼此。咳咳。”

    我厚着脸皮说道。不知为何,一大早开始维拉丝心情就特别好,于是把这股兴奋劲。用在了厨房里头,不用她说,光是看到那一道道罗列的材料,我们就知道维拉丝要准备一顿怎么样丰盛的午饭了。

    “阿卡拉奶奶,凯恩爷爷,不介意的话也一起过来吧,大家都会去,维拉丝准备的实在是太多了。”

    “那我们就却之不恭了。”阿卡拉和凯恩相视一眼,笑了起来。

    “吴,你特地跑来一趟,该不会仅仅是来请我们过去共进午餐吧?”

    “嘿嘿,被看出来了吗?”我不好意思的挠头笑了笑,正色道:“关于昨天我说的那些事情,不知道大家可否讨论出了一个结果?”

    “这个嘛……”两位老人露出深思之色,想来这个问题,也已经是困扰了她们一整天,最后,阿卡拉摇头笑了笑。

    “其实结果已经很明显了,以我们联盟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具备打那艘飞船的主意,所以只能暂时将这件事压在地心,等待时机到来。”

    “是吗?这样也好。”听到阿卡拉这样说,我松了一口气。

    那艘飞船,对于联盟而言具有着无以伦比的诱惑,但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具备那样的资格,别说四魔王,就是地狱里的其他强者,也不会放任我们联盟在它们的地盘里肆意妄为。

    要知道,地狱世界还有很多强者,比如说像死林统治者,像魔王血肉复生者这样的强大魔王,它们虽然畏惧四魔王,但并不是四魔王的手下,所以并没有同地狱军团一起攻打暗黑大陆,出现在世人的眼中。

    如果是我们自己跑去地狱世界作死,那又另当别论了,这些强者绝对不会坐视不管,万一这种行为激怒了它们,让它们一改隔岸观火的态度,也跟随四魔王一起来到暗黑大陆肆虐报复,那暗黑大陆的处境可就更加岌岌可危了。

    我就怕阿卡拉经受不住巨大的诱惑,想要冒险一试,才早早的就跑过来询问,不是我小看阿卡拉的智慧,只不过是觉得,对于这个为联盟贡献了一生,将壮大联盟视为毕生唯一目标的可敬老人而言,飞船的出现,就像是一道忽然摆在饥饿者眼前,足以让其失去理智的丰盛大餐。

    而这顿丰盛大餐的背后,却是一双双虎视眈眈的眼睛,尤其是贝利尔,这家伙的智慧高深莫测,说不定已经知道我遇到飞船这件事,在背后暗中策划布局起来了。

    “但是,放着那么大的一个宝库,实在有点可惜。”凯恩轻叹一声。

    喂喂,连阿卡拉都已经忍住了,凯恩你也要把持住呀!

    “其实,虽然没办法打整艘飞船的主意,但是,或许可以让人就地研究一下,看能否找到有用的东西,可以利用的技术……我想法拉老头,肯定会这样说。”

    “前些年吴带回来的塔拉夏大人的资料,还未完全研究完,也不怕把肚子撑坏了。”

    阿卡拉和凯恩,你来我往的讨论了几句,最后也没有得出个所以然的结论,见着我担忧的目光,她微微一笑。

    “放心吧,吴,我们知道你在顾虑什么,就算真的对那艘飞船有想法,至少在百年内,如果没有发生巨大变化,我们也只会小打小闹,顶多派人去勘测一下,再说,按照你当时的说法,那艘飞船已经被收刮一空,就算真的被我们弄回来,还能不能用都是个问题。”

    “说的也是。”见阿卡拉已经考虑的那么周全,谨慎,我也没有其他意见,惊让这些聪明人去捣鼓吧。

    “还有一件事。”皱了皱眉头,我看着阿卡拉:“关于莎尔娜姐姐的去向……虽然前些天阿卡拉奶奶你和我提过,但我还是想仔细的了解一下。”

    “我就知道你迟早会跑过来和我问,上次我和你说过,她和卡夏,都去了奶牛关,是吧?”

    “嗯,但是据我所知,奶牛关的奶牛怪物,虽然会根据进入者的等级进行调整,但是到了六十级以后效果就不明显了,以莎尔娜姐姐和老酒鬼的实力,去那里似乎效果不大。”

    “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奶牛关,肯定是已经没有任何效果了。”

    “难道还有其他奶牛关?”我惊讶的瞪大双眼。

    “没错,你们不是一直很好奇,当年血红色的恶魔,是如何在第二世界就拥有这样的实力吗?现在可以告诉你了,那是因为她也去了那,正因为这样,继承了她的记忆的莎尔娜,也知道这个危险的地方,我被逼无奈,才让她们进去的。”阿卡拉摇头叹气道,仿佛在说,这些孩子呀,怎么就不能走点寻常路,乖乖去第三世界提升,非得跑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呢?

    “难道说……她们去的奶牛关……相对于莎尔娜姐姐和老酒鬼的实力而言,也很危险?”见阿卡拉的反应,我心里一紧。

    “嗯,没错,哪怕以她们的实力,去了也是生死一发。”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阿卡拉喝口清神水,让大脑冷静下来,缓缓说道。

    “因为那里的奶牛战士,每一头都有领域实力。”

    我当时就下巴掉地了。

    ***************************************************************************************************

    新的一年,新的一月,大家也要继续支持小七哦,拜年之余,也跟大家伸手讨要保底月票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