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网游小说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正文 第二千零二十九章 回归的喧嚣
    ***************************************************************************************************

    草原暖洋洋的中午时分,气温格外宜人,验证了一句秋高气爽的话,带着些许干燥,些许清爽的风迎面吹拂过来,让人懒洋洋的,躺在椅子上不想起来。

    时间已经转动到了十月的位置,记得刚刚去第三世界的时候,神诞日还未到,也就是说从出发,到第三世界,到地狱世界,所有的时间加在一起,已经过去十个月有多,仔细回想,这还是我第一次离开家那么长时间。

    不仅如此,也是最曲折漫长,离奇艰难的一段时间,我甚至都做好了一辈子在地狱世界做个黑户的准备,没想到回来的时机也同样是如此离奇,和沦落到地狱世界一样,来的那么忽然,来的那么冲击,让我毫无准备。

    若不是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一切,历历在目,我都怀疑会不会是一场梦,做了一场长达十个多月,从第三世界到地狱世界,再到幻想乡回来的漫长的梦。

    不管怎么说,最终还是安全的回来了,仅凭这一点,我就没办法有再多的抱怨,正如刚回到营地时女孩们对我说过的那句话一样。

    只要能回来,比什么都要好。

    果然。还是在家里的感觉好呀。

    我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将懒的快要生霉的身体,翻了个身,准备换一边继续晒太阳,在昏暗阴冷的地狱世界呆久了,如今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急需得到阳光的滋润,那种感觉,就好像千辛万苦从泥土之中钻出来的小树苗,得到第一缕阳光照射时所展现出的生命奇迹。让人感动。

    顺便一说。回来已经有三天了,足足用了三天时间,女孩们激动不已的情绪,才得到缓和。我终于能像平时一样。在家里干些混吃等死的事情了。比如说现在的晒太阳。

    只是……

    数分钟后,我又翻了一个身。

    数分钟后,我再翻了一个身。

    逐渐的。脸上冒出了细密的汗水。

    那个……前言收回,女孩们的情绪,并非完全得到缓和,只不过是稍微缓和下来一点,不再一惊一乍,表现的那么激动而已。

    让我额头不断冒汗的,并非是头顶上和煦温暖的阳光,而是周围时不时盯过来的灼灼目光。

    唰唰唰,维拉丝在门口打扫着,每隔数秒钟,就会将目光投过来一次。

    我说维拉丝,门口已经一尘不染了哦,真的,地面都在哭泣了,这到底是抱着何等残酷冷血的想法,才能在同一块地方,来回扫上几百几千次,地面都快要被扫出一个坑了呀喂!

    还有莎拉,你平时不都是因为觉得难为情,所以才跑到林子深处去练习剑术吗?以前可从来没有见过你在家门口练习,到底吹着的是什么风?还有伴随着那咻咻咻的破空剑响声,一同传达过来的紧盯目光,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我不会忽然消失的,你的大哥哥我又不是魔术师,大变活人什么的,真心做不来啊。

    还有琳娅和莱娜,不知何时把她们工作用的帐篷,也搬到家附近了,处理营地事务之余,时不时走出来,伸个美好的懒腰,张望上一眼,莱娜看不见,则是打着散步锻炼身体的名义,【散漫随心】的向这边走过来,【若无其事】的对着我的身体摸上几把。

    西露丝和艾柯露跟着莎拉学习剑术,我就不说什么了,黄段子侍女正在教小黑碳读书学习,力争将我们的宝贝女儿们培养成为一名知书达理,学富五车的才女,我也不说什么,只不过为什么把书房的书桌搬出外面来了?

    学习不忘享受?晒太阳?好吧,我知道了,我的确没有资格对这种事情说三道四,作为共犯。

    俨然如同高端洋气上档次的名流漫画家一样,昼伏夜也伏的三无公主,破天荒的也将她的工作台搬出来,运笔如飞,唰唰的在写些什么,时不时皱一下眉头,将桌子上的纸揉成一团随意扔出去,这种行为让维拉丝找到了徘徊打扫的理由,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首先,红白公主看到你这种行为,一定会哭的,我是说真的。

    其次,我已经完全丧失了去将地上的纸团捡起来,展开看一眼里面的内容的勇气,我宁愿去看阿琉斯写的bl小说!

    抱歉,撒谎了,两者都不愿意看。

    这些围绕在身边的女孩们,时不时投过来的目光,比头顶上的太阳,要炙热的多,正是让我额头不断冒汗的原因。

    压力好大呀亲,虽然大家满满的爱意,我能理解,但若是一起喷涌出来,却是炙热的能将人烤焦。

    在众多的目光关怀下,我也没办法再好好晒太阳了,眼珠子咕噜一转,坏主意打了起来。

    “哎呀,这地上到底是谁扔的垃圾,怎么那么脏呀。”我微微从大躺椅上坐直身子,忽然露出惊讶神色,指着椅子底下说道。

    “哪里哪里?”被扫地之神附身的维拉丝,身负着巨大的使命感走上来,绕着椅子转了一圈,脑袋上冒出问号。

    “大人,哪里有脏的东西?”

    见维拉丝傻乎乎的样子,其他女孩都不忍目睹的转过头去。

    真是一只善良纯真的小狗狗,太好骗了。

    “是呀,刚才明明还在的,怎么眨眼间就不见了呢?我知道了,一定是看到维拉丝提着扫帚过来了。所以吓的主动跑了。”

    “咦……咦咦?垃圾也会跑吗?”维拉丝大吃一惊,估计在想这到底是什么垃圾那么神奇。

    “垃圾会不会跑我不知道……”带着奸计得逞,不怀好意的目光,看着维拉丝,我慢悠悠的说道。

    “但是我却知道,我家的小狗狗维拉丝自动送上门来了。”

    在维拉丝的惊呼声中,我忽然伸出双手,将她往前一拉,就抱在了怀里,然后顺势躺下。一翻身。熟练无比的将维拉丝一起带上了躺椅之中,抱成一团。

    “呜哇哇哇哇~~~~~”维拉丝惊呼不断,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我抱上了躺椅。手中的扫帚不知掉哪里去了。

    “大……大人怎么能这样……这样骗人。而且还……还……呜呜呜。不行,大家都在看着,大人不许欺负人。”

    察觉状况很不妙的维拉丝。满脸通红,害羞的呜呜悲鸣起来,想要挣脱我的怀抱,努力的把身子蜷起来,却没有料到躺椅的空间本来就不大,她这样一蜷,不但没有挣脱,反而更像是在主动的往我怀里钻了。

    “大家看,明明是想要抱抱,却还要装出一副挣扎的样子,莫非连我们家的维拉丝也学会嘴硬了?”

    “才才才……才没有。”维拉丝更加羞怯,眼睛湿汪汪的看着我,说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是……是大人骗人,把我骗过来欺负才对。”

    “唉?是吗?我还以为维拉丝一直盯着我看,是想要抱一抱呢。”我故作无辜的眨着眼。

    “呜~~~才没有这回事。”

    “眼神明明那么炙热,都快要把我融化了,难道不是在说,好想让大人抱一抱呀,这样?”

    “没没没……没有这回事!抱一抱什么的,怎么可能在大家面前这样想,大人这大笨蛋!”

    维拉丝用力的瞪着我,即使是这样,眼神依旧是很温柔,温柔的让人心醉,根本没有丝毫威慑力,就好像一只还未长牙的幼猫,在拼命咬主人的手指头一样。

    “那你到是说说,为什么老盯着我看,啊,难道是说……”我仿佛猜到了什么似的,露出伤心目光。

    “难道说,我家的小维拉丝,终于要扔下我不管了,一直犹豫着该怎么开口?”

    “才没有这回事!绝对不可能发生,扔下大人不管什么的,大人……就是爱欺负人。”维拉丝温柔的看着我,叹一口气,放弃了徒劳的挣扎。

    通红着脸蛋,在我的惊讶目光注视下,这只爱害羞的小狗狗,神色柔和的伸出小手,在我的脸上轻轻抚摸起来,似乎已经忘记了大家都在附近看着。

    “一直看着大人,只是害怕,害怕转眼间,大人又消失不见了,害怕这几天的喜悦激动,都只是一场梦,哪怕是梦也好,只要大人还在眼中,梦大概就不会醒过来,所以……所以……”

    说着,维拉丝的眼睛开始湿润起来。

    其他女孩,不约而同的点着头,生起了深深的共鸣,大家内心的想法其实都是一样的,很简单,很淳朴,就是要将我牢牢圈定在视线之内,直至确认我不会再消失,确认这不是一场美梦,才会老老实实的把目光收回去。

    “那么,还要多久来确认这不是一场梦,确认我不会忽然不见?”我无奈的看着维拉丝,虽然受到大家的关注重视,的确很不错,但是一整天被紧紧盯着,换做是谁也没办法以平常心对待。

    “等等,再等等,让我们好好的把大人的真实身影,映在脑海之中就行了。”抚摸着我的脸的小手,更加轻柔,维拉丝神色迷离的喃喃说道。

    “大概要等多久?”

    “再……三天……不,呃,还是五天……不对不对,十天好了,不过都已经是十天了,半个月也没有所谓吧,干脆凑齐一个月好了。”维拉丝娇憨的扳着手指头数了起来,越数我是越心惊胆战。

    要被没日没夜的集团围观上一个月?我岂不是变成国宝了吗?

    “能不能打个折扣?被大家一直盯着,我心里压力很大。”我苦着脸。扫了女孩们一眼,露出恳求目光。

    “吴大哥这话说的不对哦,没有做亏心事,为什么会感到压力呢?”宝贝琳娅一点也不痛丈夫我,反而在旁煽风点火。

    “没错没错,哥哥,这样是不行的哦,既然觉得做了亏心事,那么哪怕当做是惩罚也好,就老老实实的让大家看个够。摸个够吧。”

    我那乖巧温顺的妹妹莱娜。这时候也成为了帮凶,让我心都凉了半截,难道说将近一年未回,自己已经众叛亲离了?

    还有。最后那【摸个够】二字。总觉得带着一股极其强烈的私欲感。是我的错觉吗?

    不行,这时候就得召唤我最忠实的盟友,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会坚定不移的选择站在我这一边。最乖巧,最听话,最喜欢大哥哥的暗黑大陆第一萝莉美少女,莎拉女士!

    我将隆重的目光,定格到莎拉身上,仿佛学会了莎拉当年的无敌星光眼一样,目光里闪烁着宛如繁星一样的希冀光芒。

    小莎拉,你不会背叛我的,对吧,我坚信着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真爱。

    “呼,大哥哥,我……”莎拉停下剑舞,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露出最绝美动人的灿烂微笑。

    “抱歉,大哥哥,虽然很想帮大哥哥的忙,但是,莎拉也想一直看着大哥哥,直到安心为止。”

    绝望了,对这个没有真爱的世界绝望了!

    “爸爸爸爸,西露丝(艾柯露)能够体谅爸爸的心情哦。”两个宝贝女儿化身纯洁天使,在我陷入最暗黑的时候,给予了光明和希望,让我感动的泪流满面。

    “啊,我可爱的女儿哟,爸爸爱死你们了。”从躺椅上一跃而起,我以一路泪奔的架势来到西露丝和艾柯露面前,紧紧将她们抱住。

    “西露丝(艾柯露)也最喜欢爸爸了。”两位天使公主,依然如同往常一样,分工明确的各自占据着我的怀抱的一左一右,抱了上来,精致细腻的脸蛋,不断在我的脖子上磨蹭撒娇着。

    “爸爸太感动了,果然只有你们才是爸爸最忠实的战友啊!”我感动的再次泪崩,恨不得现在立刻就带着西露丝艾柯露远走高飞,从此过上无忧无虑,幸福快乐的新生活。

    其他女孩看到这一幕,都抿嘴偷笑起来。

    虽说单纯善良的维拉丝,轻易的上当受骗了,但眼前这位行骗者也不见得能好多少,竟然毫不犹豫,毫不怀疑的就一脚踏入了女儿们的圈套之中。

    该说他是笨蛋好呢?还是女儿控已经无药可救才好?真的难以分辨清楚。

    “叽~~~~~”就在这时,一声稚嫩可爱的叫声响起,阴谋的辨识者,天真而又勇猛的裁判使卡洁儿从房屋里冲出,以义无反顾之势飞奔而来。

    “是笨蛋洁。”

    “不会将爸爸让给你!”

    “叽~~~~”

    “哈!!!”

    场面顿时一片混乱,我挠挠头,苦笑几声,蹑手蹑脚的回到躺椅上,看到维拉丝已经飞快的闪到一边,满脸通红的瞪着我,心里不由遗憾万分,悻悻然的躺下去,心想着再将谁骗过来抱一抱。

    目光左右张望,维拉丝察觉到我的阴谋,像只警觉的小兔子,飞快跑到了门口边,和我拉开距离。

    莎拉……莎拉也成,不过她手上貌似还握着剑……那个,咳咳,暂时先不予考虑。

    琳娅,琳娅呢?就用我完美的骗术把她给诱骗过来……然后被智商碾压?

    想了想,我震惊的发现,家里的女孩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哪怕是维拉丝,在握着平底锅的时候也是处于天神附体状态,威不可侵。

    再看看三无公主,刚才那几幕,似乎让她找到了灵感,笔下生花的唰唰写个不停,稿子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堆积变厚。

    好快,这家伙写黄书的速度逆天了!

    再看看黄段子侍女,手中捧着的貌似是一本关于吸血鬼的书。

    “小黑碳,今天我们来学一学有关于吸血鬼的历史,据说吸血鬼有一套惩罚背叛自己的佣人,以及对敌人严刑逼供的特殊手段,就是用它们的吸血獠牙,从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地方,从这几个地方吸走敌人的血,会造成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痛楚……”

    别教小黑碳这些奇怪的知识呀笨蛋,你到底是有多想让我受难!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死心的重新躺下晒太阳,彻底断了忽悠骗抱的念头。

    然而,有心栽树树不成,无心插柳柳成荫,就在我刚放弃的时候,忽然,一道身影从远方飞奔而来。

    “凡凡~~~~~~~~”听到一声熟悉的,热情的少女呼叫,我才刚转过头,就看见了蒂亚的身影,隔着数十米就用力一蹬,飞扑上来。

    我大吃一惊,连忙坐起,伸手接住,结果蒂亚冲的势头太猛,一下子没抱住,两人噗通一声就带着躺椅翻滚落地,在地上足足滚了十圈半。

    我说蒂亚公主丫头呀,你几时才能长大,像个真正淑女一样,含羞带怯的依偎到我怀里,而不是用这种幽灵体炮弹的夸张方式。

    一手将蒂亚护在怀里,另外一手呲牙咧嘴的按着腰,我在心里悲戚的大声呼喊。

    ***************************************************************************************************

    这几天累毙了,终于可以乘着周末好好休息一下了,呜呜呜~~~

    。。。(未完待续。。)