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三十八章 用节操拯救世界的男人
    ***************************************************************************************************

    流着血的手指头,来了又回,回了又来,眼看上面的血就要冷却凝固了,急的满头是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的莉莉斯,这一刻,终于爆发了。

    没错,她爆发了,猛地一下挣开我的怀抱,顺势一脚就把我踢翻。

    我:“……”

    这……有点犀利,连串的流畅动作下来,莉莉斯俨然变成了功夫少女,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在最紧要的关头爆发出潜能?

    不管怎么说,法拉老头虽然贪婪小气,但是在魔法阵的制作方面,还算价格公道,童叟无欺,被加固的房间硬是顶住了这一阵巨大动静,只是微颤抖了几下。

    计划失败了吗?可恶,明明只差一点了。

    我刚想坐起来,冷不防的被莉莉斯从背后制止住,就如警察抓住小偷时一样,把我的手臂用力一扳,一折,理论上,这个关节技下来,我是没办法动弹了。

    话说,到底是谁教会莉莉斯如此娴熟犀利的关节技,我希望有个人能够站出来说明一下。

    “区区卑贱男性,还敢如此嚣张。”莉莉斯制服了我,一脸的高傲和不屑。

    “果然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你这样的家伙逍遥自在的活在这个世上,本王也要……也要活下去。每一天,每一天都把你踩在脚底下。这样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莉莉斯这样说着,舔了舔嘴角边的两颗小虎牙。看着被锁住的手臂,上面那根依然沾着血的殷红手指头,下一刻,毫不犹豫的含了上去。

    “哈呜~~~呜咕~~~~难喝……这个世界上……滋滋~~~怎么会有那么难喝的……滋滋滋~~~的血……真的是太难喝了……不愧是最卑贱的男性……滋滋滋~~~”

    一边发出滋滋有味的吸吮声,莉莉斯一边还要傲娇的表示我的血难以入口,若不是没办法接受别的男人的血,早就把我活埋了。

    冒险者的伤口愈合飞快,因此当初咬破了手指,也不过是流了三四滴血的分量。可是就是这么一点点,莉莉斯一边说着难喝,一边却足足吸吮了三分多钟,直到我这根手指,被吸的如同女人一样的干干净净,白里透红,她才依依不舍的松开口,依然留恋的伸出粉嫩舌头,在上面又舔了几下。

    “真是难喝。本王第一次喝到那么难喝的血。”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莉莉斯说道。

    你就只吸过我一个人的血好不好,我暗地里翻了一个白眼,却不敢出声。生怕又惹怒了莉莉斯,让她犯起倔劲。

    “甜点吃完了,接下来该是主菜了。”

    将手指上的血液吸干净以后。莉莉斯不但没有表现出丝毫满足的表情,那双鲜红欲滴的双眸。反而更加鲜艳,更加妩媚。光是和她对视一眼,就仿佛要落入夜魔族那强大的魅惑之中,变得无法自拔,只能任对方为所欲为。

    莉莉斯第一次苏醒的时候,我就差点被这双眼睛给魅惑了,不过现在还好,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基本上不要对视超过十秒,就不容易被魅惑,说到底还是莉莉斯作为夜魔的年龄还小,很多夜魔的魅惑能力,都没办法完全发挥出来。

    要知道,夜魔作为高等恶魔,为了获得强大的庇护,为了生育强大的后代,她们魅惑的那可都是强者之中的强者,我这样区区一个伪领域高手,换做是夜魔最强盛的时候,她们压根看不上眼,也只有可怜的莉莉斯,别无选择,才会把我这样一个弱小的人类看成是最重要的血奴。

    话说回来,我是不是有点太入戏了,老是站在夜魔一族的角度帮莉莉斯说话,而且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莉莉斯老是自称本王本王,莫非夜魔一族都是这样自称?

    算了,现在问的话,估计也得不到答案吧。

    “那……那啥,莉莉斯,想要吸血我没意见,但是……能不能换一个姿势?”保持着被【警察】女儿擒拿的姿势,我小声的提出请求。

    “哼,区区血奴,要求还真是多,本王就是要这样吸。”莉莉斯一听,觉得又是一个残忍的惩罚我的好机会,哪会如我所愿。

    “我的手臂快要断了。”我决定动之以情,希望能获得一点小小的同情心。

    “没关系,只要还能提供血就好,四肢要不要都无所谓,啊,本王记起了一些传承的记忆片段,据说我族有一个夜魔前辈,她的血奴们狼狈为奸,某一天竟然串通起来集体逃跑了,这位前辈大怒,将所有血奴抓回来,自此以后,为了防止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她就把自己的所有血奴的四肢都给削了。”

    莉莉斯缓缓说起一段前辈夜魔的【光荣史】,听我的毛骨悚然,那位凶残的夜魔姐,莫非就是基拉兄的穿越变性版?

    说完以后,莉莉斯用鲜红的眼睛盯着我,紧紧盯着我,似乎在思索这样做的可能性。

    “别,莉莉斯,没有了手脚,爸爸以后怎么抱你?!”我觉得最大的危机即将降临,连忙发出抗议。

    “听你这样一说,本王更想削掉了。”莉莉斯咬牙切齿。

    “别,再听我解释,削掉手脚的话,血液流动就不畅通了,血液流动不畅通,就更难喝了,是这个道理不?”我又想到了一个歪理由。

    “嗯……似乎有点道理,那位前辈似乎也这样说过。”

    岂料还让我歪打正着,莉莉斯这样喃喃了一句。总算让我暂时保住了自己的四肢,感谢大陆。感谢联盟,感谢基拉兄。

    不过……说实话。到底该怎么样才能让我在不死的情况下,把我的四肢削掉,我忽然很在意这个问题。

    “啊,和一介卑贱的血奴,竟然浪费了那么多时间。”莉莉斯忽然想起了自己饿的快要抓狂的现实,二话不说,张开小嘴,露出两颗尖锐虎牙,朝我的脖子上逼近过来。

    都说背入式不舒服了。

    看着莉莉斯的吸血之牙逼近。我委屈的眨了眨眼,手臂一翻。

    正全神贯注的盯着脖子,因即将到来的美味鲜血,而激动不已的莉莉斯,眼中的天空和大地,忽然一个百八十度倒转,眨眼间就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了。

    等回过神来,她发现自己竟然被那卑贱的男性,以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来。

    “放开本王。你想要反抗吗?卑贱,卑鄙,说话不算数的家伙,明明刚才已经说了要让本王吸个够。”

    莉莉斯自觉受到了极大的欺骗。小小的拳头,毫不犹豫的就朝着头顶上方的那张脸一拳揍去。

    碰啪的一声,眼冒金星。我捂着下巴,无奈的看着莉莉斯。

    “没有说过不让你吸。只是想换个姿势,换个地方而已。就算是血奴,这点小小的权利也应该有吧。”

    “没有!”莉莉斯回答的相当干脆,让我真正意识到血奴的地位是何等低下,翻身的革命路途,是何等的遥远。

    没有不要紧,这种情况就只能像现在一样,为自己争取一点小小的权利了,父亲的威严还是必须保住的。

    无视莉莉斯的抗议,我将她抱了上床,然后脱掉鞋子,自己也往床上一滚,背靠一坐,面对着莉莉斯,摆出了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任由宰割的姿态。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发现武力完全处于劣势,被我这个区区血奴又羞辱了一回的莉莉斯,目光含泪的瞪着我,恨恨喃喃道。

    加油吧,莉莉斯,爸爸我现在可是世界之力强者哦。

    仿佛要把我这副嚣张(?)的嘴脸,铭刻于心,时刻不忘记报仇雪恨,莉莉斯足足瞪了我十多秒,才凑上来,对着脖子窝部位,露出利牙,狠狠一口咬了上去。

    有点疼……

    身体颤了一颤,感觉就像是被同等级的对手,狠狠一剑刺在脖子上一样,来自莉莉斯的报复,快的凶猛。

    不过很快,这种让人颤抖的刺疼,就逐渐麻木起来,紧接着,和我料想的一样,那酥酥麻麻的被咬创口,开始逐渐散播一份难以言喻的快感,从脖子传到颈椎,再有颈椎扶摇而上,直击大脑神经,大脑神经再将这种感觉反馈,传到四肢百骸,尤其是……尤其是两腿之间的部分。

    最关键的时刻来了!

    我狠狠打起精神,刚才的痛楚,只不过是开胃菜,现在的快感,才是我真正要面对的强敌,第一次被莉莉斯吸血的时候,我就因为懵懂无知,没忍得住发生了某种不该有的反应。

    后面的一次次,到是都忍住了,只不过这一次,应该会格外艰难吧,毕竟莉莉斯现在的内心,带着强烈的恨意,这股恨意,会促使她肆无忌惮,倾尽全力的吸血,随之而来的快感,也会成倍增加。

    而且,饿了好几个月的她,这一次吸血的时间,肯定也会比以前要长得多。

    要忍住呀,为了天底下所有父亲的威严!

    果然在我的意料之中,莉莉斯这一次是真的卯足了劲,拼命的吸,一副呛着也要继续吸下去的势头,从脖子上传出的快感,比以往起码增加了两倍。

    忍住,忍住!

    我死死咬住牙,发现光是这样还不行,又不断用拳头击打自己的脑袋,以此获得一丝丝理智,紧接着干脆直接将后脑勺往墙上砸。

    看到我的可怜反应,莉莉斯似乎获得了报复的快感,死死箍住我的脖子不放,吸的更加卖力。

    终于,我发出一声悲鸣,宣告投降。

    忘……忘记了还有一个关键要素,我就不该今天送上门让莉莉斯吸。哪怕今晚是月圆之夜,她苏醒的最佳时机。

    这个关键要素就是——我。已经忍了很久,没有和女孩们啪啪啪了。

    算一算。自从沦落到地狱世界以后……在和双尾相遇之前的那数十天时间,到还是和小幽灵有过温存,和双尾相遇以后,有感这只猫神出鬼没,我也克制了许多,后面一段路……记得只和小幽灵有过两回。

    接下来,是大战魔王血肉复生者……好吧,说大战什么的,实在是给自己的脸上贴金。应该说被虐了才对,因此受了重伤,调养了一段时间,接下来是乱灵之地,遇到督瑞尔留下的冰痕,开始一段【朝圣】之旅,数个月后,遇到了教廷失落的飞船,最后到了幻想乡。

    几乎没有……不对。应该是从未有过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和女孩们滚床,所以小吴凡那是格外的精神抖擞,平时还不觉。莉莉斯这样一吸,在强烈无比的快感刺激下,根本就忍不住。

    似……似乎给自己找了很多借口的样子。总而言之,今晚。我这个父亲,失格判定!

    脑海之中。给自己狠狠打了一个鲜红大叉,印了一个不及格的红印,我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拉耸着肩膀,整个人,整个身体的精气神,都仿佛被下半身那出卖了自己的威严和节操的家伙,给吸了过去。

    这样的我,自暴自弃,任由快感蔓延全身,当然,嘴巴还是牢牢的控制住了,绝对不能发出任何一点奇怪的呻吟声,这是底线。

    但是很快,我发现自己鸵鸟式的做法,换来了新的,更大的危机。

    那便是,在一波一波的快感冲击下,下身的小伙伴有点忍不住要……要那个了。

    给我忍住呀混蛋,你可是救世主的小伙伴,怎么能被吸一吸就出来!

    我发自灵魂的怒吼起来,重拾节操,握紧双拳,左拳附带冰霜效果,右拳附带火焰效果,表情不怒自威。

    然后,做了一个在数十年后回忆起来,依然觉得傻到没边的举动。

    面对高高站立的小伙伴,我握紧双拳,心里大喝一声。

    天马流星拳。

    然后一双拳头,不重,但也不轻的飞了出去,落到小伙伴身上。

    就在这时,莉莉斯似乎也终于吸的饱饱的,心满意足了,她下意识再用力深咬一分,打算以这个动作结束今天的进食。

    结果这一记深咬,再加上双拳落下,我的小伙伴光荣阵亡。

    我微笑的抬头远目,眼中仿佛看到了无限的白光。

    白光之中,宛如丘比特一样的小小天使们,前面吹着号角,后面挎着篮子,整齐可爱的在头顶上飞舞。

    那些挎着篮子的小天使,将篮子里的,属于我的节操,欢快的一把一把洒下,它们飞过了整个暗黑大陆,把我的节操充分的洒遍每一块土地,这些节操发芽长大,然后被收割,暗黑大陆迎来一次节操的大丰收。

    而我,则陷入了负无穷的节操赤字之中,在那些撒完节操回来的小天使的拉扯下,缓缓升空,向着那更加耀眼,更加灿烂的白光飞了过去,逐渐的,奶奶慈祥的面容,在白光的深处浮现。

    【记一个用节操拯救了世界的男人】,全书完。

    我苍白无力的垂下头,一大半的灵魂似乎从嘴角边冒了出来,要脱离身体,向着那看不见的三途河彼岸奋力游过去。

    “哼,愚蠢的人类,瞧你这被吸了血之后的一副蠢样。”大获全胜的莉莉斯,抬起高傲的头颅,居高临下的看着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东西的我。

    忽然,她的小巧鼻尖耸了耸,原本满足的眯了起来的鲜红眼眸,再次睁大。

    嗅嗅,嗅嗅嗅,好像……好像有什么更加美味的东西……虽然不能填饱肚子但光是气味就已经让自己无法自拔的美味……

    她的目光,忽然落到某德鲁伊的裤子上,裤子的某个部位,已经湿了一大块。

    很明显,那股让她沉醉的美味之物,就是从那里传过来的。

    哧溜的舔了一下樱唇,莉莉斯仿佛着了魔一样,缓缓的,缓缓的朝那靠近。

    “等等,莉莉斯,你想干嘛?”我忽然反应过来,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似乎,上帝并不打算让我的节操透支,就此结束,它控制着那些挎着节操篮子的小天使,继续从我的体内掏出一把把已经带血的节操,填满,然后飞向宇宙。

    竟然是要把我的节操洒遍宇宙的节奏!

    上帝泥垢了,怎么可能让你得逞!!!

    看见已经迷醉的不可自拔的莉莉斯,我果断无比,手刀起,手刀落!

    可是明明已经着了魔的莉莉斯,却依然保持着一分机警,忽然一闪,竟然躲过了我这势在必得的一击。

    “卑贱的血奴,你想做什么?”见有人敢打扰她品尝美味,而且还是那个她诅咒了一千次,一万次的嚣张血奴,莉莉斯不禁脸色大变。

    “不想做什么,只是想让已经吃饱的你,安安静静的睡一觉。”我露出果断之色。

    “你敢!”

    “抱歉,这一次无论如何也必须这样做,原谅我。”是的,都是因为爸爸无能,导致了这样的结局,这之后,无论莉莉斯怎么对我发火,我都毫无怨言。

    再次冲到莉莉斯面前,手刀举起。

    “休想!”顾不得细想为什么处处温柔对待自己的血奴,忽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莉莉斯扇动着小恶魔翅膀,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这一击。

    不行……和这嚣张该死的血奴,实力差距太大了一点。

    险险躲过这一击后,莉莉斯就意识到了这样的问题,面对认真起来的该死血奴,她没有办法躲过第五……不对,是第三次攻击。

    怎么办好呢?难道就放任着卑贱的血奴嚣张下去……不,这混蛋嚣张也不止一次两次了,最重要的是,那对于自己而言,有着无与伦比吸引力的美味,难道就要失之交臂了?

    莉莉斯不甘心,夜魔族的强烈本能渴求,让她的小小脑袋,飞快转动起来。

    第二击……已经是擦着边了,可恶。

    第三击……绝对没办法躲过,就这样结束了吗?

    不!

    莉莉斯忽然返身,主动迎向这一击,在某德鲁伊惊讶的目光下,小手飞快的在对方身上一抹而过,然后在手刀落下,意识陷入昏暗前的最后一刹那间,将手指头含入嘴中,露出陶醉的笑容,晕倒过去。

    某德鲁伊的身影,则是再次变得苍白,仿佛世界末日来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