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三十三章 喧嚣庆祝
    ***************************************************************************************************

    “老师,阿琉斯,参见。”果然,数人之中,我这腐女学生第一个哧溜的跑上来,恭恭敬敬的向我敬了一礼,宛如见到上级的士兵。

    “哦,阿琉斯呀,一阵子没见,好像长高了不少嘛。”我摸了摸阿琉斯的头,干笑道。

    “老师,才一天,没见。”阿琉斯提醒我,差点忘记了,她和汉斯里肯等人,在我回来的第二天,就已经赶回来见我了,今天只不过是庆祝宴会而已。

    “还有,阿琉斯,没长高,已经过了,长高的,年纪了。”阿琉斯再次一本正经的向我报告。

    “……”

    又忘记了,别看着红发的娇小美女,看起来才不到二十的样子,说是十五六岁都有人信,但却是资深的冒险者,我第一次到第二世界的时候,她就已经是第二世界的冒险者了,按照一般的年龄计算,呃……

    我发现最好还是不要把原来世界的年龄观,带到暗黑世界的好,不然只有毁三观的份,总而言之阿琉斯的年纪比我大上不少是肯定的事情。

    “你看我,完全忘记了,阿琉斯真乖。真乖。”我在琪露诺身上养成的坏毛病,又犯了,忍不住又摸起了阿琉斯的头。

    忽然,不小心将阿琉斯的斗篷帽子掀了下去,露出那一头宛若火焰的长发。

    刹那间,阿琉斯变成了神色冷漠,火红色长发飘舞,耀眼异常的冰山美女,

    哦哦哦,切换的好快。

    我又试着把斗篷帽子给她带上去。一瞬间。阿琉斯又变成了那个平时像小动物般警觉而不起眼的腐女,和之前比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哦哦哦,有意思!

    我摘下,我戴上。我再摘下。我再戴上……

    怎……怎么回事。有点停不下手了,莫非是看着阿琉斯的表情不断切换,上瘾了?住手呀我的手。不能这样欺负阿琉斯。

    阿琉斯似乎恍然不觉自己的巨大变化,只是用疑惑的目光看着我,不明白我为什么忽然变得像小孩子一样,把她的斗篷帽子摘来戴去。

    “住手,吴老弟,别这样欺负我的妹妹。”汉斯这时候终于走上来,大义凛然的抓住我不断掀帽子的手,扭过头看着阿琉斯,目光充满了兄长的温暖。

    “从刚转职那时候开始,我就已经答应过长辈们,要好好照顾汉娜。”

    这……这是多么耀眼的亲情光芒,汉斯,我对你改观了!

    将我作恶的手甩开后,汉斯温柔的看着阿琉斯,看着,看着,看了好几秒,忽然把她的帽子戴上,摘下,又戴上,又摘下。

    “哈哈哈哈,的确挺有趣的,早就想试一试这样做了。”

    所有人:“……”

    这货果然不是个好哥哥,想来也是,若汉斯懂得照顾教导自己的妹妹,阿琉斯何至于变成一个沉默寡言的宅腐女,就算经过我的【交一百个朋友】的调教任务,现在也不过勉强能说四字真言和冷笑话而已。

    “给我滚一边去。”老对手里肯一脚踢开汉斯,整齐的白胡子一抖一抖,朝阿琉斯露出真诚目光。

    “汉娜,那种哥哥不要也罢,不如加入我们肯德基小队吧,我们正好缺一个刺客。”

    “里肯,你这混蛋想做什么,要把我们队伍里唯一的刺客抢走吗?”汉斯爬起来,冲里肯一记飞踢。

    “队伍里唯一的刺客……”站在队伍后边,深深隐藏着自己的存在感的刺客格里斯,喃喃一句,悲哀的捂住了胸口。

    “哦,抱歉,格里斯,说错了,混蛋里肯,你要抢走我唯一的妹妹吗?”

    “你的妹妹也不止一个吧!”

    “啰嗦,你这家伙,竟然挑破伤害我们队伍之间的感情,你看看格里斯,都快要哭了。”

    “明明是你自己在伤害好不好!”

    “卖腐肉的!”

    “卖苍蝇的!”

    里肯和汉斯额头顶着额头,宛如两头愤怒的公牛一样,眼睛里喷着火,战事一触即发。

    “今天可不是让你们来打架的日子,阿琉斯,拉首萨克斯手琴让这两个家伙冷静一下吧。”我无奈摇头道。

    “是的,老师,阿琉斯,遵命。”阿琉斯二话不说,以极快的速度将萨克斯手琴架在了肩膀上。

    “不——————!!!”里肯和汉斯异口同声的飞扑过来,其他人则是朝反方向堵耳卧倒,俨然一副刚才站着的地方有地雷即将要爆炸的样子。

    瞧这些人,一副蠢样,阿琉斯的萨克斯手琴有那么难听吗?虽然怪异了点,但是听着很带感呀,非要用语言形容的话,那便是……呃,注入了灵魂的颤音。

    我用怜悯而莫名其妙的目光,看着这些做出夸张动作的家伙。

    “吴老弟,借卷纸筒一用。”还是汉斯聪明,大吼一声,我被他悲壮的表情镇住了,下意识取出好久不用的对阿琉斯神器。

    然后,汉斯抓着我的手腕,毫不犹豫的挥下,卷纸筒在阿琉斯头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咦?”阿琉斯忽然露出茫然的神色。

    “刚才是,要做什么,来着?”

    “太好了,总算赶上了。”曾经的老对头,里肯和汉斯拥抱在一起,热泪满盈,宛如刚才的举动拯救了整个世界。

    “灵感,来了!”看到拥抱的里肯和汉斯。阿琉斯眼角闪过一道锐利光芒,以比取出萨克斯手琴更快的手速动作,取出笔记本和笔。

    又是啪的一声,我再次赏了阿琉斯一记神器轰击。

    “忘记了,又忘记了,明明是,很重要,的事情。”笔记本和羽毛笔,滑落在地,阿琉斯蹲地抱头。呜呜悲鸣起来。强大的腐女怨念,依然让她本能的想去把地上的笔记本和羽毛笔捡起。

    这种场面,就宛如失了忆的人,依然下意识的做出保护被忘却掉的重要之物的举动一样。让人感动。只不过我现在完全不想感动。不知为何手中的卷纸筒再次蠢蠢欲动,想赶在阿琉斯捡起笔记本和羽毛笔之前拍落。

    这家伙的腐女属性,看样子是已经病入膏肓。渗入到了骨子里头,无药可救了。

    迎来肯德基小队和汉巴格小队后,我马不停蹄,因为另外一号人又来了。

    用这样的说法似乎有点失礼,因为来人是精灵族的莱曼长老,以及贝雅——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别忘记贝雅正在精灵族接受雅兰德兰的调教,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精灵公主而努力。

    所以走在莱曼长老身边的人,是另外一个,一个模样和我们这边的某个侍女,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想必说到这个份上,任何人都能猜出来了。

    没错,就是不正经不努力的黄段子侍女那正经而努力的妹妹,卡露洁。

    记得我才刚刚回到营地,还没到十分钟,卡露洁就闪电一样的速度,从精灵族赶过来,二话不说,抱着我竟然哭起来了。

    这个崇拜着阿尔托莉雅,对吾王的一举一动都有学习之意,所以平时看上去正经严肃,沉稳冷静,还带着那么一点点高贵威严感的小侍女,如此感情流露,让我当时就愣在当场,不知所措,甚至产生了【她该不会是洁露卡吧】这样的错觉。

    可是当时看看一边同样是在擦着泪水的黄段子侍女,我才明白不是自己弄错了,这个抱着我放声大哭的小侍女,就是妹妹卡露洁无疑。

    她一定是很内疚,很痛苦吧,这个性格正经,认真负责的小侍女,一定是把我沦落到地狱世界,当成是她侍奉守护的不到位,把责任全都压在了自己头上。

    事实也的确如此,后来我稍微和女孩们一打听,尤其是通过黄段子侍女的口中,得知卡露洁竟然是和小狐狸打的一样主意,想要尝试去第三世界找世界之石,无论如何也要去地狱世界把我找到,结果被雅兰德兰识破她的举动,把她给禁足了。

    然后,卡露洁也闹起了别扭,竟然绝食了,还是雅兰德兰经验老道,和她聊了许久,才让这个倔强的小侍女安分下来。

    得知这些消息,我自然是十分内疚,十分感激,这本来就不是卡露洁的错,却让她遭了那么大的罪。

    看到我的目光望过来,卡露洁微微低头,脸色有点泛红,似乎还在为那天抱着我痛哭的事情而感到难为情。

    “莱曼爷爷,卡露洁。”我莞尔的看了卡露洁一眼,朝两人迎了上去。

    “呵呵呵,看来是有点来早了,都是年轻人,我这个老头,真不知该站在哪里才好。”

    “抱歉,莱曼爷爷,让您费心了。”莱曼说完这句话,却让旁边的卡露洁不好意思起来。

    这样看来,应该是为了照顾卡露洁的心情,莱曼才特地提前赶过来,才会有卡露洁道歉这一幕发生。

    “没事,没事,你也是为了忠实的执行女王陛下的命令,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喏,主人就在那,快点过去吧。”莱曼笑着打趣道。

    卡露洁的脸蛋更加红晕一分,动作却是没有丝毫犹豫,从对面走过来,转过身,就站在了我身旁身后,俨然进入到了贴身侍女的角色之中了。

    本来,卡露洁还想像第三世界一样,时时刻刻跟在我身边侍奉,可是,她应该是考虑到这是在我的家中,她跟在身边有诸多的不便,所以才变通了一下,住到了精灵族在罗格营地的驻地里,时刻等待我的传唤。

    见啰啰嗦嗦的妹妹来了,黄段子侍女赶紧蹑手蹑脚的拉着小黑碳。躲到角落里头去学习,生怕被妹妹看到自己又不务正业,没有做好贴身侍女的工作,这几天,这个可怜的姐姐已经不知道被妹妹训过多少回了。

    “小黑碳,记好了,那个和我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是个坏人,以后见了要远远躲开,知道吗?”心里想到这几天的遭遇。感觉身为姐姐的尊严。被践踏了个一干二净,这小气巴巴的黄段子侍女,顿时对妹妹生起了恶念,于是开始往女儿脑海里灌输一些奇怪的认知。

    “殿下。能否容我稍稍离去片刻?”刚刚站在贴身侍女位置的卡露洁。忽然开口。

    “哦……当然没问题。”我惊讶的回过头看着她。就见妹妹转过身,在姐姐的惊恐目光中笔直走过去。

    “小黑碳快跑,不要管我。”黄段子侍女将小黑碳从身边推开。露出决然目光。

    “妈……妈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即将要发生什么的小黑炭,露出困惑之色。

    然后,就见自己的妈妈,被那个和妈妈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拎着后领,拖着走向屋子里。

    “姐姐,我有很多话要和你说,很多!”卡露洁面无表情的说道,最后两个字几乎是咬出来的。

    “放开我,笨蛋卡露洁,区区妹妹,竟然敢这样对我,根本没有把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连尊老爱幼都不懂得的人,还配得上十二骑士的荣耀吗?”

    黄段子侍女奋力挣扎,想在女儿面前保留一丝丝母亲的威严,可惜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让她只能徒劳无功的被妹妹提入到了屋子内。

    看来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黄段子侍女,你自求多福吧。

    我擦了擦额头的一地汗水,哈哈苦笑起来,似乎身边的许多人都不懂得不做死就不会死这个道理,你说妹妹就在眼前,还非得拿出姐姐那点微不足道的威严去挑衅对方,何必呢?

    “年轻就是好。”看到这一幕,莱曼长老也只能说这样的话了。

    “可不是吗?现在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紧跟着他的话,是另外一把苍老而慈和的声音。

    “阿卡拉奶奶,凯恩爷爷,你们也来了。”

    “我还想着我这个老头,孤零零的混在这堆年轻人里面,会寂寞好一会儿呢,看来森林女神还是蛮眷顾我的。”

    莱曼长老看到二人,开心的笑了起来,总算有个说话的伴了。

    “亲爱的吴,不介意我们几个老家伙来凑个热闹吧。”

    “凯恩爷爷,看你说的哪里话。”

    “就是就是,这可是在我的地盘,谁敢不欢迎我。”被遗忘的法拉老头表示要怒刷一下存在感。

    “阿卡拉,关于下一个越法师公会的预算,看来还要再计较计较。”

    “老书虫,你想做什么?”法拉厉声叫嚣。

    “没什么,只是想来法拉阁下的地盘那么大,也看不上联盟这一点小小的经费是不。”

    “谁说的谁说的,阿卡拉,别听着老家伙胡言乱语,我们法师公会可是穷的快揭不开锅了。”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也不怕莱曼长老看笑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