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三十四章 歌神之路,漫长艰难
    ***************************************************************************************************

    模模糊糊的睁开眼,咦?这里是……

    并没有传说中的陌生天花板,而是一片熟悉晴朗的夜空,耳边的喧嚣声犹在。

    嗯,记得是……

    记忆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现在好像是我的回归庆祝宴会,对吧,大家一直闹到了晚上,然后,由我这个誓要用歌声征服宇宙的第一歌神,登台献曲,阿琉斯的萨克斯手琴倾情伴奏。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一幕好像即视感十足的样子,难道说以前发生过很多回?

    摸着莫名其妙做疼的后脑勺,我坐了起来,发现怀里横躺着一具娇小玲珑的身体,明明睡过去了还要戴着斗篷帽子,成何体统。

    我将怀里的人扶起来,摘下斗篷帽子一看,可不是阿琉斯吗?

    难……难道说,遭受莫名其妙事件的人终于不止我一个,连阿琉斯也受到了波及?

    真可怕,这个营地真是太可怕了,好像有一股潜伏起来的可怕力量,在阻止我用歌声征服宇宙的样子,不过也不奇怪,宇宙哪有这么好征服,总得有大大小小的障碍,主角一路穿过这些障碍。实现征服的愿望,这样才算是一段完美的人生。

    我露出沧海桑田的目光,仿佛已经看透了世间一切虚实莫测的真理。

    耳边的喧嚣声是……莫非我并未昏迷多久,宴会还在继续?

    侧头一看,绿林酒吧侍女三人组进入了视野之中。

    菲妮脸蛋红扑扑的,好像有点醉意,乘着酒兴,好像在高声阔谈她的一些盗墓贼经历,别说,这货以前作为流浪者。见多识广。说起来到是绘声绘色,宛如身临其境,大家都听着入神。

    欧娜眯着眼,脸蛋也有些醉晕。半靠在碧丝身上。一边听着菲妮喵喵喵的说话。一边时不时和碧丝说些什么,时不时惹的碧丝的脸蛋红晕一片,在火光下依然清晰可见。

    除此之外。碧丝脸上一点醉意红晕都没有,我以前就觉得奇怪了,碧丝给人的感觉,并不像很能喝酒的样子,但是我认识的人里面,千杯不醉的吾王以外,好像就属她最能喝,难道说这是酿酒师的天赋技能?

    教练,我要学酿酒!

    被菲妮的精彩经历吸引过来的,有蒂亚和万年公主,还有刚从避世隐居的熊人族里走出来的好奇宝宝塔莫娅,也在一边听着,蒂亚和塔莫娅的酒量不错,到现在目光依然清醒,至于万年公主……

    已经倒下了,这货已经倒下了!

    真是外强中干的家伙,明明有着一副神器级的人偶身体,酒量却还是那么差,该说这具身体过于逼真,和人类的血肉之躯简直没什么区别,还是怎么说呢?

    另外一边,维拉丝她们三五成团的小聚在一起,聊着些女人的话题,但是目光时不时依然落在我身上,见我起来了,四处东张西望,不由投来微笑,仿佛在召唤我过去。

    还是老样子,唯一有点不同的是,呃……黄段子侍女,似乎终于从妹妹的教导地狱中脱身出来,现在正无精打采的带着小黑碳,躲在角落,窥视着她的妹妹,脑子里肯定没在打好主意,这小气巴巴的侍女向来是坑得一手好妹妹,说说看,多少次将可怜的卡露洁灌醉绑起来塞到柜子里去了?

    男人组那边……首先入目的是高特大猩猩,这货一眼看去就没在做好事,长着一张威严正经的国字脸,却用这张脸来搞笑,此时又在那和他的两兄弟手舞足蹈,加入者还有马拉格比他们,别这样,老马,傻气会传染的。

    哦,忘记了,老马已经傻逗了,基本上算是半条腿踏入了无药可治的地步。

    就在我的目光偷偷看过去时,冷不防的,高特大猩猩的头也转了过来。

    我倒!

    “咦,是错觉吗?刚才好像发现吴老弟醒过来了。”高特打了一个酒嗝,迷糊的说道。

    其他人也望了一眼,见人还好好躺在那里。

    “一定是高特前辈你的错觉,我知道了,想转移话题对吧,快喝,快喝!”老马在旁边起哄。

    “混蛋,我高特还用得着转移话题吗?谁怕谁,喝酒喝!”感觉猩猩的尊严被看低了的高特,仰起头豪爽的将杯中酒喝得一干二净。

    “好!”大家一阵喝彩。

    “不愧是高特前辈,再来一杯。”老马连忙献酒。

    “怎么好像一直我在喝。”高特将酒杯端起后,忽生疑问。

    “高特前辈说的哪里话,我们不也一直在喝吗?”所有人,包括高特的好兄弟米山和可汗,都用真挚的目光看着高特。

    看着一张张(在火光下)通红的脸,高特心里的疑问消去,又是一口干尽。

    有丽娜大姐在一边看着,应该没问题吧?

    不忍目睹的摇摇头。

    还有另外一团,卡洛斯西雅图克加拉尔三人组,还有白狼,以及肯德基汉巴格小队,就在老马他们旁边,大男人们时不时互相串个场大喝一通,好不自在。

    里肯和汉斯又吵了起来,不用说肯定又在争论谁的厨艺好了,德丝德娜两姐妹则是在人群之中四处打听,莫非是想知道莎尔娜姐姐的下落?

    卡洛斯,拉尔和白狼,稍微正经一点,应付着对面的酒鬼之余,偶尔低声讨论点什么。不过三人都有一个共同特征,那就是目光时不时会跑溜。

    卡洛斯会看一眼在维拉丝她们周围兜转玩耍的卡洁儿,拉尔的目光不用说,自然是落在丽莎莎拉母女俩身上,至于白狼这妹控……好吧,我就不说了。

    简单的说,这三人都有个控字,算是志同道合。

    至于老人组,凯恩,法拉老头。阿卡拉以及莱曼长老。还有中途赶过来的狐人族玛玛加大长老,凑在一起,低声讨论。

    可惜,穆矮冬瓜那货在第三世界。终究是没能回来。不然肯定要更加热闹几分。

    “肉。没有肉了。”西雅图克这吃货,吃傍晚一直吃到现在还未消停,那是大口酒大口肉。俨然一副鲁智深的模样。

    “来了,来了。”菲妮两只猫耳(?)当即一竖,以机灵飞快的速度将烤肉端上。

    “大家多吃点,准备了很多。”维拉丝笑着从人群里穿出,走向她的舞台,那个摆在宴场中心的移动简易厨房。

    “维拉丝妈妈,我们也来帮忙。”两个宝贝公主跟上来,一左一右亲昵的搂着维拉丝的胳膊,看上去宛如真的母女一样。

    “你们聊,我也去搭个手,今天人可真不少。”丽莎朝已经成为闺蜜的卡丽娜微笑示意一眼,走了过去。

    “没有酒了。”老马几人合伙,不知不觉就把高特灌了一整坛,正准备转移目标,把经常尿遁的米山也给灌趴下了,却发现没有酒了。

    “请问,两坛够么?”比菲妮更加快出现在他们旁边的,是身穿侍女服的威凛笔直身影。

    “够……够……够了,怎么好意思呢,真是太麻烦您了。”天不怕地不怕的老马,也吓的缩起脖子,朝着送酒的侍女干笑,两手颤颤的接过酒坛。

    “哪里,身为殿下的贴身侍女,这是我的分内事情,诸位请不要介意,酒还有很多,尽情的喝吧。”卡露洁点点头,那娇小笔直的身体就宛如一把长枪,笔直坚定,转身又向另外一处走去。

    “压力好大。”直到卡露洁的走远了,众人才纷纷长吁一口气。

    一个有着阿尔托莉雅几分气质和气势的少女,一个在精灵族的地位仅次于王和大长老的十二骑士,一个世界之力级别的强者,得到这样的侍女服侍招待,获得的可就不是荣幸,而是压力了。

    “说起来,姐姐其实也差不多吧,为什么就感觉不到呢?”被卡露洁的出现吓了一跳,老马暂时没有了灌趴米山的**,啜着一口酒,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道。

    虽然没有阿尔托莉雅那样的气质,但是严肃起来,同样也是充满了十二骑士该有的威严,实力上嘛,虽然逊色妹妹很多,但怎么说也有领域,比这里的大多数人都要强。

    为什么姐姐就不一样呢?不过话说回来,同样身为贴身侍女的洁露卡,曾经作为过这个家的侍女,给大家端茶送水过吗?

    众人露出迷茫的神色,表示没有印象。

    “难怪凡老大经常说家里的贴身侍女很嚣张,明明有两个有时却还得伺候对方。”知情者老马偷偷向大家爆料。

    结果话刚落音,就被一个酒坛砸了个狗血淋头,背上也中了一枪……应该是一只羽毛笔。

    感受到两股强大的怨气升起,不做死不舒服斯基的老马,吓的颤颤发抖。

    老马这到是冤枉洁露卡了,到不是她太嚣张,不愿意像妹妹一样,在这种时候作为家里的一名侍女忙里忙外,端菜送酒。

    首先,她要照顾小黑碳,小黑碳除了她和某德鲁伊以外,基本不接近任何人,所以没办法放着不管。

    其次,也是最大的问题,别忘了,这看似强势,其实胆小如鼠的侍女,有男性恐惧症,陌生人恐惧症,各种恐惧症,想要让她送酒送菜,就得做好这胆小侍女忽然暴走的准备,领域级强者暴走,可不是人人都有某德鲁伊那个实力应对,老马他们应该庆幸洁露卡有自知之明。

    至于三无公主……好吧,她的确很嚣张,而且还很忙,暗黑大陆第一畅销书的作家嘛,虽然现在似乎因为赚够了钱,没有再出版贩卖了。但是慢则半年一本,快则每周一本的往某德鲁伊手中送去的残忍更新速度,依然让某德鲁伊时不时抱书痛哭,表示遇人不淑。

    “老师?”就在这时,怀里的小腐女阿琉斯也揉着眼醒过来了。

    “呼哈!”忽然,她眼睛一睁,机警的从我怀里跳开,脸蛋微红起来。

    这到是让我很好奇,她不是腐女一只吗?怎么对这种接触如此敏感。

    “老……老师,男人和……女人。是不行的。”阿琉斯摇头晃脑。没有喝酒胜似喝酒的脸蛋酡红的看着我。

    “那女人和女人呢?”我忍住吐槽,好奇的问了一句。

    “那种事,随便。”

    “……”的确够随便的。

    “男人和,男人。才是。这个世界。的希望。”阿琉斯身上绽放出光芒,宛如指引众生前进的圣母。

    真被她指引可就不妙了。

    我拍!

    “呜呜呜,阿琉斯。忘记了,这个世界,只有,男人和……和什么?”

    我再拍!

    “呜呜呜,阿琉斯,忘记了,这个世界,没有人……”

    哈哈哈,真有趣。

    感觉有点欺负过头了,我伸手揉着阿琉斯的头,突发奇想,心里闪过一个念头。

    “阿琉斯。”

    “是的。”阿琉斯迅速的抬起头。

    然后,我顺势在她抬起来的额头上亲了一记。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阿琉斯顿时呆愣僵直住了,全身哆哆嗦嗦颤抖个不停,这反应有点略大了吧,记得她以前明明也凑上来主动亲过我的。

    “不行的……男人……和女人……不行的……老师……欺负人!”有三观崩溃倾向的阿琉斯,呜呜悲鸣的抱着头,忽然转身,充分发挥刺客的速度一溜烟的钻入丛林了去了。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

    我摇摇头,重新坐了起来,往琳娅她们那边的方向走过去。

    “吴大哥,醒过来了吗?”

    “嗯,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忽然一下子……”我摸了摸还是隐隐发麻的后脑勺,问道。

    “肚子一定饿了吧,先吃点吧。”琳娅忽然牵起我的手。

    “哦……哦哦。”我含糊应着,被她拉了过去,有种重要的话题被一笔带过的感觉。

    “呀嚯,吴小弟,快点过来,我们正说起你呢。”丽娜大姐爽朗的朝我招手。

    “哦,说起我什么?”我接过琳娅送过来的肉汤,喝了一口,先暖暖胃,一边好奇问道。

    “正在聊大哥哥在第三世界的那个小师妹。”莎拉在一边接过话题,绯红明媚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哦,一定又是在那里招蜂引蝶,花心的色狼。”小狐狸摇着尾巴,一眼断定。

    “冤枉,又不是我找来的,是腿毛……咳咳,是加仑老师收的另外一个学生。”面对明显吃醋的小狐狸,我连忙解释。

    “所以呢,就顺势而为了对吧。”

    “什么叫顺势而为,说的我好像对她做了什么似的。”

    “谁知道呢,哼,神秘兮兮的,怎么找也找不到,该不会是你这坏蛋心虚了,把她藏起来了吧。”

    “嗯?你和塔莫娅去鲁高因找过贝安沙了?哦,我记起来了,她好像说是要去她的妹妹小沙那里,你们当然见不着她。”我一拍脑袋,想起来了。

    “小沙……又是谁?”小狐狸妩媚之极的眸子一瞪,醋坛子再次打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