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四十四章 督瑞尔的秘密
    ***************************************************************************************************

    “不可能不可能,如果双尾真的是那样的强者,那它也太隐忍了,不,那不叫隐忍,应该叫自虐才对。”

    怎么想也想不通双尾是绝世强者的理由,我连连摇头。

    想想看,如果双尾真的是像死林统治者一样的强者,魔王血肉复生者肯定不是它的对手,那么,它有许多办法,可以将魔王血肉复生者吓退,何必要上演那种天女散花的剧情,这不是自我形象毁灭么,就算是超级抖m也不会这样做吧。

    再则,如果是那样的强者,双尾为什么要留在我身边,帮助我脱离安达利尔的通缉,莫非它和安达利尔有仇,因为不是对方的对手,所以才在这种地方给安达利尔添堵,这种说法乍一看勉强说的通。

    但是,双尾已经知道我在暗黑大陆的身份,知道干掉我,对于安达利尔,对于四魔王而言的重要性,它就算再怎么敌视四魔王,想要使坏,也不过如此作死,要是被四魔王知道它的举动,双尾就算有九十九条命也不够四魔王杀,精明如双尾,不会如此分不清事情轻重。

    结果就是,如果假设双尾是强者。不但没有任何证据,而且连它帮助我的举动,也变得不合情理了,所以基于以上判断,这个假设完全可以否认。

    “亲爱的吴,我们刚才不是说了吗?因为整件事都透露着诡异,看似不合情理的地方,未必就是不对。”阿卡拉温声缓缓地解释道。

    “总之,没有证据的话,我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毕竟亲眼看到那一幕。双尾在救我的时候,尿裤子了,真的尿裤子,一个真正的强者。会甘愿作出这种举动吗?”

    “说的也是。看来我们还是再考虑考虑吧。”两位老人相视一眼。暂时先将这个并非主要的话题略过,无论双尾是不是那个沼泽领主,对于现状而言。关系已经不大。

    回到正题上,终于说到了我来到乱灵之地后的遭遇,在某一天,和双尾分开寻找藏匿之所的时候,忽然,我发现了一条诡异的冰痕。

    地狱世界的经历,到了这里,才算是重头戏,从我被冰封在里面,到解封以后,双尾的消失,然后,我发现被冰痕冰封,有助于妖月狼巫提升实力,就一直循着冰痕走下去。

    其实这个过程,我还是把一个最重要的角色给略过了,没错,那就是艾芙丽娜,若不是它处处提示我,我根本不可能想到这些。

    艾芙丽娜的存在,我还不打算告诉阿卡拉和凯恩,即便是说了,她们怕是也只能耸肩,表示无能为力,虽然不想承认,但艾芙丽娜的存在,对于暗黑大陆的凡人而言,貌似的确有点太高端大气上档次了。

    “难道那冰痕,就是吴大哥今天早上所说的……遇到督瑞尔的痕迹……冰痕是魔王督瑞尔留下来的?”

    琳娅和莱娜的反应很快,当我说起这条冰痕的时候,就已经留意上了,得知我竟然被某种存在路过留下的一条冰痕冻结,她们立刻反应过来,惊声呼道。

    “说的没错,一开始我也不知道,毕竟……怎么说呢,这条冰痕,能够刺激和提升妖月狼巫的实力,妖月狼巫的属性,是冰冻属性加神圣属性。”

    说到这个份上,在座的都是聪明人,肯定能理解我的意思。

    那条恐怖冰痕,所附带的力量属性,也是冰冻和神圣属性,如果不是亲眼见到,谁能将它的主人,联想到四魔王之一的督瑞尔身上。

    “你们好像不怎么惊讶的样子?”当我透露出这个当初让我震惊的嘴巴都快要张裂的惊人消息时,却发现阿卡拉和凯恩眉头紧锁,却并没有露出震惊之色。

    到是琳娅和莱娜的反应,十分正常,两位大美女和我当初一样,嘴巴张的都快能塞入一枚鸭蛋了。

    “关于吴说的这件事,其实,我们之前也有所怀疑了。”阿卡拉眉头皱了皱,叹息道。

    “还记得在十年前,我们拯救赫拉迪克一族的行动吗?”

    “记得,当然记得。”说起那次行动,我就想起了蒂亚这小丫头,那时候的她纯洁无暇,老是在大家面前嚷嚷着要我来要她的身体,差点就把我变成赫拉迪克族男性的公敌了。

    虽然说,现在貌似已经是这样了,果然是逃得了初一,逃不了十五的节奏么?

    “那一次,你和蒂亚一起进入赫拉迪克古墓探险,不是遇到了督瑞尔的投影吗?”凯恩继续问道。

    “是这样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自那以后,我们和赫拉迪克族的法师,就开始对古墓里的督瑞尔的冰冻,开始进行研究,希望从这微不足道的投影力量之中,找到督瑞尔正体的弱点,虽然希望很渺茫,但是不试一试怎么会知道呢?抱着这样的想法,我们开始了研究。

    “结果呢?”

    “结果自然是没有结果,督瑞尔要是那么好对付,随随便便就能找到弱点,那她也不配成为四魔王之一了,不过,虽然没有找到弱点,但是我们却发现另外一个疑点。”

    “难道说,从那时候就察觉到了,督瑞尔的属性,并非是冰冻邪恶,而是冰冻神圣?”

    “没错,在研究的过程中,我们得出了这个结论,督瑞尔投影所在的冰洞,里面所蕴含的力量。除了冰冻属性以外,竟然还有一丝神圣属性,虽然很微弱,但它的确存在。”凯恩点了点头,抚着及胸的长胡子,露出睿智沉思之色。

    “我们一直以为,里面的那一丝神圣力量,很有可能是其他原因造成,并非是督瑞尔的属性力量,但是听吴你刚才那么一说。两相验证之下。我们终于恍然。”

    “为什么……明明是四魔王,竟然有着神圣属性?”阿卡拉和凯恩没有被惊呆,反倒是我,再一次被惊呆了。

    “按照我们的猜测。最大的可能性是。魔王督瑞尔很有可能是当年教廷的某个强者堕落。所化身而成。”阿卡拉沉声说道,声音里满不是滋味。

    如果魔王督瑞尔真的是当年人类所化,那岂不是一场可笑的自相残杀的惨剧?到底是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让一个人堕落成魔王?

    忽然间,我的脑海之中,闪过一副画面。

    在那艘飞船的最深处,那个在艾芙丽娜的挖掘下才显现出来的实验室里,柱形玻璃容器里面的残缺不全的少女。

    “哥哥,怎么了?”见我露出一副干呕的动作,莱娜和琳娅不由的担忧起来。

    “没事,只不过是想到一些让人不舒服的事情罢了,我没事。”摇了摇头,我飞快的将刚才那一副令人作呕的画面,从脑海里撕碎抹消掉,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永远忘记这一幕。

    “没错,那条冰痕的主人,正是魔王督瑞尔,我顺着冰痕一直走,通过冰痕的力量刺激妖月狼巫,让妖月狼巫的实力不断涨大,最终……”

    “最终?”见我没有说下去,众人纷纷露出好奇目光。

    “咳咳,最终,我来到了冰痕的尽头。”不知为何,我下意识的把坐在不远处,张嘴欲言的红白公主,拉扯过来,紧紧捂住了她的小嘴,干笑起来。

    不行,太羞耻了,圣月贤狼变身,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当着大家的面说出来。

    虽然奇怪我的举动,但是大家也并未追问下去,到是露出了怪异目光,仿佛我和红白公主有什么难以启齿的故事似的。

    这误会似乎有点大了,不过也罢,无论是什么样的误会,都比知道圣月贤狼变身这个事实要来得好。

    瞪了手舞足蹈的挣扎不断的红白公主一眼,警告她不要乱说话,否则小茉莉的房间,你懂的。

    “咳咳,接下来的内容才是重头戏,也是我在地狱世界发现的最大收获。”

    “按照吴大哥早上所说,不是遇到了督瑞尔手下的一头守护兽,守护着遗迹吗?”

    “没错,冰之守护兽,不过这家伙的实力也不算什么,我轻轻松松的就把它搞定了,重要的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哦,对了。”

    到不是吊大家的胃口,只是忽然想起了在冰之守护者身上发现的盒子。

    “大家看看这个,看能不能看出点端倪。”我将那个古朴盒子取出来,放到桌子上让大家看个够。

    “这不是吴大哥今天早上拿出来的盒子吗?”

    “对呀,大家都以为是我特地准备用来胡扯的道具,明明好不容易拿出了一件物证。”我摇头叹气道,不是我忽悠那些混蛋,是他们自己笨看不出来,怪不了谁。

    “这是……看着花纹的造型和风格,应该是古代教廷内部用的盒子。”博学多识的凯恩,立刻将盒子拿起,端详起来,然后得出了和菲妮一样的答案。

    我擦,有点佩服菲妮了,那货居然还能看出至少是多少年以前的,在古物判定方面,她或许比凯恩还要厉害。

    真希望这绝世伪娘,能够将自己的小聪明发挥到正途上面,唉。

    “是在冰之守护者身上找到的?”

    “是的,我猜这玩意,很有可能就是冰之守护者的中枢之类的玩意,总而言之看起来似乎是很重要的东西。”

    “可惜有精密的魔法阵封锁着,要是能打开就好了,真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凯恩不断打量盒子,露出惋惜之色,魔法并非是他的强项,对于这个不明觉厉的盒子,也是束手无策。

    “这种事情教给专业人士就行了。”忽然,凯恩手中的盒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出现在他身后的法拉老头,正两眼放光的打量着手中的盒子,仿佛得到了绝世珍宝。

    “没有见过……这种魔法构造……从来没有见过……精密……复杂……巧妙……太厉害了,这个盒子,我要了,我要定了。”

    说完,罗格第一吝啬鬼飞快的将盒子藏到怀里,警惕的看着我们,仿佛盒子本来是他的东西一样。

    “只要你能把盒子打开,将里面的东西取出。送给你又何妨。”我将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俗语。在脑海中默念上三十遍,才忍痛的说道。

    “成交。”法拉老头看重的是封锁盒子的魔法阵,对于里面的东西,到是兴趣没那么大。闻言立刻如获至宝的一个瞬移跑路。生怕我反悔。

    “这老头……还是没正没经的。”阿卡拉轻摇着头。露出苦笑。

    “这样看来,盒子里的秘密,一时半会是解不开了。亲爱的吴,除了这个盒子以外,还有什么其他收获吗?别告诉我,你刚才所说的最大守护,就是盒子。”

    “当然不是了,在说之前,先让你们看看这个。”我郑重的将一块记忆水晶拿出,开启。

    帐篷一片安静,我握着莱娜的柔软小手,开启视野共享,和众人一起,静静的看着记忆水晶里的影像,没有任何一个人说话,甚至连呼吸声都几不可闻。

    时间不断流逝,记忆水晶里的影像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但帐篷还是静得可怕,落针可闻。

    不知是谁,先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吸气,凝固的气氛,这才开始流动。

    “这……这是真的吗?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地狱世界里,会出现这样的东西。”琳娅一脸的不可置信,神色表情,就仿佛是做了一场梦般。

    “千真万确,你们可以问一问红白……问一问灵梦,我就是在这里和她相遇的。”

    众人并非不相信我,只不过影像里的内容太匪夷所思,她们需要更多有力的证据,才能说服自己,让自己相信,所以当我说出这话的时候,她们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红白公主。

    这些齐齐落至的目光,得到了红白公主淡然的,肯定的点头动作。

    “这……这真是太……太不可思议了。”仿佛要将之前没有露出的惊讶之色,一口气给宣泄出来似的,阿卡拉和凯恩满脸的震撼。

    “这里,还有这里,都是教廷的明显标记,还有建筑的风格,无一不是表面着,这是教廷的产物,但是这样一艘船,到底是如何来到地狱世界,又有着什么样的目的。”

    凯恩重新将影像看了一遍,面对里面的疑点,逐一评析,忽然,他猜想到了什么,浑身一震。

    “这不可能,难道说……这艘船竟然是……竟然可以像矮人王城一样飞行?”

    这么快就猜出来了?我也露出了惊讶之色,凯恩不愧是营地最博学的学者。

    “看来真是这样。”瞧见我的表情,凯恩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等等,凯恩,你再细看这几处,尤其是这里和这里,是不是……是不是和书里提到过的某个地方,很相似?”阿卡拉似也有了重大发现,其实我很好奇她到底是用什么办法【看】到影像的内容。

    两位老人看了一遍又一遍,脸上的神色,越发确认,同时也越发震惊,最后,她们不约而同的说了一个名字。

    “教廷山!”

    “猜的没错,有请我们的教廷山专家小幽灵登场,为大家讲解。”我比了一个请的动作,但是项链却没有丝毫反应。

    喂喂,这种时候别不给我面子呀圣女大人!

    我抖了抖项链,又往里面窥视,发现小幽灵睡的天昏地暗,根本没有鸟我的意思。

    “咳咳,总而言之,经过小幽灵的验证,这的确就是教廷山无疑。”面对众人的目光,我咳嗽几声,若无其事的把项链戴回去。

    等会再和你这只懒猪圣女算账。

    “连爱丽丝大人也这样说的话,那肯定是没错了。”知道小幽灵的身份的阿卡拉,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不愧是联盟的大长老,如此惊人的消息,也不过让她惊讶了数秒,很快就冷静下来,进入了深一步的思考。

    “这可是个不得了的发现,没想到教廷山的本体,竟然是这样一艘可以飞行的飞船,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历史上的许多个疑点,就能够得到更进一步的解释了。”凯恩似乎想到更远的地方去了。

    我说,凯恩爷爷,我们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了再说怎么样?

    见火候酝酿够了,我连忙将遇到飞船的经过,以及从双尾那里打听到的传闻,自己的猜测,一一道出。

    “我觉得吴的猜测,十分正确,这恰恰好证明了当年地狱入侵的几个疑点,比如说为什么教廷一夜之间,忽然崩溃,以教廷的底蕴,就算不敌三大魔神和七大魔王组成的地狱军团,至少抵挡个一两年却不成问题,看来原因就出在这里,孤注一掷,孤注一掷,还真是果决,只可惜失败了,否则这一次行动必将名垂青史,成为震惊后世的一大绝地反击案例。”凯恩说不完,道不尽惋惜的感叹道。

    “是啊,可惜了,不然我们暗黑大陆的亿万生命,哪用得着遭受如此苦难。”

    “看来当时的教廷,也不像书上所说的那样腐朽不堪,这种果决,可不是一个臃肿瘫痪的机构能够做出来的。”莱娜和琳娅在震惊过后,也纷纷发表评论。

    “可惜,飞船里面已经没有值钱的东西了。”红白公主也不甘示弱的说道,果然是性格决定思考方式,这掉入钱眼里去的节操公主,哪怕是面对神迹一般的飞船,脑海里也只想到了钱……

    ***************************************************************************************************

    晚上九点多才从外面回来,忙了一天,头疼欲裂,本来想放弃,但是看到如此给力的月票,小七不更新,那真是对不起大家,只不过现在已经是极限了,润色等明天吧,抱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