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四十章 老实人不好当
    ***************************************************************************************************

    除了房间,还未见到维拉丝的身影,不速之客到是先映入了严重。

    “表哥喵~~”菲妮啃这一张肉酥油饼,含糊不清的朝我招着手。

    “你怎么跑过来了?”

    “吃早饭喵。”三两口把油饼咽下,菲妮堂而皇之道。

    “回绿林酒吧去吃,爱吃多少吃多少。”

    “都是自家人,何必那么生分喵。”

    “不,我觉得我们还是生分一点比较好。”

    “喵?!”菲妮大受打击中。

    “抱歉,长老大人,一大早就来打扰您了,都是菲妮这家伙,无论如何都想知道长老大人您在地狱世界的经历,忍不住跑过来。”欧娜从厨房里探出头,身上系着围裙。

    “顺便蹭饭喵!”菲妮厚着脸皮,在旁边欢呼。

    “抱……抱歉,打扰到您了,长老大人。”怯生生的碧丝,从欧娜身后小心翼翼的挪出,两人都是用无奈的目光看着菲妮。

    “哦,哪里,欢迎都还来不及呢。”我立刻换上了一张热情的笑脸。

    “呜哇,不知道的还以为碧丝才是表哥的表妹喵。”感受到极其强烈的差别待遇,菲妮惊呼一声。

    “怎么会呢?只有菲妮才是我的表妹。也只有我的表妹,我才会对她这样亲近,对吧。”我将硕大的拳头,对着菲妮的头顶压下去,不断的钻呀钻,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呜呜呜,这种亲近真让人讨厌喵,忽然不想做表哥的表妹了喵。”菲妮疼的泪眼汪汪,但是在我的淫威下又不敢躲开,只能露出格外楚楚可怜的目光。要是菲妮党看到这一幕。一人吐一口口水,就足够将我淹没了。

    “对了,碧丝,昨晚还没有谢谢你呢。多亏了你。才把西雅图克那酒鬼的气焰打压下去。”一边钻着菲妮的脑袋。我一边向碧丝招手。

    “哪哪哪……哪里的话,是……是我冒昧……冒昧了才对。”碧丝慌忙的连连摇头,脸上露出柔弱的后怕之色。

    “一时……一时脑热就……就走上去……做……做了那样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觉得不可思议……对不起大家……打扰了大家的兴致。”她断断续续的,用细弱蚊吟的声音说道,仿佛真的做了扰乱大家兴致的事情似的。

    “但是,不后悔,对吧。”欧娜忽然冷不防的冒出一句。

    “嗯。”碧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紧接着意识到什么,脸蛋忽然变得通红害羞,急急忙忙的缩回了厨房。

    我咳嗽几声,朝躲起来的碧丝说道:“怎么会是打扰呢,倒不如说是一场增色的盛宴,想到那个酒鬼野蛮人,一副自诩营地第一酒神的嚣张气焰,被碧丝你给轻松打败了,就觉得解气。”

    “说的好!”门外传来一声大喝,只见马拉格比大马金刀的迈着八字步走进来。

    “现在的我,是路人甲。”他先这样声明了一声,然后飞快的凑到我面前,就像是偷偷向皇军打小报告的狗腿子汉奸一样,附耳说道。

    “其实我也觉得解气,毕竟呀,我昨晚也被西雅图克老大灌了半坛之多。”说完,这货还要故意做出一副有节气的样子,露出同仇敌忾的凛然目光。

    “你还好意思说,不是你小子在一旁煽风点火,大家都不用喝那么多。”我发出正义的怒喝,如果说西雅图克是元凶的话,那么老马第一帮凶的罪名,绝对跑不了。

    “冤枉,我是为了活跃气氛。”

    “你到是把我们都活跃进去了,说,一大早来做什么?”上上下下打量着老马一眼,我露出不屑目光,就你这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活跃气氛?倒不如说是点燃炸药桶比较合适吧。

    珍惜生命,远离老马,看来这句话可以当做一句座右铭来用了。

    “我这不是想念凡老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老马说着,贼溜溜的眼睛却盯着桌子上的早餐,顺带吸了一口口水,目的一目了然。

    还没等我挥出正义的拳头,门外就窜入另外一道娇小身影,飞快一脚把老马给踹翻了。

    “交友不慎,本天狐怎么就认识了你这样没骨气的家伙。”小狐狸气呼呼的瞪着自己的前队友。

    “不对,刚才说错了,我来是为了见维拉丝……”

    “正义神拳!”他的话还未说完,我终于将酝酿已久的拳头挥出去,一拳就把老马揍的半空自转三千六百度倒地。

    “不……不就是想……想蹭个早餐吗……至于……至于那么苦……”看着又将一个肉酥油饼吃下去,吧嗒吧嗒的舔着手指头的菲妮,对比自己,马拉格比一口气咽不下去,两眼一蹬,死不瞑目了。

    谁让你的大嘴巴作死了,想蹭早餐就直说呗。

    我和小狐狸同时翻了个白眼,相视一眼,只觉得彼此间的默契度又增加了不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掌,在半空交错拍了一记。

    “干得好。”

    “你也不赖。”

    “再来一个拥抱。”

    “才怪!”小狐狸唰的一下竖起狐狸耳朵,就想机警的跳开,可是却被我先上前一步,一个熊抱搂住,拍了拍肩,蹭了蹭脸。

    “你这个……你这个大!色!狼!”众目睽睽之下,小狐狸大羞,跳跃转身。灵活的尾巴发出咻咻声,啪啦啪啦就在我的脸上来回扫了几记。

    真香,我宛如超级抖m一样,陶醉的吸了吸鼻子,那尾巴扫过,残留的淡淡媚香,实在迷人,让我不禁想起了小狐狸给我织的围巾,那条用她尾巴上换毛时脱落的细软狐狸毛发,编织而成的贵重围巾。即便是到现在也余香犹存。我都舍不得戴,只是在想小狐狸的时候才会拿出来,放在鼻子上闻一闻,感觉小狐狸就在身边似的。

    没错。我就是变态!反正节操昨晚已经掉光了。现在的我无所畏惧。上帝已经阻止不了我了,哈哈哈哈哈!

    “……”

    目光和刚刚走出房门的三无公主对视上了,直直盯了那么几秒钟。忽然,她做了一个转身回房的动作,口中念念有词。

    “似乎,又有灵感了。”

    我当即就从背后将她拎起,把这手舞足蹈的挣扎起来,从来不把主人的威严当一回事的小侍女,按在饭桌前坐下。

    年轻人好好吃饭,别再写黄书了。

    紧接着,女孩们一个一个从房间里出来,而蹭饭党也不断出现,小小的帐篷,顿时热闹起来,多亏欧娜和碧丝来了,不然维拉丝一个人,要准备那么多人的早餐,还真有点辛苦,忙不过来。

    “西雅图克那家伙呢?”对着一大早就跑来看女儿的超级女儿控卡洛斯,我好奇问道。

    “不知道,今早在训练场晨练的时候,也少有的没看见他来。”

    卡洛斯眼睛盯着还在玫瑰花床之中熟睡的小小天使,一边小声回答。

    “应该是宿醉了,昨晚把他抬回去可真折腾。”

    说到这里,大家都不由的将敬畏的目光,看向罗格营地的新一代酒神——碧丝。

    “咦……咦咦?”用手中的托盘挡着脸,碧丝害羞的急急忙忙又跑回厨房去了。

    我说,你都把这厨房当成避难所了?

    “凡老大,快点给大家说说你在地狱世界的经历。”不知何时原地复活的马拉格比,喧嚣的敲着碗,引起大家的注意。

    不过这一次,到是没有人说他什么,反而是齐齐将目光落到我身上,包括女儿控骑士卡洛斯,都难得的从卡洁儿身上收回目光,看了这边一眼,耳朵竖起。

    “咳咳,瞧你们心急的样子,先吃饭,填饱肚子再说。”我故意吊起了胃口。

    “表哥喵,我已经吃饱了喵。”菲妮擦了擦油光闪闪的嘴角,举手道。

    我还没吃好不好!我这样瞪了她一眼,可惜无效,因为眼前的是一个寻宝盗墓贼之魂熊熊燃烧起来的菲妮,超级菲妮子!

    可惜是伪娘平胸。

    我失望的叹了一口气,深邃的目光往向远方。

    “地狱世界呀,那可真是个不得了的地方。”

    众人齐齐点头,仿佛光是因为我这一句毫无营养的感慨,就已经入戏,自动脑补了地狱世界的诸多画面。

    “那里遍地都是地狱强者,有像法师公会那么大的蜘蛛,有站立说话,会变魔术的绅士猫,有金色的秃鹰恶魔,有两把钳子能剪断天空的沙虫,有大山一样庞大的血肉复生者……”

    我天花乱坠的说了一通……话说这算是天花乱坠吗?我怎么觉得句句都是实话。

    不过,众人可不这么想,前面还听的瞪大眼睛,表示震惊不已,听着听着,大概就觉得不对味了。

    就算是地狱世界,哪来那么奇形异种呀?

    “表哥喵,要是真如同你所说的那样,那你岂不是早就被那些……那些奇怪的家伙给干掉了?”菲妮第一次举手提出疑问。

    “是呀,九死一生,幸亏遇到了我刚才说的那只双脚站立,会说话,会变魔术的绅士猫,躲过了重重困难。”我擦了一把冷汗,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然而,我这个动作,却被众人当成了是撒谎后的心虚举动,大家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怀疑不信。

    “会变魔术的猫?有我那么厉害喵?”菲妮到是升起了奇怪的好胜心。

    “你?”我瞟了她一眼,不屑的轻摇食指。

    啧啧啧,差远了。差远了,双尾的魔术,就连站在它眼前的我,用这双钛合金熊眼死死研究,也没看出是怎么变出来的,绝对是世界级的魔术师。

    而菲妮……不是我说你,除了把自己塞到箱子里,让别人往箱子上插剑以外,还有过其他辉煌的战绩吗?就算是插箱子的把戏,现在连小孩子也能看出来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换句话说。已经是杂技而非魔术了。

    不,从一开始,菲妮就是搞笑杂技演员无误,和双尾根本不是同一个职业。如何比较?

    察觉到我不屑而怜悯的目光。性情温顺的菲妮也来气了。

    “竟然被表哥小看了喵。就让你看看我最近新研究出来的魔术——神奇变装喵。”

    说着,她当场就要表演,做了一个要把身上的侍女服脱下来的动作。结果欧娜笑眯眯的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握着菜刀,菲妮立刻噤若寒蝉,乖乖的坐了下去。

    不知为何,我刚才好像听到了兴奋的喘粗气声,是错觉吗?

    “咳咳,你们到底还要不要听?”见主角位置不保,我连忙出声。

    “凡老大,请说,请说。”老马比了一个请字,不过目光却像是在看戏一样,不仅是他,其他人也差不多都是这样。

    看来,根本没有人相信我刚才说的一番话。

    当个老实人不容易呀,你看看我说的都是实话,就是没人信。

    管不了那么多,我口沫横飞的将大战魔王血肉复生者那一段,细细说来,当然,为了突出主角高大威猛的形象,自然要小小的修饰一下,美化一下,于是结果就变成了在我伟岸的夕阳背影下,魔王血肉复生者不敌,托着大山一样的巨大身体,落荒而逃,正义打败了邪恶,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老马一点面子都不给的打了一个哈欠。

    “打败那座大山一样的家伙后,我乘胜追击,带着那些会说话的猫,一口气杀到一块就乱灵之地的地方,那可不得了,猜猜我在那里见到了什么,督!瑞!尔!”

    一拍桌子,我一字一句,庄严肃穆无比的说道,让众人神色不禁一凛,四魔王之一的督瑞尔?

    “的痕迹。”见大家被镇住了,我才缓缓的补充了二字。

    “切,原来是痕迹而已,我就说嘛,凡老大要是真遇到了督瑞尔,那还不是被切菜的份。”马拉格比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起来。

    “不,还不能下这样的判断。”卡洛斯低着头,做出稳重成熟的思考表情,果然只有你才是我的知己呀卡洛斯师兄!

    “还不能判断吴师弟所说的看到督瑞尔的痕迹这句话,是真是假。”

    原来你的疑心更大,我真是看错你了,卡洛斯师兄……

    “发现了督瑞尔的痕迹,作为暗黑大陆的一份子,作为联盟的长老,作为精灵族的亲王,我怎么能忍,牙根一咬,哪怕明知不敌,我依然做了一个决然的决定,顺着痕迹,追上去,无论如何,想尽办法也要把督瑞尔干掉。”

    我再次一拍桌子,恨不得一把扯开胸襟,向大家展示胸口上刺着的精忠报国的三个大字,如果有的话。

    “果然,遇到督瑞尔的痕迹这句话,也是假的。”下面的观众已经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我追呀追,追呀追,终于,追到一处古代遗迹,看到了一头百米高的冰霜怪物,好家伙,竟然是督瑞尔留在这里,镇守宝藏的守护者。”

    一听有宝藏,菲妮立刻就不顾前面的诸多怀疑,两眼闪闪发光,恨不得扑上来问个究竟,果然是贼性不改呀这伪娘。

    “督瑞尔留下来的守护怪物,自然强大无比,但是我巍然不惧,在正义的光芒指引下,一拳头就把它给轰碎了,结果终于找到了宝物,大家看这个!”

    我将一个古朴的小箱子,高高举于头顶。

    “嗯,看样子……应该是历史悠久的箱子,看这花纹,大概是教廷时代,在三万年前……不,是更久以前的货色。”化身考古学家的菲妮,凑上来,对着箱子品头论足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