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五十章 三无公主的撒娇时间
    ***************************************************************************************************

    只不过,在我看来,那些写满了笨蛋主人字样的废纸,与其说是倾注了感情,不如说是一种深深的怨念,现在也是一样,这些禽兽公爵系列的废纸,你确认是倾注了感情,而不是色情在内?

    我的脑海之中,忽然描绘出了这样的一副画面。

    狂风凛冽,战场硝烟弥漫,我方的唯一幸存者红白公主,气喘吁吁的面对着对面同样也是唯一幸存的强敌将领,将最后一叠符纸高高举起,在混沌晦暝的战场中,越发衬托出她那巫女身姿的冰清玉洁,百折不挠,高贵威凛。

    对面的敌人看到,神色一凛,知道最后的一战即将来临,就在这时!红白公主将最后的符纸狠狠一甩,数十张符纸呈扇形飞出,每一张符纸都散发着远古猛兽般的可怕气息,就宛如一头头喷火狂啸的巨龙,在向敌人四面八方包围而去。

    好可怕的力量,但是,胜利者必将会是我!

    对手神色肃穆,将手中的长剑高高举起,口中念念有词,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自剑尖处冉冉升起,于战场肆虐,将混沌不明的大地,搅的更加迷乱。狂暴。

    忽然,就在这时,一阵喧嚣的狂风刮过,将那扇形袭来的符纸吹得翻转过来,符纸上,画着神秘玄妙的符文的符纸背面,貌似还有着不可捉摸的笔迹。

    难道说这才是暗藏的真正杀招?就知道她诡计多端,锋藏不露,果然没有那么简单,敌人的目光凝重。下意识的朝这些笔迹认真看去。

    “啊。公爵大人……那里……那里不可以……继续舔的话……要……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

    于是,对手卒,红白公主胜。

    可怕,真是太可怕了。没想到红白公主的真正目的。竟然是这个。她终于也打算从无节操这个圈子,发展到h圈,想要进一步成为三栖演员吗?

    我用震惊的目光看着红白公主。心里畏惧的颤颤发抖,下意识退后了一步。

    “总觉得兀……又在想一些十分失礼的事情。”察觉到我的变化的红白公主,露出不爽的表情。

    “总之,你是想在这里一直呆着,等待小茉莉的废稿纸了?”我连忙转移话题。

    “没错,是有这个打算,反正我不缺时间。”

    可恶,对于我这种恨不得把一秒扳成两半过的人而言,最恨的就是把不缺时间轻易说出口的家伙,实在是羡慕……不,是奢侈浪费,万恶之极!

    “是吗?但我可没这个时间陪你一起等,不如这样,你一个人在这呆着吧,想要白纸的话就和小茉莉打声招呼,进去拿就成了,反正这小家伙也不怎么理人。”

    我拍了拍小茉莉蓬松柔软,宛如肉包子一样的白色帽子,对红白公主说道。

    “……”

    似乎这句话激怒了三无公主,她忽然停下笔,亮黄色的眼眸定定的瞪着我。

    “怎……怎么了?”

    “……”默不吭声的从椅子上挪下来,她忽然指了指椅子,再指着我。

    拜托,说句话行不,你是想赶超阿琉斯么?

    我露出无奈的目光,不过她这个动作,到还是看明白了,是想让我来坐在这里,对吗?难道是什么新的侍女对主人的惩罚游戏?公主踢已经满足不了她了吗?

    我胆战心惊的看着椅子,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秒,确认没有暗中布置钉子之类的暗器,才小心翼翼的坐下,屁股半挨着,不敢完全压下去,不知为何总感觉到菊花凉飕飕的,果然是前段时间在地狱世界无聊之极,自暴自弃,自我毁灭,一个不慎把阿琉斯的bl小说也翻出来看了几本,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思维吗?

    就在我屁股的和椅子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时,三无公主忽然将娇小的身子压上来,小手一按,将我直截了当的按坐在了椅子上。

    我被暗算了!

    大脑轰隆一声,闪过这个念头,屁股已经做好了承受各种暗器的准备,可是一秒钟过去,两秒钟过去,该来的,还是没有来,反倒是……

    有点软软的,挺舒服嘛。

    屁股在上面挪了挪,我越发觉得,三无公主的这张椅子,是我来到暗黑世界以后,坐过的最舒服的一张,还有腰枕呢,难怪我家的小贴身侍女身材那么玲珑有致,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危险的警报解除后,我就像个第一次进城的乡巴佬,不断在椅子上面挪动着屁股,调整坐姿。

    不过,三无公主并没有给我玩耍的时间,把我按实了以后,她啪啪的整理了一下雪白色的贴身长裙,拢起裙摆,忽然按住我的大腿,不让我动,然后哧溜一声,娇小的身子一跃而起,坐在了上面。

    咦……咦咦?

    看着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背靠在自己怀里的三无公主,我大脑有那么一刹那思维停顿了。

    怎么回事,就是为了这么简单的事情?让我坐在椅子上,只是想要坐在我的大腿上?想要……想要撒撒娇?

    话说回来,女儿对父亲如此撒娇,到是没什么问题,但是问题是,她是贴身侍女吧,未经同意就这么要求主人,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也罢,三无公主嚣张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还有那黄段子侍女,也从未把我这个主人放在眼里。总感觉作为主人的威严已经掉至谷底了。

    三无公主根本不打算理会我的感受,坐上来之后,隔着衣服也能感受到的精致光滑的后背,不断在我怀里磨蹭,寻找着最舒服的位置一靠,然后安下心来,重新趴伏在书桌上,继续挥动羽毛笔,唰唰唰个不停。

    哈哈……啊哈哈哈……看来是完全把我当人肉椅子使用了,我浑身苍白的苦笑着。

    一张废稿纸。再次被扔了出来。红白公主……怎么说呢?就好像公园里的鸽子一样,见着别人洒果仁,就一拥而上,飞快的飞扑上去叼啄。

    废稿纸还未落地。她就已经机敏的接住。飞快的展开。在上面嗅了嗅,忽然两眼放光。

    “感觉……倾注在里面的感情更加浓烈了。”

    说着,用灼灼的目光注视着我。

    看……看着我做什么。我又什么都没做,充其量只是当了一把椅子罢了,无奈的耸了耸肩,我露出无辜的眼神。

    幸好红白公主为了废稿纸,也是形象大跌,节操全无,到显得我被区区一个嚣张的贴身侍女命令当成椅子坐这件事,已经不足为奇。

    “……”再次停下笔,三无公主回过头,无声的盯着我,亮黄色的眼眸漠无感情,就宛如人偶一样,但是她的一些微小动作里,还是不难看出,这小家伙有点生气。

    干嘛生气,不是已经乖乖当你的椅子了吗?我无辜的眨着眼,不明白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和我对视了好一会儿,三无公主又做了另外一个举动。

    她把拿顶有着重要意义的肉包子帽取下,露出一头瀑布般笔直美丽的长发,将帽子拍了拍,放在书桌一旁,把脑袋往我怀里一顶,仿佛在暗示什么,然后继续趴伏在书桌上挥笔。

    怎……怎么回事?

    我手足无措的看了看四周,希望有人能够给我答案,三无公主到底想做什么。

    唯一在场的红白公主,做了一个惨不忍睹的动作,拍着额头,似在为我的愚蠢而感到震惊。

    事到如今才惊讶是不是有点太迟了……不对,我干嘛自己承认了呀混蛋!

    低头看了看三无公主难得露出来的光滑如丝的秀发,我忽然灵光一闪,仿佛知道她摘下帽子,并用脑袋顶了顶我的胸膛,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暗示了。

    该不会是……该不会是想要让我……摸摸头吧?

    我试着伸手,轻轻在三无公主头上摸了摸,又立刻缩了回去,生怕猜的不对,打扰到这小家伙的写作思路,被她公主踢伺候。

    三无公主的身子颤了颤,不言不语的继续埋头奋笔。

    难道说……可行?

    我壮大胆子,大手再次落到三无公主的头上,摸呀摸,摸呀摸,并没有遭到一丝反抗,看来我猜对了。

    长吁一口气,我露出笑容,这公主侍女的三无属性,让人难以琢磨她的内心,到底是yes还是no,尤其是在这个体位下,连平时作为唯一判断依据的她的那些表达感情的微小动作,也不容易发现,所以小心翼翼是必须的。

    久违的撒娇吗?明明有人在一旁却还是肆无忌惮的这样做了,真是个让人拿她没办法的小侍女。

    我的内心逐渐柔和下来,回想着有关于三无公主的那些回忆,知道这表面看似孩子气的小公主,小侍女,其实内心异常的成熟懂事,虽然对我这个主人很嚣张无礼,但是对维拉丝她们,却把侍女的身份地位,分辨的十分明确,不会轻易和维拉丝她们争夺我的时间。

    但正因为如此,一旦逮住空隙,她就会全力以赴的撒娇,就如现在一样,哪怕红白公主就在一旁看着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真是个不可爱的小侍女。

    安静的摸着小茉莉的头,我似乎也忘记了红白公主的存在,眼中只有这个埋头书桌的小侍女,心里回想着那些关于她的回忆,内心越发的温馨,嘴角浮露出淡淡笑容。

    在我的抚摸下,三无公主终于做了一个我能看懂的微小举动,她的头,开始有节奏的左右小幅度的摇摆起来,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副很开心,很愉悦的样子。

    就像撒娇的坐在爸爸的腿上,摇头晃脑的看书做作业,时不时偷窥一眼,期待爸爸夸奖自己的小孩子一样。

    可不是吗?现在真有一种眼前的小三无,就是自己的女儿的感觉。

    只是……

    我忽然被某些残酷的事实,拉回了现实,脸上的笑容一凝。

    三无公主,现在并非在看书,也并非在做作业。尽管她的表情举止很像。

    她是在写黄书。而且是写一本以我为主角模板的黄书!

    你看过这样的一幕吗?爸爸溺爱的将女儿抱在自己的大腿上坐下,用温柔慈爱的目光,看着女儿趴伏在桌上,挥舞着小小的铅笔头。写下一本以自己为主角的黄色小说。

    简直残忍无情!

    我瞬间泪流满面。三观严重崩溃。这种体验,也算是全世界,全宇宙独一无二的唯一一份了吧。

    足足耗了一个上午。我才算从三无公主那里得到解脱,摇摇晃晃的从房间里走出来,至于红白公主,她喜欢在里面捡废稿纸的话,就让她捡个够吧,正好省了我照看她,阻止她卖节操的事。

    接下来该干点什么好呢?对了,记起艾芙丽娜说过的事了,它跳楼大甩卖的把人鱼之王送给我的大礼包,修补了回来,让我去找埃里雅激活,听起来满满一副【免费】页游推广员的嘴脸语气。

    真的没问题吧?不会被这把咸鱼剑给坑了吧?总而言之先去找埃里雅看一看。

    “埃里雅?埃里雅的话……”正好路过的维拉丝,被我叫住,问了起来,这只小狗狗轻歪着头,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埃里雅的话,最近不知为什么,特别的嗜睡呢,都已经赶上爱丽丝了,一睡就是十天半月,虽然说醒过来以后,活蹦乱跳的,变得更有精神了,但还是让人有点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可惜没办法听懂她在说什么,如果大人在就好了,只有大人才能听懂。”

    “是吗?”我陷入沉思,难怪这几天没有见到埃里雅出现,原来是一直在睡觉。

    “我想,大概是知道大人陷落地狱世界,所以埃里雅心情低落,才拼命睡觉吧,等她醒过来,知道大人已经回来的话,肯定会很高兴,说不定会高兴的好几天都睡不着。”

    见我一脸的思考,小狗狗维拉丝以为我在担心,连忙柔声的安慰道。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安慰,小狗狗。”我摸了摸维拉丝的头,笑道。

    “讨……讨厌,不许这样叫我,大人真是的。”维拉丝无奈的叹了一声,在她的温柔光环映衬下,这一声叹气,也变成了让人温暖,让人陶醉的驯服和包容。

    既然埃里雅还在睡觉的话,那我也不便打扰,将她吵醒的话就太可怜了,反正经由艾芙丽娜修复的大礼包,也充满了疑点,不急于一时打开。

    想到这里,我暂时将这件事放下,目光一撇,正好撇到一只金色的小动物,迈着嚣张的八字步大摇大摆回来。

    这货……是来报复的吗?我警惕的摆出招架架势,却发现这只大摇大摆的储备干粮,一脸无视的从我身边经过,根本不鸟我,来到维拉丝脚下,嘎哦嘎哦的叫了几声,那副嚣张态度,简直就好像在命令佣人女仆似的,让人十分不爽。

    维拉丝太善良了,即便是面对这样一条区区的变种哈巴狗,也将她的温柔展露出来。

    “蕾奥娜……肚子饿了吗?好的,烤鱼我已经准备好了,这就给你端出来。”

    “嘎哦嘎哦~~~”死狗来到它的狗盆前,大马金刀一坐,等着上饭。

    可恶,看着真令人火大,维拉丝可是我一个人的,只有我才能命令她。

    头冒青筋的看着这一幕,忽然,我指着前方:“啊,埃里雅,你怎么醒过来了,太好了。”

    听到死对头的名字,死狗连忙把头一转,警惕的盯了过去。

    眼前空空如也,哪有死对头的身影。

    被骗了!

    蕾奥娜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立刻回过头,可是已经太迟了。

    它眼前的狗盆,已经消失不见。

    看着那道逃窜的身影,蕾奥娜表现的不慌不忙,甚至掩饰在金色毛发之间的黑溜溜眼珠,还闪过一丝不屑和怜悯。

    只有这种手段了吗?愚蠢的德鲁伊哟,幸好本公主聪明,自昨天自己的饭碗,被那个可怕的幽灵拿去当武器,弄脏了后,就准备了备用的。

    这样想着,蕾奥娜爪子一身,一个崭新的狗盆再次出现在眼前。

    愚蠢的德鲁伊哟,你就抱着那个盆子舔上一辈子吧,就当是本公主打赏你的,她再次感叹了一声,内心充满了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咦,大人呢?”从厨房里把烤鱼端出的维拉丝,头冒问号,低头看了一眼,看到陌生的,崭新的狗盆,脑袋上的问号又多了一个……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