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三十二章 大屁股裂了
    ***************************************************************************************************

    “呜呜呜,表哥从地狱回来,变得更无情了喵,果然还是被那里的气息感染了喵?”

    捂着泛红的额头,菲妮回过头泪眼汪汪的看着我,那表情,那神色,不要太倾国倾城,不远处正在摆弄父亲威严的拉尔看了一眼,就跑去浇冷水加撞墙去了,还好道格和格夫两个野蛮人,和正常人的审美观有(gen)点(ben)不同,不然三兄弟一起头浇冷水加撞墙的场面肯定能看到,更壮观,值得用记忆水晶拍下来留(fan)念(mai)。

    回过神,我看着菲妮,不断摇头,不不不,我对你一向是这样,绝对不是在地狱世界兜了一圈回来变了,还有别说的我以前对你很有情似的。

    到是不知为何,对菲妮这个号称男性杀手的绝世伪娘的魅力,变得更加免疫了,难道是因为从地狱回来以后,咱变得更加纯爷们,意志变得更加坚定了?对,绝对是因为这样,而不是因为领悟了什么奇怪的变身而对女性魅力进一步免疫什么的,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对吧,哈哈哈哈。

    不知为何,感觉内心的笑声。格外苍白无力。

    “长老大人,请原谅我家菲妮的无礼。”欧娜和碧丝一起走过来,朝我端庄的行了一礼。

    “哟,哪里哪里,不过的确必须多调教一会才行。”我随性的招了招手。

    “说的也是,长老大人的提议,我会好好考虑一下。”欧娜若有所思的点头。

    “请务必考虑。”

    “呜呜,别当着我的面讨论那么可怕的事情好喵?表哥,别怂恿欧娜啦,她认真起来很可怕的喵。”菲妮在一旁听了。颤颤发抖。

    “开个玩笑的。哈哈。”

    “是呢,开个玩笑,菲妮你也真是的,我怎么就可怕了呢。可不要在大家面前说些失礼的话哦。”

    欧娜也跟着一起优雅的笑了笑。不过眼神却一点也没在笑。看到这一幕的我精神一振,无黑化,不欧娜。干的好,等的就是这样的剧本。

    回过头,我的目光看向在旁默不吭声,带着淡淡温馨满足的笑容看着这一幕的碧丝。

    碧丝还是老样子,留着遮眼的长刘海,将她那份惊心动魄的美,掩饰了一半,我一直以为动漫里那些【扎着麻花辫的土妹子摘下眼镜松开辫子后变成绝世美人】的设定,想象力有点爆表,现实的世界上,哪有换个发型或者是摘下一副眼镜,就能变成绝世美人这样的好事。

    直到我看到了碧丝,准确的说,是看到了刘海分开后的碧丝,才知道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哟,碧丝。”我朝她挥了挥手。

    “长老大人,您好。”忽然的招呼,让碧丝微微脸红,扭捏的低下头,行了一礼,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很乖,很乖。

    大概是哄琪露诺哄多了,最近老喜欢摸头说别人乖,这不,差点又没忍住了,我说旁边的二位,你们露出遗憾的表情是干什么,难道也想让我摸摸头吗?菲妮的可能性我就不说了,怎么欧娜你……难道说……抱歉,我一点都不萌黑化属性,真的,唯独这个绝对没有撒谎!

    自作多情的胡想一通,我将差点落在碧丝头上的手收了回来,诧异看了死死盯着我的手不放的欧娜和菲妮一眼。

    “话说回来,没想到长老大人您是去了地狱世界,菲妮这家伙,明明知道却没有告诉我们,真是的。”欧娜像是为了掩饰什么,连忙开口打破沉默的气氛,配合着敲了菲妮一记。

    “呜呜,说了你们岂不是要更担心了喵?”菲妮捂着脑袋,委屈的看着欧娜。

    “总而言之隐瞒了事实就是你的不对,长老大人你不知道呀,知道你去了地狱世界的一刹那,碧丝她……呜呜呜~~~”说到一边就说不下去了,因为被碧丝紧紧捂住了嘴。

    “那……那个……很……很担心长老大人……所以……所以……”一边捂着欧娜的嘴,碧丝一边满脸羞红的结巴解释起来。

    别所以了,欧娜快要憋死了哦。

    我指了指满脸通红的欧娜,碧丝吓了一跳,连忙松手,然后像只在群狼包围之中胆战心惊,不知所措的小兔子般,低头把玩着袖子,努力的思考呀,思考,忽然灵光一闪。

    “所以,特地被长老大人您酿了一坛酒,给你压惊。”说着,碧丝从菲妮那要来一坛酒,以塞碎在你怀里也要让你收下的气势,笔直递上来。

    “好……好的,劳烦你担心,还要做这个给我,真是感激不尽。”我愣了愣,虽然不大喜欢喝酒,不过碧丝的一番苦心怎么能浪费了,接下来吧,得了,道格你这酒鬼,别虎视眈眈,一边去,碧丝的一片好意,怎么可能浪费给你喝!

    不知为何,欧娜和菲妮又在扶额叹气,用怒其不争的眼神看着松了一口气的碧丝。

    “来来来,别干站在这里,去大家那吧,娜娜,来接客了~~”我恶意满满的朝那边正在和女孩们聊天的万年公主,吆喝一声。

    结果“嗖”的一声,额头中剑,我踉了个跄,退后几步,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作案凶器,可不是万年公主腰间那把白色细剑?幸好没有出鞘,不然就不是额头流血那么简单了。

    “不好意思,脱手了。”万年公主带着如沐春风的微笑走过来。

    “到底是怎么样脱手才能让挂在腰间的剑飞出来命中人。你到是给我解释解释!”我指着这信口胡言的家伙大吼道。

    “只要我一出来【接客】,它就会自动飞出去,这个答案你满意吗,猴子?”万年公主面带笑容,眼睛里却没有一点笑意的看着我。

    “很好,这个世界,果然用武力来说话的时间要更多。”我握紧拳头,忍无可忍。

    “来吧,猴子,就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爬树的本事有没有退步。”

    “啧。手下败将。安敢嚣张。”

    “区区猴子,不足挂齿。”

    咚咚两声,我和万年公主各自被敲了一下头,回过头。看见面带灿烂笑意。背后却散发寒气的蒂亚。我们两个愣了愣,乖乖收起武器站好。

    “凡凡也就算了,娜娜到底是怎么了。平时明明是很成熟稳重的。”蒂亚叹了一口气,柔声的训斥道。

    等……等等,蒂亚,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凡凡也就罢了】,为什么我要罢了,为什么要罢了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怎么能用已经放弃的口吻说这种话。

    我浑身苍白,只觉累爱。

    “抱歉,蒂亚,不知为什么,和这猴子在一起总是会做出傻事,大概是被他的减智光环给影响到了。”万年公主摁了摁太阳穴,一副受到蛊惑后清醒过来的样子。

    减智你妹!明明是……明明是一具高级的【哔哔】娃娃!!!

    呼哈,呼哈,终于说出来了,虽然只是在心里,但还是有点小高兴。

    “哦霍,已经那么热闹了吗?”不远处又传来熟悉的声音,真是的,这些家伙一个一个的来,就不知道主人的辛苦吗?

    我昂首挺胸的站上去,正要给予正义凛然的喝斥,一见来人,脸上的正义感顿时变成了谄媚,狗腿子一样的凑上去点头哈腰。

    “露西亚大人好,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哼。”不知为什么,这只傲娇满满的小狐狸忽然生气的撇过头去。

    “凡老大,错了,应该是欢迎回来。”马拉格比忽然机灵了一把。

    “说的对,欢迎回家。”我立刻改正。

    “谁和你这坏蛋是一个家,去去去,一边去,老娘可是忙着呢,没空和你和坏蛋说话。”小狐狸这才脸色稍霁,不过傲娇不见的朝我挥手赶人。

    “这说的哪里话呀,露西亚大人不远万里赶回来看我,我怎么能怠慢客人呢?”

    “谁……谁说我是赶回来看你的,呸呸呸,不要脸的坏蛋,我只是正好赶回来休息而已,休息!”

    马拉格比他们听了,偷笑不已,投以一记【大姐头的性格,你懂的】的了然目光,我说白狼呢?

    啊,混蛋,这家伙什么时候掌握瞬移了,竟然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跑去了莱娜那边!

    “对了,听塔莫娅说,你们两个一起去了第三世界,是这样吗?”回头瞪了一眼,我转过头,随口抛出话题。

    “嗯哼,以后第三世界可不是你这坏蛋的专利了,少得意。”说到这个,小狐狸的狐狸尾巴,顿时骄傲的翘了起来。

    “那是,那是,露西亚大人威武雄壮,小小的第三世界岂能阻止得了您的铁蹄践踏。”我连连点头哈腰,目光一撇,朝马拉格比和库克使了个眼色,两人虽然是光棍加笨蛋,但这点气氛还是懂得看,目光一落,他们就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和道格他们吹牛去了。

    “你这坏蛋色狼,想做什么?”把这些小举动看在眼里的小狐狸,警惕的看着我。

    “哪想做什么。”我委屈的看着她,在大家看不见的角度,伸手悄悄的牵住了小狐狸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

    “还……还说不想做什么,大色狼,大坏蛋,一点信用都没有,警告你,快点放手,不然后果很严重!”小狐狸脸蛋微红,往四周目光一扫,漂亮柔顺的狐狸尾巴摇了摇,放在一边亮着绿灯一边发出“安全,安全”的提示。

    然后,她就做了个看起来很不情愿其实一点力气也没用上的神奇挣扎动作,表示自己挣扎过了。无奈“敌人”太强大,太好色,只好勉为其难的从了他。

    “小狐狸,谢谢你。”紧握了握手心里的小手,我靠前一步,情意浓浓的看着这只傲娇天狐。

    “谢……谢……什么谢,是谢本天狐借手给你握着吗?真是个笨蛋,骗子,可别告诉我你以前没有握过其他女孩子的手。”

    小狐狸脸色更加红晕一分,目光躲闪。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

    “我都听阿卡拉说了。”距离没办法再靠近了。要不就太明显了,我只好把头低下一分,更加凑近这只开始害羞起来的小天狐。

    “和塔莫娅两个,尝试跑去哈洛加斯。想要去捣鼓那里的世界之石了对吧。”

    “才……才没有这回事。”小狐狸连连摇头否认。

    “别撒谎。阿卡拉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骗我。你们呀,真是笨蛋,先不说那第三世界的世界之石。在世界之石要塞,有巴尔的真身看着,而且也已经遭到破坏,没用了,根本不可能从那里进入地狱世界,刚听到的时候,我心脏都快吓停了,要不是有人及时阻止了你们去做傻事,那岂不是……难道你以为凭着你的双倍敏捷,就能躲过巴尔的感知吗?真是笨蛋,大笨蛋!”

    说着说着,我不禁有点激动起来,眼睛模糊,握着小狐狸的小手变得更紧。

    “啰……啰嗦啦,才不要你这坏蛋管。”嘴硬说着,小狐狸却低下头,满满一副被训斥后委屈的撇着小嘴的模样。

    “本天狐爱去哪就去哪,谁也管不着,又不是一定要去地狱世界找你才去,而且,而且要是找不到你……回不来的话……就算呆在这里也……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干脆……啊啊啊,不说了,你这大坏蛋,老是欺负人!”

    小狐狸低头喃喃着,脸蛋越发通红,看起来都快要冒烟了。

    “所以我才说,谢谢,本来我们也是老夫老妻了,不应该那么见外,说这些,但是这一次,就原谅我这样说吧,不说的话,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谁……谁和你是老夫老妻了,臭不要脸的大坏蛋。”

    “谢谢,小狐狸。”无视小狐狸的傲娇,我将她的小手抓起来,放在唇边,轻轻吻着。

    “干……干什么啦,坏蛋,怪恶心的,快……快住手,呜~~~”满脸羞红的看了四周一眼,小狐狸低声抗议,却并没有挣扎,任由我亲吻着她的香香小手。

    “还有,记得要和塔莫娅道歉,以后别怂恿她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了。”

    “笨蛋~~我知道了~~”小狐狸脸红红的,出奇温顺的点了点头。

    “好了,先过去吧,不然马拉格比那大嘴巴,又要说什么的,以后单独的时候,我们再好好聊一聊。”依依不舍的松开小狐狸的小手,我冲她努了努嘴,露了一个暧昧眼神。

    “谁……谁要和你单独聊一聊了,呸~~~”冲我扮了一个鬼脸,这一溜烟的小狐狸,就哧溜的飞快从我身边闪过,离开了。

    对此,我只想大喊一声,傲娇满赛!

    “哟,露西亚大姐,已经和凡老大**完了吗?”背后传来马拉格比作死的招呼声。

    “死!”小狐狸的羞赧娇喝紧接响起,手中不知何时夹了六枚飞刀,六声利器的破空声朝马拉格比飞快袭去。

    “大姐头,你太天真了,同样的招式对我已经不管用了。”圣斗士马拉格比两眼闪过一道锐利光芒,宛如黑客帝国里的躲子弹场景一样,腰身朝后一弯,做了一个铁板桥的高难度动作,利索的躲过了迎面而来六枚飞刀。

    然而,无声无息的第七把飞刀,却在地上反弹了一下,仿佛早就预料到了马拉格比的动作一般,刚好刺在他的屁股上,看上去,就好像坐着铁板桥动作的马拉格比,主动提臀迎飞刀。

    “噢噢噢————!!”发出宛如公鸡打啼一样的怪异惨叫,马拉格比瞪大双眼,张大嘴巴,一副疼的死去活来的模样,这一疼,维持铁板桥的力道就泄了,自然的,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结果,你懂的。

    看着二次受创,满地打滚的马拉格比,在场所有的男人都不自觉的摸了摸屁股,看着小狐狸的眼神充满敬畏之色。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