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三十六章 愤怒的莉莉斯
    ***************************************************************************************************

    见识过了维拉丝黑化拍人,又看了一场逆天的酒量比试,这群混蛋们终于觉得心满意足了,一个个打着酒嗝,相续离去。

    喧闹的庆祝会,在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只剩下狼藉一片的空草地。

    “吴大哥,你先去洗澡吧,这里交给我们。”琳娅卷起袖子,准备和女孩们一起清理打扫,毕竟是家门口,爱干净的维拉丝她们,可容不下一刻这样乱糟糟的场面。

    “没事,我就坐在这里,看看大家。”眯着眼,靠在椅子边上,我笑容满满的看着勤快的女孩们,娴熟的打扫。

    和平,真是好呀,要是能一直这样就好了。

    仰头望着夜空,那一轮圆圆的血月显得格外明亮,莫非今天是月圆之夜?

    “爸爸爸爸。”两个小公主一左一右靠过来,亲昵的叫了一声,也不说话,就趴在我怀里,和我一起看着月亮,享受着喧闹过后的安静时刻。

    至于卡洁儿,她早就挨不住夜,睡觉去了,否则的话,现在估计又会爆发一场女儿大战。

    “你们两个小家伙,喝了酒吧。“我鼻子嗅了嗅。从怀里的西露丝和艾柯露上闻到了一股淡淡酒味。

    “喝了一点点。”艾柯露朝我调皮的吐了吐香舌,西露丝则是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样低下头,这对双胞胎的性格区别,在这一刻尽展无遗。

    “不知不觉,你们两个也长大了。”看着已经是窈窕淑女的女儿们,我感叹一声,心里既有自豪,又有失落,这就是所谓的父亲的烦恼吧。

    “是呢,西露丝和艾柯露。已经长大了。”两个宝贝女儿小声跟了一句。那乌黑明媚的眼珠子,紧紧盯着我,仿佛因为喝了酒的关系,闪烁着淡淡的妩媚诱人目光。将早已经变得玲珑有致的娇躯。更加往怀里贴紧过来。

    “咳咳咳。是啊,时间过的真是快,一晃之间。离和西露丝和艾柯露第一次相遇,已经有十年过去了。”我在心里狠狠一拍脑袋,暗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竟然主动往西露丝和艾柯露的网里钻。

    脸红红的西露丝,轻扯了扯我的衣领。

    “怎么了,我的小公主?”我摸了摸她的乌黑马尾,问道。

    “是十年又十一个月。”西露丝低声说道,声音里带着丝丝的甜蜜。

    “三千九百八十九天,还差十一天就四千天了哦,爸爸。”怀里另外一边的艾柯露,也带着格外甜蜜的声音,说道。

    “爸爸成为我们的爸爸,是刚好十年不到一个月。”西露丝继续用柔柔的声音,说道。

    “三千六百七十七天。”由艾柯露再次补充。

    没想到两位小公主,竟然记得那么清楚,我露出震惊之色,接着幸福而惭愧的低下头,在她们脸蛋上亲了一口。

    “抱歉,没办法一直陪在你们身边,照顾你们,我这个父亲,失职了。”

    “才没有!”出乎意料,发出强硬口吻的,是一向胆怯害羞的西露丝,她仰起绝美的小脸,目光炯炯的看过来。

    “爸爸一直在为我们,为大家而战斗,我们也一直在想着爸爸,所以,就算不能在一起,彼此的心,也是相连的哦。”

    说完这些,西露丝的脸蛋通红,仿佛噗的一下冒烟,然后害羞的把小脸埋入了怀中。

    “西露丝说的没错,正因为是这样,正因为是这样的爸爸,西露丝和艾柯露才……”

    胆子大一些的艾柯露,用大家听不到的声音,低声喃喃着,小脸也是红扑扑的,不过并没有像西露丝一样害羞的埋首入怀,而是勇敢的,将她那眷恋而炙热的目光注视过来,和我对视着。

    双胞胎心意相通,西露丝也跟着抬起头,露出同样的目光,看着我。

    有……有点不妙,好像转了一圈,又回到双胞胎公主的大网之中了,什么时候她们变得那么狡猾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使出杀手锏,先是将两位公主殿下抱紧,低下头,蹭蹭她们那光滑如丝的脸蛋,亲昵一会后,抬起头,左右张望。

    “咦,小黑碳呢?”正好黄段子侍女打扫路过,我随口问了一句。

    “小黑碳……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难得正经回答了我一次的黄段子侍女,露出一丝丝古怪的,怜悯的目光,仿佛在说,笨蛋亲王你就自求多福吧。

    咦,怎么回事?

    “身体不舒服?怎么回事?”一听是小黑碳,我立刻紧张揪心起来,要说家里人,最脆弱的是谁,那不是莱娜,而是小黑碳,虽然已经成功复活,但她身体的那些小小异状,以及夜魔一族的血脉,还是经常让我担心,一有个风吹草动就害怕不已。

    “没事,小问题罢了。”黄段子侍女摇摇头,脸上镇定的表情,让我也冷静下来,看她的样子,应该真的没什么大碍,不,等会还是去看看吧。

    “放心不下的话,就去看看她吧。”走开之前,黄段子侍女忽然加了一句。

    “当然了,不用说也会去,一会儿就去。”我点了点头,并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只见黄段子侍女去了其他女孩那边,交头接耳,小声嘀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在勤劳能干的女孩们的协力下,狼藉的空地很快就被清理的一干二净。见夜色渐深,我拍了拍在怀里逐渐开始打瞌的公主们。

    “起来了,西露丝,艾柯露,回房间睡吧。”

    “不嘛,西露丝……要和爸爸一起睡。”迷迷糊糊的西露丝,撒娇的搂住了我的胳膊。

    汗一个。

    “西露丝,艾柯露,让你们的酒鬼爸爸,先去洗个澡吧。不然一身酒味。抱着睡也不舒服。”这时候,黄段子侍女忽然走上来,对赖在怀里不肯离开的公主们说道。

    “那爸爸快点哦。”揉着迷糊双眼,西露丝和艾柯露在我的脸颊两边亲了一口。站起来。在黄段子侍女的手牵手下。回到了帐篷里。

    有点古怪,怎么感觉现在的黄段子侍女,格外的积极?虽然说不清她在积极些什么。

    细心的维拉丝已经给我准备好热水。痛痛快快洗了个澡,将身上的酒气除的一干二净后,我出到客厅,和女孩们坐在一起,随便聊些话题,等大家逐一洗完,换上睡衣的时候,倦意也渐渐涌了上来。

    接下来该怎么办?

    回来的这几天,喜极而涕的女孩们,生怕我又消失不见,无论如何都要时时刻刻盯着我,所以前面的几天晚上,大家就在客厅铺上被子一起睡,今天晚上也要这样吗?

    “我……我先回去睡了。”出乎意料的,表现的最着紧,就像小尾巴一样甩也甩不开的维拉丝,竟然第一个站起来,回去了房间。

    “我也要睡了,大哥哥晚安。”莎拉打着哈欠,揉着眼睛站起来,也走了。

    “明天还有不少事务要处理,吴大哥,你也早点睡哦。”接着是琳娅。

    “哥哥,我也回房间了。”莱娜站起来,在克劳迪娅的搀扶下,回了房间……

    很快,女孩们的身影相续消失,大厅里就只剩下西露丝艾柯露两个,像两只幼猫一样,穿着黑白色连衣裙睡衣,抱着膝盖,互相依偎在一起,迷迷糊糊的打着盹。

    “小公主们,起来了,回房间去睡吧。”看到这温馨的一幕,我有点不忍打扰,不过秋意已凉,在外面睡的话还是会冷着,没办法只好摇了摇她们。

    “嗯……爸爸。”睁开眼,两个小公主撒娇的朝我伸手,做了一个抱抱的动作。

    “真是的,都多大了。”我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看着朦朦胧胧,连眼睛都懒得睁开的小懒猪们,不得已,弯下腰,先将西露丝一个公主抱抱起,将她抱回房间,轻柔的放在床上,又回来给艾柯露一个公主抱,将她放在西露丝身边,然后帮两位公主盖好被子,熄了灯,轻手轻脚的关门离开。

    竟然意外的顺利!

    我有点震惊,莫非西露丝和艾柯露真的睡迷糊了,忘记要撒娇把我留下一起睡了?

    当然,就算她们真的这样做我也不会就范,原则问题,咳咳。

    总而言之,父亲的威严总算是保住了。

    我松了一口气,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享受着回到营地以后,第一次的私人独处时间。

    好吧,如果非得把上厕所和洗澡也算上,我也没办法。

    一会儿后,倦意更深,我站起来,准备也回房睡觉,忽然想起身体似乎有些不舒服的小黑碳,于是朝她的房间走过去。

    轻手轻脚的开门,进入,关上,在黑暗的房间中,我一步一步来到床边,弯下腰,看着熟睡的小黑碳,伸手悄悄的在她额头上一摸。

    嗯,额头不热,而且睡的也很熟,很香,好像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难怪黄段子侍女那么淡定,看来是我多心了。

    从额头上抽回手,温柔的再凝视了小黑碳的睡脸一会,我悄悄转身,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忽然,一股莫名的悸动从背后涌起,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只小手已经抓住我的手腕,力气大的出奇,把我拉了回去。

    怎……怎么回事?

    我大惊失色,回过头,只见一抹妖媚而圣洁的鲜红,在黑暗的房间中,就宛如两轮血月一样绚丽耀眼,让我不禁微微眯起眼睛。

    刚才还熟睡在床的小黑碳,不知何时清醒过来,站了起来。身体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殷红光晕之中,漆黑的房间被她身上散发出的光芒,照的血色一片,却并没有任何惊悚的气氛,反而有一种唯美和华丽,仿佛是那天上的血月月光一样纯净,高洁。

    水银色的及臀长发,在光芒之中轻轻飘舞,宛如缎带,一双小小的恶魔翅膀。自背后展开。轻轻扑打,让小黑碳的双足,开始缓缓离床,飘浮起来。

    “小……小黑碳?”我惊讶的张大嘴巴。但是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不。不对。不是小黑碳,是莉莉斯。

    “该死的血奴,终于找到你了。”那双宛如血月一样纯净而明媚的鲜红眼眸。此时散发着足以淹没整个房间的庞大怒气,似为了防止我逃跑一般,抓着我的手腕的小手更加用力。

    “那……那啥,小黑……不对,是莉莉斯,有话好说。”

    见莉莉斯刚刚苏醒,就一肚子的怒气,我连忙安抚,同时大脑急速转动,思索着为什么会是现在……

    对了,今天是月圆之夜,我忽然想起来了,在外面看到的那轮圆的不能再圆的血月,这个时间,可不是夜魔苏醒的最佳时间么。

    然后还有黄段子侍女的举动,女孩们主动离开的举动,这一切的一切,都在这时候想通了,原来黄段子侍女口中所说的小黑碳有点不舒服,指的就是这个,她和其他女孩,乃至西露丝艾柯露两个,交头接耳,恐怕就是在说明原因,让大家今晚放弃对我的围观,使得小黑碳有苏醒和吸血的时机。

    原来如此,女孩们一个个回房间的异常举动,西露丝和艾柯露两个出乎意料的放弃撒娇,都是在布置一个陷阱,等待我主动自投罗网。

    不过,也没办法说什么,毕竟是给自己的宝贝女儿吸血嘛,就算大家不这么做,直接跟我说明,我也会甘之如饴,何必这样遮遮掩掩呢?

    我摇了摇头,认命的随手布了一个隔音结界,离开那么久,没让莉莉斯吸上新鲜的血,我这个父亲的确是失职了,今天就让你吸个够吧,来,我的宝贝女儿,不用客气。

    可是迎来的却并不是莉莉斯飞扑入怀的吸血,而是狠狠一击扫腿。

    我勒个去。

    手忙脚乱的挡住这一腿,感觉到手有些发麻,我心惊莉莉斯的力量之余,也忽然察觉到了,我这宝贝女儿,似乎并不打算轻易以吸血的行为,消解怒气,原谅我的消失。

    似乎想狠狠教训我一顿的样子。

    抬头看着莉莉斯,她那鲜红欲滴的妖艳眼眸,闪烁着泪光,是的,的确是泪光,仿佛遭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区区血奴……区区血奴,竟然敢让本王如此……落魄如此,该死,该死,该死一万遍!”愤怒的娇喝着,小黑碳的细长双腿化作无数残影,一次又一次的横扫过来,将我不断震退,不到十秒的功夫,就已经被逼至了墙角落。

    莉莉斯好大的力量,比以前大了何止五倍,是因为小黑碳在这段时间提升了实力的关系吗?这就是夜魔一族的可怕潜能吗?

    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发麻感,我心里既惊讶又欣慰,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幸好当初大出血贿赂了法拉,让他帮我把整个家都加固上了防御结界,不然光是这一阵打斗,小黑碳的房间怕是就已经被拆掉了。

    “等……等等,莉莉斯,听我解释。”眼看已经被逼至墙角,退无可退,挡住莉莉斯一腿后,我立刻大声说道。

    “解释无用,给本王去死,去死!”莉莉斯根本不打算听,一腿接着一腿,没办法退后,我只能苦苦支撑,一双手臂已经又酸又麻。

    “听我说,莉莉斯,我并不是要故意离开那么久,是不小心被别人弄到了奇怪的地方,现在好不容易才回来。”我没有放弃,一边抵挡,一边继续解释。

    “啰嗦啰嗦啰嗦,本王管你,区区卑贱的男性,嚣张无能的血奴,乖乖留在本王身边,成为本王的食物就好了,还要四处乱跑,还敢回来解释!”这句话似乎起了反作用,莉莉斯一听,更加恼火。

    “我不是一直有寄回血给你吗?”

    “你还好意思说!”听我说到这里,莉莉斯的动作忽然停下,当然,这并不代表她的愤怒已经结束,反而是更加,更加的愤怒,在酝酿着更加强烈的惩罚。

    “让本王喝黏稠稠的,干巴巴的,不新鲜的血,也就罢了,自己算一算,有多久没有寄血回来了,知道本王有多饿吗?知道本王忍耐的有多辛苦,因为饥饿不敢苏醒过来吗?本来……本来只能吸你一个男人的血,就已经是本王,是夜魔一族的莫大耻辱,而你这血奴,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本王受到羞辱,饶不了你……绝对饶不了你!”

    眼睛里闪烁着泪花,莉莉斯真的怒火中烧,已经有点失去理智了,她把一双小手高高举起,身上的血红色光晕大盛,满满一副要发大招将我彻底人道毁灭的架势。

    见莉莉斯委屈的泪水都落了下来,我心里也是愧疚之极。

    当初从第三世界回来的时候,我的确是做好了周全准备,事先将分量不菲的血液交托到塔莫娅手上,事实证明,我这个举动,绝对是本年度最英明的决定。

    但是,终究是没想到会沦落到地狱世界,而且是那么长时间,足足有将近半年,我交给塔莫娅的那点血,根本支持不了半年。

    只能吸我的血存活的莉莉斯,被逼无奈,只能深深沉睡起来,以度过这段饥饿的时间,幸好现在回来了,要是没有遇到红白公主,在地狱世界多流浪个一两年时间,后果不堪设想。

    虽说这是客观意外,但是让莉莉斯如此委屈,终究是我的不对,如果被她揍一顿就能解气的话,我也认了,可是现在……

    她似乎不止是想揍我那么简单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