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四十六章 一山不容二【虎】
    ***************************************************************************************************

    “咳咳,形象,注意形象,有人看着呢。”我重重咳嗽几声,朝琳娅她们努了努嘴。

    虽说和小幽灵的二人相声,很温馨,很有趣,但也不能忽略了其他人对吧,哦,红白公主无视也没问题,反正她不打紧。

    当然,我就不用说了,小幽灵其实也并没有无视所有人,我的意思是说,机警的她,从出现……不,或许是出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红白公主的存在,所以一开始的时候,她才会立刻改口,把本圣女该成本幽灵,牢记着我以前对她说过的话,不要随意暴露自己的圣女身份。

    虽然是只傲娇蛮不讲理的小圣女,但她从来都是小打小闹,大是大非方面懂得很,这也是我爱死这只小幽灵的原因之一。

    “呀嚯,小琳娅,小莱娜,好久不见。”小幽灵夸张的招了招手。

    “爱丽丝,好久不见了。”

    “爱丽丝姐姐,您好。”

    两位女孩高兴的和小幽灵笑了笑,尽管她们知道,小幽灵的招呼里带着的诚意并不多,她的眼里始终只有一个人。

    “这个人……是谁?”小幽灵忽然哧溜一声躲到我背后,紧紧盯着身穿露腋巫女装的红白公主。

    这身怪异打扮。放到暗黑大陆,用原来世界的话形容,那就是往大街里一走,十个有七个都会打报警电话,说遇到了奇怪可疑的家伙。

    “小幽灵,不能失礼,以前不是见过吗?”我又咳嗽了几声,假惺惺的喝斥道。

    “我觉得更失礼的人是兀才对,总觉得刚才在心里想了一些十分无礼的东西,对吧。”红白公主反倒紧紧盯着我。露出不愉快的目光。

    “冤枉。我现在可是在维护你呀。”我心虚的努力挤出无辜眼神。

    “我不需要维护,兀要是能维护一下神社,我会很高兴。”红白公主眼睛闪过一道利光,仿佛在说。姨妈大!

    “那还是算了。”修缮神社我还勉勉强强可以帮个忙。但是想到大小姐和二小姐……顿时脖子一缩。这种强者,还是交给幻想乡的伟大守护者来对付吧。

    “切,在关键时刻竟然退缩了。”红白公主斜眼表示藐视。

    “你去帮我单挑四魔王试试看?”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位少女,人是要量力而行的,我可没有你那种在幻想乡里就能获得无限力量的能力。

    “男人何苦为难女人。”红白公主叹息一声,一语双关。

    “……”无视,坚决无视这家伙。

    “小凡小凡,这女人……不简单。”小幽灵躲在背后,扯了扯我的衣领,悄声说道。

    “哦?”莫非小幽灵也感觉到了,从红白公主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的节操气息?

    “竟然能跟上节奏,和小凡有来有回的对话,真不简单。”小幽灵如是说道。

    我:“……”

    话……话说,圣女大人,为什么你会觉得和我有来有回的进行对话,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了?

    我忽然想起那只黑白,她也对我说过这样的话,笑着对我说,能够跟上红白公主的节奏,你来我往的争锋相对,在幻想乡里几乎找不到,还因为这个,让我好好照顾红白公主。

    莫非,小幽灵此时的想法,竟然和那只黑白一样?莫非,她觉得我的节操,和红白公主是一个等级的?!

    驳回,这不科学!!!

    “呜哇,别忽然就哭呀,小凡老是这样让我很困扰。”见我泪流满面的样子,小幽灵轻歪着头,露出困扰之色,然后伸出小手在我的头上摸摸,仿佛在说,不哭,不哭。

    “我哭到底是因为谁,是谁老是在说一些过分的话?”我将小幽灵的手拍开,不领情。

    “抱歉,打断二位一下,因为感觉到,好像我刚才莫名其妙的躺着中箭了,请问有这回事吗?”红白公主忽然上前插话。

    “没有没有。”我连忙摇头,这只红白的第七感真可怕,都快比得上我了,不愧是擅长预言术的巫女。

    “果然很可怕。”小幽灵耸动着小可爱的鼻子,对着红白公主嗅了嗅,紧接着,就像只疑神疑鬼的小猫一样,飞快的从我背后绕出来,哧溜一下飘到红白公主面前,绕着她转了一圈,又像一只被吓着的小猫一样,哧溜一声以更快的速度飞回来,躲回我的背后。

    “果然还是很可怕。”她这样低声对我说道。

    是吧是吧,很可怕吧,那家伙身上,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庞大的节操气息,这是只有经常卖节操的人,身上才能闻到的气味,但是!

    请注意,但是,正常卖节操的人,打个比方,比如说我,时刻散发流失的节操气息值,为1,而红白公主,却是10万!!!

    这就好比一只身上时刻闪烁着十万伏特的比【哔】丘,太可怕,真是太可怕了。

    另外,事到如今才为版权的问题而消音,是不是已经太迟了?

    我一边轻喝小幽灵,让她不要再对红白公主无礼了,一边心里这样想道。

    “要生气了,我真的要生气了。”红白公主的目光瞪着我,表示很生气,咦,明明一直对她失礼的人是小幽灵才对吧?

    “好了,闲话就说到这里,快点回去吧。维拉丝怕是已经做好晚饭等着我们了。”看看天色,已经越来越黑,我连忙说道。

    要是让这只节操公主跑阿卡拉那去告我一状,我可吃不了兜着走,还是打住吧。

    于是,一行人里,数量又多了一只,也不能说多,首先小幽灵是幽灵,不是人类。其次。她本来就在项链里睡着。

    “小凡小凡。”回去的路上,小幽灵无视其他人的目光,极其自然的自背后挂在我的脖子上,就像一条长在脖子上的发光的小尾巴似的。让我带着她飞。真是懒到没边了。

    “又怎么了。我的圣女殿下?”我打着哈欠问道。

    同时这也是一个信号,告诉小幽灵,不掩饰自己的身份也不打紧。这只红白公主是无害的,让她知道无妨。

    “果然还是很在意这两颗牙印。”小幽灵盯着我的脖子看,让我一阵哆嗦,生怕她又生起奇怪的好胜心。

    “是莉莉斯吸血的时候留下来的。”我连忙解释。

    “呃……”小幽灵轻点优美的樱唇,沉思片刻,忽然说了一句。

    “真好,要是我也能吸血就好了。”

    我当时就给这小圣女跪了。

    “啊,是维拉丝,她出来等我们了。”那顶驻扎在半坡处一小块平整草地上的,熟悉无比的白色小帐篷,出现在了眼前,琳娅一眼就看到了在门口守候着,宛如盼望主人快点回归的小狗的维拉丝。

    “大人回来了。”维拉丝朝屋子里喊了一句,就兴奋的小跑着上来,脸上的担忧表情终于散尽,只剩下满心的欢喜和幸福。

    看来,沦落到地狱世界的后遗症还在,一个白天不见,维拉丝就开始紧张无比了。

    我将这只迎上来的小狗狗,抱在怀里,亲了一口,顿时羞的她满脸通红,吓了一跳的连忙脱开我的怀抱,用生气时也温柔可人的目光,轻瞪了我一眼。

    在维拉丝之后,其他女孩也一并出来,顿时,屋门外已经是莺莺燕燕,少女们散发出的美丽光芒,让黑夜都为之避让。

    “凡凡,我也来蹭饭咯。”个子高挑的蒂亚,在女孩之中特别显眼,目光落到她身上,她冲我调皮的吐了吐舌,眨了眨眼。

    “哼,本天狐正和大家聊的很开心,却没想到你这坏蛋回来了,打扰了本天狐的兴致,还要劳烦本天狐出来迎接,这是多大的荣幸,你知道吗?”

    目光落到小狐狸身上,她顿时娇哼一声,看也不看我一眼的用侧身对着我,高傲的双手抱胸,加上侧身的优美弧度,将她那挺翘丰满的酥胸衬托的越发饱满。

    那根狐狸尾巴,摇呀摇,摇呀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种摇摆的幅度,分明是表明着她内心很高兴,甚至有点小激动。

    果然,想要知道这只口嫌体正直的傲娇狐狸,内心的想法,还是得看她的狐狸尾巴才行。

    “嘿!”就在这时,不知何时从我背后绕了一个大圈,潜伏到小狐狸背后的小幽灵,忽然举起一个狗盆,欲扣到小狐狸头上。

    小狐狸是什么职业,刺客!背袭是她的看家本领,哪会在自家门前阴沟翻船,在千钧一发之间,她一个轻巧的躲避,狐狸尾巴一甩,不但躲过了这一击偷袭,反而让小幽灵失去平衡,踉踉跄跄的朝前方扑上来,和莎拉撞上,抱了个满怀。

    “可恶的骚狐狸……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了……”摸着额头坐起来的小幽灵,气呼呼的嘀咕道,看了眼前遭受到无妄之灾的莎拉一眼,她轻快的招呼。

    “小莎拉,好久不见了。”摸摸头,摸摸头。

    “爱丽丝姐姐,能不能别摸头,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莎拉遭受二次打击,绝美的面庞露出一副欲哭的可怜表情。

    “我只是想摸摸看一看,好久不见的小莎拉长高了没有。”小幽灵脸不红气不喘的撒谎。

    “那……有长高吗?”莎拉带着一丝希望,期盼的问道。

    “抱歉。”小幽灵老老实实的道歉了。

    小莎拉遭受第三次打击,躲到墙角画圈圈去了。

    “有破绽。”乘着这一刻,忽然出现在小幽灵背后的小狐狸。单手将她制服,另外一只小手,飞快的在那头月色长发上面乱揉一通,然后在小幽灵的一记驱魔到来之前,轻巧一个后跃,姿势优美的在半空翻了几番,面带胜利笑容的稳稳落地。

    “呜呜呜~~~小凡,那只骚狐狸欺负人。”知道速度方面不可能是小幽灵的对手,小幽灵明智的没有选择追上去报仇,而是带着一头凌乱长发。呜呜悲鸣的扑到我怀里哭诉。

    “一人偷袭一次。我觉得很公平。”我一边理着小幽灵的头发,一边又气又好笑的说道,总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而且本来就是你先偷袭的。

    这头月色长发。真是柔顺的惊人。明明被小狐狸揉的一团糟,像鸡窝似的,但是我的手才落到。就已经像流水一样,重新变得顺直,柔滑,整齐。

    “小凡偏心。”小幽灵鼓着小嘴瞪着我。

    “这坏蛋总算是做了一次公正的决定。”小狐狸在一旁笑嘻嘻的继续实施打击。

    “那你到底想我怎么样?”瞪了小狐狸一眼,我低头看着怀里撒娇耍赖的小圣女,无奈问道。

    “把那只骚狐狸抓起来,让本圣女狠狠打一顿屁股。”

    “怎么,自己不行,就只能拜托别人了吗?真是不知羞。”我还没说话,小狐狸又在发出嘲讽。

    “本圣女和你这只骚狐狸拼了。”

    结果就是,小幽灵直接甩开了我,张牙舞爪的扑向小狐狸,紧接着,一阵白光,一阵魅影,家门外变得好不热闹。

    虽然小狐狸成功的帮我吸引了火力,但就结果而言,还是没有任何的改变,麻烦呀,那啥,谁去制止一下这两个人?

    目光扫了一眼,发现大家都挪开了目光。

    圣女之间的大战,不好参合,大家似乎都透露着这样的意思。

    我朝红白公主比了一个国际通用手势,示意只要她肯出手,供奉大大的有,结果这节操公主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不鸟我,竟然连供奉也不要了。

    怎么办好呢?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抱着心爱的狗盆,欲哭无泪的死狗。

    为什么这只死狗,要抱着它的狗盆暗自伤怀,请参考前面一幕。

    脑筋一转,我有了灵感,悄悄的,悄悄的从背后接近死狗,忽然伸手,抓住它兔子一样长的一对毛茸茸狗耳朵。

    “嘎哦,嘎哦哦哦!!!”忽遭偷袭的死狗,短小的四肢死命挣扎舞动,还在学那一点威慑力都没有的恐龙叫声,企图震慑我,愚蠢的家伙哟。

    我将手上的死狗抡了几圈,毫不犹豫的朝战场方向抛过去。

    碰啪几声,融入夜色的魅影,以及破开夜色的白光,终于停了下来。

    “刚才,好像打到了什么东西?”小狐狸疑惑的喃喃道。

    “本圣女好像也砸到了什么。”小幽灵看着粘上了几根金毛的锐利书角,道出同样的困惑。

    终于停下来了,太好了。

    我长嘘了一口气,露出战争过后迎来和平的欣慰目光。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