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四十五章 难以启齿的变身
    ***************************************************************************************************

    “这一次的地狱世界之旅,收获就是这些了吗?”阿卡拉最后问道。

    “这已经足够惊人了,要是再发现点什么,怕是要将我吓死了。”我苦笑起来。

    “就是这些了,后来的事情,也没什么好说,就在这里,我遇到了巫女公主,通过她的能力,回到了幻想乡,再经由那里回到罗格营地,中间并没有发生值得一说的事情。“

    不知为何,我再次将红白公主拉过来,紧紧捂住她的小口,结果自然的,又换来大家怪异的目光,仿佛已经断定我和这节操公主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的,的确有,在幻想乡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最重要的是,多了一到到个女儿,为什么会说一到三个,这种暧昧的说法呢?别问我,我也不知道,这是数学帝的灵感在作祟。

    “说的也是,光是这些信息,已经足够我们消化好一阵子了,要是吴你再说点其他的,我这脑袋,可就要扳成两半来使才行了。”凯恩心满意足的笑了笑,那双饱经沧桑的睿智眼睛,不断闪烁着光芒,仿佛大脑已经在高速运转之中。

    “没错。尤其是教廷山,那艘移动飞船,如果……如果能做点什么,或许我们联盟能够再次扳回一些劣势,面对地狱一族。”阿卡拉的浑浊双目,也是眯了起来,听她的话,竟然是打上了飞船的主意。

    有关于那个神秘实验室的事情,最后,我还是没有告诉阿卡拉她们。一是太恶心了。光是想起就想作呕,二是这样一来,难免会牵扯出艾芙丽娜,实验室的入口如此隐蔽。光靠我一个人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或许。到时候。如果阿卡拉真的能对那艘飞船做点什么,那时我再【不经意】的发现那里,让她去看个够。研究个够,现在说出来,也没什么用,徒增混乱而已。

    想到这里,我就心安理得的将这件事隐瞒起来了。

    见两位老人还在消化着刚才那些话,一时半会,看来是没办法沟通了,我萌生了离去的意思。

    “阿卡拉奶奶,凯恩爷爷,该说的我都已经说完了,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们就先回去了。”

    “嗯,也好,你看看,一晃间已经快要天黑了,大家散了吧,这些事情不急,也不能急。”

    看了窗外一眼,果然如阿卡拉所说,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没想到竟然说了一整天。

    告别阿卡拉和凯恩后,我们离开了小帐篷,来的时候是和莱娜琳娅在一起,回去的时候,却顺手带上了个红白公主,不好,家里的节操大危机!

    话说,我现在才感到危机是不是已经太迟了点,已经有黄段子侍女和三无公主这样的人物了,多加一个红白公主,也不过是等于负无穷加上负无穷,无伤大雅。

    于是我顿时就安心。

    能安心得了才怪呢混蛋!

    “灵梦公主,太感谢您了,吴大哥能够安全回来,多亏了您。”一路上,琳娅和莱娜也不知道向红白公主道谢了多少次,眼神里充满了感激,已经完全把红白公主当成是整个家的救命恩人看待了。

    虽然我不否认红白公主的功劳,但是,能不能别这样纵容她,这家伙的尾巴要是翘起来,家里的节操可就真要泄洪了。

    “哪里,哪里,只不过是举手之劳,顺带将他捎回去而已。”红白公主罢着小手,仿佛在说这种事情只是小事一桩啦,弄回来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实在当不上这样的感谢。

    不是什么好东西还真是抱歉了!!!

    “顺带?”聪明的女孩们,似乎注意到了一个字眼。

    “额呜呜呜呜~~~~”红白公主刚想张嘴说点什么,就被我又一次的死死捂住了。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担心这家伙胡言乱语而已。”我冲目露疑惑的琳娅和莱娜,哈哈笑着解释道,就算是欲盖弥彰也没办法了,要是将我那笨蛋女儿牵扯出来的话,圣月贤狼变身多半也是保不住了。

    “吴大哥,今天的你……很奇怪哦,好像有很多事情隐瞒着我们。”琳娅终于忍不住出声了,一次两次可以,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却让她想要一探究竟。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我呼噜噜的摇着头,面对两位女孩的目光,一个是自己的宝贝妻子,一个是自己的宝贝妹妹,逐渐的,开始额头冒汗。

    “抱歉,不是故意想要隐瞒你们,只是真的真的难以启齿,以后你们肯定会知道的,现在,暂时就让我掩耳盗铃一会儿,可以吗?”我双手合十,朝琳娅和莱娜拜托道。

    “真是拿吴大哥没办法,不想说的话,就算了吧。”琳娅露出温柔宽容的目光,让我感动不已。

    “如果是难以启齿的事情,以后一定会暴露的话,哥哥,我建议不如现在就告诉我们两个吧,我和琳娅姐姐一定会给你保密,先一点一点的让其他人知道,我认为总比一下子暴露强。”莱娜在一帮帮我出谋划策。

    “这个……”我犹豫起来了,莱娜说的一点也没错,一个一个的让大家知道,羞耻感的确会降低很多。

    但是……但是……

    “抱歉了,还是再让我想想吧。”我还是没办法,没办法说出口呀混蛋。

    “真是可惜。差一点就能把哥哥的秘密骗出来了。”莱娜吐了吐香舌,冲琳娅笑道。

    “是啊,难得我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本以为十拿九稳,没想到吴大哥的警惕心那么强,我想一定是很了不得的事情。”琳娅也轻轻抚脸,惋惜的轻笑一声。

    “你们两个……”根本没想到刚才竟然是一场陷阱的我,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将琳娅和莱娜抓起来。各打二十下屁股。让你们作弄丈夫(哥哥)。

    有红白公主在,还是算了。

    说起红白公主的话……怎么忽然安静下来了?

    我看了一眼被从身后抱住,并且紧紧捂住嘴巴的红白公主,见她满脸通红。已经快要憋死了。顿时吓了一大跳。

    抱歉抱歉。光顾着和琳娅莱娜说话,一个不小心忘记松手了。

    我刚想放手,忽然看见已经快憋的两眼转圈的红白公主。依然在执着的做着什么,那种毅力,就仿佛是心脏被洞穿的将死之人,依然沾着自己的鲜血,用手指头,用最后一口气,在地上写下关于犯人的线索。

    只见红白公主,十分执着的用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树枝,在地上歪歪扭扭的写了几个字。

    圣月贤狼。

    噢噢噢噢噢噢——————!!!

    我抱头惨叫一声,身体本能的做了一个举动。

    德式拱桥摔,走你!

    本来就从身后抱住红白公主,现在只需要顺势来个铁板桥,把她狠狠往后一甩……

    哧溜一声,红白公主从我的怀里溜走了。

    可恶,这家伙难道是有着百分之百躲闪德式拱桥摔的属性?明明刚才已经快要嗝屁了,眨眼间又滑溜的躲掉了我这势在必得的一击。

    恨恨看了若无其事的和我拉开距离的红白公主一眼,顾不得对付她,我连忙以闪电一样的速度,将地面上的三个字抹掉。

    但是,肯定已经太迟了,莱娜姑且不说,琳娅眼睛又不花,地面上的字足足存在了三四秒,怎么可能没有发现,看清。

    将这圣月贤狼这个名字,深深映入她那广阔悠远的天蓝色眼眸之中的琳娅,露出了古怪目光,看着她的丈夫。

    “吴大哥,难道说……你……”

    “琳娅!”我一声呐喊,一个飞扑,抱着琳娅向前,哧溜溜的将她逼迫到百米远的一颗树上。

    “琳娅,我们是夫妻,对吧。”我深情的看着她。

    “嗯。”琳娅点了点头。

    “有句话我一直没有对你说,我爱你。”我的目光,更加深情。

    “吴……吴大哥,忽然的……在说些什么呀,嗯呜呜~~~算了,我……我也是,也爱吴大哥。”

    琳娅脸蛋通红的样子,萌爆了。

    等等,现在可不是被萌住的时候,事关一辈子的节操,我一定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所以说,琳娅,我们两个彼此相爱着,能不能答应我一个要求,把刚才看到的那几个字,彻底的从脑海里抹杀掉。”

    我郑重的看着琳娅,紧握着她的双手,就仿佛是在教堂里和身穿洁白婚纱的她交换结婚戒指那一刹那的庄严,神圣。

    “吴大哥都说到这个份上,不答应也没办法了。”

    “请务必答应,这关系到我一辈子的节操!”我热泪满盈。

    “能让吴大哥这样的人,也产生节操危机的事情,说实话,我真的很好奇……不过算了,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不是吗?”

    大概是见我真的快要哭了,琳娅连忙改口安慰。

    “对对对,就是这样,有秘密的男人,才会更显得魅力。”我连连点头,抱着琳娅,深深吻住她的樱唇。

    咦,等等,什么叫【能让我这样的人,也产生节操危机的事情】?说的我以前好像不在乎自己的节操似的,琳娅,我在你的心目中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虽然美人在怀,唇香入齿,但是我的内心,却宛如流星一闪而逝般的,悄悄划落一滴忧伤蛋疼的泪水。

    和琳娅来了一番长吻热吻作为封口费(?)之后,我们终于回到了莱娜和红白公主那边。

    “琳娅姐姐。快点告诉我,刚才看到了什么?”莱娜有点迫不及待。

    “抱歉,莱娜,我已经被你的哥哥收买了。”说起收买二字,琳娅的俏脸飞快闪过一丝红晕,娇嗔的白了我一眼,那叫一个千娇百媚,让人迷醉。

    “原来琳娅姐姐也是重色轻友的人。”莱娜叹息一声,顿时让我和琳娅咳嗽连连。

    原来刚才我和琳娅做的事情,莱娜都知道呀。预言师果然是一个不能小视的可怕职业。

    “没关系。我找灵梦公主了解也行。”感觉到自己被背叛了的莱娜,忽然牵上红白公主的小手。

    “没问题,只要有供奉。”红白公主的眼睛顿时变成金币状,仿佛闻到了钱的气息。

    “你信不信我等会就供奉百万金币。再让你揣着百万金币买不到一张纸?”我眯着眼看着红白公主。虎躯一震。将联盟长老的特权使用的淋漓尽致。

    “呜~~~这样看来,我也没办法帮上兀的忙了。”红白公主没有一点怜香惜玉,毫不留情的就将莱娜抛弃掉了。

    “哥哥霸道。是暴君。”莱娜顾着小嘴,气呼呼的看着我。

    “天大的冤枉呀,我的公主殿下,除了这个,无论你要我答应你什么都成,行不?”我可怜巴巴的看着莱娜。

    “好吧,哥哥不能食言哦。”莱娜一下子笑逐颜开,哪还有刚才一丝生气的模样,可恶,我又被自己的妹妹玩弄于股掌之中了吗?

    凡人智商有错吗魂淡!

    “本圣女好像听到了笨蛋佣人的悲鸣求救。”忽然天空的圣洁白光一闪,我空空如也的怀抱里,顿时就抱了个满怀。

    低头一看,可爱迷人的小圣女,挣扎着银色的梦幻般的眼眸,一眨不眨看着我。

    “你这笨蛋幽灵,之前无视我的求救,现在却跑出来凑热闹。”

    “笨小凡,蛋小凡,区区佣人骑士,也想随便召唤本……本幽灵,有罪的是你才对。”小幽灵被我揉了脸蛋,不甘示弱,啊呜一声一口咬在我的肩膀上。

    “咦,这里有两颗牙印。”忽然,小幽灵发现不同寻常之处,在她下口的地方,往上不到一寸的距离,有着两颗浅浅的牙印。

    这牙印,明显不是她的,小幽灵那一口好牙,要留,那也是唰唰的整齐两排,不可能是独独的两颗。

    “有吗?”我下意识摸了摸,还真有,由此可见昨晚莉莉斯吸血有多狠,就连以我状的像一头熊的体质,到现在也没能完全消去这些痕迹。

    “哇!小凡除了我以外,还有别的女人!”小幽灵惊呼一声,仿佛是警惕心十足的妻子,终于找到了丈夫在外包小三的确凿证据。

    “别以牙印来判断这种事,而且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我一记吐槽手刀落下,正中小幽灵的额头。

    “呜呜~~~呜呜呜~~~区区佣人,竟然还敢理直气壮的宣布自己除了主人以外,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见过这样的佣人吗?本幽灵是从未见过。”小幽灵抱头呜呜的悲鸣起来,用不怀好意的目光瞪着我,寻找破绽。

    “乖,不哭,不哭,你是我独一无二的笨蛋幽灵,这样可以了吧?”见小幽灵可怜,我心疼,不禁伸手将她重新搂入怀里,柔声安慰。

    “谁是笨蛋,大笨蛋小凡,有破绽!”岂料,小幽灵娇喝一声,对着我的脖子处又是一口,这一口可咬的疼呀,让我呲牙咧嘴,连翻白眼。

    “不可能!”松开牙之后,还没等我龙颜大怒,小幽灵就又一惊一乍的惊呼起来。

    “我的牙印竟然比不上这家伙的,可恶,怎么可能输!”说完,她再次张嘴欲咬。

    “别在奇怪的地方涌起好胜心呀笨蛋,你想咬死我吗?”我连忙将小幽灵的额头抵住,不让她咬过来。

    “安心吧,半死的程度就可以了。”

    “一点也不可以!我抗议!”

    “抗议再加一口!”

    “你……你这个恶主人!”

    “是笨蛋骑士佣人小凡的错,不把皮再长厚一点。”

    “再长厚就成厚脸皮了!”

    “哇!说的好像不长就不是似的。”

    “……”

    好吧,斗嘴皮子又完败给这幽灵圣女了。

    “你知道你睡了多久吗?”我无奈的看着小幽灵,转移话题问道。

    “多久?”

    “超过一个星期了。”我扳着手指头数了数,这懒猪圣女,上次醒过来还是在地狱世界的教廷飞船上,以主人的身份带我游览了一遍飞船,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累了,所以接下来一口气睡了将近十天,那叫一个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小幽灵睁大迷迷糊糊的眼眸,露出惊讶茫然之色,看了看四周。

    “这么说来……才一个星期左右吗?我怎么觉得睡了很久很久,之前小凡明明还是在地狱世界的。”

    “说的没错,你现在还在做梦。”我一脸促狭的看着小幽灵,看能不能忽悠她一会,毕竟她睡着以后发生的一切,太过离谱,就算思维再怎么跳跃,也难以想到我竟然能那么快逃离地狱世界。

    “做梦?”小幽灵果然露出了迷糊可爱的表情,揉了揉眼。

    “对对对,是在做梦。”我连连点头。

    “没办法,对付梦境,只有一个办法?”小幽灵自言自语。

    “什么办法?”

    “啊呜!”我咬。

    “疼!”

    “会疼,果然不是在做梦,哼哼,小凡骗我。”小幽灵得意的在我面前两手叉腰,昂首挺胸,宛如一只高傲优雅的小猫。

    “要咬咬你自己,别拿我做实验。”我揉着胳膊上的清晰牙印,欲哭无泪,再次明白什么叫不做死就不会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