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三十五章 碧丝向前冲
    ***************************************************************************************************

    月朗星稀,血红色的月光洒下,和篝火的明媚光芒仿佛糅合到了一起,将这片小小的空地,照的宛如夕阳黄昏一样,时间看似还早。

    “呜呜~~~~呕~~~~~”在如此美丽的夜色下,我却蹲在空地一角,吐的稀里哗啦。

    太……太大意了,碧丝亲,我对不起你特地为我酿的酒呀。

    虽然醉是没有醉,但是,或许是那些混蛋看出了一点什么端倪,不断起哄,让我越发得意忘形,最后竟然作死的和一帮野蛮人拼起了酒量。

    结果……结果当然还是没醉,碧丝的手艺那可是童叟无欺,她说喝不醉,那就绝对和不醉。

    但是,我却错估了自己和野蛮人之间的胃袋差距。

    想想看,西雅图克那厮真饿起来,可以一口气吃光十个普通壮汉一餐的分量,那是何等惊人的胃口。

    我呢,我撑死比得上三个壮汉的胃口也就不错了,这还得是计较身为冒险者的自己,胃袋不怕撑坏的情况下。

    这之间的差距,造成了我如今的下场。

    不是醉吐,而是撑吐。五坛子酒下去,足足有四五十斤,就算是冒险者等级的膀胱,也表示亚历山大,一个小时内连续去了十次厕所,最后还是给跪了。

    “大人,你没事吧。”维拉丝一脸心疼的站在我身后,不断抚着我的背,希望让我好受一些。

    “我给大人准备点醒酒汤,如何?”她还以为我是醉了。不禁这样问道。

    “不。没事,千万别。”

    小维拉丝哟,我这可不是醉呀,真醉了的话。那群在不远处幸灾乐祸的混蛋。已经被我乘着酒兴揍趴在地上了。

    现在。想到任何能吃下去的东西,哪怕是看到地上的一簇枯草,一条蚯蚓。都能引起我的反胃,拜托别再提什么醒酒汤了。

    “哈哈哈哈,你们看凡老大的熊样。”老马作死的笑声传来。

    “吴师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明明用了那种作弊的酒,竟然还喝不过我,太说不过去了。”

    西雅图克摆出了一个强壮pose,引得一众已经微醉或者中醉的大男人们纷纷喝彩,毫不吝啬的给予西雅图克酒神之类的伟大称号。

    “哈哈哈,嗝,过奖了,过奖了,到不是我吹,这罗格营地,除了卡夏老师和穆冬瓜以外,还真就没找到比我更能喝的了,我是说这营地,精灵族那位王不算。”

    说起吾王,西雅图克醉醺醺,得意洋洋的脸上,似乎闪过一丝不自在,仿佛有过什么黑历史的样子,这货该不会是偷偷去找吾王单挑过酒量吧?

    就在那帮酒鬼手舞足蹈,大声喧哗庆祝又一次战胜了愚蠢而无能的联盟救世主的时候,尚存理智的几个人,如卡洛斯,白狼,已经悄悄和他们拉开距离,撇清关系。

    因为,在我身后的维拉丝,已经无声无息的站了起来,低下头,怀里不知何时抱起了一柄平底锅。

    血月之下,一丝不祥的风悄悄刮过。

    “不……不不不……不许……不许你们欺负大人!!!”

    猛地抬起头,维拉丝手中的平底锅仿佛化作一颗流星,站在最前面的老马,首当其冲就被拍飞,身体上了百米高空,坐着自转运动,咕噜噜咕噜噜的一头栽在地上,宛如高速旋转的钻头一样,钻入泥土之中,直至只剩下一双小腿露出在外才停下来。

    貌似可以直接在那双小腿前面立刻墓碑了。

    老马只是第一个,黑化加平底锅的维拉丝,娇小的身子,却散发出宛如一头愤怒猛犸的气势,手中的平底锅连连拍打,挡在她前方的醉汉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拍飞上百米高空,高速自转,然后一头栽下,全部都和马拉格比一样的下场。

    维拉丝的力量可不低,在灵魂联接的共享下,她现在就算一点力量未加,实际上,也和拉尔,马拉格比,道格格夫这些第一世界的力量型冒险者之中的佼佼者,相差无几,甚至有可能更胜一筹。

    再则,穆拉丁给她制造的拍人凶器平底锅,本身就附带一个拍飞属性,加上用料厚道,技艺过人,所以拍飞区区几百斤的大男人,着实不在话下。

    当然,要说躲,其实大家都能躲,黑化并不代表无敌,更如西雅图克这样的领域巅峰强者,非要较真起来,维拉丝哪能拍得动。

    但是,这些家伙无一不是有过蹭饭经历,俗话说吃人嘴软,再加上以后肯定还要继续蹭,不想让维拉丝惦记,以后单独在自己的那份里加点料,还是乖乖站着别动,被拍飞比较划算。

    所以,就出现了这种一柄平底锅横扫千军的壮观场面,短短数秒钟时间,十多个大男人,高的矮的,强的弱的,统统被拍飞起来,脑袋种地。

    “幸好我机灵。”早就察觉到不妙而早早溜号的侥幸者拉尔,远远看着,擦了一把冷汗。

    “是吗?机灵的拉尔先生?”丽莎微笑的出现在他身后,在丽莎旁边的还有他的宝贝女儿,在默默擦拭着她的剑。

    “听……听我解释!”拉尔吓的两腿一软,早知这样,还不如就站在那不动,被维拉丝拍飞好过。

    紧接着,人群里响起了拉尔的惨叫声,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好了好了。维拉丝,乖,我没事。”见那些混蛋遭受到了应有的天谴,我暗地里偷笑,不过黑化的维拉丝可不能放着不管,她似乎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样子呢。

    我连忙凑上去,将维拉丝抱在怀里,摸着头安慰。

    渐渐的,在我的安慰下,维拉丝茫然的抬起头。露出那双纯洁无暇。宛如黑宝石一样的动人眼眸。

    “咦……我……我到底做了什么?”她左右看看那些脑袋还插在地上的家伙,似乎终于想起了发生了什么事,连连发出惊咦声。

    “抱……抱歉,我……我不是故意的……身体……身体不受控制的是就……就……所以说……所以说不许欺负大人……”维拉丝慌慌张张。语无伦次。比手画脚的解释起来。

    虽然道歉了。不过,维拉丝似乎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从她刚才那番话里的最后一句就能听出来。

    “没道歉的必要。维拉丝可是为了我,把这些混蛋全都揍飞了,太谢谢你了,维拉丝,我真是爱死你了。”捧着维拉丝的脸,我在她的樱唇上重重亲了一口。

    “咦……咦咦……”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前面的事还未冷静下来,冷不防又被我这样亲了一口,察觉到许多目光望过来,维拉丝的脸蛋逐渐变红,通红,深红,最后噗的一声,冒着热气,在双重的紧张害羞下,晕倒过去了。

    很好,黑化的维拉丝,解决完毕,小心翼翼的将还被维拉丝抱在怀里的平底锅,抽了出来,我这才将她交给过来接应的琳娅。

    将凶器解除,那些一个个还保持着脑袋插地的家伙,才长吁一口气,把脑袋拔出。

    哦呀?那双不断微晃的小腿,主人到底是谁?看来已经没救了,干脆添把土顺势埋了吧。

    “真是灾难,这次太得意忘形,把维拉丝给刺激到了。”罪魁祸首西雅图克,挠着光秃秃的脑袋,呲牙咧嘴道,作为吴凡家的第一蹭饭党,他对维拉丝的平底锅是最没有办法的。

    就在这时,他的肩膀忽然被拍了拍。

    转过头一看,竟然是这场宴会之中,由始至终都十分不起眼的碧丝,站在他身边,被他一张凶狠狰狞的大脸正对,立刻就颤颤发抖起来,仿佛快要站不住了。

    “要……要比试一下吗?”可是,就是面对着西雅图克的凶恶大脸,快要怕的晕倒过去的碧丝,却从她嘴里说出这样的话。

    “什……什么?”西雅图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把耳朵凑了上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是说,要比试一下……这个吗?”碧丝吓的更是浑身颤抖不止,将怀里抱着的什么东西,哆哆嗦嗦的递出来。

    是一坛酒。

    “碧丝,你确定要和我比这个?”西雅图克露出诧异表情。

    发现碧丝酿得一手好酒后,西雅图克这个酒鬼,立刻就把碧丝放在需要巴结的对象之中的第二位,第一位当然是维拉丝无疑。

    每次回营地的时候,他都时不时会去绿林酒吧向碧丝讨几坛她亲自酿的酒喝一喝,托这个的福,看到西雅图克那张凶神恶煞的大脸,以及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势,碧丝的粉丝骤然减少了三分之一,连带绿林酒吧的生意都受到了影响,幸好西雅图克是少有的聪明机智的野蛮人,兼之是个大土豪,所以他每次留下来的酒钱,也足以弥补生意受到的影响。

    说了那么多,其实就是一句话,因为是酒鬼的关系,他和碧丝的关系,相比其他人而言,还算熟,但是,西雅图克却没有见识过碧丝的酒量。

    不过,就算她的酒量再好,也不可能比得上自己这个营地第一吧。

    “嗯。”碧丝坚定的点了点头,想了想,又用细不可闻的怯怯声说道。

    “但是……但是我的胃口,没办法和西雅图克大人您相比,所以只能……只能小小的提个要求……能不能……尽量用烈一点的酒比试?”

    “哈哈哈,这个当然没问题。”西雅图克被这个诚实的侍女逗乐了,她只是娇小玲珑的普通女孩,自己却是高大的野蛮人勇士。胃口大小当然没法比,所以如果真的要公平比试酒量,唯一的办法就是尽量用烈一点的酒,否则,某德鲁伊就是前车之鉴。

    真要比的话,就算碧丝不说,西雅图克也会主动提出来,他可是营地第一酒神,面对的又是一个普通女孩,自然要公平比较。呃。吴师弟不算,谁让他作弊。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这场奇特的较量吸引住了,碧丝竟然要和西雅图克比试酒量,老天?不是开玩笑吧。别看其他。光是两人的体型比较。接近三米的西雅图克,怕是一根胳膊都有碧丝那么大了,站在一起。简直就像是巨熊和小白兔。

    虽然知道碧丝的酒量很好,但是看到这种悬殊对比,我心里还是没底,正想要上前劝说,冷不防被菲妮拉住了。

    “放心喵,碧丝不会输的喵。”她朝我竖起大拇指,露出一个让我安心的眼神,如果只是菲妮也就罢了,毕竟这伪娘不怎么靠谱,可是,就连她旁边的欧娜也深以为然的点头。

    莫非碧丝还真能赢?

    我停下脚步,瞪大双眼看去,这时候,碧丝和西雅图克已经面对面坐下,碧丝将她怀里的酒坛,熟练开封。

    顿时,一股浓烈的让人鼻子猛地一呛的酒味,直冲过来,隔着人群,离着十多米,我也不禁狠狠打了几个喷嚏,光是闻到,就有种摇摇欲醉的感觉。

    这哪是酒,这分明就是酒精……不对,比酒精还要厉害,光是味道就能让人醉倒了。

    “本……本来是想尝试一下做萨克水晶酒那样的酒,但是终究受到材料限制,没办法做出那么好喝的酒,但是烈度上却差不了多少,平时要一比二十兑了才能入口。”

    一说起酒,胆怯的碧丝也变得健谈了几分,竟然没有丝毫结巴,就把这番话说完了。

    原来如此,我就说这种烈度,怎么有点似曾相识,原来是萨克水晶酒。

    碧丝这样一说,我就明白了,厉害,太厉害了,竟然敢向萨克水晶酒发出挑战,要知道萨克水晶酒可是精灵族的秘传之酒,用料那也十分昂贵稀少,就算是整个精灵皇族也不会多,只有贝雅那小丫头才舍得拿出来糟蹋。

    碧丝作为一个普通酒吧的侍女,自然没办法和整个精灵族相比较,收集到那些昂贵的酿酒材料,所以失败也是必然,但却还能酿出烈度和萨克水晶酒一样的酒,这已经够骇人的了。

    我是不是还是低估了碧丝的酿酒技术呢?

    不管怎么说,有了这坛酒,比试就能在一个相对公平的环境下进行了,按照碧丝所说,这坛酒要一兑二十才能入口,那么至少也相当于二十坛烈酒,就算是西雅图克怕也喝不完吧。

    就在这时,碧丝做了一个更加惊人的举动。

    她忽然连续喝下三碗,然后轻抹了抹嘴角,胆怯的看着西雅图克,似乎生怕他会因为自己贸然的举动而生气。

    “西雅图克大人刚才已经……已经喝了很多,为了公平起见,我就……就先喝了这三碗。”

    “公平起见吗?没想到我竟然被一个小女孩给让了。”西雅图克抓了抓头,表示有点郁闷,这三碗酒,就已经相当于是一坛酒的二十分之一左右了。

    “西雅图克大人不是也……也让了我吗?如果是普通的酒,我……我可不是西雅图克大人的对手。”碧丝弱弱的说道。

    “也就是说,这样的酒,就可以吗?有胆量。”西雅图克眼睛一凝,抓起面前的碗,毫不犹豫的一口喝光。

    顿时,一股冲天的辣气,让西雅图克这种资深酒鬼,也不禁浑身颤抖。

    和萨克水晶酒一样的浓烈,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却没有萨克水晶酒的浓郁香醇,老实说,喝这种酒与其说是痛快,倒不如说是受罪,就算是最喜欢烈酒的矮人肯定也不会喜欢。

    不过用来比试,到是不错。

    一口喝下后,西雅图克露出惊讶目光。

    一碗酒,就连他也有点承受不了,但是对面的女孩,刚才却一口气连喝了三碗,竟然还跟没事一样。

    劲敌,就算比不上那个让自己再也生不起比较念头的精灵女王,怕是也差不了多少。

    面对这样一个普通人,平生第一次,西雅图克失去了必胜的信心。

    比赛到了第二十五碗,西雅图克一败涂地,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再也起不来了,而碧丝只是脸蛋微红。

    从这场比赛开始,由始至终都没有人说过一句话,有的只有倒吸冷气的声音。

    怕是这场过后,营地……不,是大陆第一酒神的名头,就要落到碧丝身上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