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三十一章 齐聚
    ***************************************************************************************************

    “来来,吃吧,我对自己的厨艺可是很有自信。”见我捧着面包干屑无语远目,万年公主似乎以为我被她的诚心打动了,于是催促起来。

    我试着用拇指和食指捏起一粒,两指用力搓了搓,发现居然捏不碎,当时就震惊了!

    请务必教我这种能把面包屑做成如同钻石一样硬度的手艺。

    或许,这家伙的厨艺真有可能是神级也说不定,至少我认为维拉丝是做不出来,无论是在无聊方面,还是在坏心眼方面。

    “难得你送了这么有心的礼物,我却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不如大家一起分着吃了吧。”我皮笑肉不笑的将手递了回去。

    “你是主人,你先请。”

    “不不不,你是客人,你先请。”

    目光在半空激烈对视一会,我们异口同声:“好,那就一起吃!”

    那种气势,俨然一副要同归于尽的样子。

    各自捏起一粒面包屑往嘴里送,彼此的目光都死死瞪着对方,生怕对方使诈,就这样,一点一点的送入嘴中。

    哼,我连小幽灵的钻石粉末清汤面都见识过,还会怕小小的面包干?

    心里冷笑着。见万年公主把面包干塞入嘴里,我也不甘示弱,往嘴里狠狠一塞,狠狠一咬,爆发吧,我的小宇宙,钻石星辰,给我碎吧!!!

    嘎嘣一声,我捂着牙满地打滚。

    “笨猴子就是笨猴子,哈哈哈……哈呜~~~”

    宛如女王一样居高临下嘲笑的万年公主。笑到最后。也捂着嘴角发出了一声悲鸣。

    “太……太大意了,本来以为以这具神器等级的机关身躯,可以……可以……”

    “你这笨蛋,到底在里面放了什么!”我怒然蹦起。抓着她的肩膀摇晃起来。竟然比钻石还要硬。是在里面加入了你的可怕怨念吗?

    “怎么可能告诉笨猴子。”捂着嘴,泪眼汪汪的万年公主,看起来一副很可怜的样子。依然嘴硬说道。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万年的和事老蒂亚,插身在我和万年公主之间,将我们两个分开。

    “今天可是庆祝宴会,别打闹了。”

    “庆祝宴会?”我不解的看着蒂亚,庆祝什么,我怎么没听说过。

    蒂亚则是露出一副“啊,糟糕,不小心暴露了”的懊悔神色。

    “我似乎闻到了阴谋的气息。”托了托嘴上叼着的烟斗,我露出深沉目光,仿佛能看穿人心。

    当然,事实上,连衣服也看不穿,这真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这个……那个……”蒂亚比手画脚,这个那个不停,求助的目光看向其他女孩。

    万年公主一脸心虚的背着小手,将头撇开,其他女孩也要么煞有其事的口中喊着好忙好忙,回帐篷处理失误,要么煞有其事的打扫已经一尘不染的地面,要么就是在学着不明所以的知识,或者是在装模作样的发出轻喝,练习剑术。

    我说三无公主你够了,什么我都能忍唯独你不行!撕稿!撕稿!

    众叛亲离——瞬间,蒂亚的背影苍白石化,仿佛闪过这几个大字,品味到了世态炎凉。

    “咦,大家那么早就都到齐了吗?”就在这时,一把熟悉的,意外的声音忽然响起。

    回过头,可不是我们的熊人公主,威风凛凛的武帝大人塔莫娅吗?

    “熊塔,蒂亚,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见蒂亚在我面前比手画脚,不知所措,她好奇问道。

    “是这样的,蒂亚正在和我说明待会庆祝宴会的事宜,害怕我待会弄错。”我眼珠子咕噜一转,抢在蒂亚之前,装作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若无其事的说道。

    “庆祝宴会?不是说好了要瞒着熊塔准备的吗?什么时候暴露了?”正直单纯的武帝大人,不疑有他,脱口问道。

    她开口的一瞬间,所有女孩都做出一副不忍目睹的模样。

    聪明伶俐的武帝大人立刻就反应过来,回过头,用不满的目光看着我:“熊塔,让我做了坏人。”

    不过顿了顿,正直的她就摇摇头:“不过,瞒着你也的确有不对的地方。”

    “就是就是,这种事情有什么好隐瞒的。”我连连点头。

    “是我和大家商量的,想给凡凡一个惊喜嘛。”

    蒂亚在一边委屈巴巴的开口解释,果然是她的主意,我就猜出来了,女孩当中也就是这赫拉迪克丫头最爱制造热闹。

    “好意我心领了,对了,是庆祝我回来的宴会吗?”我摸了摸蒂亚的头,示意乖,不哭,结果被蒂亚张牙舞爪的扑上来,捏了鼻子。

    “啊,没错,就是这样。”一直和我作对的万年公主,出乎意料的老实回答道,不过接下来的话可就不怎么好听了。

    “为了庆祝营地迎来新的物种——大陆第一笨的猴子。”

    “是谁?指的是哪只母猴子,是穿白衣服挂细剑的那只吗?”我不甘示弱,故作迷茫的东张西望,目光时不时落到万年公主身上。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蒂亚再次打断我和万年公主的剑拔弩张气氛,插嘴进来说道。

    “的确和凡凡说的一样,就是为了庆祝你回来而举办的宴会。”

    “原来如此。”我双手抱胸,深沉的点了点头。忽然露出伤心目光。

    “其他人也就罢了,没想到维拉丝你也学坏了,合着大家一起欺骗我,维拉丝,我看错你了,这个家没法呆了,我离家出走,我要出去流浪,你们什么都别劝了。”

    说完,披上一袭旅人的旧披风。戴上斗篷帽子。转身就走。

    “咦……咦咦?我……呜呜~~~我也是~~~也是……”维拉丝吓了一跳,手中挥舞不断的扫帚掉在了地上,很快就泪眼汪汪起来,不顾一切的飞扑上去。抱住自己的丈夫。

    “对不起。大人。求求你,我错了,不要走嘛。留下来嘛~~~”说着,抬起闪烁着泪光的乌黑眸子,挺翘的小屁股上,仿佛有一根毛茸茸的小狗尾巴在不断摇晃哀求。

    呜哇,现在的维拉丝,萌爆了,斗篷帽子下面,我差点就被萌出了鼻血。

    其他女孩则是再次无奈摇头。

    这是上演的哪出三流家庭舞台喜剧呀?维拉丝未免也太好骗了吧。

    就在我在心满意足,准备收场,好好安慰一下我可爱萌爆的小狗狗维拉丝的时候,忽然,不速之客降临。

    “什么?吴小子要离家出走?”一声极为夸张的惊呼,响了起来,三道人影以闪电鬼魅之势,迫不及待的凑上来,将维拉丝挤开,把我包围住。

    “说的好,每个男人,一生当中都至少要有一次属于自己的旅行,洗涤心灵,感悟人生的旅行。”拉尔目光烁烁的看着我,指着远方,宛如人生导师。

    我觉得更需要去旅行的是你才对拉尔大叔,去开启一段新生吧!

    “说到远行的话,我就想起了那一年的冬天。”大嘴巴道格忽然就变成了满脸胡渣的忧伤诗人,低吟着说到。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我们兄弟两,和拉尔大哥,身上满是伤痕的从安达利尔的宫殿之中逃离,【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就能打倒她了,混蛋】,拉尔大哥不甘心的拼命锤地,虎目流下两串英雄迟暮的悲伤热泪。”

    “大哥,我们已经老了,纵使我们的心没有老,但是身体已经老了,已经不复年轻时的耐力,如果再年轻个十岁的话,刚才就……道格这样黯然说道。”

    “【错过了这一次,我们的身体只会越来越衰老,已经没有机会再去挑战了】,虽然很不甘心,但是我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英雄蹉跎,岁月不饶人呀。”

    寥寥几句,道格就勾勒出了三位迟暮英雄挑战安达利尔失败的悲壮气氛,仿佛真的有这回事似的。

    “但是,我们**虽然苍老,心却还没有死,我们不行,就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就在这时,我们远远的听到了婴儿的微弱哭声,连忙向声音的方向跑去,在湿漉漉的茂密草从中,看到了一个哇哇啼鸣的男婴。”

    “这一定是上帝赐予我们的希望,满脸白胡渣,仿佛忽然老了五十岁的拉尔大哥,脸上绽放出喜悦激动光芒,仿佛一下子又年轻了十岁。”

    喂喂,不还是老了三十岁吗?

    “我们三个,三双手,将草地中的婴儿高高举于头顶,那倾盆大雨中,一道闪电破空而过,照亮了男婴的脸,说来也怪,这轰鸣闪电,连成年人见了也要畏惧,但是一直哭泣的男婴,看到这道闪电,却破涕而笑,竟然伸出稚嫩的小手抓向闪电。”

    “闪电之子!!!拉尔大哥激动的大吼道,我们也跟着大吼起来,虽然我们三个的失败,让暗黑大陆陷入失望和绝望之中,但是现在,至少能保留一丝希望。”

    别说的好像你们三个曾经是暗黑大陆的最后希望。

    “仿佛应验了我们的吼声一样,夜空之中再次闪过一道亮如白昼的闪电,然后……那男婴……”道格两眼怒瞪,仿佛在这道闪电之下,被称为闪电之子的婴儿,发生了什么新的变化。

    “忽然长大成人,变成救世主了么?”我冷冷的看着他,把自己的遭遇结合起来,估计道格是想编这样的故事没错了。

    “不对,那婴儿被闪电劈死了。”道格摇摇头,黯然垂首:“都怪我们将他举的太高了。唉~~~”

    所有人:“……”

    本年度最冷笑话,绝对是这个没错了。

    就连生死与共数十年的战友拉尔和格夫,都忍不住冷的一阵鸡皮疙瘩冒起,纷纷和道格拉开距离,表示不认识这家伙。

    “总而言之你这家伙快点去旅行!旅行!把我的宝贝女儿还给我!”拉尔忽然冲着我愤怒的喷口水。

    “怎么可能让你得逞,你这无良父亲,莎拉我会好好照顾一辈子,不劳你操心!”

    “照顾一辈子?你这混蛋说照顾一辈子?那是谁让我的宝贝女儿这些时间,眼睛都哭红了!”拉尔忽然眼睛通红的抓着我的衣襟,拼命摇晃起来。已经分不清是认真还是演戏了。

    “不过……”他忽然松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在我一愣一愣的神色中,轻轻说了一句。

    “回来就好。”

    说完以后,就屁颠屁颠的跑到莎拉面前。卖弄父亲的尊严去了。

    “拉尔大哥这家伙。偶尔还挺酷的。”道格在背后小声嘀咕道。

    “难怪能忽悠到丽莎大嫂。”格夫猛地点头。

    “要不我们也试试看?”

    “怎么试?”

    “在夕阳下的沙滩下大打出手。最后同时倒下,仰着鼻青脸肿的一张脸看着天空,转过头。相视一笑泯恩仇。”我在一旁建议,就走热血的套路吧。

    “听起来似乎不错。”两个野蛮人认真考虑中。

    “但是,观众呢?总得有观众,才能才能被吸引吧。”

    “而且,谨防捣乱者。”格夫露出锐利目光。

    “捣乱者?”

    “夕阳,海边。”

    “夕阳……海边……”忽然,我和道格冷不防的打了一个颤抖。

    怎么忘记这两个货了。

    想想看,正在夕阳海滩下大打出手,挥洒着热血青春兄弟情义的两人,忽然遭到抢镜着,一个裸奔着身体,从两人旁边飞奔而过,不远处,又是一人在翘首以望,对着大海夕阳脱裤尿尿,会是什么情形。

    就算把场景换成早晨,也会有人在一边摆出金鸡独立的姿势做早操。

    羊骡鸡小队的特殊嗜好,已经深入人心,化为噩梦,最近营地的妇女去河边洗衣服,都要有护卫在一旁保护。

    丽娜大姐,你还是再考虑考虑,把高特甩了吧。

    悲哀的摇摇头,想到这三个货,什么兴致都没了,道格和格夫也放弃了装酷把妹的打算。

    说曹操,曹操就到,这不,人还未到,一股浓浓的动物气息就扑鼻而来。

    “哈哈哈哈哈,我就说早点来没问题,看吧,大家都已经在了。”高特那经典式的傻笑,传了过来。

    “老大英明!”一脸肃穆的把忘记拉上的裤链重新拉上的米山,和走路不忘比手画脚练习早操的可汗,闪亮登场。

    “我们是——羊!骡!鸡!勇!者!小!队!”

    “好,你们可以退场了。”一个火球砸下,三道人影飞了出去,取而代之的是丽娜大姐,向这边飞奔过来,热情的一把抱上,摸摸头。

    “吴小弟,抱歉,这几天事情多,都没来得及好好和你打招呼,明明好不容易从地狱世界回来,我都听说了,真是太不容易了,一定是经历了九死一生的艰难吧。”

    哽咽的说着,卡丽娜这个爽朗坚强的大姐头,也不禁真情流露的抹了抹湿润眼角。

    “那……那个……丽娜,我刚刚也从地狱里兜了一圈回来哦,真的,没有骗你哦,也经历了九死一生……”

    被火球炸飞落地的高特,吐出一口黑烟,仿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的抬起头,朝这边巍颤颤的伸出手。

    “没事真是太好了。”丽娜大姐的拥抱更紧一分,顺势往某个方向又扔了一颗火球。

    致天国的高特大猩猩,地狱路上,一路走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